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傑情婦李平:從高官兒媳到高官情婦(圖)


中國有23所女子監獄。作家孫晶岩對女子監獄進行了全方位的掃瞄,先後採訪200多人,記了十多本採訪筆記,在關押李平的監獄裡,孫晶岩得知她現在與普通犯人一樣住大監舍,吃大鍋飯。這個昔日呼風喚雨、風情萬種的女人,如今剪了齊耳短髮,長得挺胖,每天參加學習和勞動。

  孫晶岩撰寫的調查手記《大牆紅塵》,發表於最近一期《當代》雜誌。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在評語中指出,這部調查手記所涉及的女性犯罪,是我國社會學的重大課題。

  貪婪令她走向深淵

  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成克傑作出一審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成克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45天之後,大貪官成克傑被執行死刑。就在他奔赴黃泉的前一個禮拜,他的情婦李平因有自首和立功表現,二審中被判無期徒刑。

  一個女人通過征服一個地位顯赫的男人,她就征服了這個男人所管轄的範圍。如果這是在封建社會還好理解,可這的的確確是發生在中華大地上,就是20世紀末的哀歌。

  成克傑身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他究竟是怎樣栽倒在李平的石榴裙下,變成瘋狂斂財的貪官,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的呢?

   李平,1954年生於湖南,父親在文革中挨整被迫自殺。童年喪父使李平過早地嘗到了生活的艱辛,也造就了她的早熟。當同齡的女孩子還依偎在媽媽的懷裡撒 嬌時,她就已經開始提籃小賣拾煤渣了。也許是童年的日子太苦了,她很小就萌發了一個強烈的願望:將來一定要賺很多很多錢,過人上人的生活!

成克傑情婦李平:從高官兒媳到高官情婦

  為了早日擺脫貧困的現狀,李平的哥哥很早就嘗試著做買賣。因為嫂子是華僑,按照政策可以申請出境。後來,哥哥跟隨嫂子到香港定居,很快就把母親也接到了香港。

   李平中學畢業後下鄉勞動,後來抽回到南寧市第二建築公司開貨車。四年之後,她調到南寧市商業局下屬車隊當司機。因為這個公司沒有開小車的司機,她就被調 去開小汽車。她長得濃眉大眼,既漂亮又大方,人也能說會道,交際能力很強。當時買個冰箱、彩電、大立櫃都要憑票,商業局是個實惠單位,給領導開小車的司機 搞點物資供應票易如反掌,因此來求李平辦事的人很多。求她辦事的人對她畢恭畢敬,她找到了一種人上人的感覺。

  正在這時,有人給她介紹了廣西壯族自治區某領導的兒子。相親時她對他沒有什麼感覺,可為了改變社會地位,她還是嫁給了他。她的付出沒有白費,婚後她很快就搖身一變,從一個普通的小車司機變成了南寧某高級飯店的負責人。

  從高官的兒媳變成了高官的情婦

  說來也巧,李平的公公是成克傑的老領導,成克傑對他充滿感激之情。他們之間是鄰居關係,抬頭不見低頭見,每天出來進去的成克傑早就認識李平,但當時只是見麵點個頭而已。

   李平供職的這家飯店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外辦的下屬單位,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的成克傑經常到這家飯店宴請賓客,和昔日的鄰居李平接觸較多。早在當年在商業局給領導開小車時李平就曉得找領導搞點物資票,現在認識了成克傑這個大官,李平可不是簡單地要點票了,她要做筆大買賣!

