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連擺四步臭棋 奧運西藏玩火自焚

2008-04-16 14:41 作者: 鐘國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很多新加坡華人對中國心懷善意。這幾週來,他們對奧運聖火中斷事件也深感懊惱。李顯龍總理在4月11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和東南亞研究院聯辦的論壇上 演講時指出:"抗議者阻撓聖火傳遞的行為激怒了中國人,尤其是中國的青年。中國人民雖紛紛上網在留言板上宣泄憤慨,可惜他們用的是外國抗議者所看不懂的中文。如果他們用的是英文,年輕的美國人和歐洲人就會發現輕蔑中國和一切與中國有關的事物必將在他們有生之年產生後果,而這樣的後果也將遠遠超越奧運的範疇。" 李顯龍的觀點當場就遭到一位與會的西方人士的反駁。其實,無論是西方人士,還是中國的民族主義者,都未必讀出李顯龍的弦外之音。

新加坡人,與絕大多數理性的外國人一樣,對奧運成功的期待,是希望中國政治更加開放,社會更加成熟自信,成為國際社會健康和諧的一個成員。而聖火事件,很可能讓事態走向反面。在新加坡人內心深處,與中國網民的強烈民族主義情緒是不同的。對於中共宣傳機構煽動的這股網上極端民族主義邪火是相當不安的, 只是不會如筆者一樣將這樣複雜的感受端上台面。

按照中共的馬克思主義教條,一切事件都是內因決定的,外因只有間接影響。馬克思主義理論基本破產了,有趣是目前這個局面,倒與中共的立國邪論相當吻合。西方社會固然有一些失誤,而中共內部一系列致命的錯誤政策,才是事件的主因:

1: 政治挂帥,體育捧場

很多人可能忘記了,申辦奧運會,是中共近三十年的夢想,近二十年的恥辱。早在1979年,1979年2月26日,鄧小平在會見日本共同通訊社社長杜邊孟次時說:"到1988年時,也許我們可以承擔在中國舉辦奧運會。"此後,鄧小平在會見朝鮮、柬埔寨領導人和"世界拳王"阿里時,鄧這個無神論者,卻像和尚唸經一樣,不停地念叨著申奧。

1993年9月24日凌晨,北京申辦2000年奧運會失敗了。據鄧身邊的工作人員描述:"投票那天,老人家還想看電視實況轉播呢,我們動員他睡覺。可早上起來,第一句話就問投票結果怎樣。"張百發回答:"國外有人搗鬼。"

國外是誰搗鬼?當時六四的陰影還在,確實有很多國家反對中共申奧。但是當時有大量的傳言是,真正在中共背後插上一刀的,卻是北朝鮮。由於鄧小平減少了對北朝鮮的援助,北朝鮮投票給悉尼,悉尼多一票,中共少一票,北京正是以43比45這二票之差敗給悉尼。

2006年北朝鮮核危機進入高潮時,有人跳到中共中央電視臺解釋說北朝鮮奧委會主席原來是金日成的警衛出身,應該也是投票給中國的。但是北朝鮮官方 從來就不屑於公開澄清這件事,而目前奧運會的投票記錄還是保密的,無法驗證這是否中共為了當前的國際政治利益而自找台階。倒是當年的臺灣奧運代表吳經國, 一再公開強調,自已投票給北京,將來奧委會檔案總有解密的一天,可以證實他這一票是給北京的。

對於北朝鮮來說,投票給誰,實在是無足挂齒的雞零狗碎。僅僅在投票前幾年,他們剛剛幹過一件驚天地泣鬼神,奧運史上傷亡最慘重的大買賣。在1988 年韓國漢城奧運會之前,為了阻止奧運會成功,心急火燎的金正日親自指揮,炸毀了一架從巴格達飛往漢城的民航客機,機上115名乘客與機組人員全部死亡。中 途下機的兩名北朝鮮特工在中東被捕,男特工當場服毒自殺,女特工金賢姬自殺未遂。這個金賢姬持日本護照,竟聲稱自已原籍是中國黑龍江人,從澳門偷渡日本雲 雲,居然企圖將炸機罪行栽贓到中國與日本頭上。最後她終於承認了自已父母是北朝鮮的外交官,並招供了金正日全盤恐怖計畫。

無論是喪心病狂的北朝鮮,還是孜孜以求的共產中國,兩個共產國家都將奧運會看作當今世上最大的政治籌碼。不知道上個世紀的中國翻譯,為何不將 Olympic Games譯成奧運遊戲會。多了這遊戲這二個字,也許中共這一屆遊戲大會就少了許多自尋的政治苦惱。如果中共國能夠真正尊重奧運精神,在一切重大體育活動 宣傳與安排中,不夾帶政黨私貨,也許就少了這許多政治麻煩,從90年代至今,中共奧運會上的政治文宣所花費的廣告版面與時段,恐怕不下數百億,這就難怪所 有的國內外政治對手,也看上了這個政治機會。

