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響(圖)

爭權利,雙溪並流

2008-01-05 00:16 作者: 陳奎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權

2007,留給了歷史什麼?

從長程的眼光看,恕我直言,它只是一種醞釀,一層鋪墊,一首序曲。2007真正的歷史內涵,尚未確定。它需要2008來塑造和定義。

簡捷地說,2007,是一首未完成的交響,它只是2008的序曲,只是主樂章的鋪墊。

誠然,自2007年初以來,時有一些被強烈渲染的事件,譬如沸沸揚揚的十七大,譬如高層權力分配和人事變動。但這些事件,其實對中國公民的生活方式並未造成重要影響,也沒有對中國的走向提供一幅清晰的圖景,即是說,它們並未呈現有價值的歷史蘊涵。

然而有兩件在官方媒體未曾重點報導或未曾報導的事件,卻可能發生長遠影響:一是年初《物權法》的通過,二是上半年有關反右50週年的海內外系列紀念活動。

這兩件事的指向--權利。一是國人的財產權利,一是國人的言論權利。這兩項基本的權利訴求,成為2007年的民間訴求的總"綱"。綱舉而目張,於是,它引發了一系列"權利的狂奔",貫穿全年。最後,在年底匯成湧泉式的井噴。

在財產權方面,隨《物權法》的批准,民間開始出現"循法爭權"的潮流。一路下來,我們看到了戲劇性的"重慶釘子戶"事件,緊接著是"小產權房"的風生水起,產權的浪潮一路衝到年終,聚成浪峰:幾個地區農民的"土地權宣言"如炸雷般響起:來自黑龍江富錦市的農民,來自陝西三門峽庫區農民,來自天津市武清區,來自江蘇省宜興市,幾乎同時,如黃鐘大呂,轟然天下。基本的目標,是國民的土地權利問題,特別是農民的土地所有權問題。最終,它直指中國不合理的與世界主流悖逆的土地制度。

"我們72個行政村4萬農民對該150萬畝土地擁有所有權。.....真正擁有了土地所有權,我們農民才能安身立命。" 這是黑龍江富錦市農民堂堂正正的宣言。

"我們三縣市約7萬農民現在共同決定收回我們的土地所有權,並向全國告訴。" 陝西三門峽庫區農民義正詞嚴的聲明。

在言論權利方面,2007甫一開年,就有章詒和等作家對國家新聞總署禁書事件的強烈反應;接著,是國際社會以及中國知識界對北京未能履行申辦奧運時所作的開放傳媒承諾的抗議;隨後,就是反右五十週年的高調紀念活動,先是國內老右派們此起彼伏舉行的多次"飛行集會",屢禁屢起。然後是國外在美國的普林斯頓大學和加州大學舉行的大規模反右運動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大陸,在香港,在美國東西兩岸均引發了一眾波瀾。此浪潮也沖騰到了年底,最後出現14070位中國公民署上自己的真名,無畏地聯名上書,敦請中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塑成當代"公車上書"的義舉。

跪久了,站起來遛遛

2007,在民間,標誌著開始形成一種群體性的身體姿態--站立的姿態。雖然這一姿態還在"預熱",尚未充分展開。

2007,在當局,則是一種防衛的姿態--從內到外的戰戰兢兢的防衛,然而這一防衛卻缺乏價值的支撐。

一個默然念誦的句子,叩響了一大群備受壓抑、無處申訴的下層國民的心扉:"跪久了,站起來遛遛。"這次,站立的基礎是他們腳下的土地。

不再無休止地訴苦,抱怨,乞求,人們直接宣稱自己的權利。你可以抓,可以關,可以禁,人們依然直接宣稱自己的權利。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在這一年,"群體站立,群體言說",成為中國社會生活的一道亮麗風景線,無論是"黑磚窯",還是礦難;無論是六里屯,還是廈門PX;無論是綠色GDP,還是華南虎事件;無論是重慶的釘子戶,還是農民的土地宣言;無論是抗議禁書,還是右派索賠,....一種美麗的身體姿態逐漸顯露在東方的地平線上,穿越年關,有望在2008年全球聚焦的大地上塑造成形。

人或問,何以稱2007為"未完成"年度?

原因無它,蓋因前面矗立著一個巨大的跑道終點--2008北京奧運,它像一個黑洞,把所有注意力與焦慮統統吸收了進去。確實,2007的重大事件和北京的基本應對,幾乎都與奧運扯得上關係,幾乎都是以奧運為背景而浮出水面的;此外,如前所述,2007年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和趨勢,都是在年底萌動,剛剛起步,尚未出現出任何結局,甚至連任何階段性結果都沒有,所謂"神龍見首不見尾"是也。北京如何應對風起雲湧的"土地權宣言"?有無可能形成某種"良性互動"?從年底開始愈演愈烈的通貨膨脹將 "伊于胡底"?中共如何便對國際社會"價值觀外交"的道義壓力?....諸如此類,均無定案。於是,這些巨大的尚未解開的謎,這些未講完的故事,提升了人們的好奇感、期待感以及對觀察到結果的渴望。

