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豬肉漲價背後的千頭萬緒

2007-07-06 08:40 作者: 王靜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前不久,廣州市政府罕見的決定給低保戶每月補助 20元的豬肉錢。從今年5月以來,全國各地豬肉價格瘋漲,以廣州為例,5月底突破1997年創下的每公斤 20.22元的記錄,至6月8日再創新高:21.32元,比一個半月前大漲了24.5%。據中國商務部監測,5月中上旬,中國36個大中城市的豬肉平均批發價格為每公斤14.5元,較去年同期上漲43.1%,平均每公斤上漲4.4元。

「豬肉貴啊,前段時間都十多塊錢一斤,這兩天降點,也得9塊多。」 家住四川成都的蔡大媽說,「我家兒子、兒媳和孫女都喜歡吃肉,沒肉就吃不下飯,這咋辦?再貴也得吃啊,太貴了就少吃點唄!」據聯合國糧農組織透露,中國每人每日平均消費豬肉4盎司(約113克),名列全球第二,僅次於德國。

針對肉價飆升的原因,有大陸媒體報導說,從去年到現在,因「高熱病」 死了2,000多萬頭豬,生豬存欄量下降了50%,而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表明, 2006年全國生豬出欄6.81億頭,比上年同期增長3%;豬肉產量5,197.2萬噸,增長3.7%。今年一季度,生豬出欄2.3億頭,比去年同期增長 2.5%;豬肉產量1,773.4萬噸,增長3%;存欄4.67億頭,下降0.3%。

養豬不如打工:養豬的人少了

「今年啊!咱這生意不錯,生豬5元一斤,比去年6月強多了,那時才2元!」吉林舒蘭市蓮花鄉譚家屯的呂先生很慶幸自己今年堅持養豬了。

「去年虧老了,連飼料錢都沒掙回來。咱屯子200戶人家,前些年家家養豬,今年就剩10來戶了。為啥?賠錢啊!飼料漲得凶,加上鬧豬瘟,賠得都怕了,今年看見好行情也不敢伸手了!」

「咱隔壁的好家屯撈著了,他們100戶人家今年基本上都堅持下來了,把豬運到南方,賣價更好。咱屯子1/3以上的人都出去打工了,一年掙1萬回來,比養豬划算。」

「算上飼料、苗豬錢,最低成本價也得4元多,低於這個價就得賠。最近城裡肉價漲得多,我們養豬的並沒有多掙,算上前兩年賠的,也就保個本賺點小錢吧。」

河南正陽縣的李先生正在廣州賣3元仔豬。「我們老家幾乎是家家養豬,每村都有一兩戶專業養殖場。去年我們都虧了,今年一頭豬能掙2、3百元,但這是全家的收入。現在雖然沒有農業稅了,但化肥種子很貴,加上養豬,全家人一年收入不到1萬,而一個人到外面打工,好的一年能拿回1萬,差的也有4、5千,打工比種糧食餵豬收入穩定,也不會那麼被動。」

原料飼料漲價:養豬不如殺豬

湖南是中國有名的養豬大省,全省6,700萬人口,去年生豬存欄數達到6,800萬頭,平均一人養一頭豬。在今年的漲價風中,這裡的肉價格也節節高升,到5月底,零售價也達到了12元一斤。

資料顯示,今年5月份以來,湖南各城鎮進入市場的豬肉總量就開始減少,不少肉販凌晨1點多就去批發豬肉,否則就進不到貨。五月以來,湖南的毛豬收購價上漲了 27%,豬肉零售價上漲超過了15%。在山東,不少豬肉加工廠家表示,由於貨源少了,他們上調了生豬收購價35%左右,而他們出廠的批發豬肉只上漲了 26%。看來生豬供應量減少是漲價的關鍵。

「現在原材料漲得太快了」,四川眉山飼料加工廠的金武先生表示:「以前玉米每斤7毛2,現在是8毛5,我們賣的豬飼料就得1塊1,沒法子呀,啥都在漲價,有時一天一個價。聽說是東北那邊把玉米拿來釀酒做乙醇,他們自己消化了,運到外省的就少了,自然價格就上來了。」

