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現過的恐怖怪病--人類殺手之謎(圖)


恐怖疾病真的襲擊了日本也蔓延到全球;深山之中竟然出現「女兒國」;還有瑪雅、吳哥等等文明的相繼衰亡;在一系列神秘離奇的懸案背後,人們突然發現,幕後竟然是同樣的黑手在作怪!它像瘟疫一樣已經潛入到我們的身邊!黑手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真正的凶究竟是誰?

剛剛離婚不久的女記者響子,來到一家敬老院作採訪,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具老人的屍體,死者是在用剪刀狠狠地刺瞎自己的雙眼之後自殺的,奇怪的是老人手中攥著一張寫有「水靈」的小紙片。正在響子開始調查這起案件的時候,她又接到了自己曾經採訪過的杜川教授自殺身亡的消息,不可思議的是死狀竟然與那位老人一模一樣,這引起了響子的懷疑,她找到教授的筆記,發現上面還寫著「黃泉」、「死水」和「水靈」這些詞。

幾天後,一名神秘的中學女生由美找到響子,說她的兩個同學也在不久前先後用鉛筆刺瞎了自己的雙眼,然後自殺。由美覺得好友們的死都與水有關,於是找到正在調查水靈事件的響子。事後,響子回想起由美的一些舉止非常奇怪,便找到由美家,發現正準備上吊自殺的由美。響子救下由美,把她送到醫院。然而,情況突然惡化了,由美在喝了大量的水之後,眼前出現了令她極度恐懼的東西——被人們稱之為「水靈」的魔鬼。萬分驚恐的由美用釘子刺破自己雙眼,試圖擺脫眼前的恐怖場景,但是魔鬼依然沒有放過對她的糾纏,陷入極度瘋狂的由美在響子面前扭斷自己的脖子。現場的人們都被驚呆了,屋子裡血腥一片,似乎是進行了一場野蠻的殺戮。

經過周密的調查響子發現,「水靈」取源於一個古老的傳說。說的是人們一旦喝了來自黃泉的死水,就將受到水靈的詛咒,不能自拔,最後痛苦的死去。這就是日本電影《水靈》的故事。

每當看到日本的恐怖片,總能給人帶來一種特別的感覺,好像危險就在我們身邊。也許是因為它表現的太真實了,你感到那種恐怖無處躲藏。不過這個故事的確發生在現實生活當中——《水靈》根據日本的一個真實的事件寫成,而且它毛骨悚然的程度一點也不亞於電影……

 


1950 年,在日本的熊本縣,一個靠近海邊的小漁村,那裡的村民幾乎家家戶戶都養貓。突然有一天,人們發現自己家的貓都不見了。於是大家就分頭出去找,結果您猜怎麼著?原來他們的貓都聚到了海邊的一座山上,那些貓,有的顫抖、有的抽搐,還有的像發了瘋似的撕咬亂竄。最後這些貓竟然一個接一個地從懸崖上滾了下去!不是摔死在峭壁上就是淹死在了大海裡。那景象真是悲壯!這些貓難道是在集體自殺嗎?

三年後,就在那個發生貓自殺事件村子的附近,有一個小鎮,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兒出世了,家人正沉浸在幸福之中。可是沒過多久,這個原本健康可愛的嬰兒卻變得令人害怕起來。先是他的哭聲變得刺耳,後來竟像是在狂笑。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常常在深夜響起,連他的母親都不敢去抱他。不久後,家人又發現嬰兒的手開始扭曲,像是爪子一樣,脾氣也變得暴躁,甚至有一次還抓傷了他的媽媽!有人說這孩子是惡靈附體必須盡早找巫師來驅魔。可孩子的父母不信,他們帶著孩子來到了醫院。 

 

醫生沒有馬上答覆這對夫妻,他們只說孩子需要住院治療。可是父母還是不放心,於是他們等值班醫生都睡了的時候,偷偷的來到了特護病房,透過窗戶往裡一看,眼前的景象更是讓他們驚呆了——整個病房裡一共躺著十好幾個孩子,他們的症狀都一樣,個個都是手部扭曲、發出大聲的狂笑!難道真是惡靈附身?怪病纏身?他們到底是怎麼了?

重大的疫情引起了日本政府的高度關注,起初人們以為是一種傳染病,但是始終找不到傳染源。官方說法是一種未知的地方病。經專家醫務人員的多方調查,查明是一家氮肥公司在生產氯乙稀和醋酸乙稀時,採取了低成本的汞催化劑工藝,排放到海灣中的廢水含有重金屬汞,然後汞經過生物化學反應轉變成甲基汞,通過食物鏈富集在魚蝦和貝類體中,人或動物長期食用後就會中毒。

患者由於腦中樞神經和末梢神經被侵害,發病時會突然表現出頭疼、耳鳴、昏迷、抽搐、神智不清、手舞足蹈、行動障礙不能直線行走。輕者口齒不清、步履蹣跚、面部痴呆、手足麻痺、感覺障礙、視覺喪失、震顫、手足變形與風濕病的症狀類似;重者神經失常,全身痙攣,或酣睡,或興奮,身體彎弓高叫,直至死亡。

