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感悟:移民加拿大無怨無悔嗎?(圖)

2008-04-15 23:41 作者: 一片冰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移民加拿大



在我動筆之前,我先心裏默算了一下,原來,我們已經週旋了15年,從92年至今。天啊!我花費了我生命中最好時光和你在一起,當面臨又一個紀念日,我捫心自問,過去的15年,我無怨無悔嗎?後面可能的幾個15年,我們還會在一起嗎?生活就是這樣,它永遠沒有我們想像的豐富,也沒有我們設想的精彩,一切都是慣性,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們還會和所有普通的愛人一樣,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共同撫養我們的結晶,沿著無數前輩走過的道路,相互依偎,相互扶持,就這麼走下去,看著光陰在我們臉上刻畫的痕跡,看著我們無奈而又必須的老去。只是你一定要記住我的話,如果來生,一定要繞著我走,這是不是一種愛情,我只要這一次。

我終於可以說,那是我年輕的時候,今天的我才知道那時的我一定還算美麗。車下送我的男孩已經是別人的老公了,車上和我不期而遇的就是今天我2個寶貝的父親。如果說浪漫,就是從那輛老式的火車開始的,那時我是毒火攻心,離開家,離開父母,坐著火車,一路遠行,淚眼紛飛,站臺,嘈雜的人群,迷茫對未來又充滿期待,和那個愛我的也要遠行的男孩,所有的都是我那個年齡絢爛又略帶傷感的內容。生活又給了我另外的期許,就是看見了你,本來準備好的情緒,就在你的雙眼中灰飛煙滅。那個養我長大的古城就此就這樣只能在記憶裡了。你是我義無反顧去尋找自我世界認識的第一個陌生人,卻是我這一生最熟悉的人。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我想,那就是我想要的,它幾乎是我夢中的情節,我們都是流落在北京的異鄉客,你那間狹小的只能放一張架子床和一張桌子的幽暗的地下室的小屋,就是我們的世界。

我們只在日落的時候出去,你帶著我,去看一眼夕陽,齊秦的歌就是我們的心聲。你是我原來生活中不曾經歷的別具一格的一位,你帶著我不熟悉的莽撞衝動,你表達愛的方式直接而簡單,無論多少人在我們的周圍,越過空氣和灰塵,我知道你的世界就是我。你點著了火,而我在好奇以後,亦無反顧的以身焚火。這是多少個像我們一樣曾經年輕的人,和今天還正在年輕的人,正在走過的路啊!沒有人會在那樣的烘烤之中,還能想到火光照不到的地方,甚至是思考,一切都已經停滯了。

我感覺到,原來,生活中不只是我們,時間已然過了2年多,我們要結婚了。這幾乎是一種定式。愛情需要一個驛站。家人朝我們走來了,哦,其實他們原來就在我們的身邊。那種很強烈的衝擊先來自於老爹,我到北京以後,幾乎每年都回去好幾次,我們一家4口,感情非常好。我是個率性的人,把工作看作是業餘愛好,常常說想家,就已經在家了。父母也會來北京看我,你來我往很是頻繁。我們都把對方的生活當作自己的日子。期間我在火中的時候,也看著我的親人拿著滅火器,提著水桶,呼嘯而來,無奈而去。這是很老套的情節,每天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免費上映。可能是覺得這女兒是怎麼也留不住了,或者老爸已經感覺到我們倆已經在一起了,他堅持要上你的宿舍看看。那是個明媚的晴天,我帶著老爸走過昏暗的樓梯,下到地下室。走進我們的小屋,推門進去,可視的就是一個架子床,和緊挨著的桌子。起初,我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忽然,發現老爸不說話,也不反應,坐在床沿,點著了煙,渺渺的煙霧中,我看到了老爸凝重的臉,和有些發紅的眼圈。在那一刻,我像是回到了這個真實的有血有肉的現實,我意識到,原來我的生活對愛我的人,有如此的影響,原來我過的好不好,會這樣打擊我愛的人。在那陰暗的沒有開燈的小屋,我坐在老爸的對面,淚光婆娑,我不知道再怎麼開口,我突然有了內疚的感覺。我應該有能力讓老爸坐在別的什麼地方。不說了,這些都是往事了,看著女兒燦爛的笑臉,我知道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下午了。

