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豐:退出中共 喚回良知

2007-03-22 09:35 作者: 茂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在兩年前就和母親和兩個阿姨一起退出了中共的附屬組織,雖然當時看了《九評》,知道了中共邪惡,知道它在這幾十年裡一直在迫害著中國人,但當時對中共的瞭解還是很少。慢慢隨著閱讀更多的中外史料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進一步瞭解,我現在發現,雖然我本人好像沒有直接被迫害,但是中共對知識份子的迫害和對中華民族文化的破壞,使傳統道德失傳所造成的後果,尤其對今天的年輕人,是巨大的悲哀和不幸。

在西方社會裏,人們對傳統文化的淡漠,是對現代科技和物質生活的追求所造成的自然現象。而在中國,除此之外還有共產邪黨對中華文化肆意的破壞和扭曲,把幾千年來能維持人心向善、道德高尚的東西扣上「封建」、「迷信」等大帽子,使中國人不能正視自己的文化,從而使中國人對傳統文化的拋棄比西方社會更徹底,道德破壞得更嚴重,貪污腐敗更厲害,社會問題也更得不到解決。

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裏,不良現象層出不窮,在西方社會,當出現這些不良現象的時候,人們可以借用法律和宗教來抑制它。然而中國的法律在邪黨之下,司法機構也沒有能按法律獨立行事的保障,因此想依靠法律解決社會問題也就沒有希望。中國的傳統宗教與民間信仰,從中共掌權起就被有目的、有計畫地滲透、破壞;教義被扭曲,信徒們不是被迫害致死,就是失去信仰的自由或被邪黨重新改造思想,宗教從此成為打著宗教旗號維護中共政權的政治性組織。如此,中國既沒有法律上的保證,也失去了傳統信仰的道德和精神力量,那麼在自由社會中出現的社會問題,在中國就更為突出,而得不到解決。

在傳統道德失傳後,人們也同時失去了傳統觀念中對生命的重視和人格的尊嚴。這裡有兩件事使我深有感觸。一個是不久前,舊金山有一名警察在抓捕出逃囚犯時不幸被槍擊至死,之後在舊金山聖母瑪麗亞大教堂為他開了追悼會,當時與會的有舊金山警察局局長、舊金山市長、加州新選檢查總長等政要和宗教領袖,以及從南加州和內華達州遠到而來、與他素不相識的警察。雖然這已經是舊金山三年來在該教堂為舊金山警察開的第三次追悼會,去世的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但主流社會媒體對此做了大量的報導。

一個普通的警察在工作中去世,怎麼會引起那麼多人和媒體的關注呢?舊金山警察協會主席當時表示,有些人認為警察的死亡只是抵押損失,是隨工作而來的必然,但他非常氣憤地說:抵押損失?那不是我們!這個報導對我觸動很大。如果我們拋去後天形成的觀念,對一個天真的孩子來說,一個人的死亡,哪怕是一個陌生人的死亡,都是一件令人難過、傷心的事,何況一個為別人做好事的人呢?也就是說,人天性就知道憐憫他人,但對從小就看到和接觸到太多暴力的孩子,他們的心理就會漸漸地被扭曲,從而失去憐憫和同情心,甚至時日長久後,也會變得暴虐。

那麼在中國,在中共邪黨執政的這幾十年裡,有多少中國人看到、聽到、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家人、親朋好友、同事等的被迫害呢?又有多少人自己親身經歷過扭曲人心的迫害呢?那麼這些在人們的心理上會產生什麼?這會不會給中國人、給我們的民族留下巨大的傷害呢?其實在醫學上,現在人們都知道,心理上的傷害要比生理上的傷害更具有影響力,遺留下的傷痕更有持續性。所以今天的中國人與過去的中國人不同。

因為經過了太多的悲劇,目睹了太多的殘忍。在中共給中國人民帶來的一次次的政治整人運動中,人對人自己的生命已不再那麼珍惜,對他人的遭遇已不再那麼能生出天性的憐憫。正因為經歷了這些磨滅人性的政治鬥爭和整人運動,所以許多人對中共今天再迫害哪一些人,甚至是自己的親屬、好友或社會上無辜的人或是好人,在壓力下,在自身利益與道德良心的選擇中,在現實利益與生命的選擇當中,已不再能擺正這些關係。在中共的恐怖氣氛中與現在迷人的現實利益中生存,今天的中國人,原本自由的意志,已經被強權和歷史上恐怖的教訓所剝奪,所剩的那點珍貴的人性和人天生的善良,也在物慾橫流中被沖刷和腐蝕。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就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普通警察的追悼會,會有那麼多人來參加,會有陌生人不畏遙遠地趕來?這是因為人的生命是最可貴的,是任何金錢和物質財富所無法比的,而作為一個為別人做好事的人,他的所行本能地會感動人心,而人的憐憫心也是能超越時間和空間的。當一個中學生剛剛學到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時,他不免會對受害者們生出憐憫心,因為人的同情感不會因為事件的過去而隨時間消失;當一個警察知道遠方另一個同行在工作中不幸被殺害時,作為一個有人性的人,他也會向被害者和家屬生出同情和感到悲哀,這是人之常情,是心與心的溝通,是人性本能的力量,它能夠穿越時空,也可以跨越語言、文化和民族。