這就是上世紀中葉發生在日本的,世界上最著名的生態環境病「水俁病」。該病是以地名命名的。是突然爆發的一種前所未有的怪病。發病者中漁民明顯高於農民,發病前毫無徵兆,嚴重者數日內死亡,輕者症狀終身不退,隨時發作,只能以藥物暫緩痛苦。

沒有哪一起環境公害,像半個世紀前發生在日本的水俁病這樣,如此強烈地震撼人們的心靈。總結一下這一震驚世界的污染事件,給數以萬計的受害者造成肉體的折磨和精神的痛楚,讓人觸目驚心。

1950年在日本的水俁灣附近漁村中,人們發現一些人走路像貓步的樣子,抽筋麻痺,最後跳入水中溺死,當地人謂之「自殺貓」。1953年水俁地區發現一個生怪病的人,開始只是口齒不清,步態不穩,面部痴呆,近而耳聾眼瞎,全身麻木,最後神經失常,一會酣睡,一會興奮異常,身體彎弓,高叫而死。1956年在這個地區又發現五十多人患有同樣症狀的病。

經過對病的調查和研究,在1962年才確定水俁病的發生是由於汞的環境污染,特別是常期食用被污染的魚和貝類引起的甲基汞慢性中毒。這是從水俁地區的工廠排放的氯化甲基汞污染海域,使魚和貝類中毒造成的。

之後在1963年,日本新瀉縣又有大批自殺貓、自殺狗出現。1973年在有明海南部沿岸的有明町等地又發現了水俁病人。據報導這三次發病人數共計900多人,實際上在日本受害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僅水俁鎮受害居民已有一萬人左右。

水俁病是直接由汞對海洋環境污染造成的公害,迄今已在很多地方發現類似的污染中毒事件,同時還發現其他一些重金屬如鎘、鈷、銅、鋅、鉻等,以及非金屬砷,它們的許多化學性質都與汞相近,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警惕,據測定日本水俁灣裡的海產品含有汞的量已超過可食用量的50倍!

 

環境科學家認為沉積物中的重金屬污染是環境中的一顆「定時炸彈」,當外界條件適應時,就可能導致過早爆炸。例如在缺氧的條件下,一些厭氧生物可以把無機金屬甲基化。尤其近20年來大量污染物無節制的排放,已使一些港灣和近岸沉積物的吸附容量趨於飽和,隨時可能引爆這顆化學污染「定時炸彈」。而今的水俁市雖然已是天藍海碧、樹木蔥蘢、風景殊麗,但仍不能掩蓋住水俁病所帶來的後遺症:許多患者還在忍受著疾病的折磨,一些患者還未得到應有的賠償,含有甲基汞的淤泥還沒有得到安全處理……

截至到目前,已被正式確認的水俁病患者的就有12617人(其中死亡的1400多人),至今尚無根治的有效療法,只能進行對症治療和機能訓練,許多患者仍在承受著病痛和精神的雙重折磨,生活在水俁病的陰影之中。這一慘痛的歷史教訓告訴人們:永遠不要忘記因追求豐富的物質生活卻破壞了人與自然的關係所釀成的悲劇!要牢記賴以生存的大自然的恩惠,不要破壞自然!因為,沒有了自然的健康安全,就沒有了人類的健康安全!

由汞污染造成的震驚世界的日本「水俁病」事件,相繼發生的日本富山採礦挖出的鎘使人中毒的「痛痛病」事件、日本四日市空氣污染造成的「哮喘病」事件和.日本愛知食用油被污染導致的「米糠油」事件,構成了日本四大公害病。這是20世紀初期發生的世界8件重大公害事件中,日本就有4件,足見日本當時環境問題的嚴重性。恐慌籠罩著日本列島也漫及到全世界!

二戰後的前10年,可以說是日本的經濟復甦時期。突飛猛進的發展,使得他們很快的跨入了世界經濟大國的行列。然而,日本人在陶醉於日漸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同時,卻沒有多少人想到破壞環境帶來的滅頂之災接踵而來。繼日本的「水俁病」事件發生之後,幾乎與此同時出現的另一種「痛痛病」,經長期跟蹤調查研究,最終確認是一種重金屬鎘污染所致。病發的特點與水俁病有相似之處,都是突然間爆發,無藥可治,輕者全身疼痛、抽搐,重者因忍受不了劇痛,只能自殺。

上個世紀中葉,泰國西南部的廣大地區也爆發一種怪病,被當地人稱為「黑腳病」,發病者先是腳部皮膚發黑,後來慢慢發爛,最後壞死,感染者的死亡率達100%。到80年代中期,泰國西南部一些地區的成年人都患有「黑腳病」,嚴重影響了勞動力。

這些「生態環境病」,就是由於人為活動,使地球上的化學元素,特別是有毒元素暴露、轉移、附集到人身上,致使人得病。在傳統醫學常識中,疾病無非是細菌、病毒或遺傳因素的結果。但是,隨著人口的增多,人類需求的加大,科技力量越來越高效,人為活動對自然環境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由生態環境的改變所導致的怪病會越來越多地凸顯在人類面前。

