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好孔孟老莊 小W接招生智慧

2008-01-01 07:52 作者: 文婧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修道院

話說處於德國、荷蘭和比利時的交界處的德國境內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名為亞琛(Aachen),城雖小,卻因有一所全歐洲馳名的工科大學而名揚海外,很多中國的莘莘學子不遠萬里慕名來此求學。

單車行旅荷蘭 邂逅修道士Ton

一年秋高氣爽之際,小W從中國名牌大學精密儀器系畢業,馬上來到亞琛求學,攻讀機械工程。日日攻讀德語,日子倒也清靜。一日正閑來無事,瞥見窗外自行車棚中的廢棄自行車,回想起在中國攻讀大學時練就的一手攢自行車的絕活,不禁手痒。

德國學生畢業後,有的就把自行車隨手丟在車棚裡,經小W的經年鼓搗精密儀器的手稍加擺弄,幾天後,一輛像模像樣的自行車自此成了小W的坐騎。挑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小W開始了他和他的自行車的第一次遠足,目標荷蘭。

不到一個小時便到了荷蘭邊境,再往前走是條一覽無餘的大道。小W天性愛尋幽探勝,一邊騎車,一邊不禁左右觀望。猛一抬頭,看到不遠處山坡上的密林中,隱約探出古建築的一角。

" 莫非此林中別有洞天?"小W邊尋思邊一拐把,騎上了上山的路。七轉八拐,竟來到一個規模宏大的建築物前,色調灰白、風格樸素。正在東張西望之時,忽見底層 大門口邊上的一扇窗戶打開,一個禿頂的圓腦袋探出來,一個身著黑色長袍,胸前掛著十字架的中年荷蘭人呱啦著荷蘭語,做手勢招呼他進去。原來這是個修道院, 這個荷蘭人是修道士Ton。

惡補老子道德經 成為Ton知己

話說回來,修道士Ton已在此清清靜靜地修了二十年的道了,通曉 六、七種語言,飽讀經書。此修道院的藏書甚豐,甚至有中文的老子《道德經》。近來修道士 Ton突發奇想,對《道德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請了一位附近種菜的香港人教他中文,怎奈此人自身素養有限,中文課幾乎進行不下去。

一日輪到修道士Ton在大門口值班,正在值班室閑坐,隨手翻看著《道德經》,猜測著這些神秘的方塊字是什麼意思,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窗外,見一亞洲人正四處張望。修道士Ton心一動,認定他是個中國人,忙招手讓他進來。

落坐上茶,果不其然,不僅是中國人,還是個從北京來的大學生!而且德語說得還能夠聽懂,修道士Ton舉手感謝上蒼,相信這是上帝賜予他的中文老師。

小W 驚訝地不只大跌眼鏡,他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一個荷蘭修道士手裡拿著一本中文的《道德經》,和他說這個字什麼意思,那個字什麼意思。修道士Ton表示要 向小W學中文,共同探討《道德經》。小W心中又是一驚,暗自尋思:"我這學理工科的可沒怎麼碰過這個家、那個家的,說起道家,我只看過《莊子》,還是蔡志 忠的漫畫。和這大鼻子說起來豈不是很給中國人丟面子?"

面上強裝鎮定,三言兩語敷衍過去,待回到家,忙找來《道德經》補課。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來《道德經》如此博大精深!從此愛不釋手,又借各種古籍經典來看,慢慢地再去修道士Ton那裡,就開始引經據典,侃侃而談了。遂被修道士Ton引為知己。

巧遇荷人路客 惡補孔孟之道

光 陰輾轉,眨眼近一年了,一日小W和從別的城市來探望他的女友應修道士Ton之邀,觀摩修道院中的宗教儀式。天光從高高的大廳頂上的天窗傾瀉而下,大廳中間 修士們虔誠地唱著讚頌上帝的歌,旁邊的柱廊裡人頭攢動。他們二人忽聽背後有清晰的中文傳來:"你們是中國人嗎?"小W又一次大跌眼鏡,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 荷蘭鄉下的修道院裡,一個大鼻子老頭用頗標準的中文向他發問!

大鼻子自我介紹叫林路客,此名源於他的姓的第一個音節"LIN"和名"LUKE"。他名如其人,愛背著行裝四處漫遊,曾在中國走當年紅軍長征時走過的路。中文說得很好。

荷蘭人林路客又一次讓小W汗顏,他和小W大談孔孟之道!大概他以為,只要是中國人就一定從小熟讀"四書五經",受"仁,義,理,智,信"的熏陶。小W剛剛猛補一陣《老子》,孔子的著述還沒來得及顧上。遂腦門冒汗地勉強應付幾句,就急忙逃回家去借孔子著作來補課。

這 路客是個熱心人,自己常做 "路上之客",就乾脆把自家的鑰匙留給了小W,他的家在一個荷蘭小村子裡,四壁全是書,頗多中文古籍。自此小W可以任意到他家拿書看。這個村子離小W住的 亞琛頗遠,自行車有些費力,好在這段時間裏,小W打了些工,買了輛二手車。去路客家要在原野上開很長時間的車,轉很多彎,還要享受幾次混雜著濃重牛糞味的 鄉村氣息。

凡對中國嚮往的外國人讓他們最心馳神往的,大概就是中國古人的智慧了。通過和兩個崇敬中國文化的外國人--修道士Ton和大鼻子 荷蘭人林路客,小W的眼界也大開,他才發現,中國古代的文化如此之精闢深刻而又質樸寬廣!書讀得越多,越是知今是而昨非,越謙誠恭遜,不敢妄自尊大,小W 對人文科學的興趣日益濃厚。

學貫中西聖賢書 智慧門大開

那基督教的人也找上門,欲傳授小W《聖經》。小W正想要學貫中西,上 門來講基督教正求之不得。得到中文《聖經》,細看之下,慨嘆耶穌真真是仁慈高尚之聖人。然而仍心存疑惑,這基督教的一神論如何解釋中國古代的宗教呢?這各 個教都是教人向善,又為何如此互相排斥呢?諸多疑問盤桓於心,終沒有入教。

然這一來二去,小W去意已決,在修道院借住一個星期,靜心讀書後,終於在來德兩年後棄工從文,離開了亞琛工業大學,去了一個風景秀美的文化小城,改學德國文學。

正 是申請轉學之際,小W決定暑假回國探親。從朋友處得到現在在中國被禁、被沒收、被燒的,但在外國被翻譯成三十多國文字的,可以在國際網際網路上免費下載的 《轉法輪》一書,不期然小W的疑問迎刃而解,心中豁然開朗,自此小W煉起了在中國被禁止的,卻在中國以外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廣為流傳的法輪功。

經過和小W一年的切磋和自己的努力,修道士Ton的中文大有長進,藉助英譯本把《道德經》從中文翻成荷蘭文,業已成書。路客依舊行蹤不定,作天涯路上的客。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為什麼知道得那麼清楚呢?因為小W就是我當年的男朋友、現在的丈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