我們沒有意外的走入了婚姻,我清楚的記得,在街道辦事處,你從工作人員手中,接到結婚證的時候,得意的哈哈大笑,我扭臉看你,你強忍住笑對我說,我高興!由此生活已經翻開了新的一頁。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要改變了,我是個敏感的人,我已經感覺到了。所以那時的我,已經開始畏懼婚姻。可誰又擋的住呢!這是愛情滾滾的洪流,它必然要遇到堤壩。在其後的日子中,老公紀念的就是這個沒有任何挑選的領證紀念日-1995年8月3日。他鄙視我家人精選的婚宴日,認為那跟他毫無關係。不管怎樣,他記住就好。

我們從地下室搬到了筒子樓,終於可以看到日月的更替了。起初的日子裡,你離家很近,每天我下班回來,樓梯上已經能聞到,瀰漫在空氣中花椒的味道。穿過狹隘的擠滿爐具和雜物的通道,我還是想執子之手的。那是的我倆,迷上了足球,週末的日子,就是北京國安,吃著皮皮蝦,就著啤酒,滿心的期望著中國的足球會在我們注視中騰飛,很多年都過去了,我們已經左手摸著右手,齊步往前走的時候,那個圓圓的球,卻越來越向後滾去了。都快淡出我們的視線了。哦,還有忽然從臺灣香港趕來的明星們,我們也沒有錯過,肩並著肩,滿處的趕場!又流行健身,週末的早晨,我們睜開迷濛的雙眼,打著面的,首體打球去!

日子豐富而多彩。我也慢慢從屋子裡出來走到了過道(廚房在過道),雖然一瓶醬油醋能吃個一年半載,但我已經從水炒雞蛋的水平中掙扎出來了,繫著花圍裙,儼然一派小媳婦的做派。老公對我的變化,欣喜不已,和所有的聰明的老公一樣,他說著造就我的話,是不是所有的愛人,就是這樣變成老婆的。我們也吵架,用老公的話說,這是一邊倒的沒有任何懸念的獨打獨鬥。那時的我對改造老公充滿濃厚的興趣,它佔滿了我業餘的空間。可是,殘酷的事實啊!我一敗塗地。12年前的老公,我媽抱怨說,"擀面很累",站在一邊的老公說,"這還能鍛練身體"。其實我知道,他想表達,雖然累,您也得往好了想。12年後的老公,和我老爸對酌,看見他一口一口的往自己嘴裡灌,絲毫不理會,坐在對面的我爹。桌子地下踩他,他大叫一聲,"你幹嗎呀!"。12年前的老公,對我說,"其實你挺胖的"。12年後的老公,鄭重其事的告訴我,"你該做仰臥起坐了"。15年的日子彈指一揮間,好像一霎那,我就從天上回到了地面,就從終點回到了起點。

潮流一直都裹脅著我們,我們和大多數真才實學的同胞們一樣,開始仰望大洋彼岸的這邊了。雖然我們移民的目的不明確,但誰又能說我們心裏沒藏著發家致富的夢呢?我們申請,等待,努力學說英國話,無奈考雅思,老公在雅思書上寫滿了無聊2字,可還是交錢進考場。心情在2年中,彷徨,期待,猶豫,看著祖國的日子一天一天好起來,看著我們的小日子,也一天一天紅火起來,我們幾乎就要向後轉了,命運就在你不想要的時候,才給你一個意外。走吧!讓別人吃香的喝辣的吧!走吧!讓我們去受苦受累吧!其實心裏,還是有些偷偷樂,畢竟出國還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只是那是,適逢美國剛炸了我們大使館,幾天之後,我們就投敵叛國,那段時間,我和老公都低著頭走路。所以什麼也沒攔著我們,對未來的期許,以及想像中的兩個人即將相依為命的的悲壯,感染著年輕的我們,走吧!走吧!我們沒有揮衣袖,卻作別了自己的故土,飛機騰空而起的那一刻,我熱淚盈眶,老公正襟危坐,滿臉嚴肅,拉著我的手,對我說,"放心吧,有我呢"! 我感動呀!更是無語淚兩行。

