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路上,我遇到一幫豬狗不如的畜牲


當這輛依維柯啟動的一剎那,這個故事便開始了。

  所有的人都為了多花五十元錢弄到火車票而趕上了這輛車,車上大概有十來人,我的旁邊坐著一位樸素的中年人。過道的另一坐著一對正在竊竊私語的情侶。後面一夥人正在相互聊天,有說有笑,這時這個樸素的中年人問那負責弄票的女的:「大姐,真能弄到票嗎?」弄票那女的約四五十歲,坐在司機旁邊,聽了這話,便微微笑了笑,溫和的答道:「當然了,我們裡面有關係,到北京站後就馬上給你們票」,「那大概還需多久啊」?女的微笑著答道:快,一會就到。看著她的笑容,我感覺挺彆扭的,嗤!汽車一個急剎,所有的人都向前晃動,那對情侶摔到了地上了,那弄票的阿姨趕緊說:「大家扶好了,剛才前面紅燈,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沒摔著吧」,那女青年禁不住罵了兩句難聽話,他男朋友對那司機嚷道:你他媽怎麼開得車呢,那司機正要火,阿姨趕緊推了他一下,賠笑著說:兄弟你也不能罵人啊,剛才不紅燈嗎,再說你們自己也要抓好扶手啊。車上其他人也不都沒事嗎,車上的那些人都在邊看邊笑,那女青年瞪了那老女人兩眼,便從包裡拿出鏡子,補起妝來。車子慢了下來,前面堵車了,笑談聲消失了,差不多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然後差不多都扭頭望著車窗外。後面有個說到:砌!08年看奧運會要遲到了,旁邊那幾個跟著笑了笑。他們夾著公文包,大約四十來歲,看起來像知識份子,他們的旁邊的那個身材強壯的男的好像兩耳不聞車內事,還在閉目養神呢。

  北京的風挂的正緊呢,差不多每個人都戴著口罩,急匆匆地走著,旁邊的建築提前亮開了輝煌的燈光映襯著灰濛濛的天空,看起來好像馬上就到晚上似的,我看了一下時間,還才不到三點。約過了十幾分鐘,車子才慢慢的向前滑動,不一會車子便飛速起來,我往外邊看了看,道上的車子怎麼這麼少,去北京站應該都是在城市中穿行啊,我有點納悶,便問那女的:阿姨,去北京站是往這邊走嗎?那阿姨說:那邊堵車堵得厲害,我們往這邊繞過去,還能快些。車上的人說,怎麼快就怎麼走吧,晚了就趕不上2路列車了,車上的人都笑了。

  汽車仍就在高速地行使,我越來越感覺到這輛車是在背道而馳,我望著窗外飛馳後退的景物,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我打開窗,吸了一下外邊的空氣,這時車上的人都有點不耐煩了,中間的一個男的問道:怎麼還沒到?那女阿姨答道:快了,快了,那司機說,車子沒油,我拐過去加個油就走,也不知司機拐了多少個彎,拐到了一所破爛的樓房下面,急停了下來,這是過來了幾個牛氓,一個長頭髮的,兩個胖子,手上都拿著刀子。說到:趕緊下車,排成一排,這時大家才反應過來,整個車裡鬧哄哄的,這時有個青年反應快,迅速掏出手機正要撥110,突然閉目養神的男的曹著他腦袋就是一拳,他起身正準備回擊,男的亮出了刀子,猛地向那青年一刀,頓時鮮血直流,男的摀住傷口,此時車上異常安靜,所有的人都看呆了。然後那青年被扔出車外,緊接著一個一個的踩著青年的血跡走了出去,乖乖的排好了隊,我最先下車,排在了第一位。

  這時剛才在車上的那個老女人說話了:大家把錢、手機、手錶都拿出來,小兄弟,從你開始。她拿著個皮袋子那個司機跟在她後面,手裡拿著明晃晃的刀子,我趕緊把錢包拿出來,把所有的錢都放進那袋子裡,然後還把兜裡的零錢都掏了出來,還有手機,都仍進袋子裡,心裏想到,這幫畜牲,指不定就捅你一刀呢。我旁邊的大哥也把錢都拿出來了,那老女人走到了那年輕女人的面前,那年輕女人臉色特青,早已被那老女人的眼光嚇得魂飛魂散,發什麼楞,趕緊的,她哆嗦著翻那小包,老女人一下把她的包扯了過去,翻了翻,拿了一包東西出來,仍在地上,我瞟了一眼,好像是避孕套,然後老女人把所有的東西都倒了進去,女的嗚嗚的哭起來,老女人看了看她的耳環,她下意識地摀住了耳朵,正在她猶豫的時候,老女人伸手一個耳光,緊接著去扯她的耳環,女的拚命護住,司機使勁地踹了那女的一腳,痛苦的蹲在地上嗷嗷大哭, 她旁邊的男朋友已經被嚇呆了,機械性的把錢包都扔進去了,然後蹲下了,那司機走到他跟前,說了句:呸!一腳把他踹到地上。然後繼續跟老女人收錢。等大家依次把所有的錢都乖乖地裝入那黑色的皮袋子後。那幫畜牲就上了車,揚長而去。這幫畜牲,連行李都拿走了,只留下滾滾的塵土。

