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歷史 紐約退黨遊行集會側記

2007-04-11 05:16 作者: 蕭陽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4月8日下午,來自全球各地近千人士聚集曼哈頓聯合廣場,聲援中國大陸兩千萬民眾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集會特邀新唐人「熱點互動」主持人李欣主持。

退黨服務義工:要退的人遠遠超過兩千萬


4月8日紐約百老匯大道上延綿幾公里長的遊行隊伍中很引人注目的是「未來中國」的第三方隊,他們中有很多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

退黨求之不得

不止一位義工告訴記者,在大陸,想要退黨的人太多了,遠遠超過兩千萬的數字。來自俄羅斯的楊先生說,他在國內的熟人朋友都是中層以上的幹部,也都算是現在的這個體制的既得利益的受益者,可是他們都太瞭解共產黨的壞和腐敗了,如果能有個辦法退黨,又不會有什麼危險,比如用化名呀,小名呀,他們都求之不得要退。很多人是苦於沒有這個渠道。

來自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的周女士說她所在的服務點設在大陸來港旅遊的一個景點。通常大陸來的遊客只會在那個景點停留15分鐘,但是多的時候他們幾小時之內可以收集到幾十位要求三退的名單。她說:「我們有的時候多的,一個晚上可以退 76個,我們三個人加起來,一個晚上可以退76,就看你怎麼講。講道理講明白了以後呢,他知道就是要保命啊,就是退出共產黨,退黨能保命,所以他就會馬上叫你給他取一個化名。」

她還講了最近幫助幾個人退黨過程中的故事:「有個大陸來的遊客,要三退。我說我幫你取個化名。我說叫‘平安、吉祥 ’,取了很多他都不滿意。後來我說‘健康’,他說‘好!!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打倒共產黨!’他這樣說,真的。很多啊,太多了,你知道嗎?有一對夫妻也是大陸來的,我就問他‘哎,那位先生,您退嗎?’他聽我講兩句他就說‘好,退吧,退吧。我自己取個名字,’我本來想給他取,他說不用,‘我叫馬丁,那個女的叫路德金。’他們兩個人自己起的名字。」

發自內心的高興

記者問道大陸來的遊客會不會有顧慮,有害怕中共不敢退的心理,另一位香港的義工鄭女士說,其實很多大陸遊客看到的退黨服務中心的時候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她說,「他們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真的是高興。我們都看的到,那個表情呀,發自內心的高興。前兩天還有個三十多歲的小夥子,我告訴他你可以用化名退,他說,我幹嘛要用化名,我就要用真名,他真的用了他的真名(退黨),還告訴我們他是哪個軍區的。」

來自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葛女士也有很多在旅遊景點和網路上向大陸人士提供退黨服務的經歷。她說,「我在DC碰到一個旅遊團,跟他們講九評的內容,講三退呀,有個人就問我,你說到底共產黨什麼時候倒臺啊?是一個月,兩個月,還是半年,一年?他很想知道。臨走他悄悄告訴我,‘我半年前就退了’。」

滾雪球

葛女士還經常在網路上為大家提供退黨服務。她告訴記者,「還有在網路上碰到的人,有些自己知道了立即告訴他所有的朋友都來找我退,這些網友是年輕人,年輕人技術很先進,還教我怎麼能同時跟好多人一起講三退的事。他們退了,又叫他們的各自的朋友來。。。你知道嗎?這真的像滾雪球一樣,我有的時候真是覺得什麼是天象,天意啊,這就是。人心所向呀。」

葛女士說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們也經常交流,她知道有一些大陸的義工做的特別好,有的都是幾十歲的老人家,可是經她們兩三個人手三退的人都已經上萬人。

「我來見證歷史」

來自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丁先生特地在4月8日這天備好西裝,領帶,準備穿著非常正式的去參加在紐約聯合廣場的聲援退黨的集會。他說穿著正式的是為了表示他的鄭重。

