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今》與「中國怎麼啦」

2006-11-28 15:29 作者: 楊銀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長達70集的韓劇《大長今》經久未衰,反而每次重播必定擁有相當數量的觀眾,這絕非偶然。那些緊隨其後的來自香港的撇足的宮廷戲、菜餚戲,儘管是那樣的刻意、淺薄、泡沫,如同紅了眼、昏了君的人那樣搞得不倫不類,除了乾笑幾聲之外,實在比趙本山欺騙中國東北人民的小品好不到哪裡去,但終究還是有人喜歡看。這也不是偶然現象。

《大長今》是我碟片中的珍藏之一,我感動於宮女時期與醫女時期的長今,更感動於逃亡時期的長今。她一次又一次地秉承著自己的良知和平常態度,在複雜骯髒、危機四伏、風雲變幻的時代,做到了作為一個人、一個櫥藝者、一個藝術者的堅持、技能、品行和德望。最重要的是,她對待仇恨的態度竟是如此深刻、如此大氣。貫穿此劇的感人肺腑細節,不勝枚舉,從母親離世、進宮學習、虛心研究、個人感情、待人細節、水平實力,再到曲折離奇的種種人生經歷中的冷靜、求真、求正,這個徐長今實在感動了太多人——尤其包括中國人。

我查閱過許多關於此劇的資料,包括導演介紹的許多背景在內。我很震撼於韓國有此實力,能夠拍出如此具有文化深度的大戲。稍作對比,看看國內,那些皇帝戲、臣將戲、宮廷戲,除開故事本身而看內涵價值,最終仍落在「忠君」和「兒女情長」上。許許多多的場景,無不是譁眾取寵的故意安排,或者專制威權的公然強硬。香港的商業化古代戲,也是問題重重,在感情戲上用盡其力,反而沒有了時代本身的寫實功能,而只注重於愛來愛去的酸甜苦辣。

不客氣地說,這類「中國式」的電視劇除了故事情節之外,再無別的什麼張力,一旦抽去情節,就剩不了什麼收穫。而且,從勵志的角度講,香港、大陸的古代戲令人厭世、悲觀、懼權或者崇權,而《大長今》則令人入世、樂觀,並對權力保留著一種不屈服或不輕易順從的精神。從角色對話的氣魄來看,這一點更是明顯,《大長今》當中的許多爭鬥,完全暴露在相當的道德高度上,即使是那些中國所說的「罪該萬死」者,也能頗有氣節地力爭,包括對最高權力者皇帝的說服和抵制。

抽開長今的情感線索、求學之路、行善之途,同樣能看到相當多的文化傳統。這種文化傳統,不僅僅是文字、典故、菜餚、醫術、種植或者其它,而是最內在的心靈深處的那種深邃或者純真。我是有此感覺的,在我看來,長今已經一步步地從一個聰慧、善良、刻苦的小女孩,成長為一個非常有魅力、有技能、有勇氣的女人,最後更成為一個有著普世關懷的大善者和開闢者,不但令人喜愛和憐惜,更令人尊敬和欽佩。

她已經不再屬於她一個人,而是奉獻自我,以幾乎沒有雜質的心靈來通透地看待那個亂哄哄的時代。在那個時代裡,她保持著自我的獨立,保持著職業操守,她真誠、大度、謙虛得令人高山仰止。許多最基本的道德,反而成為那個時代最可貴的風度與精神,諸如誠意,諸如堅持,甚至包括愛情,也並不庸俗地刻畫得那樣沁人心脾。飾演長今的李英愛,從演員的角度講,猶如一張白紙,可以加上任何色彩來打破自己的過往形象,選擇她當主角,乃是導演的眼光。我看過李英愛的多部影片,也是每部戲都有「另外一個自己」——我相當推崇這位演員。

《大長今》讓太多的跟風者、投機者再也無法達到其高度,許多廣告、拍攝、製作、播出,讓人消失了對道德的重新尊重,反而只看到一種低劣的效仿,連跟李英愛在「農夫山茶」廣告裡的幾句簡簡單單的廣告語都相差甚遠。在我們的影視業裡,已找不到《大長今》這類的文化大餐。難道中國真是從來不具備這種文化的實力嗎?這只能證明:我們已經遠離了自己的傳統,那些曾經最為重要的文化資源已經無限地邊緣化,等待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一個「人與制度」的雙重問題的中國,居然反映不出《大長今》中輻射的「明朝文明」!看看最近央視播出的電視劇《朱元章》,那可是明朝的開國之君啊,但是從頭到晚我簡直是「睡著了看」似的,越看越疲倦。究其原因有三:第一,節奏拖沓,沒有緊湊感,馴化味濃;第二,情節逃不出乏味的權力之爭,而且角色僵化,給主角安排的時間太長;第三,沒有遺留下一些靜水流深的精神感召。這部戲,跟《康熙王朝》相比也是相差甚遠,就連主角陳寳國飾演的另一部電視劇《公安局長》比之都要算是上乘之作。

