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社論:於無聲處聽驚雷


二○○八年來了。回顧二○○七年,最具震撼力的新聞是什麼呢?

不是中共十七大,也不是"嫦娥奔月",而是中國農民發出收回土地的宣言。

中共用土地革命作為旗幟,以農民戰爭為手段,打下了一個"黨天下"。如今這個"天下",他們已經"坐"了五十八年零三個月,快滿六十年了。

這個所謂"人民共和國"的紅旗,主要是農民的鮮血染成的。"小米加步槍"之所以能戰勝飛機和大炮,一個主要的優勢就是"數量勝質量",靠的是"人海戰術"。衝鋒陷陣的是農民,運送給養的是農民,抬擔架的也是農民。不知道有多少農民犧牲在這場慘烈的戰爭中。"一將功成萬骨枯",在他們的白骨上,毛澤東住進了中南海的宮殿裡,一步步地成為中國歷史上桀紂和秦始皇之後最大的暴君。

農民們前仆後繼跟著共產黨是為了什麼呢?就是土地。然而共產黨許諾給他們的土地,剛剛分到手裡只有幾年,就被一個"合作化高潮"給吞沒了。接著又是一個"人民公社化",不但把農民的土地,而且把農民的人身都"化"到這個"集體"裡去了。至此,中國農民已被剝奪得一無所有。他們不但沒有種田的自由(種什麼,要由黨決定),而且也沒有吃飯的自由(吃多少,要由黨決定),甚至連要飯的自由也沒有("會給社會主義丟臉")。這就是中共領導的"新式農民戰爭"(毛澤東語)的勝利結局:共產黨奪得了一切,農民失去了一切。

一九七八年安徽鳳陽小崗村的農民秘密實行包產到戶,這是被逼得走投無路的農民第一次對共產主義的反抗。這個反抗迅猛異常,很快就在全國範圍內把人民公社的枷鎖沖得支離破碎。起初對包產到戶處處設防的共產黨,眼見大勢已去,不得不轉過來接受這個現實,解散了人民公社。中國之所以能夠較為順利地實行經濟改革,這場農村革命是它的先決條件。

不過"包產到戶"並沒有收回土地的所有權,而只是討到了土地的使用權。這就是說,農民至多不過是個佃戶而已,黨的官員始終是真正的地主。

這正是今日中國"三農"問題的總根源。這些年來官商勾結,千方百計坑害農民並且把大批農民趕出他們世代居住的土地,因而促成此伏彼起的大規模群體抗爭。

在愈演愈烈的衝突中,二○○七年十二月連續發生三起農民自發收回土地的鬥爭,這是中國大地上將要發生一場真正的土地革命的信號。

這三起事件發生在黑龍江富錦市、陝西省三門峽庫區和江蘇省宜興市。他們不是秘密行事,而是公開宣告:收回本來屬於自己的土地的所有權。富錦農民的宣言說得好:"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是農民最大的人權。真正擁有了土地所有權,我們農民才能安身立命,中國農村才能安身立命,整個國家才能安身立命。"

這個道理說得多好啊!什麼"和諧"也好,"穩定"也好,佔全國人口五分之四以上的農民都沒有立錐之地,這個國家能夠"和諧"嗎?能夠"穩定"嗎?

一位中共元老曾經在黨內說了一句良心話:"我們欠農民太多了!"其實光是這句話還不夠。共產黨對農民欺騙、利用、剝削、壓迫,真是到家了。中國農民是淳樸善良的,但他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上述三個地方的農民現在已經不再"上訪",而是自己解放自己,行動起來,這就表明他們已經忍無可忍了。

可以斷定,這三個地方雖然遠離中南海,但當局一定會把它當成心腹大患來對待。事件將發展成什麼樣子,我們無法預見,它將取決於中南海的明智還是愚蠢,取決於這土地革命擴散的力量和速度,取決於國內和世界的反應。

不過我們願意告訴中南海諸公:

第一,農民沒有侵犯國有財產,而是從"集體"土地裡取回自己的一份。(當初是"自願"加入,如今是"自願"退出,完全是合法的。)

第二,你們最好的對策是:不但承認三地農民的正義行動,而且像八十年代最後取消人民公社那樣,順水推舟,使這場真正的土地革命推廣到全國,這樣,不但一下子還清了欠農民的老賬,而且將在各個領域引起良好的連鎖反應,會使整個中國局勢轉上一個新的軌道。

新的一年來了。你們最關心的大概是怎樣壓住一切異議,"辦好"北京奧運,來顯示你們的"形象",以便增添統治資本。按照這種思路,對農民的抗爭自然是要壓服。但那將是最下下策!因為你們不但壓不住,而且將激起更大更廣的反抗怒潮,最後必將危及你們的統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