  現在所有的人都從驚慌中醒了過來,個個破口大罵。罵那幫人的祖宗十八代,三親六戚,此時那個青年躺在地上,滿手是血,正捂著他的傷口,呼喊救命,那位農民走過去了,我也跟著走了過去,他看了看我這瘦小的身板,示意我在找找其他人,我說:嘿,幾位大哥,他們根本沒聽見,只是面朝著汽車離去的方向越罵越起勁。阿Q,我心裏罵道,於是只好走了過去,拉了那位大哥一下,然後指了指那位躺著的青年,說:咱們趕緊救人吧,他一回頭,所有的人也跟著回頭了,這時大家才走了過去,有的說趕緊打120,一摸才知道沒有手機,那位農民說道:咱們趕緊把他送醫院吧,救人要緊啊,誰知道路?那位兄弟過來幫個忙,一起扶一下他。大家聽到這句話,才真正的醒了過來,有個人說道:這他媽是哪啊,旁邊的人也說:什麼鳥地方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這個問題上,半天也沒個人過去幫忙。我真想說句,什麼鳥人啊。緊接著,那幾個知識份子便湊到了一起,其他人也湊了過去,七嘴八舌的討論。那對情侶已經分開了,男的也湊了過去,女的在待在原地,使勁地踩了幾下避孕套,然後朝我們走了過來。

  那青年已經奄奄一息,血還在往外流。突然,那幾個知識份子過來,對我們說,我們急著趕火車,先走了,你們得趕緊把他送到醫院啊,然後轉身走了,其他那幫人也跟著走了,農民大哥說,咱們走吧!我背他。我和那女的分別走在他的兩旁。

  那幫人轉眼就不見了,我不禁罵道:鳥人!,那女青年說:現在這些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說:你怎麼不走呢?她答道:我才不願同鳥人在一起呢!你耳朵怎麼樣了?我問到,他說:沒事了。我說:你的耳環呢,幹嘛不把它給那老女人,她沉默了一會,然後拿出那耳環,笑了笑,隨手扔在地上,然後問我:如果你的女朋友遭遇到我這種情況你會怎麼辦?我頓了一下,說到:我沒有勇氣去和那幫畜牲拚命,但是我願替你埃那一耳光。她又沉默了一會,問:要是那錢包是你女朋友送的,你會扔嗎?我討厭回答這種幼稚的問題,便說道:會,她問為什麼,我說扔了不可以在買嗎?她沉默了,我猜她肯定是在想女人在捍衛愛情的時候,男人在做什麼?

  拐了好幾個彎才看見公路,看見公路上飛馳的汽車。我們停了下來,準備攔一輛車,看見車來了,我們就興奮得招手,但車子都過去十幾輛,就沒有一輛停下來,農民大哥很著急,手不停地在額上擦汗,前面有來了一輛貨車,突然那大哥走到路中央,司機一個急剎,輪胎在路面上磨起了一股青煙。司機腦袋伸出窗口便罵。農民大哥跑了過去,向他說明瞭情況,那司機向那受傷的青年看了看,我深吸了一口氣,真擔心這個司機也和那幫畜牲一樣。突然那司機打開了車門,一起下來抬那青年,由於駕駛室只能坐三個人,留下了那女青年和我。

  公路上塵土飛揚,她趕緊用手摀住鼻子。我說走吧,她問:我們去哪,怎麼辦? 她一分錢都沒了。我告訴她:我們先走到有自動取款機的地方,取出錢,然後去買車票。她說:謝謝!

  當夜色籠罩整個北京城的時候,燈火更加輝煌了。晚上九點多,我取出1000元錢。我真慶幸那幫畜牲沒有把我的錢包一起搶去,我告訴她:那幫畜牲也不算壞,他自少留給了我們一條路,比起那幫見死不救的畜牲好多了。她點了點頭。

  第三天,我便那著車票坐在候車廳,車票雖說難買,但怎麼也比貪圖便宜強。不經意間,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發現了那群知識份子,我啪的吐了口痰,然後等待著檢票。

  當列車緩緩駛出北京站的時候,這一切都成為了往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