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警醒的領悟

2006-11-10 23:13 作者: 楊銀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你用嚴肅的眼光審視自我,你已發現被太多莫名其妙的東西耗盡了自身的資源,整個人失去了生命的方向感。你再一次走到了末路,本以為可以釋放任何純粹源於自己生命的寳貴精髓,可你此刻竟表現得如此無能。你已枯謝,倘若不關注外界,你的內心將是難以想像的空洞,心無一物,毫無思想,這對於一個富於創造力的你來說,這簡直等於一場死亡。請真正地反思這尷尬、無奈的一刻,雖然它很可能會非常短暫,但請你專注這個問題,這證明你還沒有找到一個可以延續你一生的命題。你的眼睛只能存在於外界,而對於自我內心的解放,卻是無法做到的。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過去有,今天有,今後還會有。如果你找不到這種問題的根本所在,你將一次又一次地面臨死亡。

你的思維是反射式的,當一點陽光灑向你,或者當一把刀逼近你,你才可能被刺激出一些能量來。這樣一個人,如果不能學會在對現實的體悟之外找到自己的真實存在,你將徹底迷失方向,什麼價值也產生不出來。你要把你的視野放大,卻不能因此拋棄了你自己。你還沒有學會真正地主宰自己。對於一個獨立的人來說,如果不能實現自由,你將變得一無所值。這是我對你的忠告,別在擔當責任的時候忘記了自己的使命,這使命不但力求你有著悲憫的意識和行動,也力求你對自己有著刨根問底的探索。獨立,絕非一種姿態而已,更非僅僅針對外界而言,真誠的獨立是把自己融化到生命之血裡,讓自己從精神世界裡活躍起來,讓自己盡快立體起來。那時的你,將不再總是保持著緊張的神經,而是坦蕩從容,一股成熟的氣息從你的五臟六腑即時傳來。

你比你所想像的自我還要複雜,如果你無法讓你盡快聚攏自我的價值體系,你將被許多功利包裹,直到看不清楚自己的真面目,你將仍舊活在虛假之中,這不真實的一切將束縛著你,甚至在根本上裂斷你的心與口、言與行。迷信自己的巨大可能,與迷信自己的一無是處一樣可笑。長此以往,你甚至會喪失本真的一切,反而學會用世俗的規則來套牢一切、規劃一切,這樣一個你必是失敗的,你很難在喪失自我的情形下,對什麼東西做出準確的判斷來。這世界的深度是業已存在的,如同人的潛能那樣,你永遠也深入不到那樣的程度,即使有一天你以為你已經做到了,可事實上你仍舊深入不夠,全被那些表象所遮掩,找不到事物的本質。人的本能或者職業本能只能讓你越陷越深,完全看不到真相,也就無從尋求真理。

你要把思維放平和些。思維的平和,是教你儘可能多地從多個側面來觀察動態變化的事情。要多學習一些方法,儘可能多地蒐集一些信息,然後用方法把這些信息處理下來。能夠處理的就儘可能地多處理一些,不能夠處理的就留下一些問題下來,千萬不要再遺漏什麼了,千萬不要這樣幹,那是一些嚴肅的事情。你如果總是重複著擦肩而過,以為自己已經盡力了,其實仍是半途而廢,甚至仍是淺嘗輒止,你可能除了收穫到事情的過程之外,其餘的都是情緒化的感受,還找不到什麼真正透過表象去觀察事物內在的努力。我不管別人是怎麼做的,不管他們犯了多大的錯或罪,總之我要對你這樣嚴格,你不能總是像在從事一份職業那樣,把份內之事做了就完事了。我再重複一遍,你是有使命的人,不要忘記自己的使命,這種使命要求你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汗水,而且不計時間、精力和由此帶來的自我疼痛,甚至自我傷害。

