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農村人與一個中共官員的對話

2007-04-23 19:53 作者: 清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爸爸是中共黨官,我媽媽先上班,後經商。
我是一個農村人 :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是農民,上輩是農民,這輩還是農民。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出生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也出生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出生在醫院。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出生在家裡床頭。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從今天起我成了共和國一名幸福的小公民。
我是一個農村人:從今天起我成了共和國一名光榮的納糧人。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享受國家和父母單位給的各種福利 。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交納國家和村裡按人頭攤派的各種「稅」 。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多幸福啊,滿月了,辦了30桌,賺了10萬元花花人民幣。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多「光榮」啊,滿週歲了,爸爸發了一籮筐紅雞蛋,收回5張伍零劵。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父母的工資基本不動,老娘基本不用,我反正也出來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父母賺的鈔票基本不動,種的糧食交了公糧,還勉強能吃到過年。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的童年玩各種玩具。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的童年玩各種泥巴。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上幼兒園了,上下課專車接送,汽車空調好冷。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可以跟大人後面揀稻穗了 ,我幫爸媽推裝谷板車,馬路燙腳板。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經常吃零食,書包裡過年的紅包還沒用盡。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經常把快熟的玉米掰來吃,口袋裡好多小石頭,玩玩也蠻來勁。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上小學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也上小學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的學校好漂亮啊,球場好大,「新中國」給重點學校蓋的教學樓好高啊。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的學校好古典啊,前後綠草茵茵,「舊社會」的地主蓋的寺廟真結實啊。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們的課桌好現代啊,有點老闆桌的氣派,可前面坐著一個恐龍,掃興。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們的課桌好實在啊,散發著泥土的芬芳,但還要自己帶凳子,鬱悶。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媽媽好疼我,經常給我零花錢,有些叔叔阿姨像我仔一樣陪我玩,經常塞給我鈔票。
我是一個農村人:媽媽因為我老喊吃糖,經常打我屁股,好疼 ,哥哥姐姐老喊我幫助提籃子打豬草。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星期天了隨便去逛公園,可以去少年宮騎木馬玩,摔了一跤,老師被我媽罵的要死。
我是一個農村人:星期天了我要去放牛,順便要割草,偶爾可以騎大牛玩,摔了幾跤,沒人知道,媽媽我不告訴她,只是疼的我要死。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生病了,爸爸要幹事用車送我去醫院看病,聽說報銷後還有賺,順便帶點補品,我這麼小就開始補。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生病了,爸爸把架子豬賣了,帶我去看病。路上順便摘點野山菌,晚上貪黑打個野兔兔給我補。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長大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也長大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媽媽告訴我要學習努力。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告訴媽媽我要努力學習。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家買了摩托車,過年添個小汽車,上課上班其實不用自己的車。