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熙載夜宴圖》的故事(圖)


古時沒有照相技術,更沒有攝像技術,形象地狀物記事,全仗繪畫。而用繪畫的方式記錄連續性的畫面,那就要靠大師級的人來完成。晉朝時,曾有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在近6米長的畫捲上,描繪了曹植與洛神相遇的故事。這大約是現存最早的長卷畫了。如果說後世在這方面有什麼承繼與超越的話,《韓熙載夜宴圖》當是最好的例證。

《韓熙載夜宴圖》出自南唐職業畫師顧閎中之手。關於顧閎中,史書上找不到多少有關他的記載。人們只知道他是江南人,為南唐畫院待詔。待詔,這個職位初置於漢,用以徵召非正官而有各項專長之人。初唐時,待詔的職位很多,有文學、圖畫、棋藝、醫學、甚至相卜等待詔。這些有一技之長的待詔統統歸入翰林院管理,待遇不錯,但仍不是正官(唐玄宗時,待詔曾一度成為正官)。



13640367_2006092109005298343800.jpg


《韓熙載夜宴圖》長335.5厘米,寬28.7厘米,現藏於故宮博物院。有專家認為,此畫已不是顧氏的原本,可能是宋代摹本。對於我們來說,是不是摹本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記錄了的那段頗具傳奇色彩的故事。全卷共分五段:第一段寫韓熙載與賓客們諦聽狀元李家明的妹妹彈奏琵琶的情景。第二段寫韓熙載親自為舞伎王屋山擊鼓。第三段寫宴會進行中間的休息場面。第四段寫女伎們吹奏管樂的情景。第五段寫宴會結束,賓客漸漸離去。全圖五幅,整幅畫卷交織著纏綿又沉鬱的氛圍,看得出主人翁在及時行樂中,遮隱著對生活的巨大失望和內心痛苦。

關於這幅畫的美術價值,我們曾經介紹過,這裡不再多說。我們還是站在大片的角度來看這畫裡畫外的戲劇衝突,似乎更有意思。

  
顧閎中為什麼要「心識默記」地畫下這個長卷?韓熙載為什麼要夜夜笙歌大擺「夜宴」?一切盡在那個亂世的政治大背景之中。

韓熙載原是山東的一個貴族,因後唐誅殺其父而逃到江南做官。韓熙載博學多才,寫得一手好文章,年輕時在京洛一帶即負盛名,所以,深得南唐三主喜愛。李昪死後,其廟號「烈祖」即由韓熙載參與制定的。李璟即位後,曾令韓熙載以本官權知制誥。中主死後,後主李煜更是有意授其為相。

韓熙載歷三朝、事三主,自然會捲入宮中黨爭權鬥,尤其引起宋齊丘、馮延巳等朝中權要的嫉恨與不滿,所以,官運也是起起伏伏。至李煜繼位,南唐搖搖欲墜,宮中黨爭日甚。所以,為了避禍,韓熙載跑到中華門外的戚家山裝病不出,或以聲色自娛來「避國家入相之命」。

韓熙載的夜宴排場很大,就其傳世的夜宴圖看,畫中有名有姓的就有四十餘人,多數都是社會名流。韓熙載可謂家財頗豐,除了每月豐厚的俸祿收入外,由於他文章寫得極好,文名遠播,江南貴族、士人、僧道載金帛求其撰寫碑碣的人不絕於道,甚至有以千金求其一文者,加上皇帝的賞賜,遂使韓熙載成為南唐朝臣中為數不多的富有之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