你要審問你自己:難道真的足夠了嗎?難道這個問題真的解決了嗎?難道就不能更深入一些了嗎?你的思維的惰性,你的不可救藥的疲憊感,把你整個人都放重了。你太沉了,沉得放不開自己的手腳。我告訴你,在我面前,你沒有任何滄桑感可言,經驗或者閱歷有時就像是一層包裹在糖外面的糖衣,什麼味道也沒有。你要放開自己的手腳,儘可能地把這一刻之前的所謂成就啊、功績啊、名聲啊、顧慮啊,全部都拋棄掉。這些東西是拿給那給驕傲自滿、狂妄自大的人用的,對你沒有任何作用。這裡面的學問之深是你所無法想像的,你還有太多太多的疑問沒有解決掉。然而,你卻以為你可以憑藉自己的一點點小小的儲存資源來奉獻了,這真是十足的幼稚。今後你還要面對許多經過別人深思熟慮安排的一切,你不要上當,千萬不要上當,要讓自己主動起來,比以前更勤奮一些。說白了,這命簡直不是你一個人的了,你活著就是要奉獻你自己的一切,把自己都給這個世界吧,這是一條找到自我價值的一條道路,也是完善世界的好路徑。

千萬別對想像中自己形成強大的依賴感,你還沒有到達那一步。就算有一天你已完全功成名就了,比這世上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擁有得更多,但我告訴你,你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萬丈深淵。你要謙卑下來,放眼望向那些你也許一輩子都要不願去觀望的地方。只有在你的未知處,你才能發現你的所知有限。當一個環境要求你必須放棄掉自己以前的所有東西,你也必須拿起你的方法來,把那些不熟悉的東西全部熟悉起來。我所能看到的你之危險之處是相當多的,玩物喪志者很可能就有你一個。別放任自流,別讓自己也跟許多人一樣放任著自己寳貴的時間狂奔而去,別總是把精力投入到事物的表象上去。你當然沒有忘記常識,可也僅僅是常識啊,我的要求是解決問題!你能做到了嗎?你敢走這一條道路嗎?我膽怯你的狂妄,又憎恨你的惰性,你太不能把握自我,總是把自己耗盡了才想到要痛哭一場,這真是一個如此可憐的你。你身上有著太多不乾淨的地方,你要經常沖洗沖洗。

我是知道很多人對你很滿意的,我卻極不滿意。在我面前,你太脆弱了,羽翼未豐,乳臭未乾,連真正的辦法也沒有找到。今後怎麼辦?我要說的,第一就是珍惜你的時間,在最短的時間裏,在內心深處形成一個完全屬於你自己的世界,把更多的方法拿起來,成為你自己的方法;第二就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把能夠見識到的東西都珍藏起來,給自己形成一個資源庫吧;第三就是多走動走動,不要讓小小的理想征服掉你的夢,要用手用腳來解決問題,不要讓這麼小的地方把你永遠停留起來、停止起來、固守起來,更不要原地轉圈。你是在民間的,不是在體制,其實也無所謂什麼體制不體制的,那些思維對你沒有什麼好處,關鍵在於解決問題,什麼途徑有效就用什麼途徑。有許多人跟你一樣,也有許多人跟你不同,這當中的異同,實在很難講,你不必首先把自己排斥在所有人之外,除非全世界首先拒絕了你。

你常常焦慮著怎樣去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把自己的意識展現於人民面前,由歷史去評說功過。可我告訴你,請細心關注一點點小小的事情,也與什麼驚天動地無異。你有必要去看看電影《阿甘正傳》,或者去瞭解更多平凡人的生活:他們吃的每口飯的來歷,他們找的每把柴的來源,他們開的一個小店的各種繁雜應酬,他們失業後走的不同道路……。再問問你自己:如果是我,我會怎麼辦?多問幾個「怎麼辦」,少說幾個「是怎樣」,這樣才能使你與他們站在一起。事業無所謂大小,只有關注與不關注、堅持與不堅持、細緻與不細緻、正確與不正確、合法與不合法的差別,多體會體會,多游動游動,別用一種旁觀者的眼光,別用居高臨下的姿態,要你自己來親自動手。不要認為燒火煮飯、掃地拖地、洗衣晒衣這些事情有多麼渺小,倘若你不懂得換位思考、換位體驗,那麼你就無法真切地體會人民的真實情緒。