  開始,李平找成克傑幫忙搞個批文什麼的,成克傑對李平並沒有非分之想,他只是出於對老領導的感激之情來幫助李平。每次李平找他幫忙生意上的事,他就對管事的人說:「這是咱們老領導的兒媳婦,你們給幫個忙!」

  李平在飯店當負責人,成克傑出於對老上級的感激,在生意上經常幫李平的忙。別人也覺得成克傑這人知恩圖報,也樂得給他幫忙,每次李平求成克傑辦的事都沒落空過。一來二去李平對成克傑頗有好感,覺得他很仗義,便對他非常熱情。但開始成克傑並沒有往歪道上想。

   成克傑在個人感情生活上有缺憾,便開始想在別的女人身上得到彌補。每次到飯店吃飯,他都很喜歡和那些服務員套近乎,對她們的名字瞭如指掌。有時他也叫幾個小姐陪他消遣一下,但他很快就發現這些漂亮小妞兒是毫無情意的,她們圖的只是錢,而沒有半點真情。他覺得找情人也要找真情,那才不枉度一生。

  李平對自己的丈夫也不滿意,她發現成克傑不僅有權有錢,而且多才多藝。也許是壯族人大生會唱歌,成克傑的歌聲可以和業餘歌唱家媲美。

  在飯店吃飯時有人讓成克傑賜墨寶,李平驚訝地發現成克傑的書法很好,字寫得很帥,南寧機場幾個大字就是他寫的,她覺得這個區領導蠻有品位和情調,便十分仰慕他。

  1991年,李平做了一個投資項目,在成克傑的鼎力相助下做得非常成功。事成之後,李平提著禮品開著一輛凌志牌高級轎車到成克傑家看望他。一進門,李平就熱情地說:「成主席,我來謝您來了!」

  看到風姿綽約的李平登門造訪,成克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慾火,他一把抓住李平的手,色迷迷地說:「你怎麼個謝法兒啊?」

  李平立刻明白了成克傑的意思,但她原本不是一個放蕩的女人,畢竟是面對長輩一樣年紀的人,還是要收斂一些為好。她裝著不明白成克傑的心思,熱情地和他聊著家常。成克傑卻趁她不備一把摟住她的肩膀,在她的臉上狂吻起來。李平就這樣半推半就和成克傑初試雲雨。

  從那以後,秀色可餐的李平整天與成克傑眉來眼去,徹底投入了成克傑的懷抱。開始,當他們在飯店度過了銷魂的一夜時,李平害怕極了。但慾火是最不服從命令的,此刻的成克傑正處在權力的峰巔,他覺得相愛就是合法的,我到了這個位置可以一手遮天,我是主席我怕誰?

  而李平對於權力的慾望更為強烈,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從一個小司機當上了一個大經理,靠的是公公的權力。而現在公公已經退下來了,今天躺在自己懷裡的這個男人才是廣西的大哥大,是主宰廣西命運的人。征服了他就征服了廣西,征服了廣西就有好日子過了。

  在互相利用中產生了真感情

  成克傑和李平相愛之前,成克傑也曾經尋花問柳,李平也曾經與別的男人鴛鴦戲水。成克傑和李平的相好,一開始是出於利益的驅動,李平是以色謀權,為了得到更多的優惠;而成克傑則是以權買色,為了填補精神的空虛。

   開始,無論是成克傑還是李平,都沒有把這次桃花運放在心上,因為這畢竟不是他們的初次風流了。李平覺得和成克傑在一起沒有什麼快感,給這個糟老頭子暗送秋波就是為了讓他乖乖地給我辦事;成克傑也沒太把李平放在心上,我現在當上了「廣西王」,別說李平這樣的中年女人,就是想要十七八歲的大姑娘,也有人往懷裡扑啊!

  有一就有二,他們一個烈火一個乾柴,情慾的火焰越燒越旺。慢慢地雙方都覺得對方才是自己的最愛。畢竟成克傑的身份擺在那裡, 他們有時在汽車裡約會,有時在飯店裡同居。紙包不住火,很快他們的醜行就被成克傑的夫人發現了。她不能容忍丈夫的背叛,使向組織匯報了這件事情。沒想到成克傑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你告吧,我就是豁出去不當官了,也要和李平好!

