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引領廣東官場走向黑社會化

2007-03-06 00:12 作者: 劉逸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廣東省因為有了幾大經濟特區而一舉躍升為中國的經濟強省。廣東的發展讓人們感受到了改革開放政策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促進作用,然而,只重經濟而拒絕政治的改革注定要創造出一個畸形的社會,在權力被官員徹底壟斷的今天,空前的貧富懸殊狀況背後孕育著中國民眾難以估量的怨恨和血淚。

隨著畢業於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的高才生張德江的主政廣東,廣東便開始了災難性歷史的新紀元。從2003年的隱瞞SARS疫情和孫志剛被毆打致死到2005年的太石村事件和汕尾東洲血案,張德江領導下的廣東當局可謂是無法無天、罪行纍纍。因為這一連串的驚天大案,原以經濟繁榮、輿論開放而著稱的廣東已經徹底淪落為中國的首惡之區。張德江也因此廣受海內外輿論的批評,據稱,就連廣東省內的地方官員和知識份子也曾發動過一場轟轟烈烈的「驅張」運動,只是因為這位中共政壇悍匪高居政治局委員之職,其政治能量非同小可,故民怨再大也只能對他無可奈何。

常言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作為在當今世界最為邪惡和無賴的國家留學過的中共官員,張德江對金家王朝花樣繁多的流氓治國手法可謂是學得融會貫通、用得游刃有餘。即使胡溫登臺以後,一直都強調「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的新三民主義作風,以及建構「和諧社會」的新主張,但有著濃厚江系人馬色彩的張德江仍然倚仗江澤民的餘威,在廣東政壇和廣東民眾頭上耀武揚威、我行我素。

《南方都市報》是南方報業集團屬下的一家大型報刊,因為積極關注底層民眾的疾苦和揭露官場的黑幕,所以在海內外贏得了良好的聲譽。該報在2003年率先報導了廣東地區的SARS疫情,並跟蹤報導了孫志剛事件。中國的媒體在官方的操控下,其角色早已經不倫不類地由監督工具演變成了被監督的對象。《南方都市報》的大膽敢言和之前的幾任廣東省委書記的開明不無關係,也許是因為報導風格的慣性,即使很多媒體人已經窺見了張德江痛恨自由輿論的本質,但出於良知和職業道德,他們仍然站在了輿論監督的風口浪尖,堅持行使自己的「第四種權力」。然而,不懂得唯張德江馬首是瞻的《南方都市報》終究要迎來張德江的秋後算賬,就這樣,兩位優秀的媒體工作者——該報總編輯程益中和副總編輯喻華峰便雙雙入獄,其中喻華峰被以經濟罪名判以重刑,程益中則在海外輿論的壓力下獲釋。

張德江等人並不以報復《南方都市報》為滿足。非法征地已經成為引發中國社會警民衝突的罪魁禍首,2005年8月,因為土地被強制徵用和出賣而難得合理補償的廣州番禺太石村村民開始醞釀了一場罷免村官的運動。罷免的結果令官方難以接受,因為原本被「欽定」的村幹部全部被拉下馬來。接受這種結果意味著既得利益的巨大流失,雖然村民的罷免行動完全合理合法,但卻遭到全副武裝的軍警阻撓和鎮壓,就連為村民提供無償法律援助的維權人士郭飛雄和人大代表呂邦列也遭到了非法拘禁和野蠻毆打。在此事件中,所謂的「人民警察」和「人民子弟兵」在廣東官方的豢養下,都徹底墮落為黑社會的打手。

太石村事件並非廣東當局罪惡的終結,張德江治下的廣東汕尾東洲村在2005年歲末,再次發生因為農民抗議強制征地而遭到軍警血腥屠殺的東洲慘案,據報導,至少十幾位無辜村民被槍殺。此事一時間在海外造成了極大的震動,各大媒體紛紛對廣東當局的暴行表示強烈譴責,各路學者和作家對此事的譴責性評論更是不一而足,劉曉波、趙達功等中國著名作家和「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更是在第一時間發起了針對此事的簽名活動,並得到了海內外人士的一致響應。至此,廣東當局的黑社會化和流氓化形象已經徹底昭示於天下。

此後,廣東當局不但不因自己的暴行而悔改,反而繼續在無法無天的道路上一意孤行,東洲村民的抗爭和太石村事件一樣,都難以倖免地被廣東的官方媒體定性為有組織的非法行動,而且東洲村的部分維權代表還在事後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送進當局的深牢大獄。隨著民眾權利意識的逐漸覺醒,東洲慘案之後的廣東更是抗爭不斷,因此而出現的警民衝突也是接二連三、難有止境。

據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報導,就在前不久,廣東潮州市龍灣村村官私賣土地資源和破壞生態導致了無數失地農民的集體維權。2007年2月4日,當地警察非法抓捕了維權代表,村民在往鎮政府駐地要人時,遭到了黑社會勢力的暴力襲擊,上百人挨打、多人受傷,兩名村民至今在醫院搶救。雖然張德江在東洲慘案發生後,於2005年12月23日在廣東省委九屆八次全體會議第二次會議上發出了「三句狠話」:「今後,征地手續不齊全、不完備的項目,不能開工;沒有與農民就征地補償民主協商、達成協定的項目,不能開工;征地補償款沒有兌現到農民手裡、各種補償不到位的項目,不能開工」,但是,其治下的廣東省仍然是中國境內因強制征地而導致警民衝突的高發區。

廣東當局的黑社會化和流氓化並不僅僅表現在掠奪民脂民膏方面,對於生活在廣東的異議人士,廣東當局也是百般迫害和騷擾,自由作家劉水因為在媒體做記者和編輯期間大膽報導廣東的社會黑幕而被幾度關進勞教所,出獄後又被驅逐回鄉,女作家李劍虹在廣東打工期間也被強制驅逐出境,筆者本人也有類似遭遇。張德江所領導下的廣東執法部門已經徹底淪為執法犯法的先鋒,和黑社會並無兩樣。毫無疑問,有著「廣東王」之稱的張德江也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廣東黑社會老大。

十七大雖然尚未召開,但北京城內已經是傳聞不斷,傳聞內容主要是十七大的人事安排。在陳良宇落馬之後,中國民眾紛紛為胡溫的這一重大舉措拍手稱快,並期望能夠進一步將其他江系人馬繩之以法。張德江作為廣東官場的一把手,其下的老百姓可謂是暗無天日、怨聲載道,就連前任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也因「南都案」而對張德江大為不滿。張德江在廣東近年來的表現明顯和胡溫所提出的構建「和諧社會」理念背道而馳。不論是從權力鬥爭的角度還是從民意的角度講,張德江都應該告別政壇,相信十七大時中共高層的權力格局會發生巨大變化,張德江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