最重要者,其實還不是追問「中國的影視劇怎麼啦」,而是追問「中國怎麼啦」。在我們的歷史上,難道就真的沒有一個人做到長今那樣的程度?難道所有的歷史都是由一批皇帝臣將所開闢?為什麼要給那些權力者那樣大的空間來展現?在一個權力至上的歷史潮流中,作為佔絕對數量的平民,難道就沒有其歷史影響?不!翻開歷史,我們看到的雖然仍多是權力者的遊戲,但也看到了一點平民歷史。然而,他們差不多都犧牲了,要麼隱居,要麼被陷害,要麼被鎮壓,要麼被殺後還被要求五分錢的子彈費。

我們看得見的文化,是外儒內法的文化,是一部分人的權力文化和暴力文化,到最後甚至連「文化」也談不上,完全不跟你講什麼文化。文化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做人做事的境界,就是人從自然、人從外族吸收進來內化自我的理念。我們的歷史,是血跡斑斑的歷史,是不允許有個體覺醒的歷史,是恐懼人民力量或者利用人民力量而不是人民自覺自發力量的歷史。在這樣的歷史長河中,個體的力量實在太渺小了!五千年的黑暗,五千年的夢,最後黑暗仍然是黑暗,夢仍然只是夢!

《大長今》中的一切,曾經是為我們所熟悉的,但如今也讓人熟悉不起來,那是因為我們丟失了自己,如同一個人失去靈魂那樣,如同行屍走肉,快沒有了感覺、感情、精神和信仰。曾經有個智慧的女孩對我說:這地球只有那麼多的靈氣,但人越來越多,所以每個人獲得的靈氣也就越來越少了,有太多的人已經失去了自我,只不過是些「活死人」罷了。我沒聽明白「靈氣」是什麼,也許是智慧,那意味著有太多人愚昧;也許是思想,那意味著有太多人麻木;也許是精神,那意味著有太多人死氣沉沉;也許是信仰,那意味著有太多人短視。

但我想,「靈氣」也許從來都不會因為人口數量的增減而產生反比關係。最重要的是:無論在什麼時代裡,人能夠多大程度上自我覺醒,並展現幾許自我人性的光輝?難道我們真的做不到嗎?難道我們沒有這樣的資格嗎?不!我們的醫生可以像長今那樣,只要他們有這種道德、堅持、勇氣;我們的食品製造者可以像長今那樣,只要他們有這種道德、堅持、勇氣;我們當中的每個人都可以像長今那樣,只要我們有這種道德、堅持、勇氣。

網路中正流行著「長今語錄」,流行著劇中長今周圍的所有人對長今的評價,我感謝並慶幸能夠閱讀到這些語言的所有人。這些語言並不高瞻遠矚、氣勢恢弘,反而是那樣的簡單、那樣的平常、那樣的基本,但這些語言是有力量的,因為它能夠非常細膩地進入我們的精神世界。在這個精神世界裡,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恐懼,沒有那麼多的功利,沒有那麼多的造作,只有對自我信念的堅持以及完成這種信念的努力。

越簡單的道理,越能夠觸動人們,這就像某個工廠的工人把賣掉工廠的領導圍堵起來,不管你市委書記、市長派多少武力去震懾,也不比公安局長立即命令所有警察立即撤離的力量大。因為這當中有著最簡單的道理:他們已經孤苦無助,難道還要陷其於更糟糕的境地嗎?這種道理,比法律更有效,比潛規則更有效。今天的我們,已經屬於成人社會中的絕大部分,可是反觀我們,卻連許多兒童的道德級別都相差懸殊。這是倒退,一種可怕的倒退,已有太多寳貴的東西被斥為天真、幼稚、做夢,而我們自認為是術、勢、謀等重要因素的那些東西卻越來越遠離人道。統治者更甚,連三歲小孩都明白的東西,也連連粉碎之、摧毀之、顛倒之。

當我們沾沾自喜地說:「那些外國人,就是一個下三爛的騙子都能把他們搞得團團轉。」當我們不屑一顧地說:「那個長今,就是長得好看,可膽也忒大了,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能不搞你嗎?」當我們無限惋惜地說:「長今嫁給皇帝不好嗎?什麼都有了,不愁吃,不愁穿,不就是睡睡覺的事兒嗎?」……這就是我們今日看到的大眾品格中的一部分,把什麼都熟透了,以超級精明的奴才聰明和整人伎倆來詮釋這個世界,也以此來詮釋自己。

人們已經熟悉了「非人時代」的生活。人背叛人,人比人,人坑人,人斗人,人治人……,活了一輩子,連人要如何恢復為人都搞不清楚。一朝君子一朝臣啊,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會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我們中國什麼時候才能夠跳出這個循環?且讓我們獨立起來,且讓我們自由起來,且讓我們不再像往日或歷史那樣,馴服於「非人時代」的迷失人性的盲然。《大長今》的數次熱播,已經連續打破各國、各地區的歷史收視率,但願此劇的數次熱播能夠撼動人們心靈深處的盲然,並重視於人性的尋覓和復甦。(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