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結婚一場真實的謊言


何於珍(假名)在日本丈夫的陪同下來到日本入國管理局「出頭」,辦理黑轉白的手續。在等待室的時候,她輕輕地把手放在日本丈夫的膝蓋上。她知道,這是能讓入國管理局官員相信他們倆的婚姻真實的一個小細節。這一切,都由朋友預先教好,為了萬無一失地取得日本定住資格。
日本丈夫叫大澤。是一個中年的出租司機,兩人在陪酒酒吧相識,相識不久,他們便談好了價格和條件,並辦理了結婚手續。

目前,入管局對國際結婚簽證「黑轉白」的手續查辦得越來越嚴。為了杜絕假結婚騙取定住簽證,入管局可謂是絞盡腦汁:前幾年還僅僅是入管局官員深夜電話或突然家訪,查看夫妻兩人是否同居,而近兩年又開始編出一套生活問題進行夫妻分別面試……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針對入管局的嚴查嚴堵,企圖經過婚姻久居日本的華人又想出了同居一屋──假結婚卻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方法,以求矇混過關,取得合法在留資格。

由於不少華人女性在假結婚的同時,本身就有情人或正式的丈夫,所以近幾年來,三人(兩男一女)同居的現象越來越多,漸漸成為騙取結婚定住簽證的安全方程式。然而,這終究不是一種正常的生活方式,它承載了太多非人性的東西,也承載了太多的眼淚和無奈。

假丈夫的幸福感

大澤帶著何於珍去入管局領取一年的特殊在留資格。他明白,這是違法的,自己只是何於珍定居日本的一個棋子,但他心甘情願。也許是緣分吧,從一開始他就對何於珍充滿了同情。

一直獨身的大澤和何於珍相識在東新宿的一個陪酒酒吧,何於珍是那裡的陪酒女。不知道為什麼,大澤看到何於珍的第一眼就喜歡她。和這種女人在一起,大澤有說不清楚的輕鬆感。他接二連三地來到這家酒吧,還請何於珍出去吃過一頓便飯。

一天晚上的事情,給大澤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那天,大澤剛坐下不久,鄰近的一個酒吧的小姐便衝了進來,用帶著上海口音地日語叫著「條子來了!我們酒吧剛剛被查,你們動作快一點……」酒吧媽媽桑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她衝到何於珍面前抓起她的胳膊,把她從沙發椅上拎了出去:「珍子,還不快走!」何於珍面色蒼白,腳步零亂地逃到化妝室。後來一個陪酒小姐告訴大澤,何於珍從化妝室的後門溜走了。

大澤這才知道,何於珍黑戶口的身份,在日本沒有合法的身份。要是萬一被入管局查出來,就只剩下遣送回國的一條路了。

大澤突然覺得何於珍很可憐,一個中國人在日本求生活就不容易,何況連一個正式的身份都沒有。他不知道失去工作的何於珍怎麼生活下去,又擔心她會真的被入管局抓起來,於是他撥響了何於珍留給他的手機電話。

兩天後,兩人在池袋的伯爵咖啡室見面了。何於珍第一句話就是:「大澤先生,我需要你的幫助。」接著何於珍和盤托出,講了她的計畫:「大澤先生,我知道你是單身,所以只有你可以幫我。你能不能和我結婚?」

大澤怔在那裡,半天緩不過神來。

「當然不是真的結婚,是假結婚。不瞞你說,我有未婚夫,他和我同是黑龍江人。我們只是想在日本生活下去,你不知道我們的家鄉有多窮,一家人一年四季吃的都是土豆和白菜。」何於珍說著眼睛就紅潤起來了。

大澤看著這樣的何於珍,感覺她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善良的女人。他想:至少她沒有因為自己的居留資格拋棄自己的情人。這一點還是可敬的。

於是,他們談起了條件,何於珍說每次簽證給他250萬日幣,直到她領到日本國籍。同時,她和男友會借一套房子,讓大澤一起住:「房租你不用擔心。但水電費,我們一人一半。這樣,你就可以在這幾年裡儲夠錢,再娶一個像樣的媳婦。」

「為什麼要住在一起?」大澤提出疑問。「你不知道,現在都是這樣的,入管局查得很緊。」何於珍回答得很乾脆,「必須這樣,我和男友都不想冒險。」

於是二男一女的新婚生活就這樣開始了。大澤住樓下的小臥室,而何於珍們住樓上。

何於珍的男朋友韓雲是一個勤勤懇懇的人,每天要打二份工,天天都下午出門,第二天早上才回家。三人從來沒有吵過架,大澤是一個沉默寡言的男人,不善表達,而何於珍和韓雲比較開朗,經常用很不流利的日語開大澤的玩笑……自從住在一起後,大澤感覺自己的生活快樂了很多,至少偶爾想喝酒的時候,在家裡會有兩個人陪著他。


