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老闆在外受人照顧 花200萬修別墅謝恩(圖)

2007-12-18 09:21 作者: 李廷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7/12/17/20071217183218746.jpg
趙永蘭(右)帶著記者參觀別墅

2007/12/17/20071217183218386.jpg
土坯房與大別墅

2007/12/17/20071217183218260.jpg
純樸的景雲安

  200萬元 修棟別墅謝恩人

  小山村冒出大別墅!花費200萬元!

  這件事,發生在古縣南垣鄉蘇家莊村。這裡沒有礦產資源,種糧是主導產業,典型的窮鄉僻壤,交通也不方便,距離鄉政府二十公里,去年才實現了 「村村通」,進出基本依靠人腿或農用三輪。

  別墅的主人,並非什麼企業家或者暴發戶,而只是該村一戶極普通的農民,戶主景雲安多年來依靠土裡刨食、艱苦生活。

  出資修建別墅的,是來自太原的唐老闆。

  但是,沒人對這一奇事提出異議。村民評說此事,多是一句「好人有好報」;而縣裡的幹部,很多人還不知此事。

  「唐老闆」是誰?為什麼要為景雲安一家建別墅呢?該老闆如何和這家農民結下如此之緣?

  其背後,顯然隱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動人故事。

  好山水好房子

  蘇家莊雖屬古縣,距離安澤縣卻只有幾里遠。整個小山村不到300人,擁有3000多畝林地和1700多畝耕地。

  正因人口稀少,這裡的高山密林保持了良好的原始生態,四季有綠,三季有花,一派「世外桃源」景象——這在人口稠密的晉南並不多見。

  雖然偏僻,但該村並非名不見經傳。《說唐》等書籍多有記載:唐將羅成與蘇家莊莊主蘇定芳交戰,最後陷入淤泥河,亂箭穿身而死。

  古縣蘇家莊附近,正有名叫「淤泥」的小河;附近的將軍山上,有個4米多高的墓塚,人稱「將軍墓」。當地人都認為這是羅成殉難的地方,地方政府甚至為此編製了旅遊開發規劃。

  景雲安老漢的別墅,就建在這片青山綠水間,門前的小溪被人工壩攔成了一個小湖。寬大的院牆被漆成紅色,院內的兩層樓房則是柔和的黃色,在冬日的陽光下泛著暖意。「豪宅」的隔壁,居住著村委會主任的母親:那是該村最常見的土坯房,矮小灰暗,連院子也沒有。

  12月6日,採訪車顛簸了幾十公里山路趕到蘇家莊,景雲安卻出了門,到臨汾城去探望二女兒,其老伴趙永蘭帶著記者參觀別墅。

  一樓、二樓共有八套獨立套房,個個設有衛生間、安著電淋浴器,純木打製的床、櫃子等高檔傢俱一應俱全;一樓建有一個大餐廳,二樓還建有一個大會議室。各個房間的窗戶都很大,陽光普照,非常舒適。

  嚴格講,這座所謂的別墅,更像一座豪華的家庭旅店,只是不對外營業而已。

  樓裡的自動洗衣機等電器,一看就沒有使用過。趙永蘭說,「都是唐老闆買的,我不會用」。

  趙永蘭以前的房子,也是小土坯房,已於去年被拆掉,「唐老闆」在其宅基地上出資給他們蓋起了這棟別墅;但是景雲安一家卻只願意住在別墅西側獨立的幾間小偏房內。問及原因,趙永蘭說,「那房子太大,打掃起來太費事」。

  儘管如此,景雲安的居所仍是「村裡最高級的」:鋪著地板磚、使用抽水馬桶,包著木門窗套……這一切,讓許多村民很是羨慕。

  隱士、農民成「莫逆」

  12月7日,在臨汾城內,記者找到了56歲的景雲安,完整地聽了這個離奇故事——

  景雲安是山東青州人。1982年,他帶著妻子和4歲的長女投奔安澤的一個堂哥,正好蘇家莊有戶河南人遷走,留下了5畝耕地。從此,景家落戶到了古縣。

  景雲安在村外的石峽溝內花50元買下了一孔窯洞。在此,景家又添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還開墾了15畝荒地。

