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行長薪水曝光引發爭議 銀行行長該拿多少錢?


「衡量一家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是高是低,主要應看他的經營業績好壞,給公司帶來了多大效益。」著名管理學家、中國人民大學組織與人力資源研究所所長吳春波今天告訴記者,拿上市銀行高管薪酬與普通員工比,進而得出高管薪酬過高的做法是沒有道理的。

  昨天有媒體報導稱,8家A股上市銀行2006年年報披露完畢,銀行高管年薪均在百萬元以上。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以446.18萬元年薪居各位行長之首,收入「最低」的是興業銀行行長李仁傑,年薪為101.4萬元。深圳發展銀行董事長法蘭克·紐曼以995萬元年收入成為董事長中的首富,而中國銀行董事會秘書楊志威更是以561.8777萬元的年薪,成為超過本行董事長年薪的董秘。

  該消息一出,立刻引發了銀行高管薪酬高不高的爭論。

  有評論認為,上市銀行高管不當高薪是在竊取股東財富。美國高管薪酬10年普增3倍,2005年美國公司首席執行官的平均收入是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369倍, 1993年是131倍,而1976年只有36倍,今年標準普爾前500家公司總裁的年收入,預期將比去年增加10%至15%。我國上市公司高管薪酬也在上漲,儘管絕對數值不能跟美國比,但增長幅度仍然驚人。

  假定普通工人年薪為2萬元左右,則高管收入與普通工人的收入差距已經處於美國上世紀90年代的水平。以我國的經濟體量與美國相比,這份收入絕對算得優厚,這還沒有算上年薪以外的收入。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日前接受和訊網採訪時表示,幾大國有銀行高管是政府任命的,給他們如此高的年薪等於自己給自己薪水,問題比較多。其他小銀行高管都是聘用的,之前已經談好年薪問題,所以問題少。

  易憲容說,不能說國有銀行是業績好了才給高管這麼高的薪水,目前國有銀行利潤還是自利差收入和政策扶持,所以給高薪不合理。

  「要討論上市銀行高管薪酬高不高,首先得有個標桿。」吳春波今天說,首先要看上市銀行效益如何。如果銀行比往年下降,高管薪酬卻在上漲,就有點不合適了。

  幾家上市銀行的年報顯示,按國際會計準則,2006年工行稅後利潤增長31.2%,中行淨利潤同比增長52.38%;浦發行淨利潤33.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1%;民生銀行同比增長43%;招行淨利潤增長87.69%,其他各家銀行的增長均在30%至50%的區間內。

  吳春波說,第二個要考慮的標桿應該是上市銀行的薪酬制度。如果高管能得到多少薪酬已經董事會明確規定,高管拿高薪是當之無愧的。但如果高管憑藉權力給自己定高薪,那麼他肯定是在超越制度掠奪股東財富。

  有網友說,現在的銀行行長們,比的不是工作業績,而是比同級人員的工資水平。一般員工平均一年只有2萬元,比起動輒上百萬元甚至幾百萬元的各級行長們,真是少之又少。「建議國家要在國家獨資銀行企業高管人員工資方面實行立法,確立最高限額,確立與員工的比例,從而維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該網友說。

  在吳春波看來,最不講理的做法就是拿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與普通員工比。「銀行員工為啥不拿自己的工資和農民比呢?和農民比,他們的工資絕對是高薪了。」吳春波說,銀行高管是一種特殊的人力資源,和普通員工不太一樣。高管要承擔高風險、高責任、高壓力,要為公司和股東創造價值,當然也應該獲得高回報。如果和國外同行比,國內上市銀行高管的薪酬也許只是他們的零頭。

  還有人說,銀行高管與普通員工收入差距過大,不利於社會和諧。吳春波則認為,和諧不是平均主義。以馬蔚華為例,雖然他的薪酬在上市銀行行長中居首位,但這個錢由他拿是理所當然的。「拋開公司效益不說,單看招商銀行的管理和服務,就比其他銀行好得多。」吳春波說。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傑認為,不能簡單將高薪看作是掠奪股東財富。在現代企業的分配制度中,對企業中任何一名員工即人力資源實行的是工資制,對企業中的技術創新者和職業經理人即人力資本實行的是薪酬制。前者是由人事部門決定的,後者則是由董事會直接決定的。工資是人力資源作為勞動而享受的回報,而薪酬是人力資本作為資本享受的回報。

  「中國的企業文化往往過多地強調平等,這不利於人力資本的發展。」魏傑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