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體制內人士對中共的認識


我是一位曾經為共產黨工作近六十年的老幹部,我看了《九評共產黨》,寫的真是千真萬確,「縱觀八十多年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 隨著謊言、戰亂、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九評共產黨》)共產黨為了維護它的獨裁統治,實行暴政,「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而這一 切災難都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控制下發生著」(《九評共產黨》)。

共產黨就是一個殺人黨,搞了歷次運動,利用運動殺人,我就是其中 的見證人。由於我「根紅苗正」,在幾十年的運動中,我一直受共產黨的重視,是歷次整人運動的直接參與者。正是經歷這些運動,我才看清了共產黨說的全是假 話,幹的是惡事。尤其看了《九評共產黨》,更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我不是受它的重用,而是一直被它利用,當槍使了。

共產黨在奪取政權之後,就利用政府機制,不斷的向我們灌輸「以階級鬥爭為綱」,大搞運動整人、治人、殺人來實行階級滅絕,在歷次運動中不斷地打擊、殘害、屠殺不同範圍和群體中的異己分子。

利 用「土地改革」運動殺地主。在我們家鄉是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到一九四七年搞的土地改革,共產黨用「耕者有其田」的口號,鼓動無田的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同 時,在土地改革中,劃分階級成份,給很多人帶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並提出要「消滅地主階級」,說地主剝削農民,其實當時的地主的家人也都是到田裡 去幹活,吃的也是粗茶淡飯。因為我們家是軍屬、烈屬,貧農成份,分到土地和房屋,分到其它的衣物,當時很感謝共產黨,可是沒幾年,土地就全收回去了。其實 共產黨根本就不是讓農民過好日子,是利用農民鬥地主、殺地主,對地主實行滿門抄斬。我記得當時把地主的全家人都關在屋裡,男女分開十人住在一個場部,民兵 看著,不讓上廁所,並對其進行殘酷迫害,有的被用磚砸死、有的被拖著兩條腿拖死、被牲口拖死,慘不忍睹,連婦女兒童也不能倖免。

利用「鎮 反」運動進行殺人,實行獨裁統治。一九五零年底,共產黨就在全國範圍搞鎮壓反革命,那時我是市地委的一名幹部,據我們瞭解,這次運動鎮壓了很多人,共產黨 使用是「群體滅絕」政策。「鎮壓反革命」不是鎮壓反革命「行為」,而是鎮壓反革命「分子」,就是說不是針對誰有反革命「行為」進行鎮壓,而是規定什麼樣的 人是反革命「分子」要鎮壓,主要目的就是殺人、不能有別的信仰,都得信共產黨,搞獨裁。把各種不同信仰的人都鎮壓了,尤其是一貫道和會道門,根據毛澤東的 批示,一貫道殺百分之八十,其它不同信仰的會道門的首領全部殺掉,有活埋的、磚砸死的、牲口拖死,手段相當殘忍。連很小的孩子也不放過。

「三 反五反」運動是針對城市中的屠殺運動。一九五一年十月,根據毛澤東簽發的通知,十一月開始到一九五二年八、九月,又進行了「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 僚主義)。我當時在三反辦公室,組織了「打虎隊」,凡是在各單位管錢、管物的一個不漏都要打,大搞逼供信,承認貪污500元的定為「小老虎」,承認貪污 1000元的為「中老虎」,2000元的為「大老虎」。管錢管物的這麼多都挨打。被逼承認貪污的都成為大、中、小老虎。僅舉一例,百貨公司的一個售貨員, 他負責賣鹼面和紙張,把他吊起來打了三個小時,打一棍子他承認貪污2兩鹼面,打一棍子他承認貪污一令紙,連續打了三天,讓他簽字、按手印,而後他就投井自 殺,井裡有個水斗子他沒死,「打虎隊」說你死就是畏罪自殺,叫他上來,一算帳,他被逼承認的鹼面、紙張超過自公司成立以來所有進的鹼面和紙張的5倍還多。 像這樣的事多了。到五二年十一月搞「五反」,說是打偷稅、漏稅,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同樣是採取逼供信,讓私有制者承認,有的人被逼 承認偷稅的數字是兩代人訂貨總數的消費額,還多出一倍多。在「三反」、「五反」中,逼死的打死的人不計其數,有自刎的、用通條扎自己的、用刮臉刀自殺的、 吃大頭釘的,其情景慘不忍睹。這樣自殺的共產黨還定性為畏罪自殺、自絕於人民。

一九五三年,又在毛澤東的指示下「審干」,全國性的對所有 的幹部一個個審查,原定審查五代人,兩個月後,改為三代人。我在審干辦公室。有一個家庭出身富農的同事,當地審查他太爺時,有人說他太爺偷過一把菜刀,說 是從這把菜刀起家,他說:我不知道,我都沒見過太爺。因為他沒順從的說,不承認就被開除回家,回去後一個月自殺。類似情況很多,凡是出身成份「高」的,持 不同意見的被逼死的人數相當多。