美國的影片《異教徒》更是製造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環境。不過這個這個恐怖的圖景如今仍有存在。經驗豐富的警探愛德華,最近總是感到精神恍惚,並且在睡夢中看到一些奇怪的人和事。一天,他接到幾年前神秘消失的前女友的一封來信,信中請求他的幫助尋找自己失蹤的女兒黛西。受人之托的愛德華來到前女友的家鄉——緬因州的一個偏僻的小島開始尋找。在島上,他發現前女友面容憔悴,她告訴愛德華,女兒的失蹤很可能和島上詭異的居民有關。前女友欲言又止,這更增加愛德華的疑惑。他不知道這裡到究竟生了什麼呢?


調查開始後,愛德華就發現這裡的居民確實有些異樣,這裡的女性衣著光鮮、舉止高雅,並且掌管重要的位置,而男性顯得唯唯諾諾,個個邋遢不堪,充當著奴隸一般的角色。最奇怪的是他們好像是接到了統一的命令似的,關於島上的事,都對他守口如瓶。隨著在島上時間的加長,愛德華也感到自己變得更加精神恍惚,怪夢連連,還經常出現恐怖的幻覺……

愛德華發現了越來越多的神秘線索,就在他即將揭開黛西失蹤的秘密時,偶然間他發現原來島上的居民都是傳說中狂熱的異教徒!他們都信奉可怕的死神,甚至還用男人作祭品,而愛德華恰好就是他們的下一個祭品,他被前女友騙來,小女孩黛西的失蹤,就是整個計畫的一部分!而導致這樣「狂熱」的原因是因為島上的居民,都是重金屬中毒!這只是《異教徒》中的一個恐怖片斷,卻給人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不過,說重金屬中毒的症狀不僅是古怪離奇,甚至有時還能改變人類的基因呢!

在我國南方的深山老林裡,就仍保持著女性至上的人際關係的村落,一個猶如神話傳說般的「女兒國」。這個神奇的村落位於海撥1500多米我國的湖南炎陵、資興和桂東縣交界的群山莽林之間。村落四面環山,山上竹修林茂,兩泓溪流繞村而過,頗有人間仙境的感覺。村裡的村民多為瑤族,大都以狩獵、採磨菇、賣竹筍為生。村子不大,也就60多人,但是90%以上都是女的,為了延續後代,她們只得從外村招婿上門續繼香火。

據當地的老人講,近100年來,這個村裡幾乎只生女孩不生男孩,儘管這些外來女婿不斷改變這裡的血緣關係,但「女兒國」的面貌仍然沒有改變。有人推測, 「女兒國」形成的原因可能與當地的水質有關。結果專家到這個村子裡來調查,發現在這個村子的上游有一個廢棄的鋅礦,在礦床中有一種叫鎘的物質,就是這種鎘污染了水源,男人們喝了這種水後,含有男性基因的精子就受到了損傷,育齡男子在喝了這個含有鉻的水之後,就會破壞精子中的男性基因。所以,就導致了只生女孩不生男孩的局面,所以就很容易生女孩兒。後來,國家有關部門首先清除了這個廢棄的鋅礦,然後又對這裡的水進行了淨化處理,生女不生男的狀況才有所改變。

和日本當年一樣,我們國家目前也正處於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我們該不該好好的借鑒當年日本的教訓?在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的面前,我們該說些什麼?我們又做了些什麼?據說在我國的松花江流域也曾經發現過可怕的「水俁病」……

上世紀70年代在我國的東北松花江中、下游地區的漁民中,也曾發現過曾經發源於日本的水俁病。當時是中國的石化集團的一個工廠,它先後排放了150多噸的汞沉積在松花江的河床上,它緩慢的釋放,不斷的轉化成甲基汞,使得當地在吉林、哈爾濱一些松花江下游的一些漁村當中也發生了類似的疾病。當時許多人到醫院去檢查,最後醫院也確定為與日本的水俁病是完全一樣的。當時被定義成五號病。

為此,就在今年5月,國家環保總局10日宣布:為防止松花江流域水體繼續污染,從現在起,松花江全流域進入為期10年的「休養期」。松花江休養生息整體規劃提出了70天具體的治理措施,其中包括,停止審批所有從松花江流域的調水工程,逐步淘汰松花經流域的鋼鐵、電力、焦炭、造紙等行業的落後生年產能力。到 2010年,要使松花江水質,得到明顯改善,逐步恢復水環境功能。

我們或許得到一種感悟:在歷史發展的長河中,我們人類是否太主觀了,錯把自己當成了自然的主人,而忘記自己其實也是自然中的一分子!中華文明延續了幾千年,在我們傳統的理念當中,對自然的崇敬之情是始終如一的,無論是許多有德君王休養生息的政策,還是道家對自然的推崇,以及文人墨客對山水留戀,都反映出一種正確看待人與自然關係的態度。那麼,只有尊重自然,才是最重要的!人類不是大自然的主人,而是自然中一分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