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請您別擔心我,我們都應該擔心的是中國和中華民族!

民主先聲179

2008-04-15 11:59 作者: 郭泉

手機版 简体 2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今天( 4月9日),傍晚六時我下樓,突然發現有兩個中共特務跟蹤,一人站在我家樓下的傳達室,另一人開摩托車。我騎車出門,那摩托車一直跟著我。摩托車陪我轉了一圈,又跟我回來了。現在我到家了,不知道今晚又會發生什麼事情。於是,我立即打開電腦,給我所有在線的朋友發了一個通知,請大家在晚上11點看我在不在線,如果不在線,就給我電話,如果關機或不是我接的,那就是我又被中共警察請走了。網友"自由的雨"立即說:郭教授,我擔心您。我回答:請您別擔心我,您應該擔心中國和中華民族!其實,目前的中國真的讓人太揪心。

一個偉大的國家,被一小撮獨裁者蠻橫地把持著,不讓人民當家作主,不給人民伸張正義,還不讓人民說話。國已不國,家何以家?我的家在美麗的南京秦淮河邊,得空就常在秦淮河邊徜徉,走過那傷心的桃葉渡,看著悲情的石頭城,最讓我想起的是李香君。李香君是秦淮八艷之一,余懷的《板橋雜記》說她"身軀嬌小,膚埋玉色,慧俊婉轉,調笑無雙......四方才士爭一識面以為榮。" 她自小被販入青樓,但深明大義、嫉惡如仇、不畏強權、不慕富貴、不貪錢財。她做出了《卻奩》、《拒婚》、《罵筵》三件事情,足以讓當代人汗顏。她不愛財主官僚,卻愛上了義氣書生侯方域。侯方域與方以智、陳貞慧、冒辟疆合稱明復社四公子,又與魏禧、汪琬合稱清初文章三大家,才華橫溢。

國破之後,她所愛的候方域投清變節,她於是唱著那首讓人潸然淚下的"國在哪裡,家在哪裡,君在哪裡",留下一柄桃花扇,懨懨投入冰冷的秦淮河水裡。關於李香君之死歷史上有三種說法,但是我只相信這一種,因為每次我撫摸秦淮河水都能感知香君的愛國之情。

我母親姓顧,雖為泰州人氏,但祖籍蘇州昆山,是顧炎武的家族後輩。顧炎武《日知錄》卷一三"正始"條云:"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後梁啟超把顧炎武的這段文字歸納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歷史上對顧炎武的"亡國"和"亡天下"的理解諸說紛紜,莫一而衷。而我認為這個"天下"特指華夏風俗文化。亡國只是朝代更迭而已,而亡風俗文化卻使一個民族萬劫不復。

顧炎武《文集》四里的《與人書九》這樣說:"教化者,朝廷之先務;廉恥者,士人之美節;風俗者,天下之大事。朝廷有教化,則士人有廉恥;士人有廉恥,則天下有風俗"。據我考證,清軍於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入關時曾頒發"剃髮令",因引起漢人的不滿和反抗,於是公開廢除此令。此後,漢人苦於明宦壓榨久矣,只盼換王治理,故並無甚力抵抗。然而,1645年清兵進軍江南後,漢臣孫之獬向攝政王多爾袞提出重新頒發"剃髮令"。於是,多爾袞下令再次頒發"剃髮令",規定清軍所到之處,無論官民,限十日內盡行剃頭,削髮垂辮,不從者斬。其文書裡公然寫著:"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中國自古有"衣冠古國"的美譽,蓄髮、衣冠為中國文化的外在象徵。"五胡亂華"時代,漢人大規模南渡撤退,史稱"衣冠南渡"。所以,漢人發現清人不只是要換王而治,甚至還要換文化的時候,漢族人民為保護世代相承的文物衣冠,開始全力抵抗了。

"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等後來的一系列事件都與"剃髮易服"有直接關係。當然,在強權下,最終結果是滿族封建統治者取得勝利,漢族大部分生者都剃髮結辮,改穿滿族衣冠;堅持不願改換衣冠者要麼被殺,要麼逃到海外,要麼遁入空門,帶髮修行。 "剃髮易服"是清初主要的社會矛盾之一。針對當時各地漢人的抗爭此起彼伏的情況,當時的陳名夏曾說過:"免剃頭復衣冠,天下即可太平"。然而不久他就因為說了這句話而被滿門抄斬。

清朝滿族統治者推行"剃髮易服"的原因:一般認為,滿族統治者希望通過剃髮易服來打擊、摧垮廣大漢族人民尤其是上層人士的民族精神;保持滿族的統治地位,保持滿族不被漢族同化。後來的歷史表明,滿族統治者的這一措施基本達到了預期效果。漢人逐漸淡忘本民族服飾,習慣了滿族的髮式和服裝。到辛亥革命推翻清帝國,號召民眾剪去辮子時,仍然有許多人不願意剪,例如,著名學者王國維始終不肯剪去辮子,不僅自稱"亡國之民",而且其著作及書信對清室始終以"我朝"、 "本朝"、"國朝"、"大清"相稱,無一例外。可見,他始終以遺民自居,其忠於亡清的態度極為鮮明。最後,王國維竟然遺書說,"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後投湖殉清,為清朝盡節、殉節。 可見"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的"剃髮易服"政策對漢族影響極深、極壞。所以,顧炎武認為"亡天下"比"亡國"要糟糕。

今天,我們先看看中國憲法裡的所謂的"四項基本原則"裡的第二條"堅持馬克思列寧毛澤東思想",我們再來看看,我們的國,我們的天下,到底是誰的?是我們中國文化的天下,還是德國馬克思文化的天下? 如今,我們中國人活在自己的國土,卻要被憲法規定去堅持什麼"德馬"。馬克思的學說作為經濟、管理的一種學術研究未嘗不可,但是把它作為全體中國人要堅持的基本原則之一,這正是滑天下之大稽了。中國的憲法不讓中國人堅持中國文化,卻強迫中國人去堅持連外邦都唾棄並在中國給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德馬文化",這不是"亡天下"是什麼呢?

中國,您危險了!中華民族這才到了最危險的時刻了!我死不可惜,可惜的是美麗的祖國竟在21世紀還遭專制蹂躪;我死不可惜,可惜的是勤勞勇敢的中華優秀兒女竟被獨裁者玩於掌中。顧炎武除了捍衛漢文化外,還反對君主專制的"獨治",他說:"人君之於天下,不能以獨治也。獨治之則刑繁矣;眾治之,而刑措(廢棄不用)矣"(《清儒學案 •亭林學案》)。多麼好的文化啊!多麼好的思想啊!可惜,中共領導人不懂!胡佳因為寫五篇批評中共獨裁的文章就被中共判刑三年半。"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姦佞覆乾坤",可惜,中共領導人不懂。

剛才,民主人士曾慶彬先生給我發來簡訊,一來探勘我是否安全,二來激勵我勇敢前行。他的簡訊是梁啟超先生的詩《自勵》:"獻身甘作萬矢的,著論求為百世師。誓起民權移舊俗,更研哲理牖新知。十年以後當思我,舉國猶狂欲語誰?世界無窮願無盡,海天寥廓立多時"。我立即回詩一首,是顧炎武先生的《精衛》詩:"萬事有不平,爾何空自苦,長將一寸身,銜木到終古。我願平東海,身沉心不改,大海無平期,我心無絕時。嗚呼!君不見,西山銜木眾烏多,鵲來燕去自成窠。" 2008年4月10日1時53分,此文完成,尚安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原創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