一九五四年,中共中央在毛澤東親自簽發的文件中指示,在全國範圍進行肅反運動,當時我在「肅反」辦公室, 中央定,在各省市所有單位都得出反革命,每個單位定指標,最少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每天上午工作,下午找反革命,每人過關,你都幹過什麼?出生、社會關 系,幹過什麼壞事?以偽、警、憲、特為重點和其它有反黨言論的人為主要對象。當時是哪個單位出一個懷疑對象就派人看起來,停止工作,單位就出兩個人對此人 進行外調,整出材料。根據這個比例,沒有反革命也得弄出反革命來,逼的真是死的死、亡的亡。弄出的反革命人數不計其數,全國範圍死的人數也不計其數。後來 中央看死的人太多,為了籠絡人心,又提出新政策:什麼有反必肅,有錯必糾,死的人被認定是整錯的,給平反,所謂的平反就是轉告其家屬該人不是反革命,他自 己承認是反革命,其實他不是反革命。

一九五五年,毛澤東又以中共中央名義簽發文件要清理整頓文藝教育系統,名曰:「人員複雜,壞人甚 多」,文件下發後,開始批《武訓傳》,以此開展了對文化藝術界的整頓。我在整頓辦公室,當時把各文藝團體的名角、名演員或出身不好的都打成流氓壞分子,上 邊指示打擊比例是:每個團體為百分之七,搞了六個月,我們是半天工作,半天整人。文藝團體停止演出,全部挨整,後來為瞭解決吃飯問題,可以演夜場,白天挨 整。在文化藝術界整出所謂「壞分子」為百分之四點九,使文藝界基本癱瘓。其中文藝團體知識份子和名演員迫害的最多,死的也最多。

利用「反右」殺知識份子

一 九五六年,以毛澤東親自簽署的中共中央文件指出,在全國範圍內搞「雙百方針」,鼓勵知識份子、文教部門或機關團體給共產黨提意見。指出對提意見的人不扣帽 子、不揪辮子、不打棍子。當時我在整黨前夕辦公室培訓工作,他們先搞輿論宣傳,在《人民日報》發表「百家齊放,百家爭鳴」,誰都可以提意見。因為共產黨盡 搞運動,整死很多人,老百姓怨聲載道,知識份子提的意見非常多、非常尖銳。五七年七、八月,毛澤東給各省部級部長、黨組書記、省委書記、省長下發絕密文 件: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右派已經出頭,這樣很好,我們要準備足夠的力量進行反擊。反擊內容:公私合營、土地革命運動、糧食統購統銷、幹部政策。章(章伯 鈞)羅(羅隆基)為代表的右派份子在全國範圍不在少數,要把右派份子的言行壓下去。這麼做和我前面指示的沒有矛盾,這叫「引蛇出洞」。毒草只能除土,才能 剷除,你們要認真去做。

我們辦公室的人都看到此文件。(以上說的是文件大概內容)到五七年八月,叫我們辦公室彙集情況後,進行了反右派斗 爭,前一階段是「引蛇出洞」,毛批示後,從中央到地方開始反右鬥爭,我在反右辦公室工作。給共產黨提意見的就算是有反黨言論,都被打成右派。我們單位有一 人提了一條意見,說莫斯科市也有要飯的,這一句話就被打成右派份子,罪名是「攻擊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國家」。什麼是右派份子?當時中央規定,右派 分子就是反革命分子。又在全國範圍整出五十五萬右派份子,二十多年後才平反。除此之外還有內定右派份子,本人不知道。比如某人當時私下對誰講了一句話: 「共產黨這麼做不對」,「把你定為右派是冤枉了你」,被人舉報了,就會認為有反黨言論,把這一條就記錄在個人檔案上。這樣的人是控制使用的,提拔幹部時, 一看檔案有反黨言論,就不願提拔了,即使提拔,這樣的人只能提拔行政幹部,不能提拔為黨內幹部。內定右派不計其數。

大躍進造假,人禍造成餓死人無數

一 九五八年三月,共產黨又在全國範圍內搞大躍進。我在大躍進辦公室,當時(五七年)年產535萬噸鋼材,五八年提出口號要鋼鐵翻番,完成年產1070萬噸, 十年超英,十五年超美。砸鍋賣鐵、砸礦石,全國人民大煉鋼鐵。農業上也要大躍進,要求負責農業的幹部也要趕上形勢,農業產量要翻番。當時《人民日報》經常 報導各省市的產量,不是翻番了,開始是畝產萬斤,後來畝產十萬斤,天津的小站米報導畝產十萬斤,山東省報導畝產白薯140萬斤,毛澤東八月去河北徐水的一 個縣,當地領導說一畝地產45萬斤,毛說:好!以後一天可吃六頓飯。第二天又去一個縣,其縣委書記說:一畝產幾萬斤,毛說:太保守。每天《人民日報》和其 它報紙都有放衛星的文章,報導糧食畝產翻了幾番,稻穀長的滿地都是,長的特別瓷實,汽車在上邊開,都不會塌下來。給人感覺到處都是糧食,哪都是糧食,盛不 下了。