  1993年,景雲安在現在的住處蓋起5間土坯房,村外的窯洞開始閑置。

  1995年春天,一個老幹部模樣的男子來到蘇家莊養蜂,帶著幾個徒弟,就住在附近河灘的帳篷內。那時的蘇家莊極其封閉,陌生人的到來讓大家很戒備。

  養蜂人叫唐義廣,很愛到附近山林裡扛槍打獵,不久發現了景雲安閑置的窯洞,就商量要買下來,但景家死活不肯收錢。

  沒想到村幹部們不同意,「村裡要偷了牛、丟了東西,你老景全負責」?

  景雲安答應了,「怎麼可能呢,一個外地老人,出門多不容易」,「我就是外來戶,知道外來戶的苦」。

  這樣,唐義廣和景雲安開始相處。景雲安瞭解到,唐義廣是臨汾煤運公司的退休職工,非常厭倦城市的喧囂和污染,來山區養蜂打獵、過隱居生活是他的最大樂趣。

  唐義廣並不靠養蜂賺錢,經常把蜂蜜白送給附近村民享用。

  蘇家莊的優美環境,讓唐義廣樂不思蜀。住進窯洞後,唐義廣把蜂箱也搬到了窯口,到了冬天都不想回臨汾城。以前是徒弟做飯,冬天徒弟走後,唐義廣只好一個人開灶。

  景雲安認為唐義廣是個文化人,非常敬重。一天,景雲安去看唐義廣,卻發現老人躺在床上捂著肚子哼哼唧唧。掰開桌上鐵硬的饅頭,全部夾生,只熟了一層皮。

  景雲安伺候唐義廣喝了一杯熱水後,又一路小跑去了鄉衛生院。那時沒有公路,景雲安踏雪來回往返了二十公里山路,給唐義廣買回胃藥,這讓唐義廣非常感動。

  景雲安知道唐義廣不會做飯,就讓女兒每天蒸好饅頭給唐義廣送去。

  過了一段時間,唐義廣說,「以後我每天到你家吃晚飯,喝點米湯、吃點咸菜就行」,景雲安欣然答應。唐義廣要給飯錢,遭到強烈反對。

  景雲安說,農村沒錢,但最不缺的就是糧食,多一個人吃飯根本無所謂,況且,唐義廣的兩個兒子經常開車給父親送來米面。

  景雲安沒有想到,唐義廣在他家吃晚飯,一吃竟吃了9年,「到最後都認為他是我們家一口人了」。

  唐義廣很少介紹自己的家庭情況,景雲安也從不多問。兩人的共同愛好是在一起抽煙、侃大山,然後到山裡下套子打獵,兩人成了「莫逆之交」。

  景雲安有4個兒女,經濟困難。1997年,唐義廣勸說景雲安養牛,並借給景家3000元本錢。唐義廣從此經常陪著景雲安去安澤買牛,到洪洞賣牛,10年養牛「共掙了6萬塊」,成為村裡「第一富裕戶」。

  景雲安要還唐義廣本錢,老唐死活不收,但景雲安認為朋友給自己指明了致富路已經是大恩。最後,老唐還是拗不過景雲安,但對這個明事理的厚道農民越來越尊敬。

  修別墅 感恩情

  9年間,唐義廣有多個春節在山裡度過。

  2004年春節,老人被兒子接走了。

  正月裡,唐義廣又回到山村,但景雲安發現其臉色發黃,就問「你是不是得了黃疸肝炎」,唐義廣也說「尿和茶水一樣」。

  大雪封山。景雲安讓兒子把三輪車纏了鐵鏈,開了兩個多小時,才把唐義廣送到郭店村坐上了公交車。

  診斷結果是胰腺癌。從此,唐義廣就離開了山村,到處去看病。沒了老唐的日子,景雲安總感覺空空蕩蕩,生活少了很多樂趣。

  2005年春節剛過,一輛越野車載著唐義廣開進蘇家莊,景雲安非常高興。老唐的兒子告訴景雲安,父親已經5天沒有吃東西了。沒想到,見到老朋友的老唐一口氣「吃了一碗雞肉、兩個煎餅、半個窩頭,喝了兩碗糊糊」,「他兒子都驚奇吃得那麼多」。

