家務事煩——我的瑞士管家婆婆


天氣持續地熱起來,白天有明晃晃的陽光。所以大多數時間我都縮在家裡的三層樓和周圍的小花園裡。

我的父母從中國來探親,我把他們接到家後的頭兩天忙了一陣。像其他中國父母一樣,他們很快熟悉了環境,裡裡外外幫我收拾房間,而且嫌我做的飯不好吃,自然而然地把一日兩餐包下來做。我突然變得好像無所事事,工作上的事因為沒有什麼緊急的活,就一拖再拖。上網不勤,也不寫文章了。為了配合父母的生活節奏,也不再熬夜。總之人開始懶散起來。

突然有一天,靜從拉亨的泳場回來,對我說,今天在那裡的咖啡座那裡見到你婆婆了,就在一張桌子邊上。你那婆婆可是壞,滿桌的瑞士人,就聽她一個人從頭到尾說話,而且全是說你的壞話。比如時間安排沒有規律,懶惰得從來不帶孩子去露天泳場游泳,在孩子業餘時間排了除網球外還有鋼琴、中文、空手道、游泳等課程,不讓孩子有個幸福天真的童年,等等,等等。靜說她以為自己的婆婆就夠讓她受的了,沒想到我的婆婆不僅厲害還在人前到處說自己媳婦的短處。

我只是笑笑。

婆婆說的大都是事實,只不過因為彼此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性的差異,導致不同的人生觀。從她刻薄的嘴裡講出來,我的行為總是是以缺點的形式出現在人們的眼前。

世界上有百分之幾的婆媳關係是融洽的呢?莉莉因為來自婆婆的壓力太大,去中國兩個月修復她的憂鬱情緒。而我,這個因為理解而已經能夠坦然處之的媳婦,常常是覺得自己不應該花時間和精力去為無謂的事計較,一切簡化為好,簡化為好。

還能夠記起在機場蓋瑞和他的父母站在玻璃門外接機,見面時婆婆臉上大大的熱情的微笑,她的擁抱可以把人融化。

首先我要感謝我的公婆。他們對我這個中國人完全接受,儘管有時他們會開玩笑一樣很直接地說起傳聞中中國人的一些怪習。印象很深的是,結婚時,他們對蓋瑞叮囑,因為我是外國人,所以要特別小心照顧、凡事多為我著想。

我的婆婆是個身材健康苗條、精明利落、精力旺盛的全職主婦,過著幸福舒適的生活。婚前作過鞋店售貨員,婚後相夫教子,把家裡三層樓和花園打理得井井有條。因為沒有工作,三十歲起開始加入丈夫學打網球,至今每天至少打一個半小時網球,年年賽季積極參加比賽,網球如同她的事業,讓她狂熱和驕傲。另外就是冬天滑雪和常年參加同樣的中年婦女英文對話班。

我的婆婆給人的第一印象絕對不是小小一個弱女子,家裡是她說了算。和我公公結婚四十幾年,感情完美,至今還卿卿我我。

開始的時候,我愛管家的婆婆當仁不讓地把對照顧我這個外來媳婦作為自己的職責。曾經讓我無比感激。

可是我漸漸意識到自己在她的尖銳眼神下的拘謹。這樣的拘謹會讓一個人失去自由和自我。那時侯散步時常常想的一件事是,對人是不是不應該太過尊重,過到等於服從。會不會讓有些人開始看弱自己。

我懷孕兩個月以後,因為一件買白色桌布的小事我和婆婆禮貌地說不。她當場說,她年輕的時候總是聽婆婆的教導虛心學習,所以現在她才成為個很好的家庭主婦,我也理該如此。我不說話。不表態就是說不。結果是她摔門而去。那天晚上我煮好了飯等蓋瑞回家,他進門的第一件事是責備我的對上不尊。那時是秋天,我含著淚把餐具收拾好之後獨自跑到無人的湖邊,徘徊著看了很久的夜色。之後有大約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和婆婆的關係是互不說話。很難受。我開始對蓋瑞說,不想什麼都遵照婆婆的意思去做。我們自己的事自己決定,不需要外人的控制。蓋瑞說,如果不想被他母親強加人意,就盡量少去找她幫忙或者少請教她問題。因為她給出的答案和方向如果不被接受會讓她不一般地失望和氣憤。

