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我為什麼希望到香港教書




 

六四運動學生領袖王丹(網路圖片)

六四已經過去將近18年了. 這18年來, 陸續有很多的知識份子和民運人士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家, 告別自己的家人, 走上流亡的道路. 這18年來, 可以說, 大家沒有一天不盼望著可以回去自己的國家, 與自己的家人朋友團聚的. 我當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在春節這樣的中國的傳統節日, 當然更希望能夠跟家人一起吃團圓飯. 這樣的全家團聚在別人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是在我, 已經將近十幾年沒有過了.


在將近8年的美國讀書生涯之後,今年6月我預計將要畢業, 即將面臨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就業. 作為一個博士生, 最主要的就業選擇就是教書. 如果我可以選擇,我會希望到香港去尋找教職. 這首先我本人對香港一直有特殊的感情. 這不僅是因為六四的時候, 香港人將自己的命運與我們的命運連接在一起, 我們當時可以說是共患難; 也是因為18年來, 只有香港, 堅持每年舉辦大型六四紀念活動, 成為漫漫長夜中的一盞明燈. 我一直很希望能夠對香港人的熱心有所回報.
其實, 希望到香港工作, 另外很大的一個原因, 也是因為香港離中國大陸很近, 在」 自由行」 之後, 家人探視會更加方便. 我父母今年都已經是70高齡. 儘管他們可以去美國看望我. 但是自古都是黑髮人看白髮人, 哪有白髮人看黑髮人的道理呢? 況且中國到美國路程遙遠, 對於年長者來說是越來越難以承受的負擔. 所以他們看望我的機會會越來越少. 我當然希望能夠離他們近一些. 尤其是我母親因為心臟病的問題, 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 作為子女, 當然更希望能夠在她身邊照顧.

我想只要是人, 誰沒有父母呢? 今天我希望來香港, 很大程度上是作為一個子女出於親情的願望. 我可以理解中共政府, 也許包括香港政府對於我的政治立場的反對. 但是中國畢竟有一個講究基本的人情的文化傳統, 這種基本的倫理我很想看看當局是不是因為政治立場而放棄. 今天, 曾經與中共有血海深仇的國民黨, 它的主席都可以訪問大陸, 當年那些殺了無數中共黨員的國民黨老將軍都可以回去探視, 我實在不理解, 為什麼當年要求推動民主的和平示威者, 今天已經18年過去了, 卻無論如何不允許回到大陸呢? 今天, 如果中共連一介書生都害怕, 他的統治是否真的穩定, 恐怕就要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了?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