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商馬甲自述:在樓盤論壇做臥底的日子


2005年春天對很多大學生來說並不是一個陽光和煦的季節,那是一個畢業後很難找到工作的年頭。我是學計算機應用的,何況只是個大專畢業,就更難有門可求了。情急之下,老爸托親戚在南方找了一個在房地產公司做副總的熟人,臨時到那裡去做了一名售樓先生。我勤懇又靈光地幹了一個多月,收入寥寥。正在我鬱悶的時候,副總找我談話了,他說:「你是學計算機的,給你找個能好好發揮作用的地方干吧。」我正在納悶是什麼好崗位呢? 「你到我到我們樓盤論壇網站注個冊吧,具體就是做公司樓盤業主論壇裡臥底的眼線。」 我一聽「眼線」,這不是公安打入壞人中的暗哨嗎?還是間諜?副總見我有些猶豫,鼓勵我說,我看你計算機應用挺熟練,人也挺靈光,一定能幹好這份工作,你考慮考慮吧。並答應說如果我做得好,每月給我提高三百元工資。我看副總親自找我,有些受寵若驚。我想,上網聊天對我來說肯定比當售樓員更合適,衝著錢,我答應試一試。換崗後我的辦公地被轉到公司計算機室,業務上歸銷售部領導,一名年齡稍長的女性給我作了簡短交班。

  回想一年多以來我做的工作,真有一點出賣良知、助肘為虐的感覺。特別讓我難受的是,今年3月,我很要好同學的父母用畢生的積蓄在這裡買了一套剛提價的房子,而這次提價僅僅是因為我在論壇上引導輿論紅火,公司在一次辦公會上隨機決定提價的(提價後我獲得了公司的320元獎金)。是我害得他們買這套房多花了八千多元錢。那個同學後來知道我在這個樓盤上班,直到現在我也沒敢把漲價事告訴他,可這件事就像一塊磐石一直壓在我的心頭,使我內疚了許久。如今,干了十幾個月之後,我離開了那個地方,回到了中部臨江小城,一方面是我找到了我認為更合適的工作,另一方面,我也不願意在那里長期受良心所折磨。

 我工作的樓盤算得是一個大樓盤,幾期工程加在一起總建築面積有50多萬平方米。銷售部長吩咐我說,要憑著我們在信息、資源、技術、實力、公關諸方面的絕對優勢,以公司的利益為最高利益,剛柔並濟,靈活機動地引導我們樓盤業主論壇,設法左右論壇輿論的冷熱和走向,從而得到我們在工程建設中得不到的東西。她還鼓勵說,做「論壇眼線」你不用緊張,我知道你有先天優勢,聽說你是電腦聊天老手,輕車熟路;在論壇上,業主們雖然人數眾多,但他們總體上是一盤散沙的,他們在明處,你在暗處。再說,樓盤論壇裡從來就是魚龍混雜,那裡從來就不是業主們的天下,何況,是業主也不一定全都想著維權,維權業主也不一定全都較真!部長還提示我要看一點諸如孫子兵法36計的書,懂得如何金蟬脫殼,圍點打園,暗渡陳倉,渾水摸魚,隔岸觀火等等。並囑咐我,遇有緊急情況可隨時直接向她匯報。

  不入行不知道,入了行才明白,一般情況下,幾乎所有的kfs都很看重自己樓盤在幾個大網站的「業主論壇」。所謂業主論壇實際上並不都是業主,幾乎每個樓盤論壇裡都由5種人組成:鷹派業主、鴿派業主、消遙派業主(隨大流的業主)、各類過客、kfs眼線(臥底者)。而業主呢?雖然他們有一定的維權目標,但是每個業主的想法卻千差萬別,我的工作就是要千方百計的利用這種差別,瞅準機會挑撥鷹派、鴿派之間的關係,使其鬥爭不和,抵消他們的力量,然後隔岸觀火,讓他們不戰自潰。從總體來說,業主始終是一盤散沙的,很多人想在論壇裡冒尖,顯賣自己能夠鶴立雞群或比別人更高明,他們沒有擰成一股繩的意識,來的,走的,罵的,刷的,一次次潮起潮落,一次次重新再來,這就給我的「工作」提供了機會。我們副總最最討厭的是鷹派業主和從事律師職業的業主,最可惡的是律師業主們動輒使用法律條文對kfs相威脅,他們的帖子都指向kfs的規劃設計或工程質量的硬傷,甚至譴責我們違規、違法、違反合同,他們的每一項指責或呼籲、建議,對kfs來說都是干擾信號,如果得以實施,都會直接增加kfs的工程成本增加工作量或延長工期,部長認為這些都是與公司利益相悖的事情,這也是我們公司經理層最不願意看到的;還有討厭的就是業主開會、聚會,最討厭老業主聚集在我們售樓部,當著我們准客戶的面,大聲喧嘩叫嚷我們在建樓盤中存在的各類問題。

