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懺悔錄:我與「三寳部長」張宗海的情事


說起重慶市原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副部級)張宗海,重慶人無不嗤之以鼻,因為他不僅貪污受賄,而且生活極其糜爛。這個道貌岸然的高官,公文包裡只有三樣東西——鈔票、偉哥、避孕套,因此被當地人恥笑為「三寳部長」。

受賄300萬 原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宗海被「雙開」

原重慶市某師範大學女生謝雨紛,在偶然的機會傍上了張宗海這棵大樹,成了張宗海的「洗腳妹」,隨著法律之劍摘除張宗海這一毒瘤,她與張宗海的醜事曝光了。謝雨紛不堪忍受心靈煎熬,曾兩次自殺(均未遂),不得不悄然離開大學校園南下打工……

是機遇還是無奈,

女大學生當上高官的「洗腳妹」

今年23歲的謝雨紛從小就是美人胚,她出生於湖北省荊州市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為人聰明伶俐,在中學讀書期間曾奪得荊州市中學生智力比賽冠軍。2002年7月高考時,她以563的好成績考進重慶市某師範大學歷史系。入學不久,她的父親就在一次車禍中不幸喪生。頂樑柱瞬間坍塌,家裡的經濟很快陷入了困境,謝雨紛心裏十分清楚:倘若要把學業堅持下去,唯有靠她自己。

2003年新學年開始時,謝雨紛與一家大型洗腳城簽訂了一年合同——每天晚上工作四小時、月工資800元,她僅接受幾天培訓就上崗了。工作不久她便發現:洗腳妹工資雖然不高,但由於到洗腳城消費的都是上層人物,拿到的小費非常可觀。

4月12日傍晚,大堂經理把謝雨紛叫去,讓她馬上去為某大人物洗腳,叮囑她一定要服務好,還開玩笑說:「你是我們這裡唯一的女大學生,長得又漂亮,要是能把這個人服務好,就會有享不盡的福。」

包房裡,一個50歲出頭、外表溫文爾雅的男人正等待洗腳妹到來。見謝雨紛走進包房,他問: 「你是新來的吧?哪裡人?」謝雨紛一邊為他泡腳一邊回答。那個男人告訴謝雨紛,他開了一天會,挺累的。謝雨紛不敢有絲毫懈怠,認認真真地為他按摩。不一會兒,他就打起了呼嚕。一小時裡,謝雨紛寸步不離地守在他身邊。按摩結束時,個男人對謝雨紛的服務表示很滿意,順手給了她小費500元。

到了第二天,謝雨紛才知道,前一天來的那個男人是赫赫有名的時任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的張宗海。謝雨紛所在的那家洗腳城比較高檔,張宗海經常持貴賓金卡前來消費,由於他身份特殊,很多洗腳妹都爭著為他服務,並且以能為他服務感到榮幸。

張宗海自此認定了謝雨紛,無論什麼時候去洗腳城,即使謝雨紛正在為其他客人服務,他也指名道姓要謝雨紛為他服務。

5月的一天晚上,張宗海又跑去洗腳城。那天,他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喝了不少酒,躺在那裡手腳極不安分,不一會兒就以天熱為藉口把外衣脫了。謝雨紛左躲右閃,臉上仍然擠出笑容。他走後,謝雨紛呆呆地站在包房裡,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突然,她看見張宗海躺過的椅子上有一個公文包,連忙替他保管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張宗海找來了,他拿到公文包後當眾打開,看見裡面厚厚的一沓錢安然無恙地躺在那裡,便稱讚謝雨紛是不貪小便宜的好姑娘,建議洗腳城對她拾金不昧的行為予以獎勵。隨後,他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了謝雨紛,又向謝雨紛要去了她的手機號碼,說要請謝雨紛到他的住處幫他洗腳。

不久後的一天晚上,張宗海打電話給謝雨紛,叫謝雨紛到他的住處去。謝雨紛起初不打算去,但洗腳城的老闆一再懇求。

謝雨紛找到了那座豪華別墅,發現別墅裡只有張宗海一個人。在張宗海的淫威下,她失身了。事後,她大哭了一場。張宗海千方百計地哄她,給了她2萬元。

翌日,謝雨紛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吞吞吐吐地告訴姐妹們。那些姐妹都是「老江湖」,她們說:「這有什麼!幹我們這行的,哪個沒有幾個相好?張部長選女人很苛刻,必須符合三個標準:一是大學本科生,二是漂亮,三是處女。他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呀!」謝雨紛當時並不是這樣想的,她感到的只有屈辱和羞恥,所以她想過要離開洗腳城,後來想到家裡的母親和兩個正在讀初中的妹妹,才繼續在洗腳城幹下去。

是幸運還是不幸?

