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氓小練子的故事(圖)

2007-11-17 03:36 作者: 鬼首天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流氓

令人聞風喪膽的聯合執法大隊(與本文主人翁無關)

應該是在1993年,那時我還沒有出國,在機關裡工作。

有一天,一個大學的同學打來電話,說他所經營的廣告公司接到一張罰單,數目不小,而且麻煩也不小。我問為什麼?同學說,他公司的一塊廣告牌位於市中心的一座寫字樓上,由於很長時間沒有清潔,顯得有些骯髒。被市容委下屬的聯合執法大隊處以罰款,並被限期拆除該廣告牌,理由是有礙觀瞻,影響市容。同學經營的公司剛剛起步,客戶不多,資金薄弱。出了這樣的事,我很想幫他一下。

對於聯合執法大隊,我並不太瞭解這支隊伍的來歷和編製,只知道是由公安、工商、稅務等多個部門的成員聯合組成。這支隊伍一出動,圍剿和掃蕩的對象,主要是那些非法佔道經營買賣的商販。沒想到,這市面上的廣告牌子也在他們的檢查執法範圍之內。我打了幾個電話,找到了當時的市容委W主任。第二天,W主任給我回話,說讓我帶上我的同學,跟聯合執法大隊的趙隊長見個面,認識一下,吃飯的餐廳已經預定好了。

我帶著我的同學提前到達預定好的餐廳,老闆已經把最好的包間準備好了。稍傾,W主任到了,隨他來的有一個司機,還有個女人,有幾分姿色。一陣喧寒之後,我們便說著閒話,因為正點子趙隊長還沒有到來。W主任說這餐廳是趙隊長預定的,菜的品味不錯。我趕緊讓我的同學張羅著點菜,別閑著。

過了不短的時間,這趙隊長還沒見蹤影,我跟W主任說,先走菜吧,估計走菜的工夫,趙隊長該到了。W主任說好啊,都不是外人,沒問題的。等一道道菜上得都差不多了,W主任手機響了,他接聽電話之後,說我們先吃,不用等趙隊長,他被另一個飯局給絆住了,完事之後他趕過來。我也覺得餓得慌了,於是招呼大家,都別客氣,動筷子吧!我讓我的同學慇勤地向W主任勸著酒,我則告訴W主任帶來的那個女人,今天你要多吃點,這菜都有美容的功效,特地為你點的!說得這個女人咯咯直笑。我知道,她開心,W主任就開心。

趙隊長趕到的時候,我們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杯盤狼藉。趙隊長踏進門來,腳步有些踉蹌,醉眼朦朧。但是,與我一朝面,讓我大吃一驚,這不是大流氓小練子麼?怎麼會是他呢?

小練子是個流氓,凡是認識這個人或耳聞過他的事跡的人都會這麼認為。而且,還認定他不是一般的小流氓,是個大流氓。

這小練子是我上小學的時候一個同學的表哥。那時候,我們只上半天的文化課,另外的半天,幾個同學組成一個學習小組,湊在一起寫作業。我就是在這個同學的家裡認識的小練子,他們表兄弟兩家人住在同一個院子裡。小練子應該比我們大三、四歲的年齡,他生長得健壯,面色黝黑。

我印象裡的小練子不愛說話,很沉默。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有一把很漂亮的彈弓,他幾乎不離手,我和其他同學都沒敢去摸過一下。因為,這個傢伙的眼神裡有一股霸道之氣,孩子們的直覺最有意思,知道什麼人可以惹什麼人惹不得。呵呵。

小學畢業之後,我跟大部分同學都分手了,在不同的學校裡讀中學。小練子的表弟我都不知道去向,更別說小練子了,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見過這個人。但是,關於這小練子的消息卻一直不絕於耳。我上初三的時候,聽說這小練子打了一架,一戰成名!傳說他隻身單刀,把另一個頗有名氣的流氓北開老三給砍了!刀是菜刀,但是磨得飛快,因為老三抬手格擋的時候,被砍掉了幾根兒手指,三根兒或四根兒,說法不一樣。據說,他們之間的仇恨是因為爭奪一個女子。我見過這個女子,確實漂亮!但是,那個年代,她的美麗彷彿就是罪過,每當她在大街或胡同裡走過的時候,總有人調戲她或有一些半大的小子們給她起鬨,而她卻只能低著頭,默默地走過這樣的人群。那是一個毀滅美的年代。

小練子這一刀把北開老三砍得威風掃地,而他自己也因為這一刀被判有期徒刑8年。我很快地就把小練子給忘記掉了,因為這個人跟我沒什麼關係。等到了八三年「嚴打」的時候,我又聽到了有關小練子的消息,說他被發配到大西北去了。因為,在服刑期間,他是監獄裡的鷹頭,是牢頭獄霸,並且打傷過不服氣於他的同監人犯。聽到這個消息,我記得自己還說了一句: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的!