據調查,從去年到今年5月,四川仔豬成本從每斤6元漲到了8.5元,玉米從0.7元漲到0.9元,豆粨飼料每袋120元漲到150元,按目前原料價位,出欄活體豬必須要賣到每斤3.8元才夠保本。目前生豬出欄價由春節每斤3.9元漲到每斤5元,一頭豬按平均160斤計算,每頭豬毛利僅176元。

「農民養頭豬至少要忙活4到6個月,最後只掙200元左右,現在養豬的不如殺豬的,豬販子收購一頭豬可掙2、3百元,農民養豬積極性當然不高了。」金武很為農民所受的不公待遇憤憤不平。

 

2005年12月11日,重慶郊區的永川的婦女們拿著錢在搶購新鮮豬肉。

最怕鬧豬瘟豬死了

江蘇宿遷市沐陽縣的章傑先生前幾年做瘦肉仔豬生意,但前年底就改行了。「我不幹這一行有一年多了,風險太大。去年我們廠子就虧了,死了一百頭母豬,本來母豬一胎產10到13只小豬,一隻小豬賣幾十元,廠子還能維持,豬一鬧病就沒戲了。」

章傑表示,現在他在網路上張貼的銷售信息是幫朋友的忙,前兩年他周圍養豬的朋友都賠了,家家戶戶鬧豬瘟。「現在我都不回這一行了,養豬沒保障,不是賣不起價,就是成本高。國家也沒個最低收購價,肉價漲了政府還要打壓,不做了,再也不做了。」

「去年我們屯子裡養的豬基本上都死光了。開始是豬打蔫,不想吃東西,然而就是豬發燒,有的拉稀、抽搐、耳朵發紅或變黑,很快就死了。不知道鬧得啥瘟病,吃藥也不管用,後來才知道叫豬藍耳病。」章先生到現在都不願多談過去的傷心事。

賣死豬肉發了大財

山東省臨沂市河東區的王磊先生則與眾不同,死豬越多他越高興。他在網路上公開大量收購死豬。「我買來賣給狐狸養殖場和養魚場。我收購死豬不論大小每斤2元,賣給狐狸場每斤3元,我還收購死雞,狐狸場死豬死雞他們都要。」

至於豬死於什麼原因,這位王先生並不在意,儘管他知道國家有禁令,不准買賣死豬,但他幹這一行已經好幾年了,他還介紹了他的「高溫消毒」法:「把豬去了皮,拿到鍋裡一煮,煮熟了就行了。狐狸場主要是賣狐狸皮,他們也樂意降低成本,不買我的3元,就得在市面上花10元。政府有來查我的,他們看我又不賣給人吃,來了一回就走了。」

「今年我的生意不好,這沒什麼死豬。從春節到現在,我總共才掙了1千多元,去年和前年生意都很好,特別是去年,光我一個人就收購了幾十萬斤豬肉,每月收入7、8千。過些天我到外地轉轉,今年南方豬瘟厲害,我們這還很少。」

然而在廣州做死豬生意的人可能比王磊更「活泛」。據《新京報》報導,今年5月肉價高峰時期,每天通過黑市流入廣州市民廚房的死豬至少500頭。據說活豬生意利潤只有100到200元,而死豬的利潤可高達300到400元。

死豬140萬頭或2,000萬頭?

今年6月11日,中國農業部獸醫局局長賈幼陵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了中國當前高致病性豬藍耳病防控的有關情況。他說:「80年代中國豬的死亡率超過10%,現在6%到8%。從我們去年對‘高熱病’的統計到現在看,由於‘高熱病’死亡率佔到存欄量的0.2%,因此說這個病是新病,引起的恐慌是比較重的。」

賈幼陵表示,「豬藍耳病正式的名字叫豬繁殖與呼吸障礙綜合症,是以成年豬的生殖障礙、早產、流產、死胎為特徵,一般發病率很高,死亡率很低。」但去年導致中國大量豬只死亡的是「豬藍耳病毒的變異品,其死亡率比較高」,因此稱為「高致病性豬藍耳病病毒」。「這是世界首次發現變異的豬藍耳病病毒。」

針對「路透社」記者的提問:「我們知道豬藍耳病是高熱病,有關媒體報導從去年到現在大約有2千萬頭豬死掉了,農業部有沒有這方面的數字?」賈幼陵迴避了這個問題,但他同時指出,農業部的數據都是各級政府上報的數據,他「最大的擔心是有病豬的農民會設法盡快將它們賣掉,而不是報告病例。這可能導致疾病更快地傳播。」

