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誰是真漢奸?


10月中旬,香港立法委員、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訪問歐美。期間,李柱銘向歐美政界呼籲,利用明年北京舉辦奧運會之機,促使中國政府改善中國人權。李柱銘同時在《華爾街時報》撰文,表達類似觀點。李先生的作為,基於他一貫的民主和人權理念,也基於他對香港和中國始終不渝的責任感。信念執著,言行如一,是真正的愛港愛國人士。

然而,待李先生回到香港,竟遭到左派和親共人士的圍剿。親共的黨派、立法委員、媒體、甚至一些左傾的「普通市民」 (未知是否假冒?),一律大做文章,直指李先生為「賣國賊」、「叛徒」、「漢奸」,帽子滿天,唾沫橫空,狂轟濫炸,氣勢洶洶,大有要置李先生於死地的架勢。其面紅耳赤和青面獠牙的憤恨狀,彷彿李先生刨了他們的祖墳!

李柱銘在《華爾街時報》撰文,是10月17日,香港左派和親共人士、連同中共當局,在一個星期裡,並無反應。卻突然於10月25日開始發難,群起圍攻。中共在港喉舌《文匯報》和《大公報》,更是口誅筆伐,鋪天蓋地。顯然,這是一波具有中共特色的「有組織有計畫」的進攻,其幕後主使,只能來自北京。據說,目的是要影響香港立法院的補選。

論愛港愛國,民主派以是非為標準:善惡對錯,不分國界。那些反民主、反人權、反文明的政權,不僅是與本國人民作對,也是與世界人民作對,也即反人類。對這種反人類的政權,喚起和聯合人類共討之,合情合理。

而在左派或親共人士那裡,愛港愛國,以國界為標準:擁護本國政權的,就是「愛國」,而不論這個政權好壞;批評本國政權的,就是「賣國」,而不論是否在理。依照這一標準,當年支持納粹政權的德國人,都屬於「愛國者」;今日批評美國政府的美國人,則都屬於「賣國者」。

在左派或親共人士的輿論下,國界以內,不論對錯,是不容國界以外過問的。就如,一戶人家,對鄰居的家庭暴力,不得表示憤慨和批評,更不得干涉和報警。另外,家庭中受壓的弱者,如果求助於外人,就成了「姦細」。左派或親共人士定義:如果中國人與外國人談論本國事務,或要求關注中國事務,就屬於「漢奸」。果真如此?那麼,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共歷155年,這些左派或者親共人士,或其父輩,都曾奉英國人為主子,都曾與英國人共商港事,豈非一律都是「漢奸」?

什麼是「漢奸」?直接說來,就是「漢人中的姦細」,就行為而論,就是「損害中華民族」的人。說到這一層,恐怕沒有任何團體與個人堪比中共合格的了。半個多世紀前,日軍侵華,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中共割據一方,消極抗日或拒不抗日,甚至與日寇、汪偽、滿偽集團暗相勾結,互通情報,彼此配合,遙相呼應,合謀削弱和顛覆浴血抗戰的國民政府,就是鐵板釘釘的漢奸行為。

中共篡政後,大規模殘害殘殺漢人或中國人,數千萬人被餓死,數千萬人被屠殺或迫害致死,總計七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中共對同胞的加害、監禁和殺戮,至今沒有停止。即便把歷史上所有針對中華民族的暴行和罪行加在一起,也不及中共一家。換言之,中共,以其對中華民族犯下的纍纍罪行、欠下的斑斑血債,鐵證如山地,成為最大的「漢奸」。

中共是「漢奸」,支持和庇護中共的親共人士,自然也是「漢奸」,礙難推卸。自己是「漢奸」,卻罵別人是「漢奸」,豈不是「賊喊捉賊」?

什麼是「賣國賊」?說到「賣國」,首先有一個「賣」字,手上有貨,才能言賣。賣國賊,手上需有「國」。顯然,賣國賊的角色,絕非普通老百姓所能擔當,只有那些掌握了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的團體或個人,才有可能「勝任」。

今日中國,官商勾結,低價變賣國營企業,導致國有資產流失,是為賣國;壟斷國家土地和礦產資源,向外商廉價批發,謀取私利,是為賣國;出於一己之私或一黨之私,拒絕民主改革,導致監督無效、腐敗氾濫、貪官外逃、資金外逃,任由國家蒙受巨大損失,是為賣國。這一切,都是中共及其大小官吏的所作所為,一群不折不扣的「賣國賊」!

