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屍等認領 黃河死亡地帶撈屍人年入十萬


核心提示:甘肅皋蘭縣什川鎮小峽水電站旁有一個「死亡地帶」,從黃河上游蘭州段漂來的垃圾統統擋在這裡,包括一具具的死屍。當地的「撈屍人」至少人均1年要掙10萬元。


第二處死亡地帶漂著浮屍


垃圾場、人頭骨、撈屍人


撈屍人帶著記者向死亡地帶進發


撈屍人的碼頭透著詭異

  什川「撈屍人」 大發死人財

  由於屍體被長期「拴」在水裡,腐屍對黃河什川鎮段的水質造成了污染

  隨著又一具屍體順水漂下來,截至昨日下午,位於皋蘭縣什川鎮小峽水電站旁的屍體數量已增加到了16具。

  附近村民說:「那都是‘撈屍人’搞的,他們是在發死人財,那地方我們都不敢走近。」

  環保專家說:「大量屍體長期被浸泡在水中會污染水質。」

  大量的屍體如何處理?當地公安、民政等部門都束手無策。皋蘭縣政府咸縣長昨表示,將近期召集相關部門研究處理屍體的方案。

  8月初,王先生打進本報熱線稱,他的一位同事不幸去世,屍體被水衝到了黃河什川段。而當他們去認領屍體時,卻見到了兩個「撈屍人」。 「看一眼200元,打撈上來6000元。」「撈屍人」開出的天價讓他們愣住了。好說歹說,後來總共花了4200元將同事的屍體打撈了上來。王先生感到很納悶:「他們這不是靠屍體詐錢麼?」

  為了印證王先生的說法,從8月下旬開始,本報記者對此處的屍體和兩位職業「撈屍人」進行了近一個月的調查採訪。

  「撈屍人」一年能掙10萬元?

  據王先生講,今年8月初的一天上午,他們單位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說:「我們在什川小峽電站撈塑料瓶子時,發現了一具屍體,檢查了一下,在這具屍體的褲子口袋裡我們發現了工作證和名片,是你們單位的一名工作人員,你們過來辨認一下。」王先生接到電話後,當即帶人去小峽電站辨認,在小峽電站上游的浮橋邊,王先生發現屍體面部在水裡,無法辨認,他要求老魏把屍體翻過來辨認。但他們說,翻認一下要200元。給了他們200元後,老魏才把死人翻了一下,結果這具屍體果然是一星期前失蹤的山子(化名)。最後,經過討價還價,直到把屍體弄好裝上車,他們要了4000元。

  「在小峽電站撈死人的那兩個人至少人均1年要掙10萬元!」附近村民告訴記者。撈死人真的那麼賺錢嗎?他們是些什麼人?帶著諸多疑問,本報特派記者對其進行了為期20天的體驗式調查。

  懸崖峭壁上發現「尋親」電話

  8月下旬的一個上午,採訪車穿過折來拐去的村莊,便來到了什川小峽水電站上游約兩公里的小峽黃河便橋。狹窄的山下黃河水往下流,一座緊貼在河面上的浮橋,把黃河從上游蘭州段漂來的垃圾統統擋在這裡。懸崖上,一個「尋親」的電話號碼異常醒目。朝石崖下望去,一個簡易的土木屋出現在記者的眼前,離木屋不足10米的地方,兩隻狼狗互相撕扯著已經發臭的死羊。

  當記者撥通「尋親」電話並表明來意後,「撈屍人」十分爽快地答應了。

  「撈屍人」老魏今年51歲,前幾年他家在蓋房時,在銀行裡貸了一筆款,為了還貸他便橫下一條心幹起了撈屍體的「工作」。

  後來說到他們家人如何看待他們的職業時,老魏的同伴說:「工作還是支持的,但如果遇上有人來認領屍體的,妻子就把我的碗另放著,三輪車也不讓我開進家門,因為三輪車拉過屍體。」

  200多具屍體認領不到3%

  老魏的同伴說,一年從黃河裡漂下來的人很多。但來他們這兒認領的不足3%。當記者問及他們把沒有人來認領的那些屍體怎麼處理時,老魏說:「剛開始我們發現後,首先檢查屍體的衣服裡有沒有證件或聯繫的方式,如果有,我們會立即打電話通知其家屬;如果沒有聯繫方式,我們只好把屍體用繩子拴起來,然後用布片或編織袋遮好,等其家屬來認領;如果20多天了還沒有人來認領,那我們就放開沉底。」