  1992年,李平憑著海外關係和情人成克傑的關照,投奔哥哥到香港定居了。香港的房價很貴,李平初來乍到沒有房子住,就暫時住在哥哥家裡。哥哥中專畢業,到了香港學會了賭博,經常吃五喝六地賭個通宵,影響了李平的休息。

  住在別人家裡總是寄人籬下,後來李平在香港花500萬港幣買了一所房子,開設貿易公司,專門代理廣西的出口產品。她以港商的身份頻繁出入在廣西和香港之間。

  因為有成克傑撐腰,前來與李平洽談貿易的人趨之若鶩,貿易額直線上升,甚至蓋過了廣西在香港的國有公司。

  在香港,李平認識了香港商人K老闆。K老闆是李平哥哥的朋友,長得很魁梧,經常穿一身白色西裝,顯得很帥。K老闆比李平大四歲,年齡的相彷使他們之間有很多共同語言,李平欣賞K老闆的經商才華,K老闆看中李平非凡的公關能力,想利用李平的特殊關係在國內做生意。

   K老闆對李平非常熱情,經常向李平訴說自己的家庭生活不幸福。一個男人在一個女人面前訴說自己和太太之間關係不好,這意思是不言而喻的。聰明過人的李平自然很明白K老闆的心思。才華出眾的K老闆向她進攻,在她的心海上激起了漣漪。李平耐不住寂寞,很快和K老闆也有了床笫之歡。

  情人之間總是想為對方做點什麼,在李平的積極疏通下,K老闆在國內註冊了公司,作為回報他在生意上給李平很多幫助。從1992年9月至1994年8月,短短兩年的時間,K老闆幫助李平銷售了四輛免稅進口汽車,偷逃關稅達人民幣30萬元。

  李平衡量人的好壞總是以金錢為標尺,K老闆幫助她賺了錢,她就對K老闆由感激逐漸產生了愛慕,而K老闆也信誓旦旦地對她說:「我和我太太關係不好,我和她離婚後一定娶你!」

   夜深人靜,李平躺在席夢思床上反覆地掂量著這兩個情人。平心而論,K老闆的強健給了她很多歡樂,成克傑雖然很疼自己,但畢竟比自己大二十一歲,年齡不饒人啊!女人愛男人愛到深處時會不顧一切要和他結婚的,但K老闆只佔有她的肉體,卻遲遲不提結婚的事。相比之下,成克傑愛江山更愛美人的舉動使李平深受感動,她覺得成克傑才是用整個身心在愛著自己,自己應該用同樣的愛來回報對方。

  他們相愛了,如果說李平過去對成克傑的投懷送抱還有所企圖的話,這回他們是真的愛上了。隨著交往的加深,李平覺得自己一天也離不開成克傑。為了博得情人的青睞,李平今天做美容按摩,明天做形體訓練,47歲的女人了,看上去就跟剛剛40歲一樣。成克傑為了在外表上和李平般配,不但把頭髮染得漆黑,吹成波浪型髮型,還專門做了雙眼皮手術。

  過去,他們之間幽會還背著成克傑的夫人,自從成夫人把此事捅出去鬧得滿城風雨後,成克傑反而不在乎了。這一鬧拉近了成克傑和李平之間的距離,成夫人不想失去丈夫,便主動找領導說:「過去是我小心眼兒疑神疑鬼的,其實我們家老成和李平沒有那麼回事!」

  成夫人這麼一忍讓,成克傑反而更加有恃無恐肆無忌憚了。他公開把李平帶到家裡,妻子在樓下客廳呆著,他就公開和李平在樓上做愛。

  成天住茅草棚哪兒來的愛情?

  情愛像潮水般湧來,成克傑已經離不開李平了。這一切自然沒有瞞過成克傑秘書的眼睛,他討好地對成克傑說:「愛要有物質基礎,這物質基礎就是金錢。沒有錢你們成天住茅草棚哪兒來的愛情?」

  這句話使成克傑茅塞頓開,1993年底,他和李平竊竊私語一番,決定雙方與各自的配偶離婚後再結婚。

  兩人商定,由李平出面聯繫有關請託事宜,成克傑利用當時任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和人民政府主席的職務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二人收受錢財後存放在境外的銀行,以備婚後使用。