他告訴記者,「我來這參加這個集會是為了來見證這段歷史。」他認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這個退黨的事情非同凡響,甚至有別於當年前蘇聯和東歐前共產國家的轉型。

為什麼呢?可能是來自華盛頓這個國際政治中心的緣故,丁先生有一個比較獨到的視角。他說,「蘇聯和東歐前共產國家的轉型都或多或少的仰賴於外部的助力,直到今天美國人都非常喜歡里根,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里根最大功績就在於堅持對共產國家的‘圍堵’政策,很多人將前蘇聯的倒臺視為美國在冷戰中的勝利。而今天的中國就很不同,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大國所謂的民主自由都停留在了口頭上,而實質上都是在跟北京做生意,貿易,利益關係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實質,這種經濟上的‘一體化’甚至在客觀上是在幫助中共的這個政權。就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什麼外界的政治支持情形下,中國人民還在自發的,自願的要脫離中共的控制,這是尤其了不起的事。」

他說,可能還沒有很多人意識到,但是很快的,所有看到或是參加這個集會的人就會體會到我們真正是在見證一段非凡的歷史。

西方人的祝願

遊行集會的旁觀者中有位身著筆挺西服的David Adler先生。他告訴記者他在幾年前曾以官方身份去過中國,還住過釣魚臺國賓館,他聽說兩千萬中國民眾的退黨,團,隊的消息後滿臉笑容,說,中國人終於能有自由了,很好。他說他去中國時就覺得他所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東西,中國人是否真正自由了還很難說。

另一位原籍古巴的Ashley Bove說他希望有一天古巴或是中國人都能像在美國一樣自由。家住紐約的Kathy則說希望有一天這些遊行的人能去北京的大街上舉行這樣的活動。

集會快結束時還有一段小插曲:因為集會當中有至少三撥人,臨時當場決定要退黨,集會發言的時間比計畫的要長。等到預定結束時間時,紐約警察很禮貌的前來提醒集會主持人時間到了。結果有一位大約40多歲的美國白人男士一時誤解,很氣憤的衝上來指責警察,說,真丟臉,人家這麼好的活動,你們還要強令停止。集會組織者倒正好有機會來跟很多警察和觀眾在來講清活動的內容。西方人聽到中國人退黨時都非常讚賞,有一位離開後還特意折回來關切的詢問集會的現場播給大陸看,那麼大陸現在是幾點,中國觀眾能否看到。

美國在見證

週日的集會是在聯合廣場。聯合廣場是紐約甚至全美國都有名的一處社會集會場所,1882年第一次慶祝美國勞動節時有大約一萬名工人的遊行慶典是循著這次退黨集會相似的路線進行,聯合廣場是當時的主席臺所在; 2001年911之後,聯合廣場成為紐約民眾自發的悼念場所。在美國,很多處這樣的歷史景點都在見證著這個歷史的大事件。

來自華府的另一位集會參加者陶女士說,她常常去白宮前的公園里拉橫幅,給那裡的中外遊客講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真相以及退黨大潮。有一次剛好趕上一個反戰的集會,一邊是布希總統的反對者,口號是「no more year」,一邊是布希的支持者,口號是」two more years」,結果等她打開她的橫幅時,上面的詞句得到了不管是」no more」派還是」two more」派的一致支持和同情。橫幅上寫的是英文的「中共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當時有個經常出現中共人士模樣的人,開始破口大罵她們時,有一個年輕的小老美,本來還對陶女士的真相材料不置可否,聽到這個中共人士的謾罵時,差點沒有拿他的吉他來追打這個中共人士,並說來活摘你的器官何如。陶女士說這個中共人士嚇的一溜煙的跑了。

陶女士說她經常在白宮碰到來旅遊的中國人想要退黨,她說每次幫別人退黨後,他們都會走出去很遠還用眼光跟她打招呼,她能覺得他們真的非常感激她,也真的很高興。陶女士也經常碰到白宮附近上班的美國政府工作人員,就告訴他們講中國人知道共產黨邪惡,他們在退黨,在 「解體中共」。陶女士說,「聽到的人都很高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