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到處是「培訓」公款吃喝玩樂培訓中心


近些年來,全國各地黨政機關紛紛興建「培訓中心」。但記者調查後卻發現,其中的一些培訓中心成為集餐飲、住宿、娛樂、休閑、培訓等為一體的豪華賓館,越來越偏離了「培訓」的本意。

  記者發現,一部分「培訓中心」存在重複建設、盲目攀比、奢侈浪費等現象,有的甚至變成領導幹部用公款「吃喝玩樂」的場所,滋生出大量腐敗。

   ■悄然蔓延的「豪華培訓中心」

  「每天開半小時的會後就去桑拿、美容、唱歌、打保齡球等等,每人每天消費標準1000元。」日前,在北京某局工作的王女士告訴記者:「單位每年都要組織員工到自己的‘培訓中心’培訓,時間一般2∼3天。最後,還每人發一張購物消費卡。」

  其實,王女士反映的這些情況,早已成為社會上「公開的秘密」。在北京,許多黨政機關都建有「培訓中心」,而且有相當一部分建在京郊風景區的黃金地段。

  據北京市紀委監察局透露,截至2004年6月,北京這類具有住宿餐飲娛樂等功能、獨立設置並在市編辦登記的培訓中心共有54個,其中經費形式為財政全額撥款的單位11個,1986年至2000年建立的單位有47個,佔總數的87%,這期間是成立的高峰期。

   2006年8月15日至16日,記者就北京這類「培訓中心」目前的數量和清理、規範情況,曾十餘次致電北京市監察局有關部門要求採訪,得到的回答均「簡明扼要」──「不太清楚」。其中一位工作人員稱問題「太敏感」,向領導請示後會給記者一個明確答覆。但直到記者發稿時,也沒得到任何回音。

  記者調查發現,黨政機關興建「培訓中心」,在全國是個普遍現象。中央各部委、各省廳局有,許多地市的黨政機關、大型國有企業也在建,甚至一些邊遠窮縣,也建「培訓中心」,其中的一些,堪稱豪華。

   「全國各地風景名勝區,比如北戴河、廬山、黃山、葫蘆島等,都能看到各種‘重量級’的單位和部門建的‘培訓中心’,其中一些已經偏離了培訓本意。」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李成言教授用簡短的語言表達了他的憂慮:「上行下效,‘豪華培訓中心’的氾濫就在所難免。」

  目前全國各地黨政機關「培訓中心」究竟有多少,不得而知。但從媒體相關報導看,各地改制的機關酒店,無論數量還是金額,都不是個小數目。

  「目前各地‘培訓中心’內部機制大體有三類:第一類是完全由單位財政補貼;第二類是財政補貼一部分,自己對外營業賺一部分;第三類是完全市場化運作,自己養活自己。」據李成言教授介紹:「其中完全由單位財政補貼的‘培訓中心’,佔有相當的比例。」

  有專家告訴記者,酒店是回報率很低的行業。一家三星級賓館,每天的運轉費用需要10萬元左右。這些所謂的「培訓中心」建設標準很高,運行成本巨大。由於機制等原因,幾乎不可能賺錢,更談不上投資回報。

■「培訓中心」功能異化

  一般來說,黨政機關建「培訓中心」,基本的理由是培訓系統內部員工、投資掙錢、內部接待。
  
  在採訪中,很多人也能認識到幹部培訓工作的重要性。但對作為培訓幹部的場所──「培訓中心」的功能,卻心存疑慮。在不少人心裏,「培訓中心」理所當然應該是學習培訓的地方,主要設施應當是教室、圖書閱覽室和教職工、學員宿舍等。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有些「培訓中心」,雖然沒挂星,卻有星級酒店標準的客房、套房,內設國際標準的游泳館、進口的保齡球房。另外,桑拿、美容、歌舞廳等各種娛樂設施也一應俱全。

  「培訓幹部需要一個具備學習功能的地方,比如較為方便吃飯和睡覺。」北京市民周先生說:「對這一點老百姓是能夠理解的。但看到按星級標準修建的‘培訓中心’不斷出現,老百姓就怎麼也鬧不明白了。」

   「一年到頭,單位就組織員工過來開一次年終總結會,平時主要還是內部接待上下級人員,或本單位大大小小的領導。」北京某「培訓中心」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一些黨政機關領導挖空心思要建‘培訓中心’,除為培訓幹部方便外,主要是單位的名字往上一挂,那是實力的一種象徵,不但讓單位形象‘上檔次’,而且給領導面子添光彩。」

  據瞭解,各地不少「培訓中心」,曾經安置了一部分人員就業,也解決了機關職工的一部分福利,同時為解決上下級人員來往接待,為開展培訓業務提供了方便。從這方面看,「培訓中心」曾經也發揮過它的歷史功能。

  但是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很多「培訓中心」已違背初衷,成為利用便利條件大肆拉關係、錢權交易、請客應酬、公款吃喝玩樂的地方,甚至成為變相創收私設「賬外賬」、「小金庫」的隱蔽場所;有些每年都需要財政或者是預算外資金補貼,成為年年虧空的「無底洞」。這樣的「無底洞」,成為某些權貴「權力尋租」的黑洞。