至於你的表達,我更想多說一些。你的音色不夠硬朗,速度感還不夠直接,肢體語言還不夠得體,太過隨意,還需要訓練。至於文字,我勸你多用一些直接了當、乾淨利落的文字,少摻雜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你們這一代的人,我看過一些據說很不錯的寫手,一說起來都是鼎鼎大名,可是除了文字的漂亮和新鮮之外,在思想方面卻實在很難恭維。全篇流於一種氣氛,刻意追求一種節奏,把一些瑣碎的事情或感覺串接起來,適用於電臺播放或者靜心賞美,卻很難找到一種脊樑意義的勇於擔當,不敢言,無盡心民眾的努力,盡停留於五光十色的感覺上去了,彷彿有些個性,很脆弱、很敏感、很細膩,偏偏沒有直率和勇毅。其實,文字的怪異、新鮮是並不難的事情,我可以把一篇時事評論寫得跟詩一般,也可以把一封信寫得跟電影劇本一樣,可是我想問:你自己究竟想要表達什麼呢?我要知道的就是這個「表達什麼」的內容。很多東西,看上去很美,可是一旦把這些看上去很美的東西拋掉,其實是剩餘不了什麼東西的。真的,從事文學創作與從事獨立寫作不是一碼事。

我很能理解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真情實感,但這些情感作為每個單獨的人來說,只是一條曲線上的某一點或某一段,讓時間流逝得更久遠一些,對這些情感的認識就完全不是一個狀態了。但我畢竟還是欣賞真實的,我討厭那種幼稚的完美或者刻意的病態。有時候你完全可以站在一個刑警的角度,或者站在一個教授的角度,來看待滿篇美文背後的真實問題。比如說,一群孤獨寒冷的人彼此擁抱在一起,大家一起感受久違的或者虛無的愛,並以之為生命,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就將發生危機,乃至於命案。你說這是什麼問題?比如說一個智慧超群的律師卻要去殺人,最後甚至屢屢為被冤枉的犯罪嫌疑人辯護。你說這是什麼問題?長期停留於娛樂音樂或者美麗文字,總能讓你把問題丟掉。你只看得見一種脆弱悲傷的美麗,只看得見那些讓人感慨萬千的兒女情長或者世事無常,卻唯獨看不到問題所在。你就像迷路的羔羊一樣,其實連方向感都喪失了,卻以為這就是自由與個性,豈不是悲哀的事?

未來的道路很長很長,如果你沒有這種覺醒,那麼你就會像吸毒者戒不掉海洛因一樣,戒不了太多的依賴。一旦你丟失了這些依賴,你就將一無是處。這種危機感對你是很有作用的,它讓你能夠深入地鑽進自己的心裏,真正把自己的一切晾晒在陽光下,把那些發霉的、有病的東西統統都晒死,使你自己健康起來,整個人從精神高度的意義上挺拔起來。在這個國家裡,幾乎任何人都中了毒,我也不例外。那種巨大的歷史狂流,那種鋪天蓋地的運動襲擊,那種每個人在內心深處隱藏起來的罪惡感和盲然,把許多事情都推向了危險的邊緣。你如果不能把自己從危險邊緣拉回來,那麼過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感到全身無力,整個人丟失了靈魂,越來越像一個植物人,沒有感覺,沒有方向,不知道該幹什麼,甚至不知道幹過什麼。

別誤會,我不是蘇格拉底,我沒有他那麼堅持,也沒有他那麼偉大。但我希望有一天當審判來臨時,我能用我的離去,為你找到一種警醒的領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