另一件事是幾個月前,我在學校食堂午飯排隊時,有一個女孩被另一男孩挺用力地拽著頭髮,她企圖掙脫,我看到了後,當即就指出這行為不對。沒想到那女孩卻馬上反問到:難道一個男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女人不行嗎?我在與這個女孩對話時,得知她曾經坐過牢,從她的面孔上可以看到她所經歷的坎坷,她比同齡的孩子年歲顯得更大,面部的老化顯出生活中她所承受的折磨。當她在生活中經歷了過多的折磨與不幸時,她也就慢慢迷失了她原來的本性、失去了她做人的尊嚴,所以即使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負她,她也感覺不到,甚至認為這都是自然的,認為她的遭遇也是男人對女人正常的待遇,因為這一切已經在她的腦海中形成了固有的觀念,她慢慢地也就貶低了自己生命的真正價值,不知道作為一個人,她應有的待遇是什麼,她的尊嚴是什麼。

不幸的是今天我們整個中華民族也出現了這樣的狀態,原本重德、崇尚道德的民族,今天卻喪失了禮儀之邦的美稱,人們已經不知道作為一個人,他(她)應該有什麼樣的待遇,應該有什麼樣的尊嚴,人們的道德標準也發生了可怕的變化。如果在美國,一個人群因為自己的信仰被政府肆意地歧視、罰款、被迫失去工作、家人也因此受到警察的無理騷擾,人們都會覺得這太不公平了,媒體就會報導,人們都會說:這個政府怎麼這樣?我們連做人的最起碼的信仰自由都被剝奪了,這太不公平了,我們要去上街遊行抗議,或是去法院起訴政府的這種惡行,這個執政者應該被彈劾。這是人們自然的反應,實際生活中,當人們受到各種不公正的待遇時,他們通過言論的發表和法律渠道維護公民權的例子比比皆是,這是正常社會中人們的正常反應。但今天在中國就不一樣了。拿法輪功來舉例子,今天中國的法輪功信仰者沒有任何人權的保障,堅持他們的信仰就面臨著被罰款,被企業開除,孩子上學受阻,家人遭警察無理的騷擾並被脅迫要該人放棄信仰,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的執行機構)脅迫企業、家人將法輪功學員強行送進轉化班、勞教所,甚至將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在關押期間將人折磨致殘、致死,甚至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然後高價賣給外國人等等。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天天都在發生,但很多人卻認為這樣的事情與我無關,也不想聽不想知道……。中國人過去講,「人之初,性本善」,當我們整個民族大面積地出現這種麻木反應時,這不正說明我們的民族在經歷了中共一系列泯滅人性的整人運動中,已經失去了她原本的善良了嗎?已經不知道作為人,應該有什麼樣待遇,有什麼人權,他應有的尊嚴是什麼?

因為這種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和恐怖已經在我們民族的頭腦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形成了變異的觀念,就像那女孩認為男人不管怎樣對待自己的女人都是對的,今天的中國人在歷經五十多年的政治迫害運動中,也認為邪黨無論怎樣對待中國人都是對的。但它不是真的對。如果一個強姦犯,在幾十年中不斷地強姦、殺害很多人,現在因為有人指責,為了掩蓋罪行、迷惑人,他就給一些人漂亮的衣服穿、好吃的東西吃、送他們去玩,人們就認為他變好了,為他人做了好事了,就可以逃脫法律的懲罰了,就可以讓他繼續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我們能這樣去認識問題嗎?不能!那麼邪黨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不斷從物質和精神上迫害中國人,它切斷了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仁義和善的信仰,強姦了中國人原本自由的思想意志,殺害了眾多的中華兒女和民族精英,至今還在無恥地一邊造謠、一邊迫害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今天為了逃避歷史對它的譴責和繼續維持政權,它讓一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造起了高樓大廈,引進了西方的表面文化,因此人們就認為中共把經濟搞上去了,就為中國人民做了大好事了,就不用去追究它在歷史上的纍纍血債了,就可以讓它繼續迫害法輪功和其他中國的弱勢人群了,我們能這樣去認識問題嗎?也不能!其實為什麼很多人會有這種思想意識呢?就是中國人長期以來啊,在黨文化的毒害和它潛移默化的思想灌輸和宣傳中,人性和道德已經被扭曲、意志已經被奴化,所以形成了這種可憐而無奈的觀念,但它不是正常人出於人性的想法,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仁義禮智信也對不上號。