  為見證他們的撈屍過程,記者和他們約定好,從次日開始給他們「打下手」撈屍體。

  本報採訪組為您報導第二天,記者再次來到了「撈屍人」工作的地方——小峽水電站上游的攔截帶處。而此時,兩位神秘的「撈屍人」已經工作了近3個小時,其中年紀大些的老魏等不住記者已經離開了,只剩小魏駕駛著「工作船」正在工作。「上船來吧,今天要多工作一會兒,老魏有事先回去了。」小魏招呼著記者。記者剛下到岸邊,一股淡淡的臭味瀰漫開來,蒼蠅像轟炸機一樣成群盤旋。記者急忙摀住鼻子,小心地登上「工作船」。

  「呵呵,臭吧?我們這活也不好幹啊!」小魏笑著說。「船是什麼時候買的?」記者問。「去年年底花了一萬多元買的,雖然是二手的,但有了這船後,工作效率一下就提高了,以前我和老魏用幾個廢輪胎做了個筏子,劃起來比較費勁,而且也不安全。」 說話間,小船已經緩緩地離開了岸邊,向河中間漂去。

  「撈屍人」每天準時工作

  河中間的攔截帶附近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垃圾,小魏告訴記者,這些垃圾有五六米寬,一米多厚,正因為如此,很多屍體在夜間漂流下來後,會藏進垃圾帶中。回想起一位村民的話,「那個地方有好多死人,我們一般都不經過那裡,就是要路過,也是趕緊跑過去。」記者不禁頭皮發麻。

  差不多過了一分鐘,小魏已經將船划到了垃圾帶前,他一邊熟練地用一隻長竿不停撥動著垃圾,一邊告訴記者,他們每天早晨5時開始幹活,邊撈瓶子邊找屍體。「想試試嗎?」說罷,他將手中的長竿交給了記者,記者立刻興奮起來,拿到長竿後使勁在垃圾帶中捅著,被捅到的垃圾散開一塊後,飲料瓶就會露出來,記者立刻用長竿上的鐵鉤將瓶子鉤上來。

  鉤垃圾竟鉤到屍體

  大約過了15分鐘,不經意間小船慢慢漂向了垃圾帶的一側。空氣中慢慢開始充斥著一種腐爛的臭味。突然,記者感覺長竿捅到了什麼東西,便更加賣力地想把東西鉤出來,「別鉤,那是個人!」聽到此話,記者心裏一緊,手中的長竿猶如通了高壓電,記者定睛一看:一具屍體漂浮在水面上,被一些垃圾覆蓋著,屍體上蓋著一塊塑料布,如果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這裡還有15具屍體,都在那邊的陰暗處掛著呢。」


撈屍人駕船工作


老魏已經揀了兩萬隻飲料瓶


這裡就是死亡地帶

  死亡地帶 15具屍體無人領取

  谷的南面背陰處,「我們通常把屍體拴在這裡,因為這裡平常晒不到陽光,屍體可以多放些時間,但是現在的溫度高,每具屍體只能拴20天左右。」小魏告訴記者。在記者看來,這不大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死亡地帶」。地方到了,可記者卻沒有看到一具屍體。「他們都在水下,看到了嗎?那些石頭上的繩子,每一根都拴著一具,這裡一共10具,那邊還有一個背陰處,那裡有5具。」記者仔細一看,發現石頭上確實綁著些繩子,每一根繩子的盡頭都延伸到了水中。「如果沒人來認,我們一般是不會拉起來的。」

  對話「撈屍人」:

  記者:你們這樣做不是污染環境了嗎?

  小魏:那也沒辦法,我們也去過公安局和民政局,想辦個手續,正規幹這行,但他們說沒辦法辦。

  記者:公安機關管理過嗎?

  小魏:曾經有過一具屍體,在一個白色的編織袋裡,屍體手腳都被繩子捆住,口中塞著布,看到後我們馬上報了警,警察趕到後立刻將屍體帶走了,並向我們詢問了情況。至於其他的屍體,因為沒這麼特殊,所以我們也沒有向公安部門舉報過,每次打撈到屍體,我們都要翻開衣服,看有沒有相關的證件,如果有我們就會聯繫屍源。

  記者:這些屍體被你們拴在這裡,公安部門知道嗎?

