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副廳長的色相還迷倒過誰?


 



安慶市檢察院19日就安徽省衛生廳原副廳長尚軍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訴。尚軍被審查期間,曾交代自己是「以色謀權」。始於以色謀權,盛於以權謀私,止於靠山坍塌,這幾乎成了女貪官們無可抗爭的「宿命」。尚軍是如此,此前的湖南巨貪蔣艷萍亦是如此。

尚軍能春風得意,成為阜陽政壇上一顆耀眼的「明星」,無疑是得益於她的兩位重量級情夫,即安徽省原省委副書記王昭耀(已罷免),以及原副省長王懷忠(已伏法)。正是在這兩位曾一度炙手可熱的權勢人物的關照下,尚軍才能在仕途上青雲直上,由副科而官至副廳級。也正是因為有了「二王」這樣強硬的後臺,尚軍才敢於一旦權在手,便把令來行,翻雲覆雨,一手遮天,將整個阜陽的政法系統當成了她的「家天下」,弄得烏煙瘴氣。在尚軍主管的阜陽法院,冤假錯案成堆,直至後來發展成全國最大的執法人員「窩案」;由她分管的市公安局,同樣是一鍋爛粥,從局長、副局長到一般干警,先後有110多人受到處理。貪婪的女色一旦與權力尋租勾搭起來,會對社會產生多麼大的殺傷力,由此可見一斑。

尚軍的色相僅僅只是迷倒了「二王」?非也。客觀地講,如果把尚軍的整個仕途生涯看著是以色相、「肉彈」為資本所進行的一場醜陋的接力賽的話,「二王」只不過是在其中扮演了最後一棒衝刺的角色,沒有此前一系列的「獻身精神」做鋪墊,尚軍以其一個普通民警的身份,就是再有幾分姿色,也是很難進入「二王」的視野,進而傍上這兩位副省級高官的。

那麼,在「二王」之前,誰還被尚軍迷倒過?從相關報導中我們看到,由一個基層派出所的小警察,到擔任派出所副所長、指導員,這個過程,尚軍只是與自己的頂頭上司來了一次親密「陪酒」,就完成了對她來說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跨越。之後,尚軍「順理成章」地被這位調任法院副院長的上司帶進了法院。假若事情到此為止,我們今天能看到的尚軍,頂多也只是一個副科級官員所包養的小情人。然而,尚軍沒有甘守寂寞,很快就憑藉自己的身體「本錢」,博得了縣裡主要領導的好感,用了不到三年時間,就當上了縣法院的副院長。此時,尚軍才有了與「二王」親密接觸的機會,終於「移情別戀」,為「以色謀權」搭建了通向更高層次的平臺。

為什麼尚軍總是如此地「幸運」,無論在哪一個崗位、哪一個位置上,都能如願以償且輕而易舉地將或頂頭上司或主要領導迷倒於自己的石榴裙下,使這些道貌岸然的黨政官員一個個沉溺於色相之中,成了她任意掌控的玩物?這,難道僅僅只是一種偶然?

誠然,按照現行的法律,那些與尚軍有過骯髒交易的官員們,還不可能因收受「性賄賂」而獲罪。然而,作風腐敗,濫用權力,任人唯「性」,以權謀「色」,無論哪一條都是不能允許的。故而,在尚軍一案中,我們雖然看到了幾隻「死老虎」,但也更應該關注案件背後的那些「活老虎」,有理由要追問:當初究竟是誰讓尚軍利用色相在官場上淘到了第一桶金?那位曾對尚軍的身體「本錢」頗有好感的主要領導幹部,到底姓甚名誰、如今又官居何方?在尚軍一案真相大白後,這些人有沒有被「牽扯」進來,有沒有受到有關方面的追究,有沒有承擔相應的紀律、法律責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