 入門是痛苦的,疲憊的,做眼線首先在論壇裡發帖,要主導輿論,談何容易!好在我從初中起就沉溺於網路聊天,對於這項「工作」我做起來似乎覺得得心應手,游刃有餘。初做眼線,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選擇一個大的房源網站,由近及遠地翻閱論壇帖子,列出一個EXCEL表格,記下活躍業主的名單並將他們分類,挑出鷹派和鴿派業主中的頭麵人物,對他們重點關注,把他們重要的發言和跟帖記下來。我的工作就是尋找論壇裡的代言人──鴿派骨幹分子,做到有的放矢發帖、跟帖。我除了對鴿派業主中的活躍份子 ,跟帖奉承,還常用「愛我家園、不許玷污我們的家園、房子升值了」等等神話堵住鷹派業主,多說些廣大業主喜歡聽的話、順耳的話,引來一片附和聲,讓他們沾沾自喜。更直接的方式,是用我們樓盤的長處比其它樓盤的短處,發表其它樓盤利空消息(在其它樓盤論壇裡找,然後粘貼過來)。還有就是由公司做後盾,與報紙拉好關係,請記者吃飯,登載鴿派業主對本樓盤捧場、讚揚或炒熱本樓盤的稿子或圖片。這一招最有效,稿子一登,論壇上爭相傳頌,鷹派變軟了,消遙派不懷疑了,鴿派趾高氣揚了,從而引 導了論壇走向。我還經常以旁觀者的身份對本樓盤說幾句羨慕的話,以鄰近樓盤業主的身份說一些對本樓盤憧憬的話,必要時對一些業主擔心的不確定的「將來時態」問題加以粉飾,轉移視線,甚至憑空捏造出前景會如何如何美好的願景和猜測,加強對普通業主洗腦,形成主導論壇的最強音,讓鴿派佔上風取勝,促使鴿派處於強勢活躍狀態,促使他們大量發帖,形成一邊倒的局面。必要時我也發幾條暗帖給個別業主,在關鍵時刻關鍵人物上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把活躍熱心的、有推波助瀾作用的鴿派推上版主寳座(副總說,有機會時,將來還要把他們安插到業主委員會去,這對我們的售後服務減少麻煩非常重要)。當然,對關鍵業主,公司總部還有其它招法,這叫好鋼用在刀刃上,這些就不在我許可權範圍之內了,我也說不清楚了。

  對於鷹派人物,主要是調動鴿派對其激烈言詞帖子狂轟濫炸,抓住其中不文明的、出口傷人的隻言片語大做文章,吹毛求疵,否定鷹派發帖主題,打擊他們的氣焰,弄得他們沒有脾氣。而我則只要偶爾發幾句或陰陽怪氣、或閑言碎語、或嗤之以鼻的跟帖就可以了。這樣做的好處是自己不會太露骨,一般不赤膊上陣,以免暴露身份。根據需要,我時而滅火,時而添柴,時而火上澆油,時而給某人發送一句悄悄話……直到鷹派人物在論壇裡不受歡迎,只好沉默寡言,潛水或當閃客為止。最後達到引導業主們目標向外,例如讓他們去找政府、找公交、找房產局等,引導他們以己之長比人之短,引導他們在小事情上糾纏,專注周邊環境、周邊樓盤發生的事情、消耗他們的能量。我工作的最高境界是要做到「不戰以屈人之兵」,不干擾我們的整體規劃、不影響工程、不增加投資、有利於房價上漲、有利於樓盤擴大影響、提高聲譽。

  對於幾個大網站的論壇,我沒有平均使用氣力,只是重點抓住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把這個網站輿論走向的主旋律引導和公司的最高利益一致,然後再把人氣燒旺,把論壇方向搞定。之後,我再到其它網站發帖,號召那裡的業主到這裡看熱鬧(聽讚揚kfs的聲音),把他們中的多數都吸引到這邊來,這樣,在其它論壇上多疑問、多非議的業主跑到這裡「見了世面」之後,他的問題也就 「迎刃而解」了。

