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蘭:中共兩會期間 警察欺壓百姓

2007-02-23 16:13 作者: 倪玉蘭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共兩會即將在北京召開,我與更多的維權人士將要失去人身自由被公安警察非法軟禁,公安警察對這種侵犯人身自由權的違法行為稱:這是為了維護社會治安秩序,確保「兩會」順利召開。因此,冤深似海的維權人士都被冠以「不穩定因素」的罪名,經常受到迫害,甚至牽連到親朋好友。

2006年兩會前夕,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長徐濤、片警王克華惟恐天下不亂,利用職權之便,不擇手段,高價雇佣社會上的閑散人員,共同陰謀策劃陷害我的毒計。一連幾天,我和家裡人被軟禁在家裡不准外出。

2006年3月2日晚6:50分,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總隊的兩位隊長在西城治安隊孟警官和副所長徐濤的陪同下來到了我家。四人進屋後,就開始給我錄像,市局治安總隊的楊隊長說:我代表市局來找你,有人舉報你,說你組織上訪人要截人大代表的車。我說:「胡說八道、無中生有、栽贓陷害」。楊隊長說:「無風不起浪,不止一個人舉報你,而是四、五個人,人家為什麼不舉報別人,非要舉報你呢」?我說:「這就是派出所幹的,新街口派出所特有錢,他們在我們訪民中間用錢收買線民,由公安警察給付電話費、飯費和經費,讓他們給傳遞信息。開始傳遞一些信息,拿到了公安警察給的報酬,後來他們看到拿錢這麼容易,就開始編造假信息和單線聯繫的警察共同製造騙取信息費,派出所的領導為了政績,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與線民同流合污編造虛假信息,欺騙上級領導,其目的就是要借他人之手將我致於死地,其用心險惡。我從來就沒有組織上訪人去截人大代表的車,如果他們出了意外,我怎能對得起他們的家人,我也不會去截人大代表的車,要截我就截胡錦濤的車,到那時,我是否能活著回來還很難說」。楊隊長說:其他的事我不管,我是管治安的,你擾亂治安,我就抓你。

楊隊長等人走後,歷經磨難,受盡煎熬的我忍無可忍,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被迫離家出走。

2006年3月3日下午3點左右,我愛人老董外出辦完事回家,被站在我家大門口的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長徐濤等人攔住去路,聲稱要跟老董一起回家看看,被拒絕。徐濤對此不滿,當老董開門進入小院時,尾隨而來的徐濤等人強行進入院內,不讓老董開門進屋。下午六點多鐘,徐濤命令警察、保安將無辜的老董當做人質抓進派出所,軟硬兼施逼他交出我來,忍無可忍的老董憤怒地說:我哪兒知道,你們那麼多人在我家大門口把著,都看不住,我還要找你們要人吶?

女兒放學回家後,沒有看見她父親,晚上九點多鐘出來找她父親回家做飯,徐濤等人將我女兒攔截在大門外不讓回家,我女兒因穿的衣服單薄就到其叔叔家呆著,十點多鐘,我女兒從後院進入廚房,看見徐濤帶領二十多名警察、保安撬開房門進入室內進行非法搜查,我女兒對他們這種違法行政、濫用職權的行為忍無可忍,就從廚房出來上前制止,惱羞成怒的徐濤就用強光手電筒筒照著我女兒的眼睛,命令其他警察對我女兒實施暴力,數名警察接到所長指令就如同惡魔一般,一擁而上殘忍地抓著我無辜女兒的頭髮、胳膊,將她惡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並對她進行拳打腳踢,然後揪著我女兒的頭髮拖到大門以外,扔到胡同口,女兒的眼睛被摔壞的眼鏡嚴重扎傷。兩個小時後,徐濤帶領發完淫威的二十多名警察、保安留下一片狼藉開著兩輛警車揚長而去。午夜12點,被嚇得膽戰心驚的女兒回到家裡,看到門鎖已被撬壞,屋內混亂,就撥打110報警,但是「110」始終沒有出現場處理此事。3月4日上午10點多鐘,徐濤、李楠、王克華等人再次跳牆進入院內進屋非法搜查,隨後,又將我無辜的女兒當做人質抓進派出所長時間的關押。在派出所裡,我女兒受到徐濤、李楠等人的侮辱、虐待,他們利用各種手段威脅、恐嚇我女兒,讓她交代母親在什麼地方,我女兒憤怒地說:我不知道,是你們把她給看丟的,還找我要人,你們憑什麼抄我家,憑什麼抓我。並質問副所長徐濤:「憑什麼打我」,徐濤竟然恬不知恥地說「那是怕你襲警」。3月4日上午至3月5日中午,徐濤又多次帶領十多個警察、保安肆無忌憚地闖進屋內翻箱倒櫃亂搜一氣,搞得我家髒亂不堪。3月5日中午,才將已關押了27個小時的女兒釋放。當晚六點多鐘也將老董釋放,老董被非法關押長達45個小時。他們父女二人在被關押期間沒有拿到任何法律手續。