走進貪官令人瞠目的奢華里

2003年7月的一個週末,謝雨紛一整天都與張宗海呆在別墅裡。中午,別墅來了一個名叫雷世明(另案處理)的客人。雷世明送給謝雨紛一條金項鏈和一枚白金戒指。

張宗海和雷世明談得很投機。謝雨紛從兩人的談話裡瞭解到:他們是在張宗海擔任璧山縣委書記時認識的,那時雷世明還是市場裡賣黃鱔的小販,張宗海喜歡吃黃鱔,經常到市場去買,雷世明每天都把最好的黃鱔留給他;有一次,雷世明去給張宗海送黃鱔,發現張宗海的大腿上長了一個毒瘡,又聽說張宗海在醫院裡打了幾天點滴都不見效,他二話沒說就俯下身子,用嘴把毒瘡裡的毒液吸出來;一來二往,張宗海交了雷世明這個平民朋友,雷世明從此走進權貴們的關係圈;張宗海利用職權之便,給雷世明批了很多當時很緊俏的水泥條子,雷世明因此發了財;後來,在張宗海的策劃下,雷世明以800萬元買下縉雲水泥廠,然後轉手賣了2000多萬元,為了感謝張宗海,他給了張宗海300萬元;張宗海以別人的名義將這300萬元投資到房地產中,獲取非法利益120多萬元;之後,由張宗海作主,把上市公司烏江電力的部分股權賣給雷世明,其中張宗海在暗地裡佔了很大一份……

兩個男人酒喝多後在美女面前毫無遮攔地相互吹捧。謝雨紛把一字一句都聽得真真切切,她看清了張宗海的真正面目——不僅是色狼,而且是貪官。

兩個男人喝了一下午酒。臨分別時,張宗海拉著雷世明的手大發感慨:「我們兩人,一個從政,一個經商。你過了60歲,錢還是你的;而我,雖然現在做到副省級,但一過60歲就要去人大,權就不在手裡。到那時,就該你關照我了。」雷世明雞啄米似的點頭。

時過不久,謝雨紛又通過張宗海認識了他的另一個鐵哥們——原重慶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重慶廣電局局長張小川(另案處理)。張小川是豪賭客,經常和張宗海探討賭經,曾多次和張宗海一起到澳門豪賭,兩人共動用公款2億多元,輸掉了1億多元,其中一部分是張宗海親手輸掉的……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謝雨紛經常接觸這些人,耳濡目染,漸漸學會了吸菸、喝酒、打牌,對張宗海一些朋友送的東西更是來者不拒。

2003年11月,重慶市委組織了一個演講活動。作為宣傳部部長,張宗海在開幕式上講了這樣一番話:「我們是公僕,是穿著草鞋的公僕。大家在心裏要時刻裝著一雙草鞋,裝著百姓,裝著自己的責任。為了讓更多的百姓不穿草鞋,為了讓更多的百姓過上好日子,我們就要穿草鞋。」這番話引起了非常大的反響,他因此得了「草鞋部長」的美譽。

在演講會的前兩天,秘書就給張宗海寫好了講稿,但張宗海對秘書寫的很不滿意,他開始自己打腹稿,並且寫出來讓謝雨紛幫忙潤色。謝雨紛看到上述那段話時笑得前仰後合,開玩笑地說:「你才是真正的婊子,既要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她的話激怒了張宗海,張宗海揚手打了她一記耳光。這記耳光把謝雨紛打醒了:她充其量不過是張宗海的玩物,與張宗海的仕途、金錢相比,她是何等微不足道啊!