我們下榻在一個house的閣樓,在5月還有些寒意的多倫多的深夜,我們來了。一個朋友的朋友去機場接了我們,一個朋友的朋友,幫我們找了這個房子,後來的日子,大家都成了摯友。在一個兩眼一摸黑的地方,還有這麼倆個陌生人,在夜晚出動,給寒意的夜晚憑添了很多的色彩。只是那個幫我們找房子的朋友,在幫我們搬完行李,自己還喘息未定的時候,問出來的一句話,卻也算是平地驚雷了。他應該是質問道,"你們來這裡幹嘛?"。是啊!到今天我們都沒明白的問題,那時倦意極濃的我們,又從何作答呢?只是尷尬的笑笑。我很快就睡去了,在燦爛的陽光中醒來,我們就出發去辦什麼亂七八糟的卡。此時的我們已經很餓了。到了mall裡,當差的都沒有上班,我和老公決定吃飯。找來找去,只有麥當勞我們認識,看著價格,心裏在換算著人民幣,想著1塊多錢的油條混沌,眼裡就有了落寞,算了,買一份早餐吧!我倆分著吃。那是一份夾著雞蛋的漢堡,老公看著我說,"你吃,我不愛吃這東西"。我已經餓極了,很快就吃完了。這時,我才發現老公用艷羨的目光看著我,我慚愧不已。在7年以後,我們回到了中國,老公堅持要走2站地,去吃麥當勞的早餐,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刺激所至,但我知道,其實他是愛吃那個東西的。

那年的多論多奇熱,我們要撿了椅子,兩個人去二手店抬一個計算機顯示器回來。我們要步行到唐人街買菜,好像最初的3個月裡,我們連豆腐都不捨得去買。以至老公找到工作後,我見了豆腐,好比旱遇甘露。最感人至深的一幕,發生在非常熱的一個晚上的凌晨兩點,我們還坐在屋外的路沿上,老公突然對我說, "這個月,我再找不著工作,你就回去,你工作那麼好,公司又為你留著位置,你走吧!我在這裡找工作,找著了,就接你過來,你就不用在這裡跟著我受苦了"。一個不擅甜言蜜語的人,這樣的表達會有閃電打雷的效果,我直接淚如雨下,對他表白,"我陪著你"。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很快老公就找到了 Bell canada 的工作。所以相親相愛是有好果子的。

我們婚姻的船在異鄉也已駛入了相對平靜的港灣,我們搬進了公寓,一切都風和日麗只欠東風。我們開始計畫愛的結晶。其實我們的15年,就是大多數人的 15年。每次似乎都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我們的天使趕著熱鬧出生在龍年。躺在產床,望向女兒的第一眼,天啊!造物主的神奇,生命怎麼可以創造這樣的奇蹟,美麗的寶貝就是我老公的女兒,他們幾乎長著一模一樣的鼻子。我們搖著搖籃,唱著歌,送她入睡,我的脾氣在那時變的時好時壞,我們背後的兩個家庭,前所未有的參與到我們的生活中了,先是我的父母,接著你的父母,我們的兒子又在一年半後,也趕著上場了,我們買了房子,一切都發生的太快,眼花繚亂。我們終於住進自己的地方了,也像模像樣的過起資產階級的生活來了。應該是好的時候,卻是我們婚姻的低潮期,孩子太小,我還在上下求索之中,紛至沓來的親人,我不知如何應對。而我們的父母,都是那種滿懷熱忱而來,時刻拿著杓子準備著幫我們一起煮生活這鍋粥的。自己的父母,言語多有得罪,可親情所在,總會彌補回來。公婆畢竟是老公的父母,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都進到心裏去了。那時的你心力交瘁,一雙年幼的女兒,一個夜半時分就發作的老婆,你是怎麼熬過來的,我無從知曉。我只記得常常是凌晨,我無法入睡,你握著我的腳,告訴我,"睡吧,有我呢!"。寫起來很容易,可是,那時的我們,卻是一天一天走過來的,你一定在想,"那個溫順的女孩,怎麼眨眼就成了河東獅吼了呢"。我也在想,"怎麼日子就變成了尿布,哭聲,和公婆眼中的不滿了呢,這也不是我想要的,我的紅酒,玫瑰怎麼就會無影無蹤了呢"。這是誰之過,這是愛之過。好了,公婆父母都走了,你也業餘上研究生了,老大2歲多了,老二1歲了,我終於自己挑起重擔了,發現其實一切還好,權利要自己掌握,生活要自己做主。歲月終究是要在自己的日子中流逝的。