第二次衝突是改醫療保險公司。我們根據朋友介紹轉到瑞士一家最便宜的保險公司。當時報紙上也在討論醫療保險每年上升百分之十五、因而有人們趨向選擇便宜的保險公司的趨向。我婆婆是堅決不會換的,為了這個幾乎和我們翻臉。她說如果每個國民都只考慮自己省錢,那麼很多好而貴的公司就會得不到應有的支持,這個國家就要完蛋了。非常慚愧沒有那種覺悟,我們還是轉到那家最便宜的保險公司。

摩擦過幾次,然後是孩子出生了。我們相互也都看透了。為了孩子,我們都很小心地保持距離。我學會把公婆的建議取之精華、去其糟粕,學會打哈哈。

她常當著我的面說我不是合格的主婦,我家裡太亂,教育孩子不態度始終如一,中國人做事沒有組織計畫,不守時,等等。我笑嘻嘻地一一聽過來。她從開始的嚴厲,漸漸變得無可奈何,現在基本在我面前不說,或者遭到拒絕後生氣很短一段時間後馬上恢復。再沒有撕破壞臉的事發生,很大原因都是我們都愛我的女兒彤彤。

瑞士有很多老年婦女是不幫子女帶孩子的。我婆婆屬於這種行列。我在蘇黎世上班時孩子一直放托兒所。當時公婆非常反對我送孩子去那種地方,說我們心狠,孩子在那裡缺少家庭關懷。可是同時婆婆也堅決不願意每星期三天幫助照顧孩子,我們都理解,她是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自由。她有很固定的生活圈和愛好,日子安排得非常充實,有各種聯誼和體育活動,很少有閑置的一天。後來只好讓孩子去了托兒所。可是如果我有事出門,想求她幫帶一天孩子,提前通知我婆婆,她如果沒大事必會答應,所以我非常感激,覺得自己得到很多。時不時買些禮物送給婆婆去,大家都挺開心。

從彤彤四歲起,我採取了他們的建議讓彤彤開始學網球。婆婆自告奮勇每星期三下午來接她去,然後留她在他們家半天時間。

公婆倆平日裡對彤彤很是好,花時間陪她玩。不是大方的人,卻捨得時時給孩子買東西,祖孫感情非常好。夏天時如果天氣好,下午我可以把彤彤送到泳場他們常去落腳的地方,讓他們帶彤彤玩水,直到晚飯後他們會把她送回來。他們對我的不滿,是因為我很少自己帶孩子去泳場。不過,他們也知道,其他三個季節,我每星期至少帶彤彤去泳館游一次水。當然,他們認為泳館的水不健康,所以並不覺得是好事。而我認為,我不能像他們一樣把那麼多夏天的小時白白地浪費在晒太陽和玩水上面,那樣我會不安。我是一個一半生活在網路裡的人。另外從小在中國的一個火爐城市長大,害怕強烈的陽光,而且有甘願勞苦奔波的命,常常為接到小小工程而沾沾自喜。只能說,每種人的教育和文化背景是不同的,選擇也是不同的。我還沒有抵達我婆婆的那種無憂無慮、閑置光陰的知足境界,我總是擔心生活裡一些重要的支柱會在某一天突然倒塌。

然後是我開始大規模地讓彤彤上各種學習班。中國人望子成龍的老毛病。少年不努力,老大圖傷悲,他們無法理解。有時候想,可能是因為我們這一代中國人在物質貧困的環境下長大,比瑞士人更能體會到生的不易,所以珍惜賺來的收入,有功利心、有希望下一代不為拮据所困的心。而他們的心,怎麼可能觸摸到這種想法呢。他們無法理解我為什麼現在就堅持讓不懂事的孩子立志將來上大學、作高級白領自立。他們認為孩子長大了應該知足和快樂。我認為孩子長大了應該在一定經濟基礎上和有生存能力的條件下知足和快樂。也許我是錯的,可是我堅持。

七年,我和住在同個鎮子的另一端的婆婆來來往往了七年。我知道由於我,她失去了對兒子和孫女的掌控和權利而對我心有不甘。每當我道聽途說,我的婆婆在某個場合談論我的時候,總是笑笑。 笑笑。 笑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