再次聽到小練子的消息是在很多年之後,是聽我哥哥提起的。我哥哥跟以前的老街坊鄰居一直保持著聯繫,提起過去的一些人,他總會知道一些事情或線索。有一次在父母家吃飯,哥哥問我:記得那小練子麼?我說記得啊,怎麼了?哥哥說他從大西北回來了。我說他現在做什麼了?哥哥說小練子回來之後,原來手下的一幫小兄弟給他拼湊了幾萬塊錢,買輛夏利開出租了。我說不錯啊!哥哥吃飯間說了兩件小練子的事跡。

哥哥說小練子回來之後,有一次去菜市場買菜,給他稱菜的攤販把秤桿挑得高高的,小練子只說一句話:份量不夠!那賣菜的連著添了幾把菜,小練子還是那句:份量不夠!那攤販急了!因為平時也不是善茬的緣故,在與小練子爭執之中,竟揚手打了小練子一個耳光!我聽到這裡,停止進食的動作,問後來呢?哥哥說小練子怒極反笑了,連聲說:好!好!說完扭頭走了!這時候,有人告訴那菜販子,說你惹禍啦!你打的人是小練子!聽到這裡,我也笑了。哥哥說,後來,那菜販子登門小練子家,不僅賠禮道歉,而且還送了2000塊錢,才把事給平了。

哥哥還說了另一件事。說這小練子,開出租車去西火車站拉客,有個女人跟他搶客人,小練子起初沒跟她一般見識,但這女人說話張狂得很,小練子不幹了,下車跟她鬥了幾句,這個女人好像人來瘋一樣,破口大罵,好像天地之間就她這一張臉。這時候,旁邊有人小聲勸小練子,說這娘兒們你惹不起,這西站地面的黑白兩道全給她面子,那派出所裡的警察都像她兄弟一樣!小練子不聽這話還則罷了,聽過之後,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上前一把揪住這女人的頭髮,把她拖到幾百米之外的車站派出所門前,暴揍!把這個女人打得連聲都不敢出!我問哥哥:事後呢?哥哥說:小練子沒事兒!

這之後大約過了半年,哥哥給我電話,跟我說我們過去的鄰居肖大爺遇到麻煩了,想請我給幫個忙。我問什麼事啊?哥哥說這肖大爺退休之後,在河邊擺了個修理自行車的攤子,每天也能掙點小錢。前些天,一對青年男女,來修理自行車,讓肖大爺給那女的車輪拿龍。之後,肖大爺收人工費五元,那男的一口唾沫啐在肖大爺臉上,說你搶劫啊!肖大爺氣不過,與他們理論,說話間,撕扯起來。等圍觀的人把他們拉開,那女的說她戴在脖子上的金項鏈不見了。硬說是肖大爺給弄沒的!自打那天起,天天有小流氓來騷擾肖大爺,這生意沒法做了!肖大爺特別指望你能幫他的忙,請警察朋友出面,把這事給擺平。

聽哥哥說了大致的事情經過,我也為難,這事怎麼幫呢?我想起了肖大爺所在地派出所裡有我一個警校畢業的同學,我當即給他打了電話,請他出頭,看怎麼辦好。我的同學跟我說,這事情不好管啊,雖然明顯的是敲詐勒索,但是,事出有因。這幫小崽子天天來騷擾你,我們也不能派兩個警察天天保護他修自行車吧?我想想也是,我同學說的有道理。過了兩天,哥哥來電話說肖大爺在他家呢,說無論如何讓我幫一把。我靈機一動,告訴哥哥,說這事找警察不如找流氓。那小練子不是回來了嗎?找他去!比找警察管用!

又過了兩週,給父親過生日,全家聚會。我順便向哥哥問了句肖大爺的事怎麼樣了。哥哥說,肖大爺真去找小練子了,這小練子真給面子,第二天拎把馬扎,在肖大爺的修車攤位前一坐,辟邪啊!那幫小流氓一個都不來了!肖大爺樂壞了!見人就誇小練子,說這是好漢啊!

呵呵,說了這麼多關於小練子的事,我卻一直沒見過這個人。因為沒有機會。卻意想不到,這個我腦海裡的准流氓現在竟是在市容委直接領導下的聯合執法大隊的隊長!

當小練子定睛打量房間裡的人的時候,他也認出了。我在他們家院子裡寫了一年的作業,我們不可能認不出對方。小練子一屁股坐下來,自己倒了一杯酒,因為看他已經有七分醉意了,所以沒有人想再讓他喝酒。他端起酒杯,向W主任道:「小弟來晚了,先自罰一杯,給大哥賠個不是!」 W主任呵呵笑著,說今天真好啊,你們這麼多年的老街坊能遇到一起,這事太難得了!說著示意我起來陪酒。小練子喝乾了杯裡的酒,也不吃一口菜,衝著我那同學說道:「一塊廣告牌,你能把我大哥請出來,算你走運!今天這裡在座的,一個是我大哥,一個是我小弟!這事,咱就了啦!什麼也不提了!」他說的大哥是指W主任,小弟是指我。然後,他問我「:我說你一聲小弟,不辱沒你吧?」我趕緊說:「練哥,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們還得靠練哥你關照著呢,你不認我這個小弟,我也認你這個大哥啊!」說得大家都心花怒放。知道這麻煩算過去了。

小練子看了下手錶,跟服務生說:把老闆叫來。老闆瞬間就進來了。小練子看著這餐廳老闆,雖有醉意但語音清楚:「今天我請我大哥和兄弟在你這吃飯,我得買單,你得給我面子!說!這桌菜,多少錢?」那老闆倒也爽快,說:「我知道趙隊(長)的脾氣,這錢我還不能不收!您方便的話,留500塊錢,您吃好了喝好了,下次再來,就比什麼都好!」小練子聽罷,把目光轉向我的同學:「今天這客是我請的,但是,得讓老闆你破費了!」我的同學如同揀個金元寳,忙不迭地起來掏錢付這飯費,他知道,便宜大發了!待我同學去付帳的時候,小練子問我:「兄弟,滿意嗎?」我看了看W主任,說:「這樣吧,改天,咱找個時間,我來做東,咱要好好喝一次!」 W主任呵呵笑著,說找時間吧,我隨時奉陪!

在回家的路上,我琢磨著小練子的際遇,怎麼也理不出個頭緒來。心想:世界真奇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