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右派子女給胡總書記的建議

2007-02-02 05:01 作者: 於仁

手機版 简体 2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共中央政治局並胡總書記:

今年是「反右鬥爭」五十週年。1967年的七月,成了中國知識份子第二個「七七事變」,也是所有被打成右派的人和他們的家屬永生難忘的日子。這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文字思想冤獄。按中央公布,劃右派的人數是55萬,但實際上超過一百二十萬。其中有不少人是58年「向黨交心」中被戴上右派帽子的。

對這場中國知識份子的浩劫,中共中央至今的結論仍然是:「反右鬥爭是必要的,只是擴大化了」。據我所知,現在只有兩個人還戴著右派帽子:已故的儲安平,和現居香港的林希翎(據說因毛主席欽定,無人敢糾正),其他人全都平反了。如果說中國的右派只有兩個人,卻要用錯劃一百多萬人的方法去「陪綁」,這樣的「擴大化」也太荒誕離奇了。有人說,做結論的是當年任中共中央反右鬥爭領導辦公室主任的鄧小平,而現在鄧先生已作古,該可還歷史以真相了。聯想到國共內戰時期,中共曾譴責國民黨鎮壓共產黨是「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人」;而中共執政後,卻來了個「寧肯錯整百萬,絕不放過一人」,這種製造冤案的魄力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了!

作為右派份子的子女,我當時尚年幼,一夜間變成了「階級敵人的狗崽子」,經歷了無數磨難。父親死於勞改農場,母親被迫下鄉當農民。加上在升學、招工中所受的種種歧視,使心靈深處的創傷難以平復,至今也沒有得到任何物質與精神的彌補和賠償。

現在,「國家賠償法」已制定。由中共以國家行為所製造的反右冤案,理應照此法作出物質與精神賠償。但遺憾的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對文革中幹部的冤案和反右冤案,卻採取兩種處理辦法:前者全部補發工資,後者只獲一紙「平反通知」。這叫人不得不認定:中共對黨內幹部和黨外人士有親疏之分,並不平等。

當時有種說法:因國家財政困難,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但現在國家有錢了,每年上萬億的財政收入,再以「困難」為藉口也太說不過去了。現在,由中共向錯劃的右派份子及其家屬全面認錯、實行國家賠償,應該是時候了。按當時的工資水準加上利息,估計人均約兩萬元,總數約兩百億人民幣。這僅為全國官員每年公款吃喝費用的五分之一還不到。

如果說官場費用和其它巨額開銷難以收斂節流,可以合理開源。

為合理實行此物質與精神賠償,我建議:

一. 一週七天全日開放毛主席紀念堂,門票為一百元,估計每年可收入七十億。若再發行紀念堂上市股票,兩年之內應可籌足「反右」賠款了。

二.成立「反右」的落實政策基金會。基金會主席可由毛主席的兒媳邵華將軍擔任,執行長由毛主席的曾孫毛新宇擔任。按照中國民法規定,可實行父債子還;但由於毛主席是以黨組織行為犯的錯誤,不能完全追究其個人責任,加上他的兒子因精神疾病應可免除法律責任。但作為其直系親屬的後人,理應為他的錯誤向國人盡點道歉之責。讓他們母子擔負其職很合適,而且毛新宇博士可以從此少講些什麼他爺爺消滅了150萬日本鬼子之類無人相信的神話,轉而多研究些他爺爺如何用「陽謀」 整倒了一百多萬知識份子的史實。如此,國人定將十分讚許,也不辜負了中央黨校給他的這頂黨史博士帽。不然的話,人們會以為毛博士的博士頭銜是靠爺爺的「陽謀」搞來的,豈不有損於毛主席的形象!

以上兩條建議若能被採納,則因反右受害者的親屬和友人及全國百姓當稱頌胡主席的「和諧社會」落到實處。因為:「左派份子」可以更盡興地瞻仰毛主席,「右派份子」則可以拿到印有毛主席頭像的人民幣;眾人各得其所,皆大歡喜,豈有不和諧之理。

此致

敬禮

上海 於仁

二千零七年二月一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