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害中國的禍根不在「左」、「右」,而在專制獨裁

2007-08-12 07:22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前蘇聯、東歐共產政權的解體、中共國和越南的「改革」、朝鮮和古巴的困境,標誌著馬克思主義實踐的徹底失敗;從巴黎公社開始,以馬克思理論為指導的共產主義運動從興起到敗亡,跨越了一百三十年,害死了一億以上的人類,至今,共運分支之一的中共,仍以一種變異的形式把持著中國這樣一個世界大國的政權,繼續幹著禍害人類的勾當。

儘管馬克思主義實踐造成了本次人類文明有史以來最大的人禍,但是迄今為止人類對馬克思主義罪惡的反思卻最為蒼白膚淺:前蘇聯、東歐共產政權的解體十六年的今天,許多專家學者仍然把眼光停留在公有制經濟和私有制經濟優劣的問題上,他們認為:是公有制經濟造成了一切問題。因為這種觀點,更大的問題就出現了: 「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國,共產主義經濟制度已經瓦解,一切的新問題又從何而來?面對此更大問題,西方的專家們張口結舌了,他們要麼睜著眼睛瞎說:問題是歷史遺留的,「中共正在變好」,要麼顧左右而言他。

其實,這些專家仍然只看到了表面。中共國一切人禍不是公有制經濟造成的、甚至不是共產主義體製造成的,而是專制獨裁的政權(政治體制)造成的!因為沒有專制獨裁的政權(政治體制),公有制經濟就算大規模的存在,它的弊端也不可能造成大的危害,更不可能帶來人禍,一旦弊端顯露,人民可以依照自己的志願選擇退出公社、合作社、集體農莊...並且可以通過體制內的民意表達程序,動用政權的力量拆減公有制經濟的比例。在憲政民主的政權保障下,即使有共產主義制度的試驗,也不可能造成大的危害,更不可能帶來人禍,因為一旦危害顯現,人民就可以通過選票終止這種正直試驗。印度和法國曾經向社會靠攏,推行過高比例公有制經濟、以色列試驗過集體農莊、日本也試驗過共產主義縣,這些嘗試都沒有像在前蘇聯和中國那樣造成人禍,就是因為印度、法國、以色列、日本的國家政權都不是專制獨裁政權,其政府的權力受制於民意,公民有自願加入/退出機制(個人自由權)。

由此可見,左派們常常以以色列和日本的共產主義實驗,來吹噓共產主義的「歷史必然性」,並以此為共產黨專制政權辯護,實在是一種偷換概念的無恥狡辯。仔細考量共運歷史不難發現:馬克思主義實踐造成的一切人禍都是專制獨裁造成:共產革命的無產階級專政、強迫共產、強迫走公有制的道路、強迫搞「大躍進」、強迫搞「人民公社」(或集體農莊)、割資本主義的尾巴(不准退出公有制)......有專制獨裁的權力才能強迫,強迫造成了殺人如麻、強迫造成了餓殍千里。同時,也不難發現,在廢除專制獨裁權力體制的地方,大規模(制度性)的人禍也就嘎然而止,前蘇、東政權解體後,絕大多數國家都不再有人權迫害和飢荒;越南雖然經濟改革比中國晚,但政治民主化改革卻遠比中共國深入,越南在改革開放後,並沒有出現類似於今天中國那樣的巨大的社會不公和人權迫害。

對於這個道理,中共國則是一個典型的反面例證:「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共國雖然逐步取消了毛時代的共產主義制度,很大程度回歸到私有制社會,但是卻死硬堅持甚至強化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因此,中國的人禍並沒有因去共產化而停止,「改革開放」以來,出現了強迫「計生」、「嚴打」、六四大屠殺、迫害法輪功和 獨立宗教信仰、強迫拆遷和征地、對國企強迫 「關停並轉」、「改制」、賣廠......只要中國的專制權力體制(專制的政治體制)沒有弱化,中國的人權迫害必然層出不窮,甚至愈演愈烈。鄧小平把毛澤東時代的人禍歸咎於「左」的錯誤,但在鄧小平、江澤民向右轉以後,中國仍然出現了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等一系列嚴重的人權災難,難道又要把這些歸咎於 「右」的錯誤?其實,中共國無論是毛時代,還是鄧、江、胡時代,所有的人禍都出自於同一個原因--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

馬克思主義的一切實踐的罪惡(包括馬克思主義政黨一黨專制國家的罪惡),其根本原因就是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世界各國的共產政權,以實現馬克思所提出的一種美妙的烏托邦空想為理由,把專制權力強化到掌控個人生活資料、生活方式、人身自由和思想意識的地步,各國的共產政權無一例外是本國歷史上一切專制獨裁統治的集大成者。左派人士至今認為馬克思主義實踐之所以造成災難,是因為實踐的錯誤,馬克思主義理論是正確的,這些人喜歡舉以色列和日本的共產主義試驗為例證。這是一種大謬不然的觀點,因為:

其一,馬克思明確指出:科學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的初級階段),只有通過無產階級專政才能實現,而無產階級專政就是「暴力打碎舊世界」,而以色列和日本部分地區的共產主義試驗沒有無產階級專政,是在馬克思所說的「資產階級的統治下」進行的試驗,因此,以色列和日本的共產主義試驗不屬於馬克思主義的實踐,而是類似於歐文、聖西門、傅立葉等人提出的空想社會主義的實踐。

其二,如果馬克思的理論正確,為何全世界的馬克思主義實踐結出的都是惡果?