2: 強姦宗教,壓制信仰

4月13日,達賴喇嘛在西雅圖接見記者時承認,自已在1955年,曾經想入黨。達賴喇嘛的本意也許是想表白自已對中共並沒有根深蒂固的敵意,同時,作為一位佛教人士,達賴只是不打誑語,坦誠說出歷史真相。

但是,以筆者的旁觀角度來看,此事正反映了共產黨對佛教界滲透,洗腦的程度。其實,中國原佛教協會主席趙樸初,也是一位中共秘密黨員。共產黨的馬克 思主義理論與佛教思想完全格格不入,而共產黨的本性,是公然寫在憲法中的四項基本原則,第一條就是堅持黨的領導。所以,在中國,黨不僅領導了政治局,也領 導了所有的商會,工會,學生會,婦聯,大學,大凡是個組織,就要有個黨組,有個書記作老大。而在宗教界,如果派個書記實在有點滑稽,因為共產理論公開宣 傳,所有的宗教都是人民的精神鴉片,所以只好派秘密黨員作佛協主席,以便全盤控制。

共產黨對宗教的全面滲透,和尚的行政級別由宗教局任命,有處級和尚,科級和尚之說,使得中共國內的佛教界魚龍混雜,毫無道德威信。過去武俠小說一提 到少林方丈,無疑都是頂天立地,大慈大悲正麵人物,現在少林寺方丈是個什麼貨色?只須Google一下"少林 釋永信",就有一大堆誹議湧進你的瀏覽器。

政治強姦宗教的結果,是劣幣驅逐良幣,傑出的宗教人士最終被排擠出局,或者被迫轉入地下宗教。而中共境內的許多宗教機構,被一群道德敗壞,不學無術 之士把持。無論在國內民族間,還是國際文化交流中,中國都失去了以宗教溝通的能力,倒是達賴喇嘛與一些港臺的宗教人士在國際上享有崇高的道德威望。

另一方面,政客操縱宗教,有時會幹出意想不到的霸道蠢事。比如十一世班禪的轉世,幾百年來都是達賴喇嘛指定,中央政府例行公事,予以確認。不論達賴 喇嘛認定的轉世靈童是誰,只要這個孩子一家全是在中共管轄區來,對中共來說,在政治意義上都沒有什麼不同,畢竟這靈童還是個小孩子。可中共高層不知哪一根 神經搭錯了,也許是搞獨裁,上級任命習貫了,非要由共產黨這個無神論的政黨出面主持,另選一個靈童,同時將達賴喇嘛指定的靈童拘禁起來。而中共無神論者指 定的轉世靈童,自然不被廣大藏民認可,現在也時刻面對著自身安全危險。中共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給自已製造一個僵局,不知要持續幾十年,真想不出中共今後有什 麼台階可以下。

3: 出賣漢族,民族歧視

中共的少族民族政策,就是全面出賣漢族的利益,比如計畫生育,高考,提幹,貸款,醫療福利等等,日常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不公平地給予少數民族以巨大的優惠,甚至於在刑事犯罪案件的辦理中,也極不公正的偏袒少族民族,漢族人被打了,被捅刀子,常常就是白挨了。

中共如此大規模地出賣漢族的經濟利益,政治利益,可謂不折不扣的漢奸黨。其目的自然是希望少數民族會知恩圖報,幫助鞏固中共獨裁政權,圖謀一黨之 私。但是中共卻忘記了漢族人民的普遍感受,以及由此引發的民族間對立情緒。試想,如果你的兒子高考落版,只能讀個專科,而鄰居少數民族的兒子的成績更差, 卻上了北京大學,在同一個機關工作十年,你還是個科員,另一個能力平平的少數民族幹部卻混到副處長,你會有何想法,私下會有什麼議論?

在極端不平等的民族政策下,漢民族普遍對身邊的少數民族及其文化存有輕視,甚至敵視的情緒,而這種不和諧的情緒,是在廣泛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摩擦過 程中產生的,對漢族人來說,是從生活中產生的理所當然的不滿情緒,對於漢族民間的不滿,朝夕相處的少數民族自然也會感受到。

作為一個有自尊心的現代人,少數民族也未必會感激中共的利益引誘,反而認為這是漢族政權侵佔其土地,侵害其傳統文化後,因為心虧而作出的補償,這種補償是理所當然的,永無止境的。甚至有些自尊心的少數民族人士認為這些政策本身就是人種歧視的外在反映。

漢族與少數民族的民間對立情緒,是國家長久統一的最大威脅。國際社會上絕大多數國家,在民族政策上,都是採取謹慎公平的政策。即使在入學方面有些優惠,也 是與現實的人口比例相稱的,取得另一層面的社會公平。中共常常是不顧人口比例,隨心所欲地出賣漢族利益。如果中共還有點現代文明社會的常識,就應該立即取 消所有的不平等民族政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像其他國家一樣,經過人代會公開討論批准,另行設立專項獎學金,福利金幫助少族民族的社會發展,促進民族間的 和睦相處。

4: 幹部隊伍,蠢才當道

只要在中國學校呆過幾年的人,都知道學生幹部與廣大學生的關係是不融洽的。這裡的癥結就在於學生幹部是老師指定的,不是學生選舉的。而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下,那怕是小學的學生幹部,也不能是選舉的,一旦讓你選舉,這共產社會就會亂套。

