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移民的2007:我在加國的得與失


一年過去又迎新。在這個孩子們收穫禮物的節日裡,不少朋友都在盤點一年來的得與失。

從兩岸三地移民加拿大,本身就是得與失的抉擇。有人失去了高薪的工作;有人失去了穩定的生意;有人失去了往日的輝煌;有人失去了成功的自信;有人失去了家人的陪伴;也有人甚至失去了婚姻……

不過,有人得到了夢想的家園;有人得到了兒女的親情;有人得到了愛人的眷戀;有人得到了自我的增值;有人得到了生活的質量;有人得到了全新的市場;也有人甚至得到了事業的高峰……

 過去4年的歲末,我們一直將關注的目光放在抵埠不久的新移民身上,追蹤他們的移民生活,感受他們的甜酸苦辣、笑聲淚水。

今年我們將目光放得更遠一些,聚焦在新老移民的2007,希望與大家一起分享幾位受訪者過去一年對理想的執著追求和人生的積極態度。

在每個時期,每個人都會有得有失,但卻不能患得患失。我們可以在這幾位位朋友得與失的抉擇中得到更多,更多……



2008/01/06/20080106095324528.jpg


 宇秀的餐廳 

宇秀:沒工夫喝下午茶了

「那個寫溫哥華下午茶的女人,現在已經忙得沒時間喝下午茶了!」

經常在溫哥華閱讀當地華文報刊的人,對「宇秀」這個名字都不會感到陌生,常會在副刊專欄上看到她風格獨特夾敘夾議的文章,特別是她那本《在溫哥華喝下午茶的女人》那本大作,更是令人印象深刻。文字就貴在特色,有特色才有看頭,才有嚼頭,這也是宇秀的文章受到歡迎的原因。正因為如此,當近乎一年很少再看到宇秀文章的時候,不少人都時不時地跟報社打探,宇秀到何地高就去了?怎麼很長時間見不到她的作品分享她的文思了?

其實宇秀女士並沒有往上「高就」,反而是沉潛到社會的底層,從一個以前沒經歷過的角度,獲取一種全新的體驗,認識到加拿大的更多方面。

不要據此以為宇秀在隱姓埋名地寫一部長篇小說或電視連續劇,為了創作去體驗生活,她坦言眼下還沒有這樣的餘裕來作這樣的「秀」。她是在切切實實地生活著,這段生活的結果就是一個溫馨的餐館出現在西溫哥華,以它泰式風味的特色,迅速獲得社區人士的認可與推崇。

坐在宇秀夫婦經營的泰餐飯館裡,真的感覺很愜意、很人文,儘管在這裡把「人文」當成形容詞有失準確,但不用它就不足以表達那種感覺似的。因為無論是牆上佈置的掛毯,還是餐桌上精巧的燭光;無論是懸窗的竹帘還是低婉輕曼的樂聲,都營造出一種富有文化氛圍的格調,一如宇秀的作品,就好像被她的筆墨渲染了一遍。這種感覺被宇秀本人所證實,她說此處原來是一家義大利餐廳,接手時房屋已經很破舊了,從設計、裝修到裝潢,幾乎都是她親手干的,自己一遍一遍地往牆壁刷漆,跪在地上打蠟,手編窗戶的挂帘,整個餐館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親手調理著它不斷向心目中的理想映像變化。

宇秀夫婦都是中國來的,何以經營起泰餐飯館呢?原來宇秀的先生早年留學加國,在本地餐館打工學的就是泰餐,有著多年相當豐富的經驗,所以就成為他們開餐館的首眩

在開餐館之前,宇秀夫婦誰都沒有單獨當過老闆,而過去給別人打工,除了手頭上的活計外,不用為其他的事情操心。當自己獨挑一攤的時候,宇秀表示,什麼都需要自己出頭,哪道坎兒都需要自己抬腿去邁。由於有宵小私下向市政府告「黑狀」,使餐館臨街的地界發生爭議,宇秀還要騰出大塊時間跑政府。正是在這種事務性的交涉過程中,才使宇秀看到加拿大政府也有十分官僚的一面,也有官官相護的陋習,也有互相推委的扯皮。她說如果不是因為最近頻繁與市政府打交道,還沒有機會瞭解到這麼多「內幕」。

以前對加拿大、對溫哥華,都是風光華麗的印象,走馬觀花總是涉世不深,有道是「不打不成交」,反過來也可以說「不交也不會打」。宇秀於此感慨系之,經營餐館雖然只是一個孤立的事情,但運作起來也是要牽扯到方方面面,正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話又說回來,正是在這種經營中,宇秀獲得了一種歷練。世上的事情有時就是這樣弔詭,如果為了創作特意去體驗某種生活,未必就能如願以嘗;但當遠離創作專注於一種生活的時候,反而會更接近創作所需要的真正本源。當讀者暫時失去閱讀宇秀新作的同時,又可以對有了更多社會體驗的她寄予更大的期許,為了會有更為愉悅的賞析了。

值得欣慰的是,宇秀夫婦經營的泰餐飯館在社區已有了很不錯的口碑,環境高雅,菜餚上乘,價格卻相對低廉。即便是在風雨天,亦顧客盈門。這是對宇秀所付出的最好的回報,這個泰餐飯館也就算是她在今年的最大的作品了。