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家又買了一隻小母豬,也許明年就能下小豬崽了,賣豬仔也推大板車。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上高中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也上高中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媽一個月的工資可以夠一年學費,我爸的錢我媽有的不知道,有的我知道,大部分大家都不知道怎麼來的。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父母種了一年的地,賣了豬,攢的錢也夠我一年的學費,爸媽的錢我都知道,我用的錢我媽知道後她背著我哭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要高考了,媽媽說保證上好好大學!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也要高考了,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考了576,我有好多本本記錄多項專長,我的第一志願是北大就上了北大。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考了675,我的第一志願是北大,卻考上了本省的重點大學。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爸爸給了媽媽一沓票票,媽媽帶我到北京轉了半月,請了老師吃耍後,交了學費,給我5000塊零用。
我是一個農村人:父母借了一個村子,學費還差1000,又賣了母豬,我提前一月上省城幫小工,又多積了400,勉強夠了。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大學裡的妹妹真多啊,抓緊時間別虛度,把手機配上,有時晚上分身乏術時間不夠。
我是一個農村人:大學了可以做家教,抓緊時間掙錢把解放鞋換了,打兩份工分身乏術體力不夠。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爸爸官場被「雙規了」,媽媽辭職開的公司壯大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父親不想種地了,年年賠錢,媽媽說餵豬虧本。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家裡的千多手股票全轉給省裡一把手了,爸爸在「三講」活動中出經驗了,升了半職,聽說媽媽公司把對頭擠垮一家。
我是一個農村人:父親不種地了,照樣給國家和村裡一年交300(提留等),爸爸想到市鎮拖板車,媽媽來到街上看到好多大媽在擦皮鞋。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爸爸想把族人都弄出來,堂叔也開了家辦公用品店,表姐開家服裝店。
我是一個農村人:爸爸到市裡拖板車,賣件市場准入「黃馬褂」要500,媽媽上街擦皮鞋,看到城管就要躲。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爸爸給媽媽公司各種優惠政策,稅收減免。爸爸一年打兩個電話,堂叔、表姐生意也不差。
我是一個農村人:家鄉的提留年年繳,中共官員還讓我父親交錢辦各種證。媽媽擦鞋箱被搶3回,皮膚被扯破2處,腳被扭一次,損失200元。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媽媽公司的出納天天去銀行存錢,我媽在銀行一進就是VIP室。銀行經理笑臉相迎。
我是一個農村人:年底討薪,搬運包工頭又罵又打,爸爸身體帶傷,媽媽以淚洗面。我強忍笑語勸慰。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中共政策說我爸爸抓「穩定」有功,下屬公司開除兩個法輪功學員,又判勞教,搞錢5萬,上下有獎。中共搞材料樹典型造新聞上電視,我爸又有政績了。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在大學認識兩個老師就煉法輪功,老是幫我,和藹可親。我在想,CCTV簡直是爛狗放臭屁──臭不可聞。中共政府說我父親進城打工製造社會問題,還想維權討薪,威脅說:再討薪就連板車也拖不成。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爸爸佔用公家時間和媽媽每個暑假帶我國內國外旅遊,國內三山五嶽不好耍,新馬泰、歐洲十國游倒還行,費用全報銷,外帶各國好玩意。
我是一個農村人:父親最近白天拉板車,晚上又要搞搬運,任務不輕,每天早起晚睡,一個月下來根本沒有休息。我也忙著打暑假工,現在家教也不易,憑著我的好口語,總算又可以賺800元。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香港人真奇怪,喊遊行就遊行,法輪功到處煉,這在中國還了得,共黨的一國兩制難道想搞真的?歐洲人也怪,也煉法輪功,中國功夫蠻盛行,他們政府怎麼准許自殺的功法煉功?後來爸爸說:中共的宣傳專騙老百姓,哪有真話,你以後可得要注意。不可相信共產黨,只有拿到權和錢才是真的,哪有什麼道義,要不擇手段搞來就行。那一天,我得了中共的精髓。
我是一個農村人:那晚上,我爸爸終於累倒了,得重病了,東籌西借住上醫院了,真是「喝血社會」,住了兩天,打了兩瓶點滴,2000多元,明搶錢也沒有這麼的……我爸死命要出院,老天保佑,幾天後,病慢慢自己好了。我明白了:窮人什麼最重要啊,是身體健康,是命最要緊。真要有好功法,得煉。聽大學老師說法輪功很好,講「真、善、忍」,挺在理,做人不就得這樣嗎?得深入打聽打聽。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們家住在漂亮的樓房,前後小院,多麼愜意,樓前汽車不斷,很多前來送禮,媽媽美容未回,我幸福的打電腦遊戲。
