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學生因鄰里糾紛連殺7人


不到20分鐘,連殺7人,這是一位大學生的血色暑期

2006年8月8日,星期二,農曆丙戌年7月15日,中元節,民間的鬼節。

大學生李征從家中拿起一把镢頭,走了出去。當日氣溫35℃。

一群村民習慣性地聚在李培敬、朱煥敏這對夫妻家門口,那裡有一片樹蔭,很涼快。李征也坐在邊上,有婦女問他「李征,拿镢頭幹麼去啊」,李征悶聲悶氣地回答「鋤地」,到後來,人們再問他何時開學,他幾乎不願意搭理這些人,悶聲坐在一邊。下午兩點半左右,李培敬和女婿兩個人出了門,不久,李征拎著镢頭衝進了院子。

殺戮

那一刻,李徵象是著了魔。

他衝進院子,掄起镢頭,對準看著他從小長到大的鄰居朱煥敏的頭部,砸了下去,血立即噴了出來。

朱煥敏的女兒李瑞哭喊著扑了上來,懷裡還抱著個6月份才滿一歲的女兒,李征又掄起了镢頭,對準的也是李瑞的頭部。

對李瑞的女兒,身高一米八多的李征也沒有放過,镢頭砸的還是頭部。

門外準備打牌的幾個婦女已經哭喊著,飛一樣地分頭跑開了。

還有四個60多歲的老人跑不動。「你這娃怎恁狠哩?」和李征有點親戚的李培珍話音剛落,回應他的是狠狠的镢頭,砸中的也是頭部,67歲的他倒在血泊中。

64歲的李成新和年紀相彷的李天明想跑,22歲的李征的镢頭更快,59歲有偏癱的李玉狗剛跑到廁所邊,被李征趕上了,無一例外,镢頭打中的都是頭部。「一邊殺人,李征一邊說一個活口都不留。」村民們說。

此時,李培珍的妻子王改英正在自家廚房裡忙活,她聽到一聲慘叫,極難聽,不像是狗咬人的聲音。有戶李這個莊幾乎家家戶戶都養狗,生人一進村,狗叫便響成了一片。王改英跑了出來,不應該是狗咬人,她這樣想。

跑出來看時,第一眼,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其他人都沒注意到」。丈夫倒在路上,「耳朵那裡有個血窟窿,身邊流了兩三尺長的血」。她趕緊把丈夫抱在懷裡,「救命啊!救命啊!」她大喊起來,這時,她又看到李玉狗倒在一邊,喉嚨裡呼呼嚕嚕正響。

很快,李玉狗的妻子也趕到,把丈夫抱在了懷裡。

地上到處都是血,有戶李村的人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那麼多人的血——在地上都流成了小溪。

2006年8月8日,從此定格在河南省南陽市新野縣新甸鋪鎮這個小村莊的記憶裡。

死亡

新野縣中醫院120急救電話記錄顯示,下午3點26分接到有戶李村的求救電話,120急救中心緊急出動兩部救護車趕到事發現場。

到了現場後,醫生們發現,朱煥敏及女兒李瑞已基本喪失生命體征,李瑞一歲多的女兒被拉到鎮衛生院時也不治身亡。

為搶救父親,李玉狗的兒子李培釗還和急救人員吵了一架,"他們當時就說我父親不行了,沒必要送醫院了。我不同意,和他們吵了一架才被抬上救護車。"

李成新、李玉狗、李天明、李培珍等四人分別送到新野縣中醫院和新野縣人民醫院急救室,當天下午,李成新、李玉狗、李天明三人均因顱腦損傷、失血過多,沒有搶救過來。

新野縣人民醫院負責搶救李天明、李培珍的醫生說,兩位老人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基本不行了,有一個"腦漿都流出來了",說明行凶者打的"肯定不止一下"。

8月9日,一直因失血過多處於昏迷狀態的李培珍也死了。"李征是學醫的,很會殺人,都是打頭部。"一位實習醫生說。

逃亡

用镢頭解決了"仇家",還捎帶著四個老人,李征並沒有立即逃跑,有戶李的村民說,在用镢頭進行了那場瘋狂的殺戮之後,他還用磚頭將他的二伯砸傷了,幸運的是,這次他下手並不重。

隨後,李征趟河逃竄。

向南兩里,就是湖北省的襄樊市,往西就是南陽市的鄧州。李征隱身於茂密的莊稼地中。

10日凌晨兩點左右,在南陽鄧州市魏集附近,李征,這位22歲的大學生被警方抓獲。據說,逃亡了30多個小時後的李征,在炎熱的莊稼地烘晒得又渴又餓,見到警察的第一句話就是"有吃的嗎"。

恩怨

死亡的7人中,除去朱煥敏、朱煥敏的女兒李瑞、李瑞女兒姚某一家,在外人看來,和李征家有一些小恩怨外,其他四位遇害者均因為在一旁乘涼而無端遭難,和李征及其家人無任何過節。

而李培敬和李征家的恩怨之小,在村民看來也根本不足以引發血案——2004年夏季麥收,李征家的麥子用聯合收割機收割了之後,由於自家沒有車輛,就請有車的前院鄰居李培敬幫忙將麥子運回家。

當年放暑假回家時,李征的父親李玉星告訴兒子,去年李培敬幫忙運輸小麥的時候,曾經偷了自家一袋小麥。

村民們說,李征因此對李培敬家極其不滿,先後兩次用石頭砸李培敬家的房屋,第一次砸,李培敬沒有找到是誰幹的,在第二次用石頭砸時,李征被李培敬當場抓獲。

李培敬不同意村民讓李征賠禮道歉、賠點錢的調解,堅持要到公安局報案,追究李征的責任。李征因此而被公安機關拘留、罰款,一個無法證實的說法是還被通報到了李征就讀的江西中醫學院。

今年暑假,李征回家很晚,7月下旬才到家,但他很快知道了"李培敬家種的玉米影響了自己家的花生(兩家的田地相鄰)"。一怒之下,李征將與其相鄰的李培敬家的那行玉米全部拔掉。

事情發生後,李培敬請李征的二伯出面調解,未果。

8月8日,血案發生。

沉默的大學生

在有戶李這個村莊中,村民們說,年齡相彷的同村夥伴中,李征幾乎沒有什麼朋友,他是個沉默的青年,當然,人們也並未給予他更多的關注,因為"他常年在外面上學,後來又考上大學,見面只是打個招呼"。

能勞動的壯勞力全部出外打工了,李征考上大學雖然不錯,但現在上大學也不是什麼稀罕事,誰會留心一個青年的心事呢?

之前幾天,李玉狗的二兒子還在路上碰到李征,因為是同齡人,都在外面上學,相互打了招呼,有說有笑,"一切看起來很正常"。

李征的父親李玉星有兩個孩子,大女兒嫁到了臨村,兒子李徵2004年考上了江西中醫學院。2005年,老伴去世了。

李征放暑假回家後,孤單的李玉星"不免會向其講一些家長裡短"。在村民看來,小麥被偷、玉米影響花生之類的事,如果李玉星不說,李征怎麼可能知道呢?

李征的大學同學說,在大學裡面,李征性格也很內向,不愛和人玩,常常一個人躲在宿舍裡看小說,剛入學時曾參加過書法協會,但很快退出了,至於談女友"那更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他"根本不和女生接觸"。

李征家的房屋用土壘成,院牆上爬滿了植物。血案發生後,李征家已是無人居住--李征被抓、父親也被公安部門控制,只留一條狗,當有外人來時,不停地吠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