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做慈善比拍電影要辛苦100倍

2007-11-02 02:56 作者: 李卉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7年的李連傑已與1997年的李連杰完全不同,他說,自己是被海嘯衝出來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邊緣之後,他開始從事慈善事業,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灘畫報》採訪時,李連杰說:「做慈善不容易,我把這20年來的人脈,都用在這個壹基金上了。」

10月12日,蒙特利爾凌晨6:30,李連杰早早趕到機場,準備飛往上海。他利用等飛機的40分鐘,通過越洋電話,接受了《外灘畫報》的採訪。在加拿大拍攝電影《木乃伊3》的間隙,李連杰竟然還像在橫店拍攝《投名狀》時每週末返回上海宣傳「壹基金」一樣,此次專程到滬,還是為了他的「壹基金」。

不過,這次在上海與他合作的,是兩個美國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電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說。這位向來低調內斂,甚至給人害羞感覺的功夫電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脫胎換骨般高調起來,在短時間內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體頻頻亮相,由此也招來非議。

對此,承認自己有一點點自閉的李連杰,用帶點粵語拖腔的普通話說:「沒辦法啦。拍電影,別人總是會為你準備飛機的頭等艙。但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們片場裡的場記,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飛機就開講。」

「40歲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裡,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拚命賺錢;但40歲以後,我發現即便是不工作,下輩子吃喝的錢也夠了。這時,我就開始關注大我。」李連杰說。

事實上,李連杰的人生角色和電影中的一樣,在不斷嬗變。從最初的武術天才到電影巨星,再到虔誠的佛教徒。「我這一生,見過不少皇后、總統,也和黑社會的人打過交道。一個在內地長大的人,孤身闖到了香港,然後從香港又走到美國,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裡闖蕩。每一個階段,我受到的心靈衝擊都很巨大。」李連杰說。

上個世紀70年代,李連杰在小學二年級那年暑假,被吳彬教練千里挑一選進北京什剎海業餘體校。此後,李連杰一頭紮進武術世界,11歲時,他獲得第一個武術比賽冠軍,開始有了固定的薪資,可以拿錢回家幫助家庭。李連杰兩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按照當時的國家規定,一塊金牌,工資漲一級別。」他說。此後,李連杰連續五年奪得全能武術金牌,十來歲的他,在級別上已經達到高級工程師、正教授的級別,工資拿到了當時的頂級水平88元。「我從來沒有打開過自己的工資包,從來都是捧在手裡交給了媽媽。」他說。這一習慣,後來在他結婚後,也沒有改變,只不過這個替他打理的人變成了利智。

1982年,17歲的李連杰被張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攝《少林寺》的時候,李連杰的腿斷了。「其實整個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電影,身體就要斷一處,錢一塊、兩塊、三塊地漲,身體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地斷一次。我斷過手腕兒、腰板、脊椎。」回憶起這些鮮為人知、令人動容的細節,李連杰頗為淡然。10月17日,李連杰出現在中福會少年宮。因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組建了「迪斯尼開心小屋」,李連杰戴著紅領巾,和小朋友一起圍在小桌旁邊給紙上的木偶老人塗色彩,一同嬉戲的還有兩位NBA巨星喬治?格爾文和瑞克?巴裡,他們都是壹基金的永久義工。以後,這個設在青少年宮的「迪斯尼開心小屋」,將為患有心理疾病的兒童提供幫助。

「物質不能帶來快樂」

B=外灘畫報

L=李連杰

B:你為什麼如此關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時代的成長中是否也遇見過巨大的心理困惑?

L:那是一定有的,每個人在自己年少成長的過程中,都會遇見各種各樣的心理困惑。我從11歲開始,因為到處表演武術,走遍世界,所以已經不完全相信大人講的話。16歲,我覺得大人說的既然不全對,我就自己選擇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從內地到香港、從中國到美國,都需要很大的勇氣,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壓力。我看見過一個數據,說中國有3000萬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萬這麼大的數字,我能為他們做什麼?我的壹基金就專門關注青少年的心理問題。

B:你自己是怎樣成長起來的?

L:我從17歲開始拍《少林寺》,整個1980年代,對於我來說就是一個自我中心、自我膨脹、自我痛苦的階段,為自己的名、利、物質奮鬥的過程。我走過每一個年輕人都要經過的階段。如果一個年輕人決心為自己的名、利、物質努力奮鬥,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個人在這個過程中所要遭遇的問題。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瞭解人生。

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難的時刻嗎?

