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學手榴彈爆炸續:學生不敢透露真相(組圖)





手術取出的彈片

紅河州彌勒縣東風中學手榴彈發生爆炸後,在當地有關部門的積極努力下,該校已於昨天上午恢復上課,受傷的10名學生除住在縣醫院的王海和王朝文同學病情危重,住在東風醫院的8名學生已全部脫離危險。然而,在記者的整個採訪過程中,彌勒縣各級相關部門卻不知出於何種顧慮,處處對媒體設防。儘管如此,本報記者經過多番努力,最終還是瞭解到這起手榴彈爆炸案發生的前前後後。

記者醫院採訪遭拒

前晚22時33分,記者趕到彌勒縣醫院ICU(危重症監護)病房門外時,只見幾名學生家長和老師模樣的人萬分焦急地坐休息廳的長凳上等候著。由於此前就得知東風中學爆炸中重傷的王海和王朝文兩同學就是送進了該院ICU病房內搶救,因此,記者早已猜到了眼前這些人的身份。然而,當問起他們與兩名受傷學生的關係時,兩名受傷學生的家長和其中一名中年女老師卻都說他們是來照顧老人的。

其中一名滿嘴酒氣的中年男子一直以自己「從未聽說過」本報為藉口,阻止記者對醫護人員進行採訪。"縣長來了!縣長來看學生了!"10幾分鐘後,走道裡傳來一陣吆喝聲,記者尋聲看到有10餘名官員模樣的人走來,身後緊跟著當地一些新聞單位的同行進了病房。本報攝影記者試圖跟進病房,可還是被相關人員堵住了。

記者隨後詢問從病房出來的兩名領導,可不等對方回答就有兩名男子上前來擋駕:"記者同志,縣領導什麼時候在哪裡這些情況不便向外面透露啊。"說著連拉帶哄將記者勸離。

此間,記者反覆與該院總值班聯繫,要求對方能夠協調讓記者進病房或者由一名醫生出面接受採訪,可該院總值班的回答卻是:"醫生都在搶救病人,我只負責行政工作"為由拒絕了記者的所有採訪要求。



圓圈內為發生爆炸的教室。

媒體調查學生念通稿

由於在縣醫院瞭解不到有關受傷學生的情況,記者於當晚23時35分連夜趕往距離縣城16公里之外的東風醫院對傷勢較輕的學生進行採訪。

當晚,記者接觸機過的幾學生,無論是已經熟睡還是仍處在清醒狀態的學生,他們都首先會伸手去觸摸早已放在枕邊的一份加蓋了縣委和政府公章的新聞通稿。由於記者當夜忙於發稿,也就無暇過問這一奇怪現象。

當記者記者再次於昨日上午來到東風醫院採訪才發現,原來入住該院的8名受傷學生手裡都持有縣委政府同一份關於爆炸事件新聞通稿。每當問及他們爆炸當時的情景,同學們都會像唸經一樣照著新聞通稿「朗讀」。

新聞通稿會不會失實呢?事情的真相都是像通稿說的一樣嗎?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一步走訪了在場的同學。幾名同學稱,通稿是學校老師送來的,同時還要求他們一經有記者問及此事,必須按照通稿講情況。如有同學不按通稿說情況,其他同學可以向學校老師舉報。一經受到舉報的同學,將受到學校的處理。

問及同學們通稿所反映的情況是不是真的,同學們表示材料上說的都是真的,只是有很多情況沒有寫上材料。

學生不敢透露爆炸真相

獲悉東風中學於昨日上午正式復課,記者於昨日上午10時20分來到該校。恰好趕上學生課間休息,隨處都能聽到學生們關於前一天發生在該校手榴彈爆炸事件的熱議。

孩子們個個都用警惕的眼神打量著眼前來自城裡的人,面對記者的詢問,他們甚至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聽說樓上發生了爆炸,接著又不自覺的露出破綻來: "我不知道是什麼爆炸的,光聽見一聲巨響……"

另外一名學生聽到前一名同學說露了嘴,當即警告對方:"你敢和他們說話,我回頭告訴班主任,你就死定了!"

不等前一名同學說清任何問題,就被後面那位同學一句提醒的話給嚇跑了。

為何這裡的學生一見到記者都匆忙躲避呢?是誰不讓他們說出真情呢?就在記者被一個個為什麼困繞著時,一名學生輕輕拉了拉記者的衣角逕直向著人少的地方走去。這位同學在確信四周並無其他人後,才小聲告訴記者:"班主任在早上告訴我們,如果有記者來問關於爆炸的事,誰都不能說,如果有同學說了,其他同學看到後,必須馬上通知班主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