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相思(三十二)靈魂復甦

2007-10-15 09:45 作者: 婁宏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十二)靈魂復甦

「SARS」肆虐北京期間,我大部分時間呆在家裡,倒正是有時間讀讀平時沒時間看的書,想想平時沒時間想的問題。那幾天在看前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的一些作品。索爾仁尼琴因為在和一個朋友的通信中批評了斯大林,被以「進行反蘇宣傳和陰謀建立反蘇組織」的罪名判了八年勞改,刑滿後被流放到哈薩克斯坦,後來他寫了多篇揭露蘇聯監獄與勞改營內幕的小說。他的一句話深深觸動了我--「時間沒有救贖的能力」。

確實,時間沒有救贖的能力。一個人不會僅僅因為年齡的增長而獲得智慧和提升道德,我們身邊年齡一把仍舊頭腦糊塗的人大有人在;另一些人因為經歷太多後,反而變的更加自私和善於保護自己。同樣,中國社會現狀每況愈下,時間的流逝並沒有讓社會自動變好。

金錢更沒有救贖的能力。一個人不會因為錢多了,解決了自己的溫飽問題後,就會自動得到境界的升華而轉向以幫助他人也能溫飽為目的。相反一些人在有錢後變的更加貪婪,貪官越來越多、金額越貪越大就是例子。

甚至,知識本身也沒有救贖的能力。一些人讀了很多書,碩士、博士的,可知識的增多並沒有煥發出其作為「知識份子是社會良心」這樣的責任感,他們只是想用自己的知識交換更高的薪水和舒適的生活。而且在成為知識精英後,一些人對弱者的同情和關注卻與日俱減。

一次我的一位同班同學興致勃勃的向我介紹其宏偉目標:他在北京和上海已各買了一套房子,現在正在想在哪裡買第三套房子。我對他說,還有很多人連一間房都沒有,還有人連飯都吃不上呢。比如那些因賣血感染了愛滋病的人,能吃上飯誰去賣血呵。他聽了後嘴裡說了兩聲「是呵是呵」,然後繼續說他的第三套房子。我看著他那張原本英氣勃發而現在已經因發福而有些變型的臉,不禁一陣難過,是什麼把人變成了這個樣子?中華民族幾千年來信奉「仁、義、禮、智、信」的傳統道德,在歷史上留下了多少感人可泣的事跡,也有過多少國富民強的朝代。怎麼在當今這個人們認為更加文明而發達的時代,中國這個擁有最古老文明的民族的人性反而急速倒退了呢?

索爾仁尼琴對蘇聯的譴責和批判,不是注重其政治上的罪惡,而是它的道德性的罪惡--讓人不信神。缺乏信仰使人沒有恆定的道德標準,少於源於內心的自我約束,這樣人很容易隨波逐流乾壞事而不自知,最終使社會整體道德下滑,最後每個人都會成為受害者。

一天下班坐出租車回家,路上司機給我講了件事,讓我深思良久。他說那天他在北京火車站等活兒,來了一個拿著大包小包的人,說去方莊。司機一看那些東西都是農村的包袱,應該是外地人,就想敲一小筆。正常情況應該十五塊錢,等那人上了車,告訴他,不打表了,二十五塊錢,肯定不虧你。那人想了一下,就點頭同意了。等快到了的時候,乘客拿出了一個手機,開始打電話:我馬上就到家了,你等會兒下來幫我拿點東西,老家人非要送的。這下司機傻眼了,原來是北京人,要被舉報,就有麻煩了。趕緊對他說:「對不起,哥們兒,以為你是外地人呢。你就給十五好了,多了我也不敢要。」乘客笑了一下,還是拿出了二十五塊,說:「拿著吧,天也不早了,說不定我上輩子欠你的呢!」司機說:「上輩子?現在中國人哪還有信這個的呢?您是信什麼的吧?」乘客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說著就下車了。司機拿著這二十五塊錢,感嘆了半天,見了其他乘客就忍不住把這個故事再講一遍,說:「社會上要都是煉法輪功的,就天下太平了。我也不用去幹壞事訛別人了。」

是啊,修煉法輪功絕不會給國家帶來壞處,只能讓社會更加安定!就像一九九八年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對法輪功進行的深入調查,在報告中得出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其實迫害前國內很多媒體也都報導過法輪功在祛病健身和淨化思想方面的神奇功效。要不當初我們單位怎麼那麼多人煉功呢?而現在單位每次一體檢,很多同事年紀輕輕就是「三高」: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要是能像當年那樣可以自由修煉法輪功,他們就不會受這種苦了,不但為國家節約醫藥費,身體好了也可以更好的幹工作。

