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紅軍家屬的心裏話

2007-05-05 23:43 作者: 飛翔鴿/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姓王,今年八十一歲啦,是個孤寡老人,無兒無女,住在一個小縣城,丈夫以前是個老紅軍。

一九八七年丈夫死後,我一個月只有二十二元錢,交了十二元的房租後,只剩下十元錢,就這樣生活了近三年。由於生活艱難,我只有到處撿柴燒。

後來我想下輩子好過點,就從一九九二年開始信佛教,曾經到霧風山上一個獨廟裡苦修,去的第二天,大雪封山,杯大的冰棍都搖不動。我一個人在四壁透風的破廟裡呆了快三個月,真是嘗飽了苦、冷、餓的滋味。別人送來的菜被老鼠吃掉了,屋裡漏雨、漏雪、被褥都被淋濕了,所幸還有一擔炭,有火取暖才沒被凍死。

雖然我一個人住在高山頂上的廟裡,三個月沒有下山,但我既不感到害怕,也不感到冷清,因為廟裡有佛和菩薩的塑像,有時還有很熱鬧、歡喜的感覺。但是畢竟年紀大了,身體吃不消,堅持不了,最後就回來了。見到我的人都說我「老了快二十歲了」。

從山上回來後,我繼續學佛,但是廟裡勾心鬥角的,嫉妒心又很重,我就不願意去了,於是回到家裡修,就這樣過了八年。

二零零一年經人介紹,我看到了手抄的《轉法輪》卷二,看了之後覺得很好,就決定修煉「法輪大法」。很快的,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皮膚白裡透紅,白髮中也長出了黑髮。以前佛教中的老朋友遇到我,都說我胖了很多,跟以前相比真是判若兩人,走路輕快,哪都能去,越活越年輕,越活越精神。

很多人也猜到我是煉法輪功的,因為我自從二零零一年修大法後就不再去廟裡了,以前佛教中的書也退回寺廟了。但因為自己是五保戶,思想上有障礙,雖然我也暗暗的做了一些講真相的事。一直不敢公開承認自己是法輪功修煉者.

但是還是有個別對法輪功不理解,又猜到我是煉法輪功的人指著鼻子罵我,「共產黨給你飯吃,又給你房子住,養著你,你還反對共產黨」。並且到派出所告我.因為邪惡共產黨有政策規定<法輪功修煉者不能有地保>.我年紀大了,被小輩指著數落一通,心裏還真不是滋味。我著急但口舌苯拙講不出多少道理來,但是我心裏是明白的。我要說的是:「共產黨」對我這個老紅軍家屬並不好。我丈夫給共產黨打了江山,落下一生殘疾,他也沒要共產黨給他什麼優待,反而響應共產黨的號召做了普通職員。他死後留下我這家屬,一套房子都買不起,也沒有給我安排工作。丈夫死後,共產黨只給我二十二元的生活費,還扣掉我十二元的房租,可憐我老太婆只能到河邊拾點柴禾,撿點樹皮、樹葉來燒火做飯。十元錢買點米煮稀飯,要分成幾次吃,餓的臉都綠了。

一九八七年的時候,我也六十幾歲了。我沒有別人那麼精、能幹,力氣也小,也做不來什麼事,我靠自己省吃儉用活過來了。而今天法輪功講真相,揭邪惡。共產黨收斂了一點,假仁假義的給我加了一點錢,現在我有兩百多一點,別人說太少。

我一個老太婆講「真、善、忍」。只要能過日子就可以了。我活到今天,沒有報銷政府一分錢醫藥費,共產黨也沒餓死我,全靠老天的慈悲。如果我該死,那麼我早就死啦!不管是病死,還是怎麼死。我不該死,天無絕人之路,總會有我的活路。

當然我相信命運。我講出真實的事實和想法,並不是想謀取利益。我只是認為,不管什麼社會制度和形式不同,都是能讓人活下來的,所謂天無絕人之路。我也只是對共產黨口稱為人民服務,讓人民當家做主的幌子好笑而已。它們一貫用這「偉、光、正」的口號來義正嚴詞的壓制人民,它們從來沒有為人民考慮多少,只是考慮它們自己。對共產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我真的想不通。我們沒做錯呀?!難道講「真、善、忍」,做好人錯了?!難道我一輩子都錯了?!

看了《九評共產黨》後,我明白了,共產黨本質是太邪惡了,它原來一貫宣揚「打砸搶」,好勇鬥狠,又是無神論,因此就不難理解它是邪教邪黨了。

我瞭解共產邪黨一貫只講黨性原則,不講人性。我八十一歲了,從過去看到現在,非常清楚它的邪惡。我的爺爺、奶奶、四叔,就是被共產邪黨殺害的。我的爺爺是個小知識份子,祖上有幾畝薄田,爺爺有七個兒子,兒子們一個也沒有送去讀書。家境在戰火不斷的社會裏,只能說還餓不死。但是共產黨卻以劫富濟貧為由,綁架了我的爺爺、奶奶、四叔,殺害了他們。紅軍一邊籠絡一些人專門搶劫、綁架、勒索家境稍微富裕的,他們認為有錢的人,反覆綁架,反覆勒索,直到他們塘干水盡,家徒四壁。後來又怕他們報復,轉而殺人滅口,害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同時也一邊做一些接濟窮人的勾當,收買人心,壯大他們的隊伍。

在奪取政權後,我看到共產黨整這個、整那個,這個運動、那個鬥爭,搞的人心惶惶,終日不得安寧。只講黨性不講人性的共產邪黨還說舊社會留下來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封建殘餘,用所謂的黨性原則,不知道逼迫、拆散了多少婚姻家庭,干涉了多少人的婚姻選擇和家庭幸福。

現在,我老了。沒有兒女,沒有丈夫,身體脆弱,是「法輪功」鼓起了我生活的勇氣和希望,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著我,關懷著我。有幾次,我倒在椅子上,天旋地轉,嘔吐不止,站都站不起來。出氣不來。都是我放下生死,心想不管怎麼樣得法了,隨師父去啦!很好.結果一下什麼事也沒有。照常起來煮一大碗麵吃下.而今,我身體健康了,並沒有向共產邪黨要一分錢醫藥費,全靠我自己修煉法輪功能保持愉快的精神,健康的身體。我就是感到佛法的無邊威力。我怎麼能不感謝師父,怎麼能不為給我生命和勇氣的師父和大法喊冤呢?我要站出來揭露邪惡的共產黨,把它的邪惡本質告訴大家,並把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講給大家。

崇拜共產邪黨的人們,包括共產邪黨的分子們,它們有什麼資格指責和批判「法輪功」?批判「真、善、忍」?批判一個信仰「真、善、忍」,不斷做著好人,更好人的修煉者?難道我一個八十一歲的老太婆,從民國初期,經歷了共產黨奪取政權,到現今改革開放不倫不類的社會,我還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好壞,善惡,美醜嗎?!

請相信一個老人的肺腑直言。法輪大法好!我要堅修到底。(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