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藥物摧殘


近來,經湖北省武漢市多名法輪功學員談到在洗腦班的迫害經歷時,發現許多疑點,即食用洗腦班的飯菜後,多感到身體不適,且症狀大體一致。因當時法輪功學員多被分開獨立關押,無法互相溝通,這些症狀都是慢性表現,希望醫學界的朋友,能根據我們敘述的相同症狀表現,作出一些分析,分析這種藥物到底屬何種藥物。

一、洗腦班惡人陳奇承認在飯裡拌藥

武漢市武昌區法輪功學員甲,曾於2005年6月初被綁架至武昌區楊園洗腦班,這個地方原來除採用各種刑具、電棍等迫害形式外,也曾在飯菜中拌藥、強迫注射不明藥物等進行迫害,甲就是飯菜拌藥受害者之一。以下是法輪功學員甲對當時情形的回憶:

2005年6月初,我被綁架至武昌區楊園洗腦班後,幾天後就出現頭痛、眼睛模糊,視物不清,思維也出現混亂、無條理現象,記憶開始消失,到2006年底,狀態進一步惡化,出現坐著都會跌倒,身體無法控制平衡,滿口牙痛,出現掉牙,左腳疼痛難忍,有時連拿書的力氣都沒有。

我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在這種狀態下一直忍著。我以前的工作是在商場做保管,1980年以後又做商場採購,智力、記憶都很好,不是現在這種狀態。

有一件事我現在回憶起來,也使我更堅信我曾遭受這種迫害。當時我被關押在楊園洗腦班時,女兒曾來看我,剛好碰到了當時楊園洗腦班的一把手陳奇,陳奇是女兒婆家的熟人與朋友,陳就問我女兒找誰,我女兒說找我,陳聽後一愣,小聲脫口而出:"喲,我們在飯裡面拌了藥的。"女兒聽見連忙追問怎麼回事,陳就緘口不答了。

二、高某遭注射不明藥物 連兒子都不認識

武昌區法輪功學員高某,一直搞個體經營,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在武昌區楊園洗腦班。

2004年5月,高某被楊園洗腦班非法關押時,曾被5、6個監控人員強行按倒在洗腦班的小會議室的桌子上注射不明藥物,當時高某就出現身體浮腫、虛弱無力等症狀。

2004年6月份,高某被轉到何灣勞教所,11月份開始出現雙腳疼痛,無法睡覺。勞教所獄醫看後說是末梢神經炎,給高吃這方面的藥,吃了一次後雙腳就不能走了,要走路或者是站立都只能堅持10分鐘,然後腿就無力。那時高某腦子經常一片空白,這種症狀持續了3-4個月時間。

2005年5月,高某被接回家,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識;腳腿疼痛,但外表看不出任何跡象。

三、余毅敏遭藥物迫害失去記憶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余毅敏,原省電力二公司職工,中南財大畢業。1999年至2002年,余毅敏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期間遭受藥物迫害,當時反應不大,之後慢慢失去記憶,雙腳出現疼痛,直到完全沒有知覺、無法行走。

1999年期間,余毅敏在二道棚和位於東西湖的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兩邊轉,2002年餘毅敏被轉到何灣勞教所戒毒中心迫害一年,2003年精神失常,2004年被家人送到湖北漢川市福利院,2005年至今雙腳不能行走。

四、惡人顯然在劉月靜的飯菜裡做手腳

2007 年9月30日,武漢市七旬法輪功學員劉月靜被綁架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惡人不讓老人睡覺、坐,整天罰站,期間只要吃裡面的東西就吐,身體難受。非法提審劉月靜的人還問她:你怎麼還這麼清醒?顯然他們在老人的飯菜裡做了手腳。後來由於老人身體極度不好,現已回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