何於珍經常教大澤如何應付管局。經驗多得讓大澤咋舌。當然,大澤也學得很努力,因為三個人已經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入管局晚間來了查尋電話,大澤就會應付自如地說:「歡迎瀏覽ddhw.com你一定會喜歡你等一下,她現在正在洗澡間。」然後,跑到樓上把何於珍叫下來;他親切地和周圍鄰居稱何於珍是自己的老婆,說韓雲是自己在工作單位的同事,以防日後入管局暗中的「群眾調查」……

儘管大澤非常明白萬一入管局知曉真相後,自己會面臨怎麼樣的人生,但是他還是願意這樣做。從某種角度上,大澤已經把這兩個中國人當作了自己人──朋友或者是兄妹。他很想讓這兩個人安定地在日本住下,在他心裏有一個很強烈的念頭:「他們不是壞人,他們都不容易。」

這是一種邪惡和善良交織的生活。不管如何,大澤還要和何於珍及韓雲愉快地生活四年。

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因為這樣對三個人都有好處,盤算一下,他銀行存摺光今年一年已經多了近400萬日幣,這是一個普通出租司機做不到的事情。

陌生女人的來信

記者曾經收到過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在信裡,她哭訴自己如何受到鄰居老太的欺侮:「……她經常會打開我們家的垃圾翻來翻去地檢查……我進進出出,她一直用很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有一次我看到她在走廊裡和另一些女人議論我,神情怪怪的,真讓人受不了。……這種日子真不能過下去了,她明顯是歧視我們中國女人……」

為了這封陌生女人的來信,記者走訪了神奈川縣的一幢縣營住宅。信裡那位陌生女人所說的鄰居老太在她乾淨的客廳裡接待了我。

桌上是日本線茶和日式煎餅。老太給記者的印象並不刻薄,相反很溫和,她穿著和服,頭上挽了一個很簡單的髻,一看就是很老式的日本婦女。

老太說出了她的疑惑。她說,隔壁什麼時候結婚的,她不知道,因為隔壁沒有按照日本人的習慣辦喜宴,向左右鄰舍發喜餅:「這一點,我再古板也是可以理解的,現代人都不興這一套了。」

直到隔壁伊籐家門牌上又並列地寫上了一個「余」字,老太才知道那個伊籐老頭又結婚了。這個「余」姓中國女人蠻漂亮的,人高高的,清晨丟垃圾時會笑著和鄰居打招呼,看上去蠻懂事的。鄰居們都說,那個拿政府生活救濟的伊籐老頭真是福氣,娶了一個漂亮的中國老婆。


但是結婚沒有多久,怪事就發生了。伊籐家就又多了一個人─一個很英俊的小夥子:「一開始,我還沒有注意,以為是伊籐家的朋友,但是後來進出頻了,才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有一次,我居然看到那個中國女人挽著小夥子的手出外,頓時就覺得犯了糊塗,我們都是過來人了,這種親熱地挽手方式一看就能瞭解兩個人的關係。更令我不解的是,夜裡很晚那個小夥子都在伊籐的家裡。我的臥室緊靠著隔壁的浴室,深更半夜經常聽到隔壁浴室傳出來男女嬉笑聲,用的是中文。那個伊籐老頭是不會講中文的,而且也不是他的聲音。」

有一次,老太曾婉轉地向伊籐老頭提出,希望他們家晚上安靜一些。而伊籐老頭木木地道歉:「昨晚,老婆來朋友了。太晚吵了你,真不好意思!以後一定注意!」

朋友?接待朋友怎麼會在浴室?鄰居老太無論如何都想不通。最後,她只能暗自得出答案:那個伊籐老頭太好欺侮了。那個中國女人也太放肆太壞了,把日本丈夫當傻瓜,婚外戀搞到家裡來了,這太讓憤慨了。老太憤憤地講出了自己的結論。但記者卻雪亮一片:這又是一戶「假結婚」的人家。

記者離開神奈川那一幢縣營住宅的時候,心裏很是疑惑:難道日本真是天堂?讓中國女人冒著風險扯謊?留在日本,她們是不是真的幸福?非人性的三個人的世界中真的不會起一點點風浪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