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0個王88個妃,極度情色的太平天國


太平軍進入天京後,就廣為宣揚兩句話:「正是萬國來朝之候,大興土木之時。」其實當時根本沒有一國來朝,而大興土木則立即就開始了。

  天王府的建設從進城後第二個月就開始。王府是在原兩江總督署的基礎上向周圍擴建十里,四周有三丈高的黃牆環繞的宮殿群,宮牆外面一道深寬各二丈的御溝,溝上有三孔石橋稱五龍橋供行人進出往來。過橋迎面第一道大門為天朝門,門外懸掛著十餘丈的黃綢,上有天王御筆手書5尺大的朱字詔令:「大小眾臣工,到此止行蹤,有詔方准進,否則雲中雪(太平軍形容」殺頭「的隱語)」。

  進了天朝門到第二道門即聖天門,門旁置兩面大鼓和兩座琉璃瓦的吹鼓亭,每天24小時鼓聲不斷,琴音裊裊,樂曲悠揚。過聖天門即進入宮殿區,迎面有一座牌坊,東西兩排數十間朝房,正面是天王坐朝的金龍殿。在大殿後面,是一條長長的穿堂,又有七八進,到末層第九進是一座三層大樓,頂層四面繞欄,欄內長窗,登樓可以眺望到數十里遠。這種重殿疊宇的建設,是按照洪秀全自己設計的九重天庭。王府內還建有東花園、西花園、後林苑,園中水池內有石舫,池畔又建有五層高樓,也可以登高遠眺。

  據史料記載,這座宮殿的裝飾為「雕鏤工麗,飾以黃金,繪以五彩。庭柱用朱漆蟠龍,鴟吻用鎏金,門窗用綢緞裱糊,牆壁用泥金彩畫,取大理石鋪地。」(《盾鼻隨聞錄》卷五)

  天王府的第一期工程,半年即建成,可惜被突起的大火燒燬了一部分,於次年正月又開始了第二期工程。兩期工程所用的磚石木料都是從明故宮、廟宇、民房拆取搬來的,建築工人主要是徵用沒有隨軍的婦女、老人,工匠則是奉天王的詔命從安徽、湖北招募來的且都是無償勞動。

  第三期的天王府工程,計畫擴建到周圍的20裡。在大興土木的同時,天京諸王豪貴也上下爭奢賽富,競相大搞華麗排常如輿馬定制,從基層管轄25人的「兩司馬」乘4人抬黑轎開始,層層加大。東王楊秀清每次出行要乘48人抬的大黃轎,夏日轎下設玻璃注水養金魚的水轎,每次出行時前後儀仗數里,像賽會一般。而天王洪秀全從不出宮門,宮內有美女牽的金車,宮外常備64人抬龍鳳黃輿。為了適應豪華的鋪張,宮內專設典天輿一千人、典天馬一百人,還有典天鑼、典天樂……等等。奢侈已極。  

  太平軍從武漢到南京,繳獲戰利品及沒收天京工商業財物,驅趕居民男女分居後接收居民家中錢財不計其數,為了管理使用這些金銀財寳,天朝設立專管鑄印和製造金銀器皿的典金官;專管彫琢玉器的典玉局;管製造冠帽的典角帽;製造靴鞋的典金靴等。如為天王製造24只金碗,金筷子,「筋長近尺,浴盆亦以金。」(《金陵省難紀略》)連淨桶夜壺都俱以金造。

  天朝各官在穿戴裝飾上更是追求華麗奢侈之風,互相爭奇鬥艷,奢侈已極,一冠袍可抵中人之產。而天王洪秀全的金鈕釦和八斤重的金冠,更是無價之寳。

  除了供天王如此揮霍之外,還有參加爭吃爭穿爭排場的朝裡朝外文武各級官員31萬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王親國戚和洪秀全起事時的功勛兄弟,此時都是些冗員閑差,坐享榮華,很快就把庫中掠奪來的金山銀海挖空吸乾了。

  據潛伏在天京北王府典輿衙內當書手的著名間諜張繼庚,1853年9月向清軍統帥向榮投送的第一封情報中講到太平天國的庫存金銀情況時說:「偽聖庫初破城時運存一千八百餘萬兩,此時只有八百餘萬兩。」兩個月後投送的第六封情報又說:「偽聖庫前九月稟報時尚存八百餘萬兩,現只存百餘萬兩不足,不知其用何以如是浪費?」(《太平天國》Ⅳ761,774頁)