中共是「賣國賊」,支持和庇護中共的親共人士,自然也是「賣國賊」,礙難推卸。自己是「賣國賊」,卻罵別人是「賣國賊」,豈非「此地無銀三百兩」?

左派人士、香港工聯會發言人王國興,把李柱銘比喻為「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明顯缺乏歷史常識。需知,吳三桂本人,並非平頭百姓,也非只是動口動筆的「議員」,卻是明朝政府中的高官,手握重權,有國可賣;他引滿人入關,滅掉漢人政權,留下千古罵名,堪稱名副其實的「漢奸」。

王國興似乎又不知道,明朝政權中,還出了另一個「吳三桂」,也是有名的叛徒,叫做「施琅」,他身為明朝將軍,卻做了滿清的降臣,並充當滿清的馬前卒,前往攻打臺灣,搗毀盤踞那裡的最後一個漢人政權----鄭明王朝。近年,中共專門拍了電視劇,號稱《施琅大將軍》,公然為其歌功頌德。

王國興拿吳三桂來造句,不僅引喻失當,還犯了中共大忌:依仗蘇軍後援、也從東北叩關、最後入主中原的中共本身,就是「滿清」的翻版;侍奉馬列洋教、屠戮華夏兒女的中共人物,都是「吳三桂」和「施琅」的化身。

誰是真漢奸?讓我們一一檢視香港左派或親共人士堂而皇之的「批李」言論: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說:「李柱銘議員跑到外國,藉此機會引入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奧運,我感到好氣憤。」但譚某對中共欺壓弱勢群體、為辦奧運驅逐飢寒交迫的訪民同胞,卻從不「感到氣憤」。譚耀宗是真漢奸。工聯會會長、並身兼中共「人大」代表的鄭耀棠,炮轟:「有人鍾意做漢奸,我唔會阻止人!但我必須譴責這些出賣國家利益及背叛國家民族的行為。」 但鄭某對中共「出賣國家利益及背叛國家民族的」種種行為,從未予以譴責。鄭耀棠是真漢奸。

自由黨副主席周梁淑怡說:「李柱銘的言論,對國家不利,影響了香港民主派與北京的溝通,不利香港的民主發展。」在這裡,周梁某將中共混淆為中國,將「與北京的溝通」置為首要,指望民主派變為親共派,意圖削弱香港民主,取消港人治港。周梁淑怡是真漢奸。民建聯前任主席曾鈺成說:「李柱銘發表演講及文章,呼籲外國直接介入,來迫使中國進行一些政治改革。」在這裡,曾某敵視有利於中華民族的政改,反對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交流。曾鈺成是真漢奸。

香港政務司長唐英年對此聲稱:「北京主辦奧運是國家大事,不應將奧運政治化。」但唐某沒有指出,中共為辦奧運,加強監控維權人士,加緊封鎖網路,才是「將奧運政治化」。唐英年是真漢奸。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說:「中方不單在舉辦奧運時才保護人權,在任何時候都依法保護及發展人權,並會繼續取得成果。」事實是,中共不單在舉辦奧運時才踐踏人權,在任何時候都侵犯和踐踏人權,並會繼續製造惡果。劉某顛倒黑白、戲弄國人。劉建超是真漢奸。

據瞭解,李柱銘先生走訪歐美時,言辭極盡溫和,針對北京奧運,甚至連「施壓」、「抵制」、「杯葛」等詞彙,都沒有用上。面對親共分子圍攻,部分民主派還拿這一點為李先生辯護。其實,即便說到「施壓」、「抵制」、「杯葛」,又如何?

難道在漢城奧運會時(1988年),國際社會向韓國當局「施壓」,迫其實現民主轉型,是大錯特錯?難道在莫斯科奧運會時(1980年),半數國家(包括美國和中國)展開「抵制」,抗議蘇聯入侵阿富汗,是大錯特錯?難道在柏林奧運會時(1936年),國際和平人士動議「杯葛」(未能成功),以喚醒國際社會對納粹德國的警覺,是大錯特錯?

憑什麼,中國標準,就要有別於世界標準?憑什麼,中華民族,就要自外於國際主流?說到底,將中國與文明世界相割裂的言論,就是漢奸言論!將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相隔絕、認定中國人不配享有自由的人,就是真漢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