我是一個農村人:中共官的漂亮樓房是我的父輩兄弟們蓋的,有人腳手架上摔下喪命,想想氣悶。爸媽郊外租房居住,一月也要幾十。媽媽擦鞋剛回,爸爸板車打氣。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畢業了不要國家包分配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畢業了國家不給我包分配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父母找人送錢50萬,我進了省城大機關要害部門,成為人民的「僕人」。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沒有關係,隻身走出校門,依然做著國家千千萬萬中的一個「主人」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是黨的僕人,人民的公敵,但黨有槍,我想搶國家的「主人」就搶。我現在有的是金錢、權利,每天想的就是不同的享受和女人。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是國家的「主人」,「主人」被「僕人」所搶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我現在看了《九評共產黨》,有的是自由精神,每天想的是搞清中共黨的黑幫內情。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共黨使勁增長稅收,在用之於民的時候總是首先想到「公僕」,真是感動。
我是一個農村人:中共暴斂無度,中共惡黨在取之於民的時候也總首先想到我和我的兄弟姐妹,真是噁心。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最近我爸常做惡夢,汗濕重衫,悄悄告訴我:非典時期共黨人隱瞞多少死人數目,病人三天就死,那個真是恐怖無比。還有,本省就有關押在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活體摘賣他們器官,日進斗金,來錢是快,慘不可言,也看的是膽戰心驚。
我是一個農村人:最近我爸常有爺爺託夢,講人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吃苦是福,不可害人。我看完《九評共產黨》,已然了悟:共黨歷史上殺人如麻,乃邪靈化身,草菅人命,害人無數,共黨份子必有災殃,不可入黨,保持清醒,不可貪圖邪黨的富貴。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國內許重金鎮壓維權民眾,尤其是法輪功和那些高智晟,那煉功的還想轉化我成好人,世間哪有好人,真是做夢的「痴人」。遠至非洲,都是我送錢外交的邦交好友。海外使館有我的同黨,用巨款收買媒體,發表我黨似是而非的言論,到處派出特務,耍賴打諢干擾視聽,享受外國充分的自由權利。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們積極關注維權動態,參加絕食運動,抵抗暴政。前日午後,又認識了兩個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不要金錢,送我資料,我看法輪功傳播數十國,真是高德神功。後聽聞惡黨的種種暴行,不講人性,真是陰毒,尤其是活體摘取器官牟利,一條龍的作業,駭人聽聞,中共竟有如此惡魔行徑。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積極消費公款,群體比賽包二奶,倡導擴大內需,調高我的GDP ,拚命騙拉外國來投資,多搞幾個 「首長工程」,坐牢我的地位。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努力打工,常常捧讀《九評》,有好多我這樣青年的農村人和城裡人,認清了惡黨嘴臉。我昨天終於上網退出共青團、少先隊,真是幸運。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暗笑歐美等不懂中共我黨的險惡用心,只看我外交辭令和媒體聲音,加上我金錢開道,輔以恐嚇在華外企點點陰火,保你有來無回,統統迷暈。CCTV上兩手一橫,嗨,現在是人權的最好時期。
我是一個農村人:中共說一套,做一套,心裏想的哪有我們百姓。看似法規健全,機構齊整,那只是忽悠老外和咱小老百姓。什麼截訪,監控,騷擾,恐嚇,綁架,暗殺,栽贓,迫害,邪黨哪樣沒有用盡。那談的上人權,呸,命都難得有保證。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黨報電視的新聞,十萬喉舌億萬銀,真真假假,小喜大報,大災化小,精緻美輪,全是我黨的「偉大、光榮和正確」,那手段可是爐火純青、花樣迷人。
我是一個農村人:報紙要攤派,CCTV臺又多,每天鴰噪邪黨歌。近期裝個「小耳朵」,《新唐人》的節目也蠻多,《九評》視頻天天放,《希望之聲》夜夜聽,不怕你共匪手段有再多。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貫通青藏鐵路,瘋搞鐵路大提速(聽說鐵路上很多人叫鐵道部長劉志軍為劉瘋子,亂搞單操害司機),修建三峽大壩,08舉辦奧運,GDP高速增長,虛張我共黨聲威。什麼資源浪費,江河斷流,污染遍地,民眾困苦,我只搞幾年,錢財足矣,哪個為民請命。
我是一個農村人:物價又漲,路費又貴,房價高揚,出門遇搶,什麼社會。娼妓遍地,假貨
橫行,現在的官員像土匪,就算搞經濟,辦奧運,大提速,也只是肥了中共個人,百姓真是好難活命。有誰體諒百姓,聽說北京有個高智晟。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是共黨的奴僕,我為共黨賣命,共黨給我們大把金錢和無度的放縱,腐敗糜爛是共黨唯一的凝聚力。
我是一個農村人:我是國家的公民,共黨把持了國家機器,逼迫我們為共黨奉獻一切,國家恐怖主義就是中共流氓地痞特色的社會主義。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共黨講「假、惡、暴」,慣耍流氓行徑。我謊言加暴力,重金加美妓,暗殺加陷阱,我狂搞亂髮財,我左手抱美妓右手緊握殺人斧。我要像個人共黨裡我沒法混,我要講良心共黨可能要我命。