  王爺遍地走,國戚亂朝綱: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國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突然發生的天京事變,東王楊秀清以下官員2萬餘人死在韋昌輝、秦日綱等人的刀下。原來傳說有天王密詔殺楊的說法,但洪秀全始終否認,所傳楊秀清逼封萬歲和天王密詔迄今沒有確切的證據,因而近人一般認為是韋昌輝矯詔。無論如何,這均是腐敗引致政治上的爭權奪利所引起的必然結果。天京事變使太平天國受到致命的打擊。

  太平天國前期共封了五個對起義和建朝有過貢獻的外姓王。這五王為從廣西向南京進軍的途中戰死了的南王馮雲山和西王肖朝貴;在天京事變中被北王韋昌輝殺了的東王楊秀清;隨後又被天王洪秀全捕殺的北王韋昌輝;天京事變後五個外姓王就只剩下翼王石達開一個人了。

  天京事變後,石達開回朝輔政,受到滿朝文武臣民的擁護。可是此時洪家兄弟在東王死後急於封王,先由天王封其長兄洪仁發為安王,又封其出獄不久的次兄洪仁達為福王,用以牽制石達開。石達開忿然領兵出走,發誓不再回來。

  石達開出走後,在滿朝文武臣民的抗議聲中,洪秀全不得不把兩個王兄的爵位革掉以謝天下,但還是未能把石達開及其率領的幾十萬精兵召回天京,從而喪失了一次振興天國的機會。

  太平軍經過天京事變損失了幾萬名精華骨幹,加上翼王石達開分裂出走帶走了幾十萬精兵,使太平天國的軍事力量大為削弱,形勢岌岌可危。此時,曾國藩統率的湘軍四路圍攻安慶,揚言年內攻破天京活捉洪秀全。幸由新起的青年猛將陳玉成在安徽重振軍威,與李秀成及捻軍合力向敵人反攻,於1858年11月15日在三河大戰中,一舉殲滅了湘軍主力李續賓部6千餘人。後又乘勝追擊,不戰而解了安慶之圍,保衛了天京上游的門戶。陳玉成又回師皖北,大破清軍於廬州,活捉了清朝安徽巡撫李孟群,這才把天京事變後兩年來十分危急的局勢扭轉並穩定下來。

  洪秀全鑒於封王兄引起的風波,宣布天朝永遠不再封王,在原來的侯爵之上,增設豫、燕、福、安、義,共6等爵位,記功封陳玉成為成天豫,封李秀成為合天侯。同時恢復前期的五軍主將制,以陳玉成為前軍主將,李秀成為後軍主將,楊輔清為中軍主將,韋俊為右軍主將,李世賢為左軍主將,而以陳玉成為「又正掌率」、李秀成為副掌率,統率全軍。這新的爵位的制訂及封號,大體上反映了天京事變後,各路太平軍的隸屬關係和按照軍事才能而形成的指揮系統,上下悅服,太平天國又一次出現了亂後重建的中興景象。

  由於洪秀全對無功的王兄王弟濫封王,一時間封王之風迅速蔓延開來,幾個王兄更是仗勢賣官鬻爵,隨便濫封。後來,實在沒有爵位可封了,就在「王」字頭上加一「斜字,造成新字」?「,為六等王,總共封了2700多個王。

  所有受封為王的,不論等級,不分有職無職,一朝受封,立即修王府,選美人,辦儀仗,出門時前呼後擁,盈街塞巷。按太平天國禮制規定,低至最底層管轄25個人的十六級小官「兩司馬」出門時可乘四人抬的黑轎,上面領兵的將王等人其威風更不用說了。至今浙江還流傳侍王李世賢出門坐54人抬的龍鳳黃轎,轎上可以召集部下開會。王爺轎輿所到之處,小官和軍民百姓都要迴避,迴避不及的要就地低首下跪迎送,如果不小心撞了儀仗,輕則杖責,重則斬首。因為當時王爺太多,百姓們迎不勝迎,遂流傳出民謠:「王爺遍地走,小民淚直流「

  這麼多的王爺需要大量的雜役服侍,於是就抓兵拉夫,招降納叛。反過來為了養兵,為了營造安樂窩,他們又巧立名目,橫徵暴斂,諸如店捐、股捐、月捐、日捐、房捐、局捐、灶捐、禮拜捐、門牌稅、人頭稅、犒師費等等二三十種。田賦則由天朝初時制定的每畝一斗七升五合,兩年中即增加到每畝七鬥。