3月6日,住在國外的親戚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家裡出了大事,派出所來了一大群警察,撬開了你們家的門,把家給查抄了,他們抄走了你家的財物和6000元現金,孩子被警察打傷了,眼睛被摔壞的眼鏡給扎傷了,父女二人又被抓到派出所當人質關押了三天,5號晚上才被放出來,孩子說沒有錢教學費怎麼辦?聞聽此事,我感覺天都塌下來了,這還有王法嗎?

3月7日上午,我在回家的路上被抓,副所長徐濤把我送到鼓樓賓館非法軟禁,我多次要求回家看看,均遭到拒絕。幾天後,女兒到賓館來看我,我看到女兒身上的傷加重,多處化膿流水,我多次找副所長徐濤協商,要求帶我女兒上醫院看傷,他就謊稱「沒有車」以此來拖延時間。公民的生命健康權受法律保護,可是,我無辜的女兒被警察打傷後連看病的權利都被殘忍地剝奪了。

3月15日下午,我被釋放回家。進家後,看到受過劫難已不像樣的家,撬開的門沒人修,屋裡的東西被翻的亂七八糟,櫃門的鎖被擰壞,經過清理檢查,我的兩部文稿和二十多張光碟、軟盤被抄走,6000元現金不翼而飛,其它的東西也沒有逃脫這幫土匪之手,就如同遭到土匪、強盜的暴力搶劫。正如深有感觸的老百姓所說的那樣,「原來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

公民的住宅不受非法侵入,這是一個被國際社會所普遍接受的人權理念和準則。我和我的家庭成員沒有任何犯罪事實,也沒有犯罪嫌疑,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長徐濤、李楠、王克華等人未經法定程序,擅自非法搜查我的私人住宅,扣押我家的財物,給女兒湊的6000元學費也被抄走,毆打我無辜的女兒,並將老董父女二人長時間的關押在派出所裡進行精神虐待和人身攻擊,這種藐視《憲法》,踐踏人權,激化社會矛盾的行政行為,給我的家庭帶來了重大的傷害,給老董和我女兒造成了較大的經濟損失和難以磨滅的精神創傷。

我向各個政府部門反映在兩會期間,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打人抄家的問題,均未有結果。每年開會,我和其他的維權人士都被非法軟禁失去人身自由,就像一個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

最近,西城公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已雇佣了一些社會上的閑散人員,冒充上訪冤民,破壞上訪秩序,擾亂社會治安,其險惡用心就是要嫁禍他人。就在昨天(大年初五)的下午,有一位自稱姓田的女人,冒充上訪冤民,給我打電話問我:市政府的大院能進去嗎?我問她:你是誰?她說:我姓田。我又問她:你是哪兒的?她說:我是西城的。我說:你有什麼事要進市政府的大院。她說:我有冤案。我說:有冤案可以上信訪。她說:我要進市政府大院。這個姓田的女人,我從來就沒見過,也沒有聽說有這麼一個上訪的。很明顯,這是公安警察在設陷阱。

今年兩會期間,我準備了大量的控告材料,採取不同的方式,向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反映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非法抄家打人的問題,揭發西城區政法委、公安局、檢察院、法院、開發商聯手集體造假案陷害無辜公民的重大問題,請求全國人大委員長、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依法立案調查。

倪玉
2007年2月23日

来源:投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