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信胡溫獻治世良言 呼喚英雄除亂華惡黨


一、背景

天降紅魔,馬列邪靈,
中共竊國,華夏不幸,
腥風血雨,連綿不停,
蒼茫神州,遍野冤魂。

苛捐雜稅,暴斂橫征,
民生困苦,難道其情,
醫教住房,大山壓頂,
豺狼鷹犬,貪官惡警。

中共政權風雨飄搖,戰戰兢兢中迎來了它的17大。面對困擾中國社會的各種矛盾和問題,這個本該確定「大政方針」的17大卻拿不出來任何切實可行的「治國良方」。它唯一取得的成果就是,各派系經過激烈的權力角逐,最後暫時達成了內部妥協,完成了新的權力分贓。民憤極大的"上海幫"在中共高層依然分兵把口,佔據要津。禍國亂華將近一個世紀的惡黨,在人民即將拋棄之、面臨深重統治危機的最後關頭,所關心的仍然只是攫取權力,如何對中華再展開新一輪的掠奪!有詩為證:

十七九常登場了,機關算盡狐進套,
惡黨亂華無邦國,民生悲苦瘟加飽。

壞事做絕偉光正,訪寒問暖假親臨,
反貪防腐理常春,舉目萬家洗盡貧。

魚肉百姓立刻搶,竊國盜名禍國強,
末世酷吏謅永康,常九紅朝夢一場。

又有一詩是專點中共內鬥的:

又見九常出狼群,凝目中華一杯羹,
狐黨鍾情立刻搶,滬幫偏愛洗盡貧。

閒話少敘。正當此時,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致胡溫公開信在海外獨立媒體登出。真可謂:

一石激起千重浪,於無聲處聽驚雷。

二、治世之良言

中共竊國以來,倒行逆施,惡政頻出。中共官場亦多姦佞貪腐、聲色犬馬之徒。汪兆鈞的舉動實在令人為之感動,為之振奮。中國人向來有「富貴不能淫,威武而不屈」的氣節,汪兆鈞所表現出來的正是這樣一種氣節!共產黨附體中華近一個世紀,毀滅了中國文化,毀損了中國的自然生態,把中國從禮儀之邦變成了流氓大國,然而,可幸的是,我們的民族精神仍然沒有被徹底摧毀。在歷史的某個時刻,高智晟會站出來,汪兆鈞也一定會站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講,高智晟,汪兆鈞都可稱之為這個時代的民族英雄。他們舍小我而取大義,若能青史留名,自古皆為人所稱道,無可厚非。豈懼小人說嘴乎?

汪兆鈞公開信直面危機,直抒胸臆而少有矯飾,洋洋數萬言,從股市、物價、經濟泡沫、房地產、「六四」、法輪功、社會不公、政治改革到臺灣問題,都是中共不敢正視、極力迴避也難以解開的死結---從而成為中國人的「語言禁區」,公開信無不一一解析,給出對策。真乃醒世之真言,治世之良言也。

三、呼喚葉利欽

良言說與誰人聽?

何以有此問?既是致胡溫公開信,當然是說與胡溫聽的。話雖如此,然其中尚有曲折。且聽吾細細道來。

此信雖看似諫書,卻不可作平常諫書來讀。若當作諫書來讀,必生出挽救共產黨的念頭來,則敗局定矣。何以故?因為共產黨必亡,已無人可救矣。理由有二:

其一,中華不容共。「六四」之前,中共若改革自救(指政治改革,下同),存留下來、甚至繼續執政的機會還比較大;再後來,即使在16大,在「九評」問世之前,中共如果能夠破釜沉舟,改革自救,或許也還有一線生機。而現在,這種機會恐怕已經不存在了。在「九評」廣泛傳播的今天,共產黨早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當今中共之境況已遠不及戈、葉時代之俄共矣。

其二,無可救中共之人。日益走向保守的中共,在不斷扼殺天下賢士,令整個中國社會愚化的同時,其體制內的「智者」、變革性力量也很難有存身之地。中共既「自廢武功」,誰還可救之?

中共背道而馳,倒行逆施,令天下人寒心矣!因此,現在的中共差不多就是一具殭屍,是一群反人類罪犯和貪佞酒色之徒的俱樂部,他們仍要背著這具殭屍繼續去做惡、去貪腐、去淫人妻女。在當今中國社會,中共之負面效應已遠遠超過了其正面影響力。中共不可救,也不該救!若存救共之心,是為不自量力,不識時務,不知天下大勢也。唯有審時度勢,堅決拋棄之,甩掉這個巨大的政治包袱,方可成就千秋之偉業也。

然而,中共雖不可救,並不表示胡溫亦不可救,中共沒有機會,並不表示胡溫也沒有機會。胡溫的機會是什麼?一句話,就是做中國的葉利欽。

中國社會正蘊育著巨大的摧腐拉朽的能量,蓄勢待發。待者何人?中國的葉利欽也!等待這位時代的英雄來啟動按鈕是也。因此,與其說汪兆鈞公開信是寫給胡溫的,還不如說是在呼喚中國的葉利欽,呼喚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民族英雄,是一場同未來中國葉利欽的對話。

四、誰能成為葉利欽?