  地皮刮下來,都進了大小王爺和地方官的腰包,於是盛行在天京的大興土木、講排場的奢侈風氣又刮到了蘇、浙新佔區,許多王府官舍紛紛興建起來。現在仍保留下來壯麗宏大的浙江金華侍王府、江蘇蘇州忠王府,都是在戰火紛飛的兩三年時間興建起來的。尤其是蘇州忠王府宮殿、住宅、園林三部分,連後來的新主人李鴻章也為之驚嘆:「忠王府瓊樓玉宇,曲欄洞房,真如神仙窟宅。」「花園三四所,戲臺兩三座,平生所未見之境也。」(轉引自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38)這座建築從1860年6月太平軍攻佔蘇州開始,到1863年12月蘇州失守,「匠作數百人,終年不輟,工且未竣,城已破矣。」(《劫余灰錄》)

  李秀成自稱他擁有百萬雄兵,所以財大氣粗,除了蘇州的這座「園亭花木,無一不精」的王府以外,在天京另建有一所更恢宏巍峨的王府,有意無意地與大權旁落有氣無力的天王比富爭榮。他毫不隱諱地向1861年訪問天京的英國翻譯富禮賜自誇他的新王府的壯麗。富禮賜在他的《天京遊記》中說:「忠王又自誇彼之新邸,除天王宮外,為太平天國中之最佳最美的建築物。」

  富禮賜在忠王的舊王府住過,由忠王的兄弟親自接待,他在書中寫著在忠王府的見聞:「筷子、叉、匙羹均用銀製,刀子為英國製品,酒杯為銀質鑲金的。」

  「他(指王弟)把忠王所藏的許多珍奇的東西給我看。除了天王之外,只有忠王有一頂真金的王冠,以余觀之,此真極美精品也。冠身為極薄金片,鏤成虎形,虎身及虎尾長大可繞冠前冠後;兩旁各有一小禽,當中則有鳳凰屹立冠頂。冠之上下前後復鑲以珠寳,余曾戴之頭上,其重約三磅。忠王又有一金如意,上面嵌有許多寳玉及珍珠,……凡各器物可用銀質者皆用銀製,刀鞘及帶均是銀的,傘柄是銀的,扇子、鞭子、蚊拍其柄全是銀的,而王弟之手上則金鐲銀鐲纍纍也。」

  由此可知,有人說擁有百萬雄兵的後期統帥李秀成同時也擁有百萬家財是可能的。

  為了斂財致富,新封諸王一個個擁兵自重。當陳玉成為保衛天京上游門戶安慶而浴血奮戰的危急關頭,擁有百萬大軍的李秀成、李世賢兄弟一心經營其蘇浙領地,始終未發一兵一卒前往皖北助戰,坐視安慶和廬州相繼失守、陳玉成犧牲而不顧。直到廬州失守後17天,天京再一次陷入湘軍重圍的時候,李秀成才為時已晚看到大局動搖的危險性,組織起13王60萬大軍,救援天京。但因諸王各懷私念而消極畏戰,對陣46天,竟未把飢病交加的2萬湘軍打退,藉口缺寒衣而各自散去,直到天京淪陷為止,再也沒有哪個王來解圍了。

  這些王爺們各回自己的安樂窩,享受榮華富貴,小王不聽中王,中王不聽大王,最後紛紛叛變。李秀成苦心經營的蘇州,也被其叛變投敵的心腹部屬四王將它完整地奉送給李鴻章了。李秀成從佔領蘇州到蘇州失守,僅三年半時間,他擁有的百萬大軍就這樣冰消瓦解了。腐敗毒菌吞噬了李秀成的百萬大軍。李秀成在蘇州失守以後只率數百親隨狼狽逃回天京,但天京也在半年後失守,天京失守時,李秀成保護幼天王突圍出城以後,與大隊離散,孤身逃到方山,解下纏在腰上的百寳囊休息時被人發現,寳囊被人哄搶,他也被捉住送到清營成了階下囚。他在天京的兩座新舊王府被搶後也被大火夷為平地,與天王府一樣只落得一片廢墟,任憑野鴿飛來飛去了。太平天國的早衰早亡,撇開政策上和軍事戰略上失誤這些原因不說,單從農村進入城市之後,擋不住貪圖享受、腐敗之風的誘惑,而且上行下效,愈演愈烈,終導致百萬大軍轉瞬間冰消瓦解,這個教訓是極其慘痛的,不能不引起後人的深思。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