剛從勞教所回來時,以前那個單純無憂無慮充滿自信的我變的對自己沒有信心,老是懷疑自己錯了,情緒也特別容易陷入消沉當中。遇到一些事,心理也開始不平衡起來。很多書中也有一些教人調節心態的方法,可就是不管用,想當阿Q都當不了。可每次當我回憶起李洪志老師講的佛法時,就像以前修煉時一樣,心中迅速充滿一種慈悲祥和的巨大能量,一切委屈、不平都被融化了!李老師講過這樣的道理,佛法不是常人中的理論,他背後是有著無盡內涵的,否則就和其他書一樣,只是白紙黑字。勞教所中那些轉化的邪說迷惑學員說不用學法煉功也在修煉完全是謊言,沒有超常的法理指導、熔煉,怎麼修?如果人類社會的道理可以使人修煉、維持道德,社會也就不會敗壞到現在這個程度了。

就這樣,勞教所那些欺人的謊言在現實的衝擊下土崩瓦解。我所親歷的現實生活,讓我無比明確的意識到,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提高的心性才是真實的,她是生命升華、得救的希望。目前中國社會中的腐敗、欺詐、道德敗壞已經到了令人觸目驚心的程度,相應帶來的環境問題、氣候惡劣、空氣、水和食品的污染、天災人禍也正在把人推向自毀的邊緣。這種用巨大資源、環境代價換來的表面「高經濟增長」能持續多久?「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大帽子能掩蓋社會上的危機和矛盾多久?我不為自己,為了國家,為了他人,也必須修煉,正法修煉是利國利民的!

有些朋友看到我要重新修煉的決心,不僅緊張起來,勸我說,非要修,就修佛教好了,至少不會被關進監獄裡。其實我讀大學的時候,在圖書館中第一次翻看佛經,即被吸引,釋迦牟尼佛講的生死輪迴、因果報應等佛理當時已經成了我人生觀的一部分。我很愛看釋迦牟尼佛的故事,釋迦牟尼佛的很多生平事跡我都耳熟能詳。但我清楚記的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中多次談到他的佛法在他涅磐後五百年將進入末法時期,兩千年後將進入末法的末法,這時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難自度了,因為他們已理解不了佛法的根本。而且釋迦牟尼講過「過去佛」,「現在佛」和「未來佛」之說,我當時就動了一念,我要等「未來佛」講法。釋迦牟尼還提到過「轉輪聖王」、「法輪聖王」將以「彌勒佛」乘下世傳法度人,說「轉輪聖王」是宇宙中神通最廣大、最有能力的一個如來。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短短十餘年,法輪功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世界近八十個國家和地區迅速傳播的唯一解釋。隨隨便便的什麼東西想傳八十個國家,可能嗎?中共說海外的法輪功被「反華勢力利用」,目地是挑起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難道這八十個國家都是反華勢力嗎?「反華勢力」本身也是中共造出來,其實很多人是反對共產黨,而不是反對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

一天晚上在睡夢中師父問我還想不想修煉。我回答師父,其實我一直都想啊,然後就失聲痛哭起來。醒來後竟然滿臉都是淚水,嘴裡還在喃喃的叫著師父,說:「我是真心的!」

這個靈魂復甦的過程是個極其痛苦的過程,簡直就像死而復生一樣,但卻也是個重新鑄造我的過程。過去的我是那麼不成熟,面對狂風暴雨、驚天謊言沒有抵禦能力,而這次我感到一種堅韌的品質正在我身上漸漸形成。

戴高樂說:「困難特別吸引堅強的人,因為他只有擁抱困難的時候,才能真正認識自己。」許多人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人在痛苦與磨難中獲得的,真正超越了人生的痛苦與磨難後,我相信心智的成熟將成為我的人生財富,對「真善忍」的信心將變的堅如磐石,永不可摧。

(今年三十八歲的卜東偉是總部設在舊金山的美國亞洲基金會北京辦事處的工作人員,他因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被從家中抓捕。後被非法判處勞動教養兩年半,現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已經整一年。卜東偉的妻子婁宏偉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自丈夫被抓後,婁宏偉多方呼籲營救,現已得到歐盟、國際大赦等機構及美國、英國、德國等多國議員的聲援和幫助。)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