能夠成為葉利欽的人,至少應該有兩個基本條件:一是他能夠最大限度地調用中共體制內的政治資源。二是他能夠有效動員體制外的變革性力量。單純依靠一個方面的力量,難有勝算,二者結合,則大事可成也。再看胡溫,作為中共黨政一把手,雖掣肘力量不小,體制內號召力卻是毋容置疑的。從體制外看,則是反共者眾,而惡胡溫者卻並不多。不少人對胡溫仍然是充滿好感、寄予希望的。胡溫的確很有機會。下面這首詩是勸胡溫的:

卿本人傑,落入魔群,
權色名利,枯槁形神,
仕共為惡,天人共憤,
千秋偉業,可托與君?

雖說胡溫有機會,但隨時間條件變化,機會都是有時效性的。如果,胡溫始終抱著中共殭屍不肯撒手,恐若干年後,人們感嘆的將是無人可救胡溫矣!

當然,歷史的發展也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不可預測性。最有機會者卻未必就是最後成大事者。成為英雄還有其他的一些條件,比如,個人的能力和膽識等,某些情況下甚至會成為決定性因素。再者,大家都看好胡溫,也可能使中共更加防範之,從而反不利胡溫,這種可能性也很大。

天要降大任於何人看來也只有天知道。

五、動向

正與邪的較量無時無刻不在繼續,正邪力量的消長也無時無刻不在變化。圍繞汪兆鈞之安危,將會成為近期正邪較量的一個焦點。從邪的一方看,以中共體制內頑固保守勢力為代表,自然是威脅汪兆鈞安全的力量。汪兆鈞喊出了他們最怕的聲音,一定對汪兆鈞恨之入骨。從正的一方看,由中共體制內的良知力量和體制外的變革性力量共同構成,是支持和保護汪兆鈞的力量。總的看,邪方似乎仍佔相對強勢,但正日趨削弱,正方仍處弱勢,但力量成長很快。因此,汪兆鈞之安危仍然很值得擔憂。這也是這個時代的英雄們為我們民族的新生在承受苦難和陣痛啊!但是,英雄們的苦難都會成為正義力量加倍成長的催化劑,中共對於社會賢士的迫害,不僅不能令其保命、續命,相反,只會加速其滅亡之日更早地到來。

藉此,我們簡單回顧一下中國民眾與中共之間較量的歷史進程:

1. 中國社會整體性被愚化階段。自中共竊國至毛魔頭之死(1949-1976)。這段時期中共總體上處於戰略進攻的態勢,以反右、文革等標誌性「戰役」為特徵,中共對中國社會理性力量進行了系統性地打擊,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進行了毀滅性地破壞。面對中共的戰略強勢,中國社會基本上沒有什麼像樣地反抗,只有一些零星的覺醒者。由於力量上的嚴重不對稱,中國人整體上都處於被愚化被奴化、被宰割的命運。這段時期,也是中共強制推行共產化的時期,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今錄詩二首,以記其情:

禮儀之邦,故國風行,
君子家園,俠義精神。
流氓大國,叫人心冷,
犬儒世界,到處惡棍。

炎黃子孫,仁道忘盡,
信了馬列,不知神靈。
受黨驅策,犬馬一生,
命比草芥,紅朝奴民。

2 .啟蒙階段。自中共改革開放到九評問世(1976-2004)。雙方的較量開始進入戰略相持階段。中共咄咄逼人的進攻已成強弩之末,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中共將愚化和奴化推到了極致,所謂物極必反,從而也使統治集團內部元氣大傷,終於到了統治難以為繼的地步。「四五」事件,西單民主牆的出現標誌中國民間系統性反思的開始,是中國民間懷疑共產主義並重新確立自由民主價值取向的重要開端。中共為自救,被迫啟動了改革和開放。1989年「六四」事件,中國民眾向全世界昭示了對於自由民主的強烈認同與渴望。中共對於89民運的野蠻鎮壓,則從反面促使了中國民間的反思走上了一個新的層次。即從懷疑共產主義到否定共產主義,從擁共到反共的歷史性轉變。此後,以法輪功的異軍突起為主要特徵,則讓人們更多地看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復甦,並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瓦解中共的巨大力量。

3 .全民覺醒階段。從九評問世至中共滅亡(2004-?)。2004年底的九評問世,是中國民間徹底覺醒的標誌性事件。全民拋棄中共已成為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中共總體上轉入戰略防禦階段。從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到成為天下人笑炳的「三個代表「,中共在理論和意識形態領域已宣告徹底破產,面對九評和海外獨立媒體,中共也唯有構筑網路長城---所謂的金盾工程---進行全面防禦一途可走。以全民拋棄中共為中心內容的「三退」運動聲勢浩大,迅速從海外擴展至國內,從體制外深入到體制內,中共只有招架之功。面對國內此起彼伏的維權運動和各種突發事件,中共也只有疲於應付,完全陷入被動,它無法預測哪一個突發性事件可能就是壓垮共產大廈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歷史的坐標上,可以很容易找到汪兆鈞公開信的位置了。此時,汪兆鈞公開信呼喚葉利欽,可謂當其時也。中國的葉利欽已經呼之欲出,中國政局的發展就要到了「葉利欽「登場的歷史性時刻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