噩夢終醒,

揹負心靈煎熬飲淚離開校園

2004年寒假到了,謝雨紛打算回家過年,張宗海卻不讓她回去,說給她3萬元,要她陪著過春節。謝雨紛知道張宗海的家就在重慶市,他的妻子很本分,他們有一兒一女,於是問:「那你老婆、孩子怎麼辦?」張宗海說:「和她在一起沒情趣!你就別管那麼多了,我自有安排。」在金錢的誘惑下,謝雨紛同意了。

放假後,張宗海讓謝雨紛住進他在希爾頓飯店長期包下來的房子裡,每三天就去陪她住一宿。

轉眼到了春節,張宗海在家裡過完除夕夜,初一一大早就住進了希爾頓飯店。同僚打電話給他拜年,問他為什麼不呆在家裡。他美其名曰:「我不在家,就是為了避免你們送禮。我們是草鞋公僕,不准來這一套。」令謝雨紛啼笑皆非的是,張宗海說這番話時正與她纏綿呢。

下午,張宗海的妻子打來電話,哀求丈夫回家吃飯。手機傳出的聲音很大,謝雨紛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張宗海毫無憐惜之情,對妻子大呼小叫,對兒子、女兒的請求置之不理。後來,電話裡傳來妻子悲切的哭聲,他仍不為所動,還壞笑著把手機貼在謝雨紛的耳朵上,意思是:看,我對你多好!謝雨紛心情極其矛盾,負罪感漫上她的心頭……

從4月份開始,謝雨紛發現張宗海對她冷落多了,找她的次數減少了。女性的直覺告訴她:自己將要被拋棄!她心有不甘,便悄悄地跟蹤張宗海,結果發現他找了一個比她還年輕漂亮的姑娘,接著又發現他與某大酒店的女經理有一腿……

夢終於醒了!謝雨紛痛哭了一場,決心與張宗海分手。

一天,張宗海慌慌張張地找到謝雨紛,氣急敗壞地說:「有人想整倒我。可能以後會有人找你,你不會落井下石吧?」謝雨紛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好,含含糊糊地點了點頭。那次,他們呆在一起不到10分鐘,張宗海就走了。之後,她再也沒有張宗海的消息,打他的手機也總是關機。

7月6日,謝雨紛聽說張宗海被「雙規」,11月15日上午,兩名公安人員把正在上課的謝雨紛叫到一個房間裡,詳細詢問她與張宗海交往的經過、張宗海給了她多少錢,甚至連她與張宗海發生過多少次性關係和時間、地點都問得一清二楚。

此事傳出後,校園內一片嘩然!同學們把謝雨紛視為洪水猛獸,無論她走到那裡,都對她指指點點。在輿論的重壓下,謝雨紛幾乎精神崩潰,她買來一條繩子打算自殺,但將繩子套在脖子上的瞬間又膽怯了。之後,她買回一瓶安眠藥,可吃下一半又不想死了:如果自己死了,媽媽和兩個妹妹怎麼辦?為了她們,自己即使苟且偷生也要活下去呀!後來她打的去醫院洗胃,挽回了自己的生命。

2005年5月19日,謝雨紛所在學校的師生從報紙上看到張宗海因貪污受賄、腐化墮落被判 15年有期徒刑的報導。之後,街頭地攤的報刊上登出大篇幅的文章,指名道姓地把謝雨紛賣春求榮之事寫得極為離奇誇張,甚至大肆渲染她的床上功夫如何了得。校園內再次嘩然!其他系不認識她的人,紛紛讓人領著去看她長什麼模樣。更令謝雨紛無法忍受的是,一天下課後,她回到宿舍,看見宿舍門上貼著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八個大字——娼婦與狗不得入內,宿舍的門鎖被室友更換了。謝雨紛再也承受不了這種精神和心理上的打擊,唯有選擇逃離。6月18日,她沒有留下隻言片語,悄然離開了生活、學習了三年之久的校園……

回到家裡面對白髮母親,謝雨紛不知道該如何交代才好,思來想去,她以放暑假為由在家裡呆了40天,然後以學校開課為由離開了家,隻身到廣東省東莞市電子廠打工……

接受筆者採訪時,謝雨紛悔淚長流,哭著說:「如果我不是自甘墮落,再有半年就大學畢業了,也許會考研究生,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今天,我把自己的恥辱經歷講出來,就是希望所有的在校大學生以我為鑒,潔身自愛,千萬不要貪圖虛無縹緲的富貴而毀掉自己的青春和前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