敏感的觀察家最為翹首關注的,無疑是農民的土地權宣言。全球都在看,奧運前夕的北京當局,將如何回應這一嚴重挑戰?大體上,可以預估2008北京有兩種不同的基本對策。

其一,進一步加強土地宏觀調控,堅守 18億畝農村耕地面積警戒紅線,遏制地方政府利益驅動的強制徵收農民集體土地,嚴格執行土地管理法,限制農村集體土地的非農使用,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中共當局熬過全局危機的對策。而危機一旦度過,"發展是硬道理"必將捲土重來,中共將重新啟動土地國有化、鄉村城鎮化、民族工業化的發展引擎。如今鼓勵重慶等幾個經濟特區地方政府大膽探索,尋求發展新出路,就是中南海推動土地國有化的試探。這一政策方向是最終把所謂集體所有制的土地收歸國有。

其二,因勢利導,與世界主流秩序接軌,把《物權法》的邏輯貫徹到底,修改過時的(帶公有制性質的)有關土地的法律,像對待當年小崗村農民的冒死訴求一樣,承認農民的土地所有權,進而確立城市房主擁有宅基土地的所有權。這實際上類似俄羅斯與東歐的土地改革,它將帶動一場與土地所有制相關的司法改革,憲政改革,確定司法獨立,切實保障農民土地權利在內的國民基本人權。這一政策方向是最終把絕大部分國有土地和所謂集體所有制土地實行私有化,納入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土地制度的現代秩序。

這是兩種土地制度的歷史性對決。就中共的傳統慣性而論,採取第一種對策的可能性較大。

不過,應當注意的是,參與這場博弈的,並非兩方,而是三方: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少數與之聯手的開發商權貴)、農民。中央政府為求統治的長遠穩固,為強化中央權威,需要遏制地方政府強征農地,中央需要保障耕地面積不至迅速流失;而地方政府為求經濟利益與政績,實施"土地生財"的賣地財政,瘋狂劃地拆遷,導致失地農民反抗,導致拆遷戶抗爭。因此,農民的直接抗爭對象,是地方政府和權貴開發商,有時甚至向上告狀,尋求中央的支撐。這樣就構成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及資本權貴與農民三大力量之間的複雜博弈關係。注意到三者之間的不同利益關係,注意到甚至中南海上層,對土地產權問題也時而透出不同主張,考慮到奧運前夕直接鎮壓成千上萬農民的巨大政治代價和風險,因此,這場博弈的結局並非是簡簡單單一目瞭然的,它值得2008年海內外輿論的密切關注。

網民政治

據報導,2007年中國已有兩億網民。其中,哪怕只有百分之一進入政治過程,也是兩百萬活躍的政治動物,這一現象,將實質性地改變中國的政治生態。事實上,前述的一切事件,無論是農民宣言,還是禁書事件;無論是重慶釘子戶的抗爭及其成果,還是廈門PX項目下馬;無論是右派索賠,還是礦難之怒,.....離開網際網路,一切為零。沒有網際網路,這些事件都不會在地球上出現,都將不成其為事件,都會像毛時代的曠古悲劇一樣,湮沒在歷史的黑幕背後。

但是,網路出現了,它靜靜地在改變著一切。誠然,有封鎖。但是,也有反封鎖。"魔道"競爭,交相螺旋上升,逐漸拱出了一個世界--網路虛擬世界。在某種意義上,這是更真實的世界。無疑,網際網路的傳播效應,已經變成重要的社會政治槓桿。人們常說,中國不存在中共之外的任何政治力量。不然。當你瀏覽網路,比照現實,注意到走向2008的網民們,揮舞胡錦濤17大報告中提及的公民的"表達權"以及"讓權力運行在陽光之下"的美麗詞藻,假戲真做,履踐自己的"表達權",凝聚和整合自己的政治意志,這實際上就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力量。它已經並將繼續進入中國的政治進程,已經並將繼續改變中國的政治生態,在適當的時機,它甚至將改變中國的政治地圖。

恰如網民所說,2007年度網路英雄,無疑是被2006的《時代》封麵人物選上的"YOU",即千千萬萬的網路大眾。2007中國的"YOU"初顯力量,"你"實在太偉大了。

2007 年留給我們的懸念:土地宣言者的命運如何?土地制度走向何方?通貨膨脹能否被遏止?股市泡沫如何終結?繫獄的作家、記者、律師及一切政治犯能否重獲自由?北京奧運將是1936年柏林式,還是1988年漢城式?......都期待著"你"去仗劍出行,掃蕩不平。每一個人的意志,只要表達出來,都是改變現狀的一股力量,都是使上述懸念在2008年獲得正面結果的一股力量。

最大的恐懼是恐懼本身。關鍵的問題是,你是否敢於表達你的政治意願。當你寫下來了,當你有權利聲稱:"我說了,我拯救了我的靈魂,"實際上,你就參與了偉大的變革,你就進入了2008那個巨型舞臺,你就參與演奏了2007年那未完成的交響,完成了你心目中的2008年的交響--融入人類文明大家庭之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