定居歐洲十多年,但一直關注中國事物的王華分析說,去年中國官方公布的生豬存欄量約7億頭,若死亡率0.2%意味著去年病死了140 萬隻豬。「但我懷疑這個官方數據的真實性,因為中國發生的疫情根本就不是國際上所說的豬藍耳病,它發生變異了,變得毒性很強,據海外媒體披露,今年4、5 月,在廣東、廣西流傳的豬藍耳病,致死率80%,從上面採訪的那些養豬人的親身體會看,其死亡率也絕不可能只有0.2%。

還有一點,農業部對外公布數據的時間性也讓人懷疑,6月4日他們稱僅少數省呈零散發生,6月11日馬上變成了22個省份發生疫情,而對去年夏天那場嚴重的疫情卻沒個說法,人們至今不知道到底中國式的藍耳病死了多少頭豬,140萬還是2,000千萬,沒說清楚。」王華補充說。

母豬存欄數下降是關鍵

中國官方認為,藍耳病並不是導致豬肉價格上漲的原因,因為從2000年以來,中國發病死亡率一直在4%左右上下徘徊。去年豬藍耳病呈點狀分布,遍佈22個省,但今年豬肉價格上漲是全國普遍性的,沒有發生疫情的省份,豬肉價格也出現了大幅度上漲。

賈幼陵表示,「據我們分析,引起豬肉漲價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去年生豬價格達到低谷,飼料價大幅上漲,兩者相疊加造成母豬存欄數一定程度下降,使今年豬肉價格發生波動。2006年6月,豬糧比降到4.43,現在是6.6。」

據悉,目前中國養豬業規模化飼養已達到43%。現在勞動力成本價格比1999年上漲了62%。老百姓養豬,用一些泔水、剩菜、剩飯就打發了,價格不好可以不賣。但養殖場則不同,勞動力、飼料價格都在直接影響著豬肉價格。

河南正陽的李先生表示,原以為廣州經歷4月份的藍耳病浩劫後,存欄豬死得差不多了,現在肉價好,豬農們會爭著買豬苗,「我現在生意不好,很多人都不想再養豬了。我再好的品種都賣不起價。我們家鄉這幾年倒沒鬧豬瘟,沒聽他們說起。2000年時倒死了很多,反正這豬病就是一片片的,今年這、明年那,沒停過。」

不明傳染病導致至少17人死亡。2005年7月25日,四川成都一家屠宰場,裡面很多豬萎靡不振。四川省衛生廳官員稱至少導致17人死亡的奇怪疾病,不是薩斯(SARS),也不是禽流感,而是一種在豬中傳播的病毒。起初資陽市20多個曾接觸病豬或病羊的農場工人出現發燒、噁心、嘔吐等症狀。資陽及其附近的內江市發現了58例病例,其中17人死亡,12人出現生命危險。

民眾不滿物價持續上漲

中國人民銀行今年5月在中國50個城市做的問卷調查顯示,城鎮居民當前物價滿意指數連續下降,跌倒了歷史最低點21%;認為當前物價令人滿意的被調查者比例僅有 8.4%。中低收入家庭對肉蛋禽等食品價格的上漲最敏感。月收入2,000元人民幣以下的家庭認為物價過高,難以接受的比例高達40%左右,與高收入家庭相差將近20個百分點。

安徽省宿州市國營企業退休人員陳女士表示,她每個月有人民幣1,000元多一點的退休金,肉蛋禽類食品價格不斷上漲,而收入沒有增加,心裏有怨氣,但是很無奈,只能自己在院子裡種點蔬菜,少買一些太貴的食品,減輕物價上漲的壓力。

她說:「我們退休工資也不高,就是1,000多塊錢。現在國家對我們這些企業退休的人好像也不管,說是要給加80塊錢,可是現在也沒到帳。反正就湊合著過吧。我這個人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天天自己這樣平衡。你個人是無能為力的。」

黑龍江省肇原地區一位姓韓的農民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說,他們一家四口靠種地過活,肉禽蛋類等食品價格上漲對象他們這樣的農村家庭也有一定影響。

圖 ◎ Getty Images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