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改詩的苦心

2007-11-01 14:45 作者: 良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東坡先生三改詩稿
何 薳曾在文忠公(歐陽修謚號)的孫子歐陽望之那裡,見到東坡先生的幾篇詩稿,有一首和歐叔弼的詩句「淵明為小邑」,繼而圈去「為」字,改成「求」字,又接連 塗去「小邑」二字,改作「縣令」,前後總共改了三次才成為人們看到的詩句。至於「胡椒銖兩多,安用八百斛」的詩句,最初為「胡椒亦安用,乃貯八百斛」。要 是用最初的詩句定稿,難免遭到後人的非議,即使是大手筆,也不會一時筆快而定稿,而是不厭其煩的修改啊。


是「仕宦」還是「富貴」
韓 琦任宰相時,曾修了一所晝錦堂,是請歐陽修寫的《晝錦堂記》,其中有:「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的句子。韓琦得到這篇文字後愛賞備至。幾天以後,歐陽 修又派人送來了另外一篇《晝錦堂記》,並說「上次文稿有不當之處,可換用這篇文稿。」韓琦再三品味,與上一篇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在「仕宦」「富貴」之下各 加了一個「而」字。但文意卻更為暢達了。


怎一個「綠」字了得
王 荊公(王安石)有首絕句《泊船瓜洲》云:「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吳中有一個士人家中藏有這首詩的草稿,起 初是「又到江南岸」,圈去「到」字,批注說:「不好」,改為「過」字,又圈去了,而改為「入」字,緊接著又改為「滿」字,像這樣總共改了十餘字,最後才確 定為「綠」字。


「推」與「敲」
賈島剛到京城長安的時候,有 一天,他騎在驢背上想出了「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的詩句。過了一會兒,打算把「推」字改為「敲」字。正在琢磨未定,於是就騎在驢背上吟詠誦讀,不進時 地伸出手來做推敲的姿勢。這時正趕上韓愈(時任吏部侍郎代理京兆尹)出行,賈島沒有覺察到已經衝撞進了儀仗隊裡,護衛韓愈的左右侍從都一起擁到韓愈跟前去 保護韓愈,而賈島的姿勢還沒有停下來。韓愈問清楚這件事後,替他確定用「敲」字。


白居易苦心改詩
陳檢討在詩裡寫道:「白家老嫗休輕誦,曾見元和稿本來」。陳檢討在註釋中說:「張文潛(宋朝詩人)曾經拿五百兩黃金購買白居易的稿本,看到白居易修改文字,塗抹勾改,幾乎不留一個字。」白居易所用的苦心竟達到這種地步啊!
(《春渚紀聞•詩詞事略》、《過庭錄》、《香山詩評》、《容齋續筆.卷八》、《古今譚概》、《過庭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