為了工作方便,我有一個註冊名和若干個馬甲名,不同身份交替使用,在論壇上或插話、或評議、或讚賞、或抨擊、或調侃、或號召、或建議。因此,雖然論壇裡經常有幾個「我」的帖子,但是業主們卻不識廬山真面目,有時候真的有一種「業主幫kfs數錢」的感覺。 根據部長指示,我一般每隔一週時間在辦公會上匯報一次論壇動向(公司辦公會:一般討論工程進度、政府銀行房產局信息、行業動向、土地招投標、材料採購、資金成本控制、樓盤營銷策略、規劃項目事項,以上項目我都無權參加),遇到重大突發事項我甚至可隨時直接向副總匯報。一次我從論壇上瞭解到,業主們準備在一個月後的房產會上聯合對kfs發難,我及時匯報副總,副總在外地出差提前趕回家和我們一起商量對策。副總有時候也親自登錄論壇瀏覽,偶爾也在上面灌點水。對於那些準備買房仍游移不定的群體,論壇的作用也不可小視。舉個例子,很多人買房子都要看多個樓盤,反覆比較權衡比較而難於決斷,在准購房人還在猶豫時候,售樓小姐經常丟給你一句話,你可以去看看我們的業主論壇!往往這一看就成了你決策買定了我公司房子壓倒你理性思維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樓盤論壇上忽悠了十多個月,見識不少。最大的感受是kfs太強大了,有時地方部門都畏它三分。有時測量房子面積的人也得按照kfs的意志行事,給你吃了喝了玩了拿了,剩下的就是把房子面積多測出一二個百分點了。從建房到賣房、賣房到交房有兩次面積實測,兩次面積加碼。國家允許銷售期房的政策真是對kfs太有利了。因為是期房,我們的廣告、圖片、售樓小姐都可以誇大其詞,只要不寫進售房合同就可以不負責任。對於我們的宣傳,買房人在買房子時候的心態是寧可信其有,不願信其無。魯迅先生講過這樣一個故事:假如有家人家生了個嬰兒,有人說,這個孩子以後可以考中狀元。其實狀元三年全國才能產生一個。所以中狀元的概率是非常小的,基本可以認為這是在欺騙。可是這家人肯定很高興。但是如果另一個人說:這個小孩是要死的。這肯定是真話。文天祥不是說了嘛:人生自古誰無死。但是雖然是真話,這家人聽了肯定不高興。魯迅的這些話說明瞭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雖是假話,但卻好聽,於是受到歡迎,雖是真話,卻不好聽,於是被人討厭。樓盤論壇上業主們很盛行這種思維。在在買房也一樣時,業主們明知道沒寫入合同的許願是沒有法律效率的,但是還是要自我安慰地相信我們的說法,買我們的樓盤。如果有一天,國家政策要求kfs改成現房銷售,那情形就完全不一樣了:周圍環境、綠化、房子質量一目瞭然,現在吹的、唱的、畫的那些既好看又好聽的都不見了,沒有憧憬,沒有懸念,業主哪來的購房慾望?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我好像經歷了一段長長的灰暗的時間隧道。靜下心來認真想一想,心中倍感沮喪。雖然部長表揚我眼線做得挺到位,看似風光的在論壇上呼風喚雨,實則自己是做了一件害人又害己的事情,甚至有當社會騙子角色的感覺。論壇裡不時有人問「某某是不是房托啊?」「要當心居心叵測的人挑撥業主們之間的關係!」有時候雖不是指我,但也令我發怵。當同學或熟人問起我的工作,我一般都是敷衍搪塞。一次同學聚會,他們談工作感受,我卻不願細說,只撒謊說是做計算機報表之類。我感覺自己突然成了一個出口說假話、上網搞欺騙的惡人!長時間以來,我羞於見到熟人,情緒緊張,精神鬱悶。
  
如今,我終於離開了南方那個為了謀生而使自己心靈猥瑣的地方。我徹底地解脫了,不管今後的人生道路如何不平坦,我的內心釋然了,輕鬆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相信國家頒發的一系列房產新政會逐步發揮巨大威力。但我明白,按我現在的工資水平3半月的工資才能買上一個平方米!我可能一輩子也買不起房子,按照現在的房價,我26年的工資不吃不喝才可以買一套90平米的房子。我終於頓悟出了一個淺顯的道理,kfs 多是貪婪的經濟動物,以利益最大化為最高目標,他們以弄虛作假為家常便飯,大量攫取社會財富同事也不放過社會弱勢群體的血汗,我跟他們不是一路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