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由同樣重要——致張鶴慈先生

2007-11-21 14:31 作者: 李大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張鶴慈先生「中國:自由先於民主」是一篇好文章,針對中國大陸民眾對民主自由,以及海外民運對中國民主之路認識的誤區,作出了很好的分析和闡述,值得 全體華人重視。唯其中張先生認為「自由人權優先於民主」的觀點,筆者有不同的看法,在此提出向張先生請教,也請廣大讀者討論。

張先生說:「英國著重以民主保障自由人權;美國則先透過保障人權的方法以求民主。......談英國、美國,不如談中國;談歷史,不如談現在。」筆者十分贊同,如 果鑽理論牛角尖,爭論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並沒有多大現實意義,而中國知識份子有責任為中國民主化探求一條最適合的道路。

筆者父母都是香港人,從小就從他們口裡知道香港,筆者在香港和美國居住超過二十年,因此很願意就張先生以香港和中國大陸為例的話題,和張先生交換意見。筆 者認為:自由和民主同樣重要,他們是密不可分、缺一不可的,因此,也是不可分先後的。原因是:一,專制政權絕不可能給人民真正的自由和人權,因為如果人民 有了自由和人權,他們的專制統治就維持不了,中國大陸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因此不可能先有自由後有民主;二,就算在特殊情況下,人民暫時有了自由和人權, 如果沒有民主制度的保證,也會隨時喪失,香港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三,只有民主才可以給人們帶來終極的自由和人權,臺灣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因此,民主自 由密不可分。

張先生說:「需要民主制度來保障香港人已經享有的人權和自由,......香港只需要制度上的改進,只要通過一人一票的選舉,廢除由大陸干預的特首和立法會選舉, 香港的民主化,就基本上大功告成了。」筆者非常同意,不但是「基本上大功告成了」,而且是「根本上大功告成了。」問題在於:香港目前這種有自由人權沒有民 主的社會狀況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一個例外,而這種畸形的狀況只能是暫時的,不可能是長久的,所以不可以作為自由可以先於民主的例證。

為什麼香港會出現這種有自由沒有民主的狀況?是因為:一,香港市民目前所擁有的自由和人權,是英國一百五十年殖民統治所留給香港人最好的禮物之一,雖然北 京政府千方百計想削弱和取消他,不斷地通過陰暗的手段企圖達到目的,但礙於自由人權已經成為香港人固有的理念,況且在世界輿論監督之下,而一時難以辦到。 二,在英國殖民統治下,香港人雖然沒有多少民主權利,由於殖民地地位,總督不可能由普選產生,只能由宗主國委派。但是英國是一個典型的老牌的西方民主國 家,港府所有官員議員的任命任人唯賢;加上香港具有良好的法治基礎,即使港督也在廉政公署和輿論監督之下,沒有任何個人特權;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人權有 充分的保障,所以是否需要一人一票普選,既沒有可能,也沒有迫切的需要。八十年代開始,當香港回歸中國被提到議事日程上,英國才意識到民主對於香港自由和 人權的重要性,開始引入民主選舉,並試圖在一九八八年直選立法會,一九九二年進行政制改革,可惜為時已晚,被北京視為「陰謀論」,遭到其強烈反對而半途夭 折,因而造成了今天這種只有半吊子民主的尷尬局面。

為什麼這種半吊子民主社會只能是暫時的,不可能是長久的?因為七百萬香港市民中的大多數明白到:如果沒有真正的民主,如果人民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眼前自 己所擁有的自由和人權必然會被不斷侵蝕,以致最後喪失殆盡。於是,回歸十年來,勇敢的香港人面對一個強橫的專制政權,從未停止過爭取民主,爭取雙普選的抗 爭。二00三年、二00四年兩次五十萬人上街反對二十三條立法、要求實現普選,明確地表達了大多數香港人的民主意願,同時也迫使北京讓步,擱置強迫港府就 二十三條立法。