我是一個農村人:細閱典籍,法輪功講「真、善、忍」,時時修心做好人,心懷眾生大慈悲,金錢美色不動心,面對屠刀無所懼,一心要把真相傳,制止迫害步不停,身在難中還救人,此等境界非凡人。勇氣何來?朝聞道,夕可死,仁義之師,無敵天地行。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縱觀歷史,暴政總是不長,嬴政王朝才20多春,商紂王也自焚而亡,世界打擊人民的公敵也越來越緊,薩達姆你的被絞怎死的那麼難看,我殺人麻木的雙手,何以今日也有些許的顫抖。
我是一個農村人:但觀史實,因果循環,報應不爽。為善者終得善報,為惡者難逃天譴,古有尤渾秦檜,今有610邪惡官員任長霞之流,據說發生車禍,唯任這廝身死,死像怪異奇醜,真是天意茫茫無可違,平安乃從善中求。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昨日的狂歡總是短暫,心理的漆黑與日俱增,聽說2000餘萬同胞退黨,末日的恐懼越來越濃,今天的陽光也感覺不到一絲溫暖,我黨首長的叫囂又在耳邊呱呱怪叫著,活像吃人的老禿鷲。
我是一個農村人:邪黨治下的生活依舊艱難,心中的光明越發璀璨,來人世的誓約已經明悟,何難能阻成神的步伐,連宵風雨只是錘煉了金剛意志,無上慈悲的尊者正在期望無量眾生的回歸,神的路上我奮起直追。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狂野的情慾這麼快淘空我的身軀,肥嘟的贅肉自己看看也作嘔,發虛的眩暈總上頭,人參抵不過五糧液,我可是風華正茂四十多,共黨是壞,心裏清楚,我的手段就很多,左抓錢來右耍權,哪裡管得那麼多。
我是一個農村人:修心斷欲樂逍遙,身輕體健如小夥,真相送到十里外,退黨的人數漸漸多。想想中共官員還很多,官員深受共產邪靈控制著,我受迫害無怨恨,擔心黨官災殃來了恐難躲。不如先送他小手冊,外加新唐人新年晚會的《為何拒絕》歌。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昨日碰到法輪功,朝我走來笑著打招呼,我就裝著沒看見,畢竟搞了他們幾十個,現在還有幾個牢裡坐,還得避開躲一躲。
我是一個農村人:碰到那個中共官員,我笑他就躲。實話告訴你:要你躲的是邪靈附體是共魔,你有心改過向善才是你的真自我。我先幫助他清除邪靈附體再說。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法輪功的資料也看過,煉功健身好像是無錯。深想煉功的有一億多,破壞我黨執政的大穩定,我不整你整哪個,天安門自焚栽贓不為過,下次碰到法輪功,倒想和他駁一駁。
我是一個農村人:見面他還歪理硬,也怪黨文化中毒深。煉功人多是不錯,大家都講「真、善、忍」,世上還怕好人多。中共江腫(江某某)妒忌重,難容高德與神功,上竄下跳放狂語,不顧眾人的反對,一意孤行演小丑。你是黨官也受害,政治任務不能當天理,執行命令不能當藉口,難道文革整死人也合理?更別說天安門蓄意自焚栽贓放火與殺人!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理虧,也整死了不少人,他們揭露真相蠻頑強,不搞暴力只有和平訴說,聽說國外還搞了三大媒體,大紀元、希望之聲電臺和新唐人,法輪功怎麼是越被打壓越精神?
我是一個農村人:法輪功講「真、善、忍」,世界各國都歡迎。大法學員不畏中共強權講真相,感動無數善良人,為了更好更快的救人,千辛萬苦辦了三大媒體,為的是:可貴的中國人,法輪功沒有錯,你快快覺醒,退黨退團退隊保性命!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我得看看我老父親,最近檢查得癌症。年年他體檢無問題,這病咋來的也搞不清,公費醫療效果也不行,天天聽他痛得直呻吟,我心揪的也不是滋味。
我是一個農村人:唉,報應來得是好快,以前迫害他沒少害人。我懷揣護身符和《絕處逢生》,買點水果來看他的老父親。形容萎靡不敢認,好歹還能聽的清。近前我把心意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心悔改把黨退,看見他眼裡熱淚滾,可能他心裏道理明。出門黨官把我送,下了電梯又送幾百米。

我是一個中共官員:前日他又送來《九評共產黨》,我兩天兩夜看完枕難眠,中共若真是邪靈附體,它天天在喝我的血,它時時在吸我的精,我不也是受害人。我的命邪靈在捻著,好日子恐怕也不多,沒有性命享受不到,權錢再多有何用!退出中共,能擺脫邪靈,這個事情誰幫做,可能就是法輪功說的神喲。我的老父親癌症竟然惡性轉良性,「法輪大法好」五字真言勝過了神醫。這個世上好多的事情馬列主義的確說不清,善惡有報可能是真理。
我是一個農村人:今日路上碰見他,主動上前笑著把話提,說大紀元網站怎麼上,是不是有個自由門,他也想親自把邪黨退。他還說:你們的事情我不管,安全也得要注意,如果上頭有動靜,我會提前跟你說一聲。他的老父親,今年有六十七,昨天打電話來說的好客氣,還說親自感謝來登門。我說:你老在家好好養病,登門道謝不要提,記得一定牢記「真、善、忍」。

我是一個退出中共的官員:我還有不少好友和親戚,自由門、無界代理下載東西真是快,幾分鐘下來,電子書就是一堆,其中之一是《九評》,我把電子書打個壓縮捆,給親朋好友電腦上粘貼了一份又一份,見面就問看了否,不看我還有點不高興。
我是一個農村人:退出中共邪黨的人好多,退黨打字都忙不過,有的朋友認識真是深,退黨聲明寫成書,沒有五千也有三千文,全打上去要幾個時辰,搞得我也好矛盾,一想邪黨伎倆花樣多,這不是現成的破解絕妙文,再累我也看要清楚,不漏一句就用原文。

我是一個退出中共的官員:有幾次開大會我差點把退黨的事兒寫進報告裡,平時打牌喫茶的時間多,好好話話惡黨罪,聚會喝酒只要不醉,我都記得再把退黨退團退少先隊的話兒催。
我是一個農村人:正法洪勢威力大,善心回歸天地春。共黨邪靈休要逃,我立掌發正念清除你。中共鐵桿走卒你注意聽,拿著人民的錢搞迫害,你的罪孽可不輕,維權的大浪就要覆滅你,全民反迫害的日子已很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