上級任命的結果,是中共的幹部隊伍永遠擠滿了蠢貨與無賴。一個小學都沒畢業,自已名字都不會寫的人,居然可以被任命為縣級法官,一個剛剛刑滿釋放的人,搞 一本假檔案,跑一些關係,就可以到外省立即出任交通廳副廳長。當然這是比較極端的特例。官場比較常見的,還是李鵬這種廢物,長得像傻瓜,一舉手一投足果然 都很傻,身居高位,一事無成。傻瓜歸傻瓜,李鵬這幾十年幹得比誰都順,一直到平安退休。因為在中共這種體制下,只要左一點,再左一點,講話馬列味十足,就 永遠不會犯錯誤下臺。

現在西藏就擺著這樣一個現世活寶: 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慶黎。張書記這幾個星期在國內還是挺風光,其語錄到處傳播,比如在3月2日,就是騷亂前兩週,他在新華網說:"共產黨才是老百姓 真正的活菩薩!",此話被譯成英文,活菩薩與活佛相同,在國際上立即造成巨大的反彈。而且從張某的原話來看,似乎除了共產黨,其他活菩薩都是假的。在騷亂 發生後,張書記又開腔了:"達賴是一隻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我們正在同達賴集團進行著一場血與火的尖銳鬥爭,進行著一場你死我活的敵我斗 爭"。

在中國那種封閉的輿論環境下,張書記可能不覺得自已的狂暴言行有何唐突。在一個開放的國際社會上,這種言論就像臺灣"教育部主秘"莊國榮在大選中辱罵馬英九的行為,實在是狂犬吠日,自取其辱,對達賴喇嘛秋毫無損,倒是將中共的形象再抹黑一筆。

筆者也不免納悶,這張書記為何如此霸道囂張,公然煽風點火,製造漢藏民族的衝突?莫非他以為血洗西藏以後,他也就有機會像胡錦濤一樣高升政治局常委?大陸政界有一種傳聞,說當年鄧小平正是看到胡錦濤在89年頭戴鋼盔站在拉薩街頭的鏡頭,而決定將胡破格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的。

可是鄧小平已經死了十一年了,再過二三十年,胡錦濤也要去見馬克思的。而我們漢族與藏族的子孫,還要五百年一千年地相處下去,除非我們可以移民火 星,在地球上,是絕不可能找到一塊地方來分開這兩個民族的。作為一個現代社會的文明人,我們需要有一點共識,民族問題,不再是靠種族屠殺,暴力鎮壓可以解 決的。就像你與鄰居的關係,即使有些利益衝突,如果不準備搬家,還有共處幾十年,就絕不能事事用拳頭棍子說話,如果你今天仗著自已家大業大將鄰居暴打一 頓,明天對方堵在學校將你小兒子弄殘了,這日子還怎麼過?作為一個現代人,我們只能是擺事實,講道理,實在不行就通過法律解決。

如果採用暴力鎮壓,首先是在軍事技術層面上有困難,車臣不過二萬平方公里,人口不足百萬,俄羅斯作為世界上第二大軍事強國,仍然舉步維艱。而整個青 藏高原的面積是二百五十萬平方公里,藏族人口有五六百萬。絕大多數漢族人從生理上還無法適應這裡的自然環境,包括胡錦濤這些養尊處優,生活條件一流的高 干,最後都是抱病回到內地。

更重要的是在道義層面,從現代社會的文明角度,如果漢族人可以對追求自治(還不是獨立)的藏民進行暴戾屠殺,那麼,我們自已就失去了建立一個現代文明社會的道義基礎,遲早有一天,漢族人內部,湖南人,廣東人,河南人,也將會大開殺戒。

民族和解,必須要建立公正,公平的社會基礎,展開積極平等的文化溝通。像張書記這類所謂的強硬派,有中共強大的軍力支持,他的個人安危無憂,有強大的民族主義情緒支撐,他大放厥詞,沒準在國內還能討一些個人的政治私利,但是卻嚴重地損害了漢藏民族千秋萬代和平共處的基礎。

在這次西藏騷亂中,中共千方百計地阻撓海外記者採訪,甚至連香港,臺灣這些中國人記者,也無法進入藏區自由採訪,自然讓人對事件的前因後果產生種種 猜測。很多人認為中共不可能在西藏自編自導這些暴力事件,因為中共奧運當前,不會蠢到要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腳。但是,世人要認清,中共早就不是一個團結的政 治實體。在中央高層有江胡兩大派系,從來都是互相拆臺的。在地方上有張書記這樣的悍將,野心勃勃,滿嘴粗話,熱切盼望著一場漢藏民族間"血與火的尖銳斗 爭,你死我活的敵我鬥爭",他會不會有一些小動作來推進事態向他期待的政治方向發展?

本文無版權,歡迎轉載,請附上我的博客網址
http://blog.creaders.net/zguoren/
(發表於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凌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鐘國忍的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