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紛紛回國找女友 卻難成正果


我兒子在澳大利亞留學,是個雙碩士,人各方面都蠻不錯,但幫他找卻讓我傷透腦筋。」昨天上午9點多,婚介所才剛拉開門,一位母親就急匆匆走進去。這位母親說,他兒子眼光很高,在國外找個中意的中國姑娘又不容易,所以只好幫他在國內找找看。 

杭州現有各類出國留學人員過萬人,但由於年齡趨小,男多女少,加之男生娶老外的比例遠低於女生嫁老外等一系列原因,女留學生更顯得緊俏。於是,一些男留學生將目光瞄向國內婚介所,尋找心儀的另一半。

這兩年一直是結婚生育高峰,戀愛、結婚,似乎難度都大大提高,在外人看來,談一場轟轟烈烈的越洋戀情,不僅浪漫,「含金量」也高,可這看似風光的越洋戀情背後,又是怎樣一番滋味呢?

相識半年,難見一面

29歲的何眾生是在中歐某國留學,多年來只知道埋頭讀書。眼瞅著兒子即將邁進而立之年,心急的父母不顧他反對,帶上照片去一家婚介所登記。數月前,工作人員介紹了27歲在杭州創業、事業有成的小雅。

起先,並不領情的何先生只答應先和對方處處看,互相之間也只是發些E-MAIL保持聯繫。不料一段時間後,兩人卻是越聊越投緣,也逐漸萌生見面的意願。

然而,兩人幾次約好見面,卻總是錯過:何先生難得一次回杭州探親,小雅卻因為要談生意,不得不趕去北方辦事;等到何先生回學校以後,小雅才回到杭州……幾次陰差陽錯之後,兩人還是只能通過互發照片以慰相思之苦。

如今,快半年了,何先生與小雅還在不斷努力尋找見面機會。何先生在網上告訴我們,他現在正和小雅商量,準備兩人都裝上攝像頭,通過視頻聯繫,「雖然我們心裏都不是很喜歡這種見面方式,但這總比看著死板的照片來得真實。」

越洋苦戀,合了又分

錢先生在美國讀博士,經婚介所牽線,結識了杭州某高校的教師張小姐。一年前,在父母提議下,錢先生趕回杭州和張小姐見了一面,還彼此留下了對方的QQ號和E-MAIL地址。

可網聊了不到一個月,兩人都出現了厭煩情緒。「剛開始覺得挺新鮮,不管凌晨或深夜,我總會激情飽滿地去赴約,但美國和杭州的時差,實在讓我吃不消。」張小姐抱怨道,「白天我還要上課,老是這樣的狀態下去,對工作、生活都不利!」錢先生也無奈地表示,自己除了要鑽研課題外,還要打工,根本沒有持久的精力去談情說愛。

可畢竟兩人也處了一段時間,輕易放棄也不甘心。後來,兩人利用假期一起出去旅遊,才終止這種不冷不熱的狀態,並確定了戀愛關係。

總以為這下兩人能結正果了,可沒想到半年後,張小姐還是選擇了分手。「我們很難見上一面,和他交往有種海市蜃樓的感覺。他不願回來,我也不想丟下父母去陌生的國度。」張小姐認為,「分手對於這份越洋戀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

千好百好,不如家好

李小姐和留學德國的田先生經介紹認識半年後,已有了領結婚證的打算。生性爽氣的李小姐還特地申請簽證,鼓足勇氣跟著田先生出國。但是在國外生活不到一年,兩人卻還是以分手告終。

回想起這一年的國外生活,李女士說,他們住的地方接近德國農場,儘管出了門就是花園,一眼就能看到青蘋果,環境特別好,卻很難見到人。而田先生忙於工作,有時候忙起來幾個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她只能經常一個人無聊地開車閑逛。「生怕迷路,我還不敢走遠,每天的活動範圍就是周圍2000米。」

言語上的不通,也讓李女士吃盡苦頭。「我僅會說一些英語,所以不願上街,和鄰居老夫婦都很難溝通,想找份工作就更難了。」李女士說,「以前很嚮往國外生活,但真的去了,我這個土生土長的杭州人卻難以真正地適應那一切。」

婚介所的阮老師介紹,目前在冊登記徵婚的海外留學生已經有近百位,其中的男女比例為3︰2左右。儘管有七成男留學生和家鄉姑娘確定了戀愛關係,但其中不少是女方做出了讓步,比如隨對方出國等,否則很難維持雙方關係的穩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