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三十年

2006-09-08 20:25 作者: 吳弘達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間一晃三十年,老毛轉眼已死了三十年了。回想當年毛澤東死時,我還在勞改隊。聽到他死了,我心裏沉澱了一下,對我來說是凶是福不敢說,誰知會如何。雖然說我已不算犯人,也不算勞改份子,當時已是「強迫留場的就業人員」全場二千餘人無一例外,編成十來個中隊,對外稱「地方國營霍縣王莊煤礦」,對內是「山西省第四勞改獨立支隊。共產黨的管理自有一套。「勞改」和「勞教」一旦到了頭,人們就挪了窩,換成「就業人員」。我自「摘掉右派帽子」和「解除教養」已六年有餘,在這個煤礦勞改隊「就業」。我有一點工資,戶口在這裡,可以結婚(如果有人嫁給你)。每兩星期有一天假。報了名,批准了可以去縣城走一走。每天還是勞動。隊長及幹部都是公安人員。也有個禁閉室。沒有站崗帶槍的警衛,你要走就走,趕二十里路到縣城去上火車,隨你去那裡,這邊電話就跟著你去了。「全國一盤棋」一點也不會出差錯的。

也許這是一個特別時期——「文化大革命」。你看全國從生產隊到縣城,從縣城到中央,到處是紅旗飄揚,不停的鬥,斗上斗下,斗東斗西。老毛從1971年林彪反叛後也涼了。半瞎了一年多,後來又能看大文字了。人也累了,最後問了他身邊的御醫:「還有沒有希望?」之後,一下子就完了。上邊我說心裏沉澱了一下,為什麼「沉澱」?因為我估計著有不同的可能性。要是上臺的人與毛有不同想法,我們這樣的人就有好日子過,反過來,若要拿毛的雞毛當令箭,那就很麻煩,我們有可能被「開算」。

折騰了二年,1979年終於離開了勞改隊。

老毛怎麼想?他沒法想,他只要一歪倒,他就沒得想。你把「它」擺成千年古屍,用高科技不腐不爛地展覽,或者如同他的「戰友」周恩來和劉少奇那樣,燒了灰撒入海中,他都不知道,他已是萬事皆空。

他不過是他人的「物品」而已。老毛成了他人的「物品」?!是的,「他」是人們的「物品」。胡錦濤就把他印上了人民幣。今天毛澤東的形象就隨著人民幣全世界走起來了。胡錦濤不僅文革時期寫了歌頌毛的文章而且今天還是如此恭頌。

也有人把毛當成「物品」的。據我的記憶,50—60年代的林昭就是全國「解放」後的第一個,她直犀入檔,毫不留餘地。林昭的指評成了不可替換的歷史遺產。可惜中共的宣傳部門真有氣魄,她於是成了人不指、狗不啃的「反革命分子」。

又一個女共產黨員,張志新,她也是「死硬」,她也是死咬住毛,不肯鬆口。最終,為了不叫她出聲,把氣管切斷了,才開槍殺死。這兩件事,我想老毛應該知道的。但是,他沒應聲。

待毛走了十三年之後,又有人拿他 —「物品」— 開刀,那就是1989年5月23日餘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他們三人蛋擊毛像。這件事我保證老毛不知道。毛的大象掛在天安門城樓上,廣場對面的大堂裡擺著他的軀殼,任憑瀏覽(應該知道除了那張臉和手腳等軀殼外,其他物件早已挪移了)因為新的領導人還要吃他擺下的筵席。毛立下的規章,毛創下的法制,大致不變。卻有人又來提出「五千年的專制可以休矣。」 他們手中沒有工具可以把毛的大象從天安門撤下來,不然的話,非斃了不可。從林昭經張自新,再到余、魯、喻也已卅年了。

三十年了,人間一晃,毛竟然還在。

再過三十年,人間再一晃,毛還會在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