一九五九年四月,在廣大人民群眾的極力反映下,中央要開會總結大躍進以來的經驗教訓,在廬山開九屆二中全會,有人提出要反左,殺人 太多要糾偏。當時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萬言書,送到廬山北路毛澤東住處,結果毛澤東不糾左,又反右,彭德懷等人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各省市、自治區和各 中等城市市長、市委書記或縣委書記、縣長大多數都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併進行批鬥、撤職開除黨籍。後來林彪接替彭德懷國防部長的職務,林彪總結一條經 驗:「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誰說真話誰完蛋」。

六零年開始,工農業全面崩潰。五八年各地上報那麼多糧食,按上邊一收,兩年打下的糧食都交 公糧也不夠,結果把口糧、飼料、種子糧都收走了,不許老百姓家裡鍋冒煙,斷炊,婦女閉經,男子浮腫,餓死無數的人,死屍遍野。這完全是假話造成的。到六一 年初,國家出臺一個新政策,叫「八字方針」,我在新政策研究辦公室,具體內容:把土地分給農民一點,作為自留地,開放一定範圍的自由市場,也可以包產到 戶,叫三自一包,也確實起到一點作用,當時一年的口糧只保證九個月,這樣老百姓除了口糧還能種一點地補充一點。剛好一點,共產黨又瞎折騰,它就是不讓人民 過好日子。到一九六三年,又開始新三反運動,我當時在三反辦公室,搞五個月。到一九六四年,又搞四清運動,即清賬目、清工分、清倉庫、清組織,在全國範圍 搞,從農村小隊長開始「洗溫水澡」,工分多記了沒有?糧食多分了沒有?最典型的就是在河北省高碑店新城縣搞的「萬人大會戰」,搞了九個月,搞出了南霸天、 北霸天,全國推廣……。

到一九六六年,毛澤東又簽署中共中央文件,關於論突出政治的大討論,並以《人民日報》評論員名義發表。在文藝界初 步開展大論戰,一論突出政治,二論突出政治,三論突出政治。做文化大革命的輿論準備工作。首先批三家村,矛頭直指鄧拓、吳晗、廖沫沙,接著又批四家店,當 時我在工作組。緊接著在十二月就開展了文化大革命的準備工作。毛澤東指使江青,在林彪的指示下,召開軍委常委擴大會議,江青有一講話:我的講話是在林彪指 示下代表黨中央的,四清不徹底,所有運動都不徹底,十七年來黨的工作被一個修正主義統治著,基本上是錯誤的。

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五日實 現改組北京市委,首先打倒以彭真為首的走資派,接著全國性都在找走資派,找叛徒。五月十六日,根據毛的指示,中共中央作出「關於全國範圍內開展無產階級文 化大革命通知」。之後中共中央在毛親自批示的文件中指出:首先做好思想組織準備工作,從中央到地方要成立文革小組,成立紅衛兵隊伍,準備在文化界等領域, 按照 5.16通知精神全國開展運動,以階級鬥爭為綱,決不允許資本主義在中國復辟。消滅一切私有制,收回自留地,取消自由市場,要一大二公。當時我是文革主 任,紅衛兵大隊長,與大、中專學生在一起進行了一系列對地、富、反、壞、右抄家,抄的東西放在倉庫,幹部看著,事後進行了拍賣。