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從小學開始就要入少先隊、長大一些有人會入共青團,再大一些有人會入黨,所以中國人對黨的意識是從小灌輸的。少先隊和共青團都是邪黨領導下的附屬組織,學生們入隊、入團時都要在血旗下向中共發誓,表示支持擁護它,聽它的話,甚至為它奮鬥一生、為它獻身。在正常社會中這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如果在美國,小孩從小學開始就被要求加入某某政黨領導孩子們的附屬組織,並要求孩子要宣誓為其黨效忠,美國家長都不會接受的,都會認為這是不合法的,為什麼要加入?什麼目的?社會上的人也都會認為這個政黨太無理了,搞政治都把孩子拉入其中了,誰也不會幹的,並會通過各種方式予以制止。然而在中國,邪黨對中國人的控制卻無所不在,從小學開始就要拉天真、無知的孩子參與它,並要孩子們向迫害了無數人的邪黨宣誓表示對它效忠,這種事情只有最邪惡的黨才能做得出來。

如果中國人都知道惡黨的歷史真相,家長們會同意自己的孩子加入這個邪黨的附屬組織嗎?如果學生們能不受中共欺騙地在學校裡學到中國近代史的真相,知道邪黨對中國人的屠殺超過了納粹對猶太人大屠殺的13倍,他們會加入邪黨領導的少先隊、共青團嗎?沒有邪黨的謊言灌輸,沒有來自學校和社會的壓力,孩子們絕對不會出於本性地加入它,更不會稀裡糊塗地向它發誓。但從少先隊、共青團和中共建立以來,有多少中國人不明真相地加入過它、向它發過誓?這不令人髮指嗎?一個人宣過的誓是神聖的,是值得他(她)的尊嚴和生命維護的,但向邪黨的任何宣誓,都是對人格的侮辱和褻瀆,是把自己的尊嚴和生命交給一個從歐洲來的最邪的靈。

中國傳統文化中,人佔有崇高的地位。「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這句話體現了做人的尊嚴。一個有尊嚴的人,他的話也是有尊嚴的,他可以說話算話,他甚至可以為他的誓言而捨身取義。因為人的生命可貴,而能維持生命生存的真理更可貴,所以中國歷史上有許多風雲人物,能在生死面前坦蕩維護他的信仰,所以西方許多基督徒當時面臨古羅馬的暴君,能繼續堅持他們的正信,由此,今天法輪功學員面對中共殘酷的迫害,所表現出來的堅韌也就不難理解了。

而信神的人知道,在人類古老的傳統 觀念中也這樣認為:善惡有報。人做好事有好報,做壞事有惡報。在古羅馬,為了挑起對基督徒的仇恨,為迫害尋找藉口,羅馬帝王曾經造謠生事、抹黑基督教,並殘酷地迫害正信的教徒。此後,強大的古羅馬帝國開始走向衰敗,最終古羅馬三分之一的人死於瘟疫。如果當時羅馬人能知道,耶穌是來救人的,基督徒都是好人,而帝王對基督教散佈的都是欺世的謊言,如果很多古羅馬人都能知道事實真相,都不與迫害者為伍,甚至能保護遭受迫害的基督徒,當時的大淘汰中很多人就會倖免,而在迫害中表現善良的羅馬人也會因此而得福報。今天法輪大法在中國的弘傳同樣受到了來自中共邪黨的誹謗和誣蔑,謊言毒害了整個中華民族。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它在迫害的同時也選擇了被歷史所淘汰。那麼作為宣過誓,要聽它的話、跟它走、為它獻身和奮鬥一生的隊、團、黨員,將會怎樣呢?從傳統道德觀念看,宣過的誓不會因人當時的無知或時間的推移而失去它的效應,而惡黨邪靈更不會放過已經是屬於它的人。所以這就非常嚴重,這關係到眾多中國人的切身利益和他們的未來,而每個人都得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做出自己的選擇,選擇自己將來要走的路。佛家修善,修煉人出於慈悲,希望人們能選擇光明的未來,有美好的前途,所以在自身被迫害和被誹謗中,仍然盡最大努力將法輪功和其被迫害的真相告訴給人,廣傳《九評》,勸人「三退」,目的不是要奪取政權或參與政治鬥爭,而是制止迫害,讓人清醒地認識這一切,在迫害中脫離邪惡,從而能真正為自己生命的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