其三,為何所有馬克思主義實踐階段性成功(共產革命勝利)的國家和地區都無一例外地造成了空前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專制獨裁違背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嗎?從馬克思的原著中很難找得出這樣的依據,相反,馬克思甚至主張「革命的獨裁是必要的」。馬克思的著作中雖然有肯定自由、民主,倡揚「人的解放」的字句,但馬克思的理論中只有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沒有自由民主的理論。

從以上三個方面可見,馬克思主義實踐所造成的共同問題之源,不能不從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尋找。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專政和暴力共產理論必然導致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

首先,由於馬克思完全無視憲政的權力制衡原理,因此馬克思所主張無產階級專政,因為沒有制衡無產者中的大多數意志的機制,而必然演變為大多數人的暴政,即暴民專制;在缺乏權力制衡機制的情況下,大多數人的暴政必然通過如「民主集中制」等詭詐形式,變成黨魁寡頭獨裁,由是形成極端的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

第二,暴力共產只有在一個極端專制獨裁的政權下才能有效推行。因為無論是「土改」、「合作化」還是搞「人民公社」,對整個社會財產的的剝奪、再分配、重組,這樣巨量的侵犯人權的社會工程非得有無邊的、強大的專制權力才能夠完成,因此,暴力共產的實踐,天然的要求一個權力巨大無邊的專制政權。

綜上所述,馬克思主義理論負有人類共產災難的原罪,這個原罪,罪在專制獨裁,而不在共產烏托邦或其他。馬克思為了實現共產烏托邦而崇尚暴力;列寧更是為了實現理想的而不擇手段...為了一個「正當」的、「崇高」的目的而不擇手段,是造成人類幾乎所有慘重人禍原因。

由「改革開放」始,至今中共已基本丟棄共產主義實驗。但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共堅持專制獨裁政治體制毫不放鬆,並在毛時代之後,繼續製造出系列人禍,至今仍然繼續大規模侵犯人權...這更加清楚地表明:禍害中國的禍根,不是所謂的「左」與「右」、公有制與私有制,而是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

今天,在中共白骨精化的宣傳欺騙和裝扮」民族大義」、千嬌百媚的統戰下,中外的許多專家學者把政治問題經濟化、社會化...混淆化,把單純的問題複雜化,中國的問題已經被這些精英們弄得雲山霧谷、真幻迷離、莫衷一是,令志士們找不到北,只有牢牢把握中國問題的癥結禍根,才能在今天眼花繚亂的迷離景象中更清楚的地看到中國民運的正道。

中國的根本問題是政治體制問題,政治問題歸根結底要通過政治來解決。今天,經濟改革和經濟發展促進政治民主化的觀點三十年來已經在中國被證偽,中國人不可再抱著政治問題經濟解決的盲目期待心理和僥倖心理,那種非政治化、非暴力的「依法」抗爭能夠促成中國民主轉型的說法,要麼是糊塗迂腐、要麼是愚弄民眾、誤導民運。政治出路才是中國的根本出路,政治化才是中國維權運動的正確方向,維權不上升到政治高度,就不可能消除逼迫老百姓起來維權的貪殘的制度,即使有個案的成功,也永遠不可能消減侵犯權益的根源--中共的專制體制,少數個案的成功反而為專制制度和獨裁者塗脂抹粉、更狡詐地欺騙人民。所以,中國人不能為維權而維權,而要為結束專制暴政而維權,民運志士應該抓住當前中共侵害老百姓經濟權益變本加厲的契機,把維權運動引向政治化,重新點燃中國民眾對政治的關注熱情。

當年共產中國民運的先驅們,在紅色恐怖的年代和遠比現在貧困得生活環境裡,冒著被槍斃的風險創作和傳播自由民主理念、八十年代末廣大愛國學生、市民們,奮起反抗戒嚴令,以排山倒海之勢堵截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導致中共政權癱瘓一星期之久,直至一批批地在屠殺的彈雨中倒下......他們這樣做,不圖名、不圖利,全憑一腔追求中國政治進步的激情,也就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精神!

當今的中國民眾,普遍地不願「搞政治」,政治熱情淡漠,即使深受專制暴政侵害也仍然如此,這不僅不是什麼明智的心態,而是一種極大的精神誤區,中國人特別需追求中國政治進步的激情,特別需要「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中國知識份子傳統優良精神的回歸!如果今天中國民眾的政治熱情能夠回歸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半的程度,中共專制政權將瞬間灰飛煙滅。

曾節明 星期五 2007年8月3日下午 1:26:36(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聖火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