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江青的故事


儘管關於江青的故事我們聽的太多了,但是看了張戎夫婦經過11年調查訪問所寫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依然震驚。

文章說,江青至今被說成是文革的罪魁禍首,是矇蔽毛的邪惡女人。其實,中國的任何政策,不是她在毛死後這樣形容自己:「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叫我咬誰我就咬誰。」她先為毛執掌中央文革小組,後任政治局委員。文革浩劫,她有一份責任。她是毛毀滅中華文化的主要幫凶。

當江青的權力達到頂峰時,就像毛在征服中國的前夕見到生人會發抖一樣,她也產生了對生人的恐懼。

毛也會見到生人恐懼嗎?還記的文革中的早請示晚匯報,跳忠字舞背「老三篇」的紅色恐怖年代。原來害過人,自己的心底一定是虛的,就像現在就是一個什麼動物協會參加人多了,中共都會驚恐不安。

文章中關於江青有這樣細緻的描寫:

她的秘書楊銀祿記錄了一九六七年上任時前任對他說的話:江青「特別怕聲音,還怕見生人,一聽到聲音,見到生人,就精神緊張,出虛汗,發脾氣。」「你在短時間之內先別見她,盡量躲著她,如果實在躲不開,你也不能跑,一跑就壞了。」

楊秘書在屋裡憋了整整二十四小時。當他小心翼翼地走出辦公室時,江青的護士走過來,輕聲要他馬上回去,解釋說江青快要起床了,她特別怕見生人,如果你現在被她看見就麻煩了。」楊在釣魚臺十一號樓待了三個多月,成天躲在辦公室裡。前任走後(進了監獄),一天,江青打鈐叫秘書。楊寫道:

我膽戰心驚地走進她的辦公室。一進門,我看到她仰坐在沙發上,兩腳和小腿搭在一個軟腳墊上,在那裡懶洋洋地看文件。她聽到我進入她的辦公室,臃腫的眼皮,都沒抬一下,就問道:「你就是楊銀祿同志吧?來了一段時間了吧?」


毛澤東與一臉霸氣的江青在延安。
「是,我叫楊銀祿,已經來了三個多月了。」我的心情雖然緊張,但還足以在部隊時的習慣,乾脆俐落地回答了江青的提問。

幾句問答後,「這時,她抬起頭,睜大眼睛瞪了我幾眼,不高興、不滿意地說:

「你不能站著跟我說話。你跟我說話的時候,你的頭不能高於我的頭。我坐著,你就應該蹲下來跟我說話。這點規矩他們沒有告訴你?」」

當秘書按照江青的規矩蹲在她的右前方一公尺處,和她說話時,江青又發了一頓無名火:

江青……很生氣地說:「我今天原諒你,因為你剛來,還不瞭解我的習慣。以後,不允許你那樣跟我說話。你說話的聲音那樣高,速度那樣快,像放機關鎗似的,使我感到頭疼,使得我出汗。如果由於你說話不注意音量和音頻,把我搞病了,你的責任可就大了。」說著,就指了指她的額頭,大聲說:「你看,你看呀,我都出汗了!」

這時,我有意壓低聲音說:「請你原諒,我今後一定要注意說話的聲音和速度。」江青皺著眉頭,拉著長音,大聲而不耐煩地問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沒聽清楚,你說話的聲音又太小了。如果我聽不清你說的是什麼,心情也會緊張,也會著急出汗,你懂嗎?」

她沒有等我再說什麼,就急忙說:「好好好。」擺手叫我趕快出去。

這些只是冰山的一角,當年江青隨時可能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一個人送進監獄。現在共產黨隨時用莫須有的罪名把各個階層或一個群體送進監獄。羅幹一次向國務院申請修建監獄的錢就是50億元。雖然江青死去多年,但是共產黨並沒有變,而且變本加厲。

一九六九年「中央文革」解散後,江青沒有具體的行政職務,有了閑工夫。她打牌、騎馬、養寵物,甚至還養了隻猴子。北京市中心的北海公園自文革以來對老百姓關了門,是她遛馬的地方。她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看外國影片,那也是幾個人的特權。那個年代人民動輒要高呼:向文化革命的旗手江青同志學習!滑稽不?

江青的生活方式極端奢侈。她愛好攝影,於是軍艦在海上游弋,高射炮對空發射,博得她哈哈大笑地說:「真過癮,今天我可搶拍了好鏡頭。」廣州一個專為她修的游泳池,用的是幾十公里外運來的礦泉水。路為她新辟,使她得以舒適地遊山玩水。開路不那麼容易。有的離她住處不遠,工程兵不准用炸藥,怕響聲嚇著她,只好用火燒、水激等辦法來砸開石頭。她一時心血來潮,可以叫專機把一件大衣從北京送到廣州,也可以叫空軍的大型運輸機把一張臥從青島運來北京。她的專列,像毛的一樣,隨時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客貨列車都要讓路,運營計畫也要打亂。江青非但不感到慚愧,反而說:「為了我休息好,玩得愉快,犧牲一些別人的利益是值得的。」

現在從江青回過頭來看中共領導,不但是犧牲一些別人的利益,而是犧牲數千萬中國人民的性命,扼殺中華民族的未來。

江青怕聲音怕到了荒謬的地步。連細雨聲,風吹草動聲,鳥唱蟬鳴聲,她都反感,並且叫嚷:「聲音太大啦,受不了啦!」有時捂著耳朵,閉著眼睛,緊鎖眉頭,搖晃著腦袋,命令工作人員轟鳥、趕蟬、打樹葉、砍竹子。

怕聲音怕得最厲害的時候,工作人員走路時不准穿鞋,兩條腿叉開,兩隻胳膊抬起來,以免發出摩擦聲。工作人員在她旁邊時,不准大聲呼吸:嗓子痒了,也不准咳嗽。她住在北京的釣魚臺,這是一個有四十二萬平方公尺的大庭園,她住的樓在園子中心。可她還抱怨說不安靜,把隔壁的玉淵潭公園--北京僅有的幾個對老百姓開放的公園之--也關閉了。廣州的別墅「小島」坐落在珠江畔,江青一駕到,附近的水路交通便停運,遠處的一個船廠也停了工。


江青的房間溫度冬天必須保持攝氏二十一點五度,夏天二十六度。她覺得溫度不對時,哪怕溫度表指到她要求的度數上也無濟於事,她會破口大罵:「你們在你們的後臺指示下,在溫度表上弄虛作假。」

「你們合夥來對付我,有意傷害我!,有一次,她說她房子裡「有風」,護士無論如何找不到風源,她就抄起一把大剪刀狠狠地向護士扔去,護士躲閃得快才沒有受傷。

江青是小范圍的在犯神經病,而中共在全世界犯神經病。

最近中共為了不讓新唐人華人晚會演出成功,居然把紐約的肯尼迪藝術中心包租一個月,空著也不讓你租。而且新唐人華人晚會巡迴到一些城市,中共就從中國大陸派幾個演出團體在同一城市前一段時間、同一時間、後一段時間演出,為了不讓人看,少讓人看,不擇手段的搶觀眾。江青死去了,中共還在苟延殘喘。更在發瘋,原來驚恐是中共與生俱來的特質。

當嘲笑毛澤東的老婆是瘋子時,應該看到這種瘋病還在中共裡繼續蔓延,而且病情愈加沈重、無法抑制和醫治。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有奖征文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