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東的不堪往事

2006-11-02 01:12 作者: 陳勁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富豪霍英東病逝北京,由中共出面,隆重安排喪事,靈柩覆蓋紅旗,備極哀榮。霍英東的人生就此畫上句號,然而,他身後留下的爭議,卻並未平息。
按中共的評語,霍英東是「愛國商人」。然而,在中共的字典裡,「愛國」,就是「愛黨」的意思,與真正意義上的「愛國」,大致無關。通常,那些真心愛國而不愛黨的人士,不但不會被中共承認為「愛國」,反而被誣為「叛國」,如民主流亡人士。反之,那些未必愛國卻一味討好中共的人士,倒被中共慷慨貼上「愛國」標籤,如在黑白兩道行走自如的港臺奸商與浪客。畢竟,「愛黨」二字太難聽,彼此都愛面子,就常以「愛國」二字,偷梁換柱。

霍英東撒手塵寰,留下萬貫家產。霍某生前,位居香港十大富豪之列,但其發跡史,卻並不光彩。香港人都知道,霍英東淘得的第一桶金,竟然是利用朝鮮戰爭,發下的戰爭財,或者說,國難財。走私軍火,是霍英東致富的由來。對此不堪往事,霍某一直三緘其口,諱莫如深。被人逼得緊時,最多說一句「唔好再提」。

但到了2003 年,癌症復發而自覺到了「蓋棺定論」之時的霍英東,在其八十壽宴上,忽然開口為自己辯護,說「從來沒有運過軍火,只是鐵皮、橡膠、輪胎、西藥、棉花、紗布之類。」僅承認「沒有報關」。但又辯解說香港是「自由港」。然而,誰不知道,「自由港」的意思是免關稅,並不意味著可以不報關;而「沒有報關」,不過是 「走私」的代名詞。

在這裡,霍某承認了「走私」,只是不承認「走私軍火」。並稱當時他並不懂得什麼「抗美援朝」或「愛國」,只是一心要打破禁運。這種說法,已經與中共對他的抬舉相矛盾,中共稱讚霍某「支援了抗美援朝」。在「紀念抗美援朝五十週年」的大會上,霍某是被中共請上人民大會堂主席臺的唯一港人。

中共的抬舉,證明霍某與中共的關係非同一般,並非始於八十年代,而是更早。或許又是一名「沒有履行入黨手續的」中共地下黨員。在香港,人人都知道,霍英東從來就是「左派」,即便在全港反共的年代裡,霍某也未曾反共。八十年代之後,霍英東大舉投資內地,公開亮出了其「紅色資本家」 的本色。

香港回歸,中共推行「商人治港」,著意拉攏和依靠財大氣粗的香港富豪。被封「政協副主席」的霍英東,位居花瓶人物之首,為中共改善形象、對外統戰、引進外資,立下莫大功勞。

所謂「政協副主席」或「政協委員」,就是中共給予那些並非中共黨員、但卻願意為中共抬轎子、吹喇叭的黨外人士的榮譽頭銜。與其說是榮譽,不如說是獎賞。花瓶配痞子,痞子換裝,花瓶得利,雙方各取所需。

說起來,富貴極天的霍英東,最應該感恩的,當是英國殖民政府。霍某身居香港,不僅自在一生,而且發達一生。如果一早就現身中共陣營,以其對財富的偏愛和執著,如果不是被迫害致死,至少也落得個九死一生。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八十年代以後,「進軍內地」的霍英東,雖然在中國享盡榮寵,竟也未能逃過中共貪官的欺侮和盤剝。霍英東是廣東番禺人,為此大量投資番禺南沙,自稱「南沙是我的一個夢想」。然而,正是在南沙,霍某竟屢遭中共地頭蛇官員梁柏楠等人威逼勒索,前後被敲詐30多億。霍某對此有苦難言,哀嘆「一個公章就可以令你破產」、「法律有什麼用!」

霍英東親共投共,但對共產黨並不信任。據訪問過他的人記載,臨終前的這幾年,他常常會突兀地問人: 「你在大陸有沒有檔案?」「大陸方面是否亦有我的檔案?」而後心神不定,神情黯淡。從霍某神經質的問話中,可以推斷,霍某的不堪往事,大概還遠非「走私軍火」四字所能總結,究竟還藏有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恐怕只有他本人自知,或者,只有中共高層深知。此時此刻,也沒有人知道,富甲天下卻受人擺佈的霍英東,其內心深處,是充滿空虛,還是暗生悔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