每逢營業的時候,就會看到宇秀忙裡忙外的身影。正如她先生半調侃半認真所說:「那個寫溫哥華下午茶的女人,現在沒時間喝下午茶了1


Daisy Guo:移民是為瞭解放孩子

「只要有機會,一定要讓小孩保持著創造性思維。我們是投資移民,全部投資都在兩個女兒身上。」

「移民加拿大的最大收穫是解放了孩子,而且大大增加了我們和兩位女兒之間的感情。」來自雲南的郭女士(Daisy Guo)在回顧移民溫哥華一年多的得失時很有感觸

郭女士是一位傣族姑娘,2006年11月28日,以投資移民的身份來到溫哥華。移民前,她在雲南有著一個溫暖的家和舒適的生活,自己是當地正規醫院的中醫師;丈夫是工程師;父母和他們住在一起,樂也融融。而且由於是少數民族的關係,還享受到不少優惠政策,起碼沒有「只生一胎」的限制。她膝下兩個女兒也十分優秀,今年17歲的大女兒在當地算是個小有名氣的人物,不僅成績好,社會活動也多,經常接待海外來的學生參訪團,被認為是送往北大清華的尖子生。

五、六年前,一位朋友從加拿大回到雲南,大談海外感受,這一席話徹底改變了郭女士一家的生活,她決定移民。由於郭女士大學時學的是中醫,英語不是必修課,語言水平達不到技術移民的標準中。於是只得辦理投資移民了。郭女士花了5萬多人民幣,找了一個中介幫她辦理,並選擇了一次性買斷的12萬加元投資類別。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好在郭女士全家上下,包括父母都十分贊同,在物質和精神上都給予了大力的支持。

可能是雲南仍屬中國的邊遠地區的關係,郭女士的投資移民申請一辦就是4年。去年,她終於獲得簽證,於年底登陸溫哥華。

由於丈夫不願舍棄中國的工程師職位,所以平時只有郭女士獨自一人在溫哥華陪伴著兩個女兒。花了十幾萬加元辦理投資移民,少了丈夫在身邊朝夕相伴,自己也不能當回醫生。這樣的付出是否值得呢?「值1郭女士毫不猶豫地回答道,「這一年裡收穫很大,也達到移民的目的了。」

「我們移民完全是為了孩子,」郭女士對記者說,「雖然我的兩個女兒都十分優秀,在中國上名牌大學應該沒有問題,但是她們太苦了。」郭女士回憶說,兩個小孩在中國時,每天只有5小時睡覺的時間,其他時間都被學校和老師安排滿了。「只有睡覺的時間是自己的,孩子們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是誰?他們未來都是老師和家長安排的,沒有自我。」她說。


郭女士不希望女兒死讀書、讀死書,「再出色也就是像電腦一樣,」她說,「在中國的教育環境下,孩子們的創造性思維被扼殺了。」

為了孩子們的未來,為了保存他們的創造力,郭女士下定決心移民加拿大,「只要有機會,一定要讓小孩保持著創造性思維。」她說,「我們是投資移民,但不是投資在什麼項目和基金上,而是全部投資在兩個女兒身上。」

今年8月,來加8個多月的孩子們回到中國,祖父母及親戚朋友對分別了短短几個月的兩姐妹刮目相看,覺得他們懂事多了,責任心也強了,都認為送她們出國是對的。郭女士的投資收到了回報。

「加拿大的教育制度讓孩子們有更多的時間去自己進行計畫,」郭女士很有感觸地說,「同樣是早上起床,過去在中國都是我們叫她們起來的,現在是她們上鬧鐘自己起床,生存能力比以前高多了。」

假期來到的時候,兩個女孩還主動要求去打工,希望能與其他本地同學一樣體會勞動的收穫。目睹女兒們的每一分成長,郭女士禁不住心中喜悅,「孩子們心靈的成長需要營養素,而不是拔苗助長。相比之下,她們現在的生命質量更高了。」

其實,最令郭女士高興的是,由於功課壓力大大舒緩,孩子有時間主動找媽媽交流了,這是以前在中國時不可想像的。即使是遠在中國的父親,也沒有因為距離而與女兒疏遠,反而因為孩子們的時間多了,父女聊天的機會比過去多了。「除了和父母交流外,他們也經常與爺爺奶奶和其他親戚通電話。」郭女士十分興奮,「和孩子們聊天是令我最快樂的事情,與他們交流多了,自己也感覺年輕了。」

當然,這裡的學業對姐妹倆也是一個挑戰,尤其是姐姐,來到後上10年級,功課的壓力都不校好在得到母親的悉心照顧,並請來補習老師對症下藥的指導,成績很快就上來了。今年轉入蘭加拉學院,第一學期的三門課都取得A的好成績。接下來,郭女士與女兒要忙的是轉大學的事情,挑選一家適合孩子的大學。

目前,郭女士除了上午去上英文課之外,基本上是一個全職媽媽。當問到放棄了自己的專業是否感到可惜時,她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路的兩邊都長著綠草,一隻小羚羊十分貪心,吃吃路這邊的,又跑去吃吃路那邊的,結果小羚羊的肚子是吃飽了,但身子卻累了。郭女士覺得這個時期要集中做一件事,就是照顧女兒,「現在心裏也沒有想太多,有了心理準備,自己比較踏實了,生活也簡單了。簡單就是快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