  景雲安知道,老朋友的病已經很嚴重了。隨後,他下山到臨汾城去看望唐義廣,「能見一面是一面」。而唐義廣在屋內掛著吊針,聞聽景雲安來了,高興得像個小孩……

  沒過多久,越野車來山村接景雲安,並帶來了唐義廣去世的噩耗。當天晚上,景雲安拒絕去已經安排好的臨汾賓館住宿,執意要為老朋友守一夜靈堂。

  回到山村後,景雲安很難過,這份延續了10年的緣分終於結束了。他獨自跑到老唐住過的窯洞裡靜坐一會兒,看看那些已經無人照看的蜂箱。

  沒想到幾天後,唐義廣的大兒子唐曉東獨自來到山村,看望了景雲安,給其留下了一個黑色的提包後就匆匆離去。提包內,裝著20萬元現金,那大概是景雲安一輩子也攢不下的數額。景雲安知道,一定是唐義廣臨終前囑咐了兒子要知恩圖報,報答他家9年的照顧,但是「我和老唐情同兄弟,我從來沒有想要他的回報」。

  給唐曉東打了手機,表明瞭心意,唐曉東返回山村,帶走了提包。

  沒過多久,唐曉東又來到了山村。在父親住過的床上靜坐了一會兒後,唐曉東開始和景雲安說事。「我想把你的舊房子推掉蓋成新房,這裡的風景好,水質好,我常年住在太原,閑的時候想來這裡度假」。

  景雲安有些捨不得舊房,但又希望兩家的這份情誼能夠延續下去,於是就答應了。

  2006年春天,工程開工。讓景雲安沒想到的是,這個工程竟然如此龐大,連建築帶裝修竟然花了整整一年,耗資200萬元!

  景家後來才知道,唐曉東是太原的一個企業家,承包了省水利機械廠的製桶分廠,生產的「鋼桶自動生產線成套設備」在國內非常有名。

  別墅竣工時,轟動鄉鄰,十里八鄉的百姓都來看稀罕。而縣鄉領導也很重視此事情,希望景家能好好維繫這份跨越輩分的友誼。

  小山村大變化

  對這座飛來的別墅,景雲安並沒有特別的感受。他更願意和老伴住在別墅邊上新建的偏房內。三個女兒已經出嫁,20歲的兒子景光斌也隨著唐曉東到太原學徒、就業,「就兩個人,住啥不一樣?」

  事實上,唐曉東的報恩行動沒有止於那棟豪華別墅——他讓景雲安去村裡發動,讓年輕人都到他的企業裡學徒,雖然他的企業完全可以招到充足的熟練工人。

  說起兒子,景雲安很高興。景光斌初中畢業後,就到浮山縣城學修車,一個月包吃包住只能拿到100多元。因為文化程度低,他原以為兒子不可能走出大山,卻沒想到遇到了唐曉東這樣的貴人。記者還採訪到了景光斌,他說,唐曉東對自己格外照顧:別的人多是學徒3月,而他是3年;別人學徒工資每月200 元,而他是1000多元;別人學的是車工、銑工,而他學的是精密機械……

  村裡有個農民叫齊繼成,兒子在唐曉東的企業裡學徒3個月,現在一個月工資兩千多元,齊繼成對景雲安感激不盡。

  目前,村裡外出的近40個年輕人,有一半在唐曉東的企業裡打工。「這些年輕人以前根本掙不下錢,現在好了」。因為景雲安的一片愛心,他們的命運得以改變,迅速成長為產業工人。

  現在,唐曉東也成了蘇家莊的常客,過幾個月就會帶幾個朋友到村裡過夜,吃吃土特產、吸吸新鮮空氣,「他們陽曆年肯定來」;而景光斌等年輕人則迷戀上了大城市生活,「他根本不想回村」。

  景雲安把唐義廣住過的窯洞上了鎖,「有個安澤人偷了老唐的蜂箱,我攆了30里要回來的」。

  記者一直試圖聯繫唐曉東,單位的人說其去了馬來西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