  李平的嗅覺很靈敏,很快就物色到周坤這條大魚。56歲的周坤是一個老油條,他當過建築工人,搞過建築公司,現在在做房地產生意,擔任銀興房屋開發公司總經理,李平和他是老相識了。

   1994年初至1995年6月,成克傑從李平處得知,幫助廣西銀興房屋開發公司(後更名為銀興實業發展總公司)承接南寧市江南停車購物城工程及解決建設 資金,可以得到巨額的好處費。成克傑聽到這個消息後表示出濃厚的興趣,李平心領神會,馬上牽線搭橋介紹成克傑和周坤相識。

  周坤決心充分利用好這條大魚,而成克傑就利用職權,擅自將銀興公司直接劃歸自治區政府辦公廳管理,並要求自治區計委為銀興公司承接該工程立項;他還指示南寧市政府大幅度壓低工程土地價格,要求中國建設銀行廣西分行為銀興公司發放工程貸款人民幣7000萬元。

  周坤沒有食言,事成之後,銀興公司按照預約,支付給成克傑和李平賄賂款達人民幣2021萬餘元。一筆生意就賺了兩千多萬,李平高興得心花怒放。她把花花綠綠的票子在成克傑眼前一晃:「克傑,這些錢留著咱們將來結婚用!」

  1996年上半年至1997年年底,成克傑從李平處得知,幫助銀興公司承接民族宮工程及解決建設資金,可以得到巨額的好處費。

  事成之後,銀興公司按照預約,支付給成克傑和李平賄賂款人民幣900萬元,港幣804萬元。

   有了成克傑這個「廣西王」的支持,銀興公司的腰桿子頓時變粗了。1994年7月至1997年底,成克傑和李平在接受銀興公司請託過程中,還先後收受了該 公司負責人周坤送給的人民幣2萬元、港幣2萬元、美元2萬元以及黃金鑽戒、金磚、黃金工藝品、手錶等貴重物品,合計人民幣55萬餘元。

  李平的鼻子太靈了,誰能支付巨額好處費,她一聞就聞出來了。當時成克傑在廣西獨斷專行一手遮天,李平在幕後施展手腕呼風喚雨,兩人配合默契,狼狽為奸。

  成克傑利用其職務便利,單獨或與李平共同收受賄賂款物合計人民幣4109萬餘元。全部受賄所得除由李平支付給幫助其轉款、提款的香港商人K老闆人民幣1150萬元外,其餘都按照成克傑和李平的事先約定,由李平存入境外銀行。案發後,上述款物已全部追繳。

  「進去了」,還要進口化妝品美化她的臉

   1999年8月,中紀委對成克傑在廣西違紀違法的事情展開調查。當時,成克傑正擔任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與成克傑保持熱線聯繫的李平得知成克傑被調查後,惶惶不可終日,急忙買好了由香港飛往澳大利亞的機票,準備投奔她在澳大利亞的朋友。她的女兒在澳大利亞留學,就住在那個朋友家。

  人算不如天算,李平雖然有了港商的身份,卻最終沒能逃脫。她作為成克傑受賄案的重要人物被中紀委立案審查。

   李平性格外向,能說會道,說話語速很快,只要情緒高時她可以神采飛揚滔滔不絕。在中紀委對成克傑和李平進行審查時,經過政策攻心,李平把她和成克傑受賄的全過程和盤托出。她的腦子很好,30多人向她行賄的款項,她筆筆都記得一清二楚。她覺得只要我都坦白了,又把贓款退賠了,一定能夠保住成克傑的性命。

  2000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成克傑受賄案。

  2000年7月13日和1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成克傑受賄案進行了公開審理。當法官出示證據詢問成克傑時,成克傑把責任都攬到自己頭上,他大包大攬的目的是為了保住李平的性命。

  成克傑被執行死刑後,司法機關一開始對李平封鎖這個消息。可後來李平曉得了這個情況後痛不欲生,在監獄裡絕食打算隨成克傑而去,他們在鐵窗之下上演了一出生死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有奖征文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