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溫家寳招惹利益集團,日子難捱

2007-11-21 07:23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5月,深圳爆發"地下錢莊"大案,涉及資金43億,港商杜玲及其5名同案被捕。隨著案件的偵結,有關方面發現,該"地下錢莊"的業主雖為港商,但其客戶,卻是中國內地企業,並遍及中國內地31個省區,包括證券投資公司和國營企業,並"不乏國內知名的大型國有企業"。

該"地下錢莊"的操作手法是:客戶只須將人民幣存入"地下錢莊",香港方面的代理便可在3分鐘內,將款項轉入客戶在香港的股票賬戶,用以炒股,回到客戶手中的錢,變成港幣,形同洗錢。"地下錢莊"的賺頭,就是對每筆賬收取千分之一點五至千分之二的"手續費"。僅在2006年至2007年5 月,該"地下錢莊"的交易金額就高達43億元人民幣,手續費收入超過千萬元。

涉案的內地"知名大型國有企業",竟包括聲名顯赫的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石油)和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中石化),這兩大集團公司屬下的深圳分公司,都經由杜氏"地下錢莊",在中港兩地暗流資金。當前,被記者問到時,中石油辯稱是收取香港公司支付的"加油款",中石化則默不回應。

總理溫家寳撂下重話,要嚴厲懲辦通過"地下錢莊"到境外炒股的國有企業;但同時對人民銀行深圳支行針對客戶"每日提款不得超過3萬元"的限制措施表示不滿,認為那是"簡單的做法",不為群眾所接受,應該"使正常的流通得到保證,不正常的流通得到禁止。"

溫家寳放話,是在訪問新加坡的途中。聯想到上一回,溫家寳也是在訪問俄羅斯的途中,放話要求暫停"港股直通車",那時,"港股直通車"試點才開通短短1個半月,中國內地資金外流到香港股市,就高達5000多億,還不包括經由地下錢莊等非法途徑外流的資金。如果任由發展下去,中港兩地金融形勢必將出現巨變,後果難以逆料;多少資金外逃,更是難以想像。

溫家寳兩次放話,都是在外訪途中,並首先和直接面向香港媒體,耐人尋味,似乎表明,溫身在國內時,多有不便。實際上,溫家寳不斷觸動和得罪的,正是中國官場龐大的利益集團。

當溫家寳宣布暫停"港股直通車"的做法後,深圳有關銀行擅自決定對客戶提款設限,表面上看來,是響應溫的號召,防堵內地資金流往香港,但事實上,並非針對權貴,卻是針對普通民眾,試圖激起普通民眾對溫家寳的不滿。

當溫家寳撂出重話,要求嚴辦涉案"地下錢莊"的大型國營企業時,在廣東地界,卻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多年來極少露面的前總理李鵬,竟罕見地高調亮相廣州。廣東省委機關刊物《南方日報》鄭重其事地報導:"11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委員長李鵬和夫人朱琳在廣州會見了來自加拿大的客人......"值得注意的是,李鵬會見外賓,是帶著他的一幫國企親信,比如中信集團董事長孔丹(與李鵬同屬"太子黨")等人,有如故意示威:我就是要力挺國有企業老總們;有我在,誰也別想扳倒他們。與眾多大型國企有著神秘聯繫的朱琳在場,更能明白地傳達此意。

李鵬的姿態,恐怕並非虛張聲勢。因為,人們可以注意到,李鵬雖然已經身無一官半職,身份僅僅是一個普通的中共黨員,但他會見外賓,竟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省委書記張德江,省長黃華華"陪同,《南方日報》報導這些廣東大員的在場,是"參加了會見"。這種遣詞造句,無異就是:仍然奉李鵬為高於廣東大員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溫家寳出身平民,大概還有心為平民效力,無奈處處遭到擎肘。一則有弊端重重的現行制度,不得改動;二則有弊案纍纍的既得利益集團,不得觸動。且看你"想為老百姓做點實事"的溫家寳,如何伸展?到頭來,恐怕也只能留下諸如《望星空》一般的無數喟嘆。

不斷有人對外放風,說溫家寳兒子涉嫌"黑金交易"、溫家寳太太"狂購珠寳",等等,是真是假?是明槍還是暗箭?面對"黑箱作業"和內訌不斷的中共,外界無從判斷。但至少可以看出端倪:溫某招惹利益集團,日子並不好過。也是在這回訪問新加坡時,被問到"政績",溫家寳說出一句"需要歷史和人民評價",箇中的五味陳雜,恐怕只有溫某自己,才能心知肚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