  「培訓中心應是一個教育場所的代名詞,是一個旨在培養和訓練技能的地方。」北京石油化工學院人文學院楊鐘紅副教授說:「現在很多社會機構,都具備培訓幹部的設施條件,培訓場所的問題完全可以用市場化的手段來解決。可是,如果各政府部門都建一個‘培訓中心’,並且成為部門的‘專屬資產’,這種培訓場所的功能異化問題就很難避免。」

 ■社會成本令人怵目

  據記者調查,違規「培訓中心」的建設,除了畸形投資的不良衝動外,也給少數腐敗分子侵佔私分、貪污挪用提供了便利。

  首先,造成社會資源浪費。由於「培訓中心」的設施重點是「對內服務」,常常處於半經營狀態,導致許多設施長年閑置,利用率不高,難免造成公共資源的浪費。

  據瞭解,「培訓中心」等大量非生產性國有資產滯留在黨政機關、事業單位,既不講使用效益,也不求保值增值,造成了國有資產的大量流失。據業界人士估計,目前全國尚未進入商業酒店序列的各級黨政機關、大型國企培訓中心至少超過10000家,其中85%以上處於虧損和臨虧狀態,在一些經濟不發達地區,培訓中心的虧損率甚至超過90%。

  其次,弱化了政府職能。據瞭解,多數「培訓中心」負責人,基本是單位某處級(或副處級)領導兼任,由於創收涉及單位切身利益,很多領導不得不放棄本職工作搞創收,分散了精力,也造成政企不分。

  第三,破壞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據瞭解,有些培訓中心名義上用於內部接待,可以享受相關稅收優惠政策,實際上卻像社會上其他酒店一樣對外經營。

  另外,有些「培訓中心」由於與政府部門關係緊密,基本壟斷了政府系統內的各種會議、培訓的項目,這種情況顯然對商業酒店造成嚴重的衝擊,是典型的不正當競爭。

  第四,不斷助長了奢糜之風。有些「培訓中心」,不但將經營性收入劃入機關「小金庫」,違規發放幹部職工的獎金、福利,甚至支付一些個人開支,使「培訓中心」成為一些單位負責人吃喝玩樂的逍遙地。

  「由於‘培訓中心’是塊‘肥肉’,其負責人也基本由主要領導的親屬或親信出任。」一位業界人士向記者透露:「除部分員工公開社會招聘外,其他有不少是領導安插的三親六戚,內部關係極其複雜。」

  當然,近些年來曝光的大量腐敗案件中,以「培訓中心」這樣的場所作為載體的可謂不勝枚舉。比如張二江、胡長清等腐敗分子,就是長期住在黨政機關「培訓中心」,過著腐化墮落的生活。當年陳希同、王寳森「搞腐敗」的那個地方,也同樣掛著「培訓中心」的牌子。

  據國家審計署2004年披露,經審計發現,國家電力公司2000年召開的一個內部人事幹部會議,短短3天時間竟然揮霍了304萬元,人均耗費2.4萬元!事後,會議主辦者為掩蓋事實真相,也通過其下屬的「培訓中心」,對會議費用進行「技術處理」。

  第五,大量滋生經濟犯罪。因管理和體制等多方面的因素影響,「培訓中心」常常入不敷出,虧損嚴重,要維持運行,就要在公務消費的名義下不斷加大投入,最終成為不法份子吞噬公共財產的黑洞。

  更可怕的是,一些黨政機關把「培訓中心」當成了轉移資金、利潤的渠道,個別單位的領導甚至把搞基建當成權力尋租的良機。比如河北省巨貪李真,先後把省國稅局承德培訓中心工程、衡水培訓中心工程、石家莊培訓中心工程等6個工程強行「發包」給朋友,心安理得地從中收受賄賂305萬元;原山西省旅遊局培訓中心主任李貴發,在任職期間數次利用職務便利進行貪污和受賄,非法所得財物近50萬元;原湖北省鄉鎮企業培訓中心主任王毛弟,上任一年多就向某建築商索取回扣 77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清理風暴」波瀾不驚
  
  近幾年,一些地方對「培訓中心」,也掀起過聲勢浩大的「清理風暴」,但記者調查發現,這種運動式的「清理風暴」,並沒有使「培訓中心」成為一塊淨土,在解開這個社會化困局的過程中,各種深層次的矛盾,反而集中「浮出水面」。

  「由於體制上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各地建‘培訓中心’的風氣仍在蔓延。」北京石油化工學院人文學院李明偉教授告訴記者:「整頓牽涉到各方利益,特別涉及到很多權力部門,其複雜的背景也造就了清理工作本身的難度。」

  「在北京,儘管與去年相比,總量沒增加,但規範已有‘培訓中心’的狀況並不容樂觀。」2006年8月11日,曾廣宇委員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提案得到回覆至今,我仍沒見到相關部門出臺過規範現有‘培訓中心’的具體措施。」

  「這些‘培訓中心’多數隸屬黨政主管部門,背景太複雜,規範起來阻力極大。」李成言教授指出:「黨政機關與所屬‘培訓中心’脫鉤,牽涉到事業單位改革、人員安置、資產處置等一系列棘手的政策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