香港回歸十年來的現實,最清楚不過地向世人展示了:如果沒有民主,自由和人權就沒有保障,最後必然落空。這十年來,北京不斷地暗中蠶食香港的自由和人權, 拒不兌現基本法規定的「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莊嚴承諾,至今民主普選遙遙無期;北京政府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四次強行「釋法」,動搖作為香港核心 價值的法治基礎;數月前,「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居然蠻橫地宣稱:「香港擁有所有的權利,全部來自中央,中央授權多少,香港才擁有多少,不存在任何剩餘權 力......」,完全漠視具普世價值的天賦人權準則,漠視愛好自由是人類的天性,視香港的自由人權為恩賜,他們根本不懂得所有的權力都來自人民。北京在香港扶植 左派勢力、滲透傳媒影響輿論、發動言論圍剿、敵視民主派、用經濟手段收買大商家......中共的所作所為,無不告訴我們大家:沒有民主的保障,自由人權隨時都會 被剝奪。因為現在的香港特首不是經過一人一票的普選產生,沒有經過人民的授權,毋須向選民負責,只需取得北京的歡心,就可以穩坐特首寳座,怎麼可能指望這 樣的特首去保障香港人固有的自由和人權呢?而立法會迄今為止只有半數議員是經一人一票普選產生,他們雖然竭力代表民眾發聲,但未能取得絕對多數,有心無 力。如果實現全民雙普選,讓香港率先實現民主政制,儘管香港仍然在北京專制政府的間接統治下,但只要民選的政府和特首領頭抵制北京的干預,有了香港七百萬 人民的支持,至少香港人已有的自由和人權會得到更多的保障。至於香港人擁有終極的自由和人權,則有賴於中國大陸的民主化。

香港如此,大陸同胞也如此,大家都是中國人,民主自由對大家都一樣重要,只不過香港有條件先行一步而已。現時大陸人民之所以還沒有自由和人權,就是因為他 們在一個專制政權的直接統治下。張先生說:「大陸的人不應該是先爭民主的形式,爭選舉的形式。......今天的中國,自由、人權重於民主;自由、人權先於民 主。」這是不對的。大陸人民爭取的不是「民主的形式」和「選舉的形式」,他們爭取的是民主和普選,有了普選來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有了普選來監督政府的運 作,才會有自由和人權。張先生接著說:「如果胡錦濤今天敢放手搞全民直選國家領導人,而不給人民自由和人權,如不開放新聞媒體,司法不獨立等,當然會出現 千奇百怪的事情,但仍然會是胡錦濤他們執政。」這句話也值得商榷。因為「如果胡錦濤今天敢放手搞全民直選國家領導人,」,搞「全民直選」就必須要有候選 人,有競選,結果就不一定「仍然會是胡錦濤他們執政。」即使一次如此,再全民直選下去,以共產黨今天的不得人心,總有一天會被中國人民選下臺,就像臺灣的 政黨輪替一樣。筆者相信,也請張先生相信,人生來愛自由,沒有人願意被人管制,大家一定會識別各黨各派的真面目,一定會選擇給人民自由人權的領導人!因此 絕不能說即使全民直選也不能享有自由和人權。相反,只要有真正全民直選,就一定會有自由人權,暫時沒有也只是時間問題。原因已如上述,因為有了民選的政 府,就一定會對選民負責,一定會「開放新聞媒體、司法獨立等」,一定會給人民自由和人權,否則等待他們的就是被下一次全民直選選下臺。

所以說,民主和自由就像一對孿生兄弟,密不可分,缺一不可,自然就不存在誰先誰後的問題。無論香港人民還是大陸人民,無論現在是否享有自由和人權,只要沒 有民主,就一定不能放棄鬥爭,就一定要團結起來,共同為實現民主自由奮勇抗爭,直至我們中國人也和其他國家民族一樣享有民主和自由,實現我們中華民族一個 世紀來的夢想。
以上僅一孔之見,請張鶴慈先生及廣大讀者指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