  小魏:這裡的人都知道我們兩個是專門撈屍的,公安部門也知道。上一次我們在一具屍體的衣服中找到了名片,聯繫到了家屬,家屬還付給我們4000元的勞務費。目前我們只聯繫到了四五具屍體的家屬,收錢也就四五次吧。

  隨後幾天,記者多次跟隨兩位「撈屍人」在河中飄蕩。

  處理辦法 集體焚燒屍體

  記者發現,除了惡臭,附近的水質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位當地的村民說:「自從那裡有屍體後,我們很少再去那裡。何況現在還有那麼多屍體,想起來都可怕。」

  當問到這些屍體如果一直沒人認領怎麼辦,小魏答道:「如果屍體時間太長,小峽水電站在派人清理攔網處垃圾的時候,就會將這些屍體清理掉,我曾經受雇於小峽水電站處理這些屍體,他們讓我將屍體拉運到他們的垃圾場,我用三馬子拉過幾次,開始他們告訴我拉一具屍體100元錢,我拉了兩次,他們給了我200元,第二次我拉了5具,他們又給我了200元,第三次我拉了12具,他們還是給了我200元。這些屍體拉到垃圾場後,就被集體焚燒了。」

  對於這樣處理屍體的方式是否妥當。他告訴記者,這些屍體都是無名屍體,也沒有人管,公安機關也不管,其他單位也不管。再說,處理這些屍體需要資金,而且這些還不是小數目,他聽說公安局曾處理過這樣一具無名屍體,從冷藏費到刊登屍源啟事,總共花費了近7000元,最後錢花了,屍源依然沒有找到。

  「撈屍」人的秘密終於大白天下,但是卻有一個天大的麻煩擺在了人們的面前,那就是16具無名屍體依然堆積在黃河裡,如何處理這些堆積如山的屍體。對此,公安、民政等部門都紛紛倒出了自己的苦衷。值得慶幸的是,皋蘭縣政府咸大明縣長在得知此事後,昨日表示,將立即召集相關部門和單位研究處理屍體方案。

  昨日,記者從皋蘭縣什川鎮派出所獲悉,他們於日前已對兩位「撈屍人」進行了警告批評,不許他們再私自打撈處理屍體。這樣一來,聚集在那裡的屍體該怎麼辦?帶著這個問題,記者趕到了皋蘭縣公安局。

  不等記者介紹完具體情況,高局長就告訴記者,大量無名屍體的出現,無形增加了公安機關的工作量。對於每具屍體,警方都要前往勘查,如果屍體表面有明顯的傷痕,公安機關就會立案偵查。但是,查找和偵查這些疑似受害屍體的案情卻異常複雜。

  對於該怎樣處理那些無名屍體,高局長表示他們對此也費盡了心思,並多次向上級單位進行了匯報,但相關的處理辦法由於種種原因沒有出臺。因此他們沒有法律依據,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些屍體。

  高局長告訴記者,如果由公安機關對每具屍體都拍照,提取毛髮,以便死者家屬前來認領。這樣做可能會緩解撈屍人撈屍賺錢的具體問題,但這項工作的投入非常巨大,公安一家無力承擔。

  隨後,記者來到了皋蘭縣工商局,王副局長在得知記者的意圖後告訴記者:「關於撈屍體是否辦營業執照?根據目前我國的有關法律,還沒有相關的條文規定撈屍也要營業執照。因此,工商局也不可能給他們辦經營範圍是‘撈屍體’的營業執照」。

  皋蘭縣民政局負責人說,黃河漂下來的屍體,不論是什麼原因死的,都牽涉著一起命案,這個事情應該是公安部門管的。而就這麼多屍體長期浸泡在這片水域,一位環保專家說:「在一定程度上,很有可能污染黃河。」

  社會學家:

  撈屍壯舉有人性化的味道

  昨日晚,記者就老魏他們的「壯舉」採訪了甘肅政法學院的馬紅平教授,他說,像老魏這樣的人,在現在是非常少的,雖然他在幫助別人安息亡靈時,收了別人的錢財,這也是應該的。

  從社會學角度講,他的行為是在傳播著人對死者的尊重,最起碼可以肯定一點,他的行為使黃河漂屍得到了最恰當的安置,按照古人的話說,就是亡魂得到了安息。

  律師說法:

  並不違法但有違道德

  就打撈專業戶的行為,記者還採訪了甘肅金剛律師事務所的王春梅律師。

  王律師說,老魏他們的這種行為並不違法,但對於將沒有人來認領的漂屍再次放入河中的行為,有違道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