是一條河流在緩緩流淌,連偶爾濺起的浪花都不容易見到。這就是我們生活的地方。藍色的天,綠色的草,孩子的歡聲笑語,老人平靜滿足的臉。我已經從 ECE畢業了,你也從研究生畢業了。我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你一直都不錯。錯的只是你驛動的心,非常快就決定回國了,我連攔你的機會都沒有,我很奇怪,怎麼都是在我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你卻要揚起漫天的黃沙。我們10天賣了房子和車,打包好的東西放在朋友家,你向公司請了長假,我們來時兩人,回去時4人,又一次,作別熟悉的城市,踏上歸途。在早晨的太陽中,跟多倫多再見,我發現,我在千百次的追問中,已經愛上了這個城市。可是我們的根在中國,我們有古訓,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也走了,不過,我知道我們會回來的。

回到中國,我曾設想無數的困難,最終才發現,我成長於斯,實在是無法不適應。從開始戰戰兢兢過馬路,到牽著一雙兒女的手,昂首挺胸過馬路,也就一個月。你變得前所未有的繁忙,公司的項目在廣州,我們的家落在北京,你幾乎全在廣州,我們經歷了7年以來最多的分離。我們都在努力多一些時間在一起,你告訴公司,2週必須回京一次,你的風格沒變,依然我行我素。我們多了很多的爭執,我覺得我甚至已經能離開你獨立生活了。我一個人去了西藏,在雪山,紅牆,藍天之下,我很想你。可是我們已經為人父母,我們不再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了。你心中的那份責任,焦急,我能體會。可是日子最後不都是像那個釣魚的老人那樣,他天天看海,我們整合一生,不也是為了在海邊一坐嗎?我和你一樣都有無法舍棄的中國情結,國內的日子很不錯,我也喜歡。可是,我們是孩子的爹媽啊!我不能面對兒子的懇求,無動於衷,我也不能忍受女兒從天不亮出門,在天黑時回來。是的,我們又回來了,在事隔一年以後,我們在同樣的5月,又回到了多倫多。這一次,是我拽住了風箏的線。

在最初回來的這一個月裡,你疏遠了我,我的沉默,讓你預知我的答案。我知道你有你的夢想,我也很想和你一起飛,可是。。。。。。先留下吧,我所能說的就是這些。那天,我們開車去朋友家,路上你忽然的說,我不能幹了,我感覺不到動力。我啞然。我知道,我不能仰靠朋友的勸阻,而不想承擔責任,好吧!我跟你說吧!我們在回來的晚上,有了許久以來的一次懇談,然後,你說,"好吧,我先不走了,但要有更好的機會,我還會走"。行了,我已經很滿意這樣的結局,火就是這樣熄滅的,其實不能說沒有愛,我們還是很在意對方的感受,我們還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起共飲紅酒,看著我們暫時租住的condo外,繁忙的高速路上星星點點的車流,望向彼此的目光,是如此的溫暖。穿過人群的目光,淡然了很多,這一切又是誰之過,是生活之過。我們都在路上,我們碰巧相遇,我們拉著雙手,就扶持著想走到終點。我們是千萬個普通的愛人中的兩個,我們一路欣賞風光,我們一路歷經風雨,只是,真的,來生我們就不要見面了,我只要這一生。

幾天之後,就是我們認識15年了,昨天,你跟我說,你想要什麼,我買給你。你跟我吃了不少苦。是不是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愛聽這樣體貼的話,我又一次。。。。。這些就是生活重新又開始的序曲。送給我今生唯一的老公!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