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妓女罵老婆」退休海歸在中國買房住的感受


幾年前中國房價還沒有大漲時,我委託在中國的妻妹幫忙在南方沿海一大城市的一"白領高尚小區"購買了一套住宅。房子在四樓臨街。樓下是商業門面。

去年我退休後決定去中國住幾個月,於是我和老伴在這套房裡住了下來,結果不到兩個月就在老伴的怒罵聲中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最開始住在中國時覺得生活好方便,小吃店,快餐店就在樓下,一個電話打過去,什麼雲吞麵,炒飯一會就送上樓。菜市場和超市也很近。小區有24小時保安。跟在國外冷冷清清的郊區相比,生活簡直方便極了。老伴甚至說乾脆在中國常住吧。

但住了兩個星期以後,缺點就顯示出來了。

1。商店門口的劣質高音喇叭

樓下的商店門口擺放了劣質高音喇叭,整天不停的播放音樂,把四樓的我們腦袋都要震暈了,更不要說樓下的。

2。亂扔垃圾的走鬼

無證流動攤販稱"走鬼"。走鬼們蜂擁而至把樓下的街道上當成了菜市場。每天在這裡賣菜賣魚賣雞賣衣服水果直到深夜。什麼動物內臟,雞毛,菜葉,腐爛的水果扔得到處都是,污水橫流。

更可氣的是賣烤羊肉串的煙味和臭豆腐氣味直往樓上飄,我們都不願意開窗。

3。深夜營業的小吃店。

樓下的兩家小吃店每到傍晚6點鐘就把桌椅搬到街道的兩邊賣啤酒小吃等等。酒鬼們在樓下唱歌,猜拳,罵人,打架,天天鬧到晚上3點多。鄰居在半夜向樓下吆喝連天的人們潑水,樓下的人就向樓上扔石頭。

4。樓梯轉彎處的大便

由於附近沒有公共廁所,走鬼們常溜進小區找地方方便。本來小區有保安的,但只是擺設而已。本來樓下的大鐵門需要輸密碼或用鑰匙的,但一些居民嫌麻煩用磚頭擋在那裡不讓鐵門鎖住。有天早上我六點鐘聽到過道口有人大聲罵娘,一看是做清潔的人。原來有人在過道轉彎口拉了大便。肯定是那位要急得走鬼的"傑作"。

5。秋風掃落葉般的城管

附近的居民們早就把走鬼和小吃店的問題投訴到城管那裡。城管每週會來這裡掃蕩兩三次。

有天我和老伴走過街道,忽然感到氣氛不對,大有白骨精來之前的陰風陣陣的感覺。只聽一走鬼大叫:走啊!頓時所有走鬼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把物品收起來然後狂奔,有小推車的走鬼們不顧前面是孩子還是老人,也一個勁地推著車狂跑,一走鬼從後面把我老伴狠狠地撞了一下,我老伴幾乎倒在地,但他連頭也不回的跑掉了。只見城管的兩輛車以驚人的速度衝進街道,許多城管跳下車發足狂追。有些跑得慢貨物多的走鬼就給逮住了。城管把他們手上的貨物沒收了,然後把這些走鬼關進一小貨車裡帶走了。

城管這工作真不好做,這麼多中國人罵城管。但如果沒有城管,這城市沒法住了。

6。樓梯上的濃痰

在這裡住另一大問題是人的素質,說是什麼白領精英小區,但亂扔垃圾隨地吐痰的還是多。有天我下樓時走在樓梯上給滑倒了,仔細一看,媽呀,不知誰在樓梯口的邊緣上吐了一綠綠的濃痰。我剛好中彩。還好我反應快,不然就不能寫這文章了。

有些租房的人更加沒有公德心。如果有鄰居去勸他,他動不動就擺出一副要和你拚命的樣子喊打喊殺的。

7。24小時上門服務的小姐們

小區附近大概有近20家髮廊和洗腳屋,這些店的小姐常常上樓來把自己的名片塞進我們的門縫裡。上面一般寫著什麼"溫柔按摩,24小時隨叫隨到"等等很曖昧的字眼。老伴每次看見這些名片就迅速把它們撕掉,害得我連名字和地址都沒看到。

有一天,聽到門外有人敲門,我打開了木門一看,原來是兩位著裝性感的小姐。她們笑容滿面地隔著鐵門給我遞名片,我正要接過來的時候,一隻有力的手從我身後把名片推了回去,誰這麼沒教養?當然是我老伴,只聽我老伴狠狠地說:走開,走開我關門了。那兩小姐是見慣了這架勢的,她們面帶笑容走開去敲其他房門了,離開時偷偷向我擠了一下眼睛。

門一關上,我老伴就開始罵我為什麼要開門,為什麼要"打算"接名片。第二天早上在美國的老大先打電話來問安,老伴在電話上大罵我,說我和不正經的女人說話。一會老三從美國打電話來,老伴的控訴就升級變成"我和妓女嘻嘻哈哈"。我想要是我家老五再打電話來,老伴就要升級成"我和妓女那個了"。我連忙和她爭辯:"你怎麼知道她們是妓女"。老伴怒吼到:"24小時上門按摩不是妓女是什麼"。我再多說幾句勸她,老伴暴跳如雷的說:"居然為了妓女罵你老婆"。

就這樣,我們又回到美國來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