L:不是最困難的時刻,而是我開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時刻。其實,那時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電影了。我發現,物質不能帶來快樂,我開始去尋找生命的意義,它是什麼?

這時,我遇見一個西藏的上師,他告訴我不要離開電影,他告訴我,我還有我的責任。當時,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東南亞海嘯中,直接面對死亡。

向克林頓和NBA學習

B:那場海嘯,給你帶來了什麼?是不是沒有海嘯,你就不會創建壹基金?

L:那一年,不僅是海嘯,其實我在一年之中,面對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嘯,兩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禪修,由於氧氣稀薄,我完全無法呼吸,差點死了。海嘯之後,我被救了。困在酒店裡,我割斷了和外界的任何聯繫。我專門花時間去想,名利是什麼?我內心到底需要什麼?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愛每一個人,去回饋社會。其實,在海嘯之前,我就已經創建壹基金了。在中國內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進入的。但在美國,壹基金已經運作了7年,在中國香港也運作了兩年,只不過以前我一直比較低調。可以說,是海嘯把我和壹基金衝出來了,沖得更高。一年之內三次面對死亡,也讓我真正悟到了生與死之間的道理。

B:現在這個壹基金開展的狀況如何?你還記得,誰是第一個給你捐款的人?

L:「壹基金」提倡1個人1個月捐助1塊錢來溫暖1個地球大家庭,這個專項基金主要用於資助在自然災害和突發事件中受難的人們,以及關愛越來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

由於壹基金大都是通過手機和網路捐款的,所以我還真不知道誰是第一個捐款的人,但我記得,在內地,最先響應的有徐靜蕾、劉翔、申雪、趙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現在,壹基金籌款已經籌到700多萬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多萬元。按照有關條例,基金的賬目應該每3個月公布一次,我們也一定會做到公開透明。

B:聽說你做壹基金特別辛苦?你曾說能為壹基金去求看門的大爺?

L:(笑)是啊,每次拍攝電影,我都在片場裡告訴每一個人壹基金的理念,我還會在小黑板上做宣傳,所以每次一部電影拍攝完畢,劇組裡的每個人都會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這20年來的人脈,都用在這個壹基金上了。

B: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從何而來?

L:我們和NBA已經合作了3個多月了。其實,關愛別人、對社會盡一份責任,是NBA、迪斯尼這樣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這在全球範圍內都是相通的。

我這次也是來向NBA學習的。在NBA,每一支籃球隊、每一個球員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現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個,這令人肅然起敬。

前一段時間,我去了美國,到克林頓基金會中學習。那次是「克林頓全球行動計畫」年度國際研討大會在紐約召開,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裡共同學習探討了包括諸如環保、消除貧困等方方面面的問題,我感覺受益匪淺。2005年的時候,我帶我的孩子去美國迪斯尼樂園遊玩,結果在大堂,一個員工交給我一個信封,裡面有85美元。他說,這是85個員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動,這些員工很多都是掃大堂、清掃衛生間的普通人啊。

「我最喜歡李時珍」

B:你最近這麼高調,你介意別人如何評價你嗎?你覺得自己是功夫明星,還是慈善明星多一點?

L:哈哈,高調低調,現在對於我來說,都無所謂啦。我現在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我就想盡我自己的力量,回饋社會。

B:那麼你如何看待武術?

L:武術的最高境界是愛。武術是用來平息爭鬥的。

B:生活中的你,真實的性格是怎樣的?現在怎麼覺得你是豁出去了?

L:我其實有一點點自閉,主要因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後,就很保護自己,生怕說錯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觸,喜歡獨自看書,跟好朋友在一起。

直到最近幾年,因為佛教的關係,給我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社會,再也不是為自己做事,40歲前為家庭,接下來就是為社會。

B:最後,一個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你的偶像是李時珍啊?

L:(大笑)嗯,對。不要用偶像這個詞吧,可以說我最喜歡的人是李時珍。你看他完全沒有一官半職,但是他多次冒著生命危險,去嘗試那麼多草藥,後來寫出了《本草綱目》。 每一次嘗試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標是解除別人的痛苦,這需要多大的勇氣,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