毛澤東在 各大軍區、各大行政區黨委書記會議上明確指示:走資派在哪裡?走資派就在黨裡,要抓黨內走資派,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此後,全 國開展了文化大革命。到六七年一月,上海的造反派奪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權,毛澤東大為讚揚:上海真正搞起來了,把市委、市政府權從新回到人民手中,一小 撮修正主義分子、走資派全部揪出來了。至此全國一夜之間都奪了權,從支部書記到市部級都奪了權,踢開黨委鬧革命,砸爛公、檢、法、司……全國性進行奪權, 毛稱「一月風暴」,我當時在奪權辦公室,這是毛、江青讓成立的。從農村到城市黨政機關一月份全被奪權,所有的當權者都被批鬥遊街,打倒了劉、鄧。同年二 月,中共內部發生激烈權利之爭,一些老帥、副總理以上幹部在中南海懷仁堂開會,他們對文化大革命非常有意見,不理解,葉劍英一氣之下拍桌把大拇指拍碎,譚 震林夾起書包就走,說:跟毛幾十年跟不上了,我不跟了,周恩來參加並主持會議,周攔不住,此情景周向毛做了匯報,毛親自批示:對這些所謂的大元帥、大總理 要徹底批倒批臭,這次文革是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要革誰的命,是革那些革過命的命。從此全國大批「二月逆流」。四月份在全國又興起大亂,這之前剛搞起的 大聯合又被毛澤東攪得分成了兩派,這次大亂是毛親手批示搞的,毛說:四月洪流,亂了好,越亂越好,亂了敵人,鍛練了群眾。按毛的說法,誰是敵人,誰不同意 胡鬧的誰就是敵人。一九六八年,全國天下大亂,武鬥不止,各地武鬥打死的人不計其數。表面看中央控制不住了,毛失控,各地自己搞亂的,在胡亂殺人。實際是 毛操縱著一切,中央控制著一切,文化大革命的一切過程都是在以毛為首的中央領導人親自批示操縱進行的。文化大革命打死人最多的是在各地已成立「革命委員 會」以後,是文革時期的領導人與各級權力機構對暴政的直接指揮和參與的結果,而他們中又都有中央領導人直接插手,這些中央領導人又都是受毛的授意辦事。是 毛沒想結束武鬥。表面也裝腔作勢。比如,當時在北京有兩大派,天派和地派,毛在北京召集兩大派代表開會,毛說:(大概意思)你們打,打的還不夠,打十年、 二十年中國也亡不了,不行還可以使原子彈打。兩派回去後打的更厲害了,真的動槍了。是毛的語氣中暗含著讓他們打,當時對毛的崇拜,誰敢違背毛的指令,這些 聽會的人都會支起耳朵聽的。如果毛想制止武鬥,告訴他們停止武鬥,他們立刻就停止了。到一九六九年,毛想收場,就說:全國天下大亂,要達到全國天下大治, 在工人階級內部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要實行大聯合,站隊站錯了不要緊,全國辦學習班,在學習班解決問題。老大難的到北京辦學習班解決問題。

到 一九七零年,在廬山會議上,首先把陳伯達一批人抓出來,把罪過扣在這些人身上,陳說這是林彪指示干的。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外逃,林崇拜孔子,七四年又開 始搞大規模的批林批孔運動。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鄧小平調軍隊大規模屠殺學生。江澤民是踏著六四的血跡當上了總書記,上臺後,沒幹一件好事,從一九九九年 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

綜上所述,共產黨掌權以來,光搞了政治運動,利用運動實施暴政、屠殺人民、搞獨裁專政。每次運動表面說的都是冠冕堂 皇的,讓你感覺不出來多不正,實際上每次都在運動當中,在大多數人不知道的背後殘酷整人、折磨人、殺人,對人民下毒手,歷次運動都殘害了很多人。我在歷次 運動中說了不少壞話,做了不少錯事,被共產黨當槍使。當時我們也知道共產黨幹的事不對,盡說假話,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盡搞運動,民不聊生,但是看不透它 為什麼這麼幹,就以為是個別人的錯。看了《九評》之後,我全明白了。《九評》說的全是事實,而且揭示了實質問題,揭露了共產黨邪惡的本質。中國上下五千 年,共產黨是最壞的團體,殺人最多,毛澤東是政治上投機,經濟上胡鬧,典型的劊子手、殺人凶手,是假、大、空的典型,不讓人說話。所謂鄧小平理論是,陽奉 陰違、口是心非、當面是人、背後是鬼,是典型的兩面派。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代表貪官污吏,代表吃喝嫖賭,代表喪權辱國。

我給共產黨干了 幾十年,跟著它盡說假話了,我現在要說真話。我與很多老幹部講,我說,我們這麼多年跟共產黨說鬼話,現在我們要說人話,我完完全全看透共產黨所作所為,共 產黨就是以殺人為主,是個殺人黨。《九評》說的是真實的,很多我都參與了。共產黨為什麼不敢叫人們看《九評》,就是怕人認清它,我看透它了,我們家人都做 了三退。

廣大的父老鄉親,千萬別再聽共產黨的謊言,別再對共產黨抱有任何期望,回顧過去,請你們親自看看《九評》,就會看清共產黨的邪惡 本質。就是看看我們現在的生活,你的飯碗有保障嗎?你的醫療有保障嗎?養老有保障嗎?孩子上學有保障嗎?住房有保障嗎?與香港、臺灣和其它國家的生活能比 嗎?共產黨從來就沒有真誠的為人民著想過,想的都是怎麼鞏固它的權利,怎麼治人。共產黨的末日已經到了。我們過去常說: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蘇聯共 產黨已解體,一黨專政長久不了了。廣大黨員趕快退出